笔趣阁 > 圣墟小说(辰东) > 第36章 轮到我收拾你了(2)

第36章 轮到我收拾你了(2)

        (求帮,求推荐票,新书榜差两位就登顶了,推荐票砸给我吧。)

        就在余德阳跟“左青竹”约定时间的同时,余德阳的夫人张老师手机上接到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青花公寓9栋906,余德阳与一名女子约好12点见面。”

        光秃秃的一句话,没有落款。张老师脑袋“嗡”了一声,立刻回拨电话,但那个号码是空号。显然,对方不想暴露身份,利用技术手段隐藏了号码。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余德阳这几天一直不对劲。来不及多想,立刻赶奔青花公寓。

        ……

        12点,余德阳来到青花公寓9栋906楼下,把车停好,四下看看,一片祥和。

        余德阳兴冲冲地上了楼,站在门口,深呼吸,捋了捋头发,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按下门铃。

        左青竹正等着他,打开门请他进来:“余总您来了,快请进。”

        余德阳进门先观察环境,见果然只有左青竹一个人在,心里就痒痒了:“只有你一个人在?骆千帆呢?”

        “他去替我上班了。昨天的事情真的感谢余总,我身体一直不好,低血糖,没想到会昏倒,要不是你照顾我……”

        “瞧你说的,还不是应该做的。你看看你,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应该有个人照顾的,骆千帆是个愣头青,自己还顾不住自己。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不如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我送你去医院……”

        余德阳色胆包天,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了左青竹的手,左青竹像被蛇咬了一样,慌忙甩开:“余总,你要干什么?”

        这时候有人砸门:“哐哐哐!”声音急促而杂乱。“余德阳,我知道你在里边,开门。”

        余德阳一听那声音吓得灵魂出窍,后背上的汗滋滋往外冒——是他老婆!

        “怎么回事,我前脚到,她怎么后脚跟过来了?”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是不是一个阴谋?”扭脸看左青竹,左青竹似乎也很紧张。

        余德阳的老婆在外面像疯了一样,连砸带踢,把门快踹烂了:“余德阳,你给我滚出来!”

        正拍着呢,她身后有人一声喝斥:“喂,干吗你,干吗踹我家门?哟,这不是张老师……”

        张老师回头一看,身后站着骆千帆。

        “张老师,怎么回事,你干吗砸我们家门?”

        张老师早已失去了理智,疯了一样:“你家?你家还有谁?我老公在里面,有人向我报信,说他在里面会情`人!”

        没想到骆千帆哈哈大笑:“嗐,张老师你误会了,哪有的事,余总的确在我家,我们左站长也在,但不像你说的那样,余总是来补签一份合同的,你瞧,刚打印好的合同,我们说好了,12点在这里见面,补签一份合同。”

        “签合同?”

        “是啊,签合同,跟上次签订的‘见证’合同差不多,只是金额和订报数量有所修改。您不信啊,等会您看着他签!”骆千帆说着,轻轻敲敲门,“青竹,开门,是我。”

        门户一开,里面站着左青竹和余德阳。左青竹惊魂未定的样子,瞅着张老师:“刚才是你踹门,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左青竹的身后站着余德阳。余德阳一脸困惑、惊疑、不知所措。

        骆千帆把张老师让进去:“张老师,快请进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们左站长左青竹。青竹,这是张老师,余总的爱人。”

        介绍完又对余德阳说:“余总,您夫人误会了,还以为您来约会情`人,其实您来这里是续签‘见证’合同的,合同给您,签字吧。”骆千帆冲着余德阳眨眼睛。

        余德阳完全闹糊涂了,一头雾水,既不知道他老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更不明白的是,他老婆明明是前来捉奸的,骆千帆为什么要帮着打掩护。

        看那合同,跟上次签的合同大同小异,首页写着“见证”,不同的是,上次是700份报纸,这次是1000份报纸,报社回馈的方式也有所改变:“刊登6篇各3000字的软文广告。”

        余德阳望着骆千帆,余德阳面带微笑:“签啊余总,不都是谈好的吗?而且合同你也看过的。”

        余德阳一摸额头,拿手遮挡着眼睛,冲骆千帆挤眼睛,他的意思很明了:“这怎么回事?1000份报纸,才刊登6篇软文?明抢啊?”

        骆千帆并不理睬,依旧望着他笑。

        余德阳的老婆眼睛像刀子一样,她一看余德阳变颜变色,顿时狰狞了面目:“余德阳,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跟他们串通好了糊弄我?你根本不是来签什么合同的!”

        她像只母狮子一样,余德阳吓得心脏都抽起来了,慌忙解释:“嗐,你就多疑,签合同还能有假?我只是慎重起见,细看一下合同条款。”

        骆千帆也笑着解释:“张老师您误会了,我们和余总的确是约好了在这里签合同的。余总啊,你快点签吧!”

        到这个时候,余德阳突然有些明白了:“恐怕这前前后后都是骆千帆和左青竹挖好的一个坑,他们把我老婆‘钓’过来,制造一个偷`情捉`奸的场景,这份合同我签,他们就帮我蒙混过关,我要不签,他们当时就得把我卖咯。他们这是先放一把火,然后再趁火打劫,可坑苦了我。”

        余德阳不甘心束手就擒,装作对合同有异议,说道:“骆记者,不对吧,这个合同恐怕还需要再修改修改,现在不能签!”

        “是吗?余总,这不是昨天您在那个酒店看过的合同吗?昨天没意见,过了一夜就有意见了?”

        骆千帆说话的时候故意突出“那个酒店”四个字,果然,又引起张老师的警觉:“哪个酒店?余德阳,昨天晚上你不是在外地吗?”

        “是啊,我是在外地,看的是电子稿!电子稿!骆记者从邮箱里发给我的电子稿!”

        张老师逼问骆千帆:“你说的是电子稿吗?”

        骆千帆不回答,装作很懵懂,目光望向余德阳,余德阳哭的心都有,心说骆千帆你他妈太坏了,可是逼到这个份儿上,刀山也得上!要不然骆签帆歪歪嘴,昨天晚上的事情瞒不住。

        “骆记者,有什么你就说什么,我看的不就是电子稿吗?算了,虽然个别条款我还是不大满意,但总体上也照顾了我们的需求,签就签吧。”余德阳被逼无奈,刷刷点点签上了名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