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37章 轮到我收拾你了(3)
    骆千帆检查无误,哈哈大笑:“张老师啊,您家教可真严,的确是电子稿,昨天余总在外地,我把电子稿发给他,他看过没有意见我才打印好拿过来的。

    “男人在外创业不容易,张老师给足空间,余总才能为您创造更大的财富不是?余总,都市报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大力支持,合作愉快。我瞧嫂子不大高兴,今天就不留你们在这儿吃饭了,咱们改天再聚!”

    余德阳被骆千帆彻底坑了!1000份报纸,总价18万,6篇3000字的软文,加起来1万8千字,一个字10块钱!这恐怕是虹城报业历史上性价比最高的一份发行合同。

    余德阳打掉牙往肚里咽,出门的时候身子发飘,晕晕乎乎。他老婆丝毫没有消气,电梯门一开,抬腿一脚把他踹进了电梯里,余德阳一脑袋撞到电梯玻璃上,咔嚓一声,玻璃裂了,头破血流……

    余德阳因为头上的伤在家歇了三天,这三天越想越窝囊,尤其合同的事情,照此执行就亏大了。

    晚上吃过晚饭向老婆“请假”,一个人出来散散步,走到僻静的地方瞅瞅四下无人,摸出手机给骆千帆打电话:“老弟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

    “忙!”骆千帆不等他说完,崩出一个字,语气像石头一样硬。

    “别啊老弟,哥哥找你有事,那天合同的事情,您是跟哥哥开玩笑的吧?那咱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合同作废吧……”

    “呸!”又是一个字,没把余德阳噎死。

    余德阳没辙,可是还得说软话:“兄弟,你这不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吗?合同的事情咱们必须再商量商量,你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考虑,1000份报纸,18万元,只换来6篇3000字的软文,我向老板没办法交代,经费批不下来!”

    “那是你的事,你自己想办法!”

    “怎么了兄弟?第一份合同签订完,咱们不是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吗?为何要闹到这个地步?”

    “朋友?余德阳,我去你妈的你还有脸说,你有老婆有孩子还要毁人家左青竹?要逼脸吗你!实话告诉你,没那好事!你做过的恶事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骆千帆,你不要太过分!这份合同的签订涉嫌欺诈、胁迫,真要打官司,法院不会支持……”

    “欺诈?胁迫?”骆千帆哈哈大笑,“余德阳,当我不懂法?软的不行来硬的?好啊,打官司!你不去起诉你就是孙子,乌龟王八水里养的!只要你不怕挖出你的陈年旧账,有什么办法尽管使出来!

    “还有,我有义务提醒你,合同的详细文本我已经发到了你的邮箱里,最好仔细看看,看清楚违约金额,双倍哦,36万!你尤其要注意看下报款入账期限,12月10日前必须把所有报款打入报社的账户,你还有一个月时间!届时收不到报款,你不起诉我都要起诉你!只怕那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你要交代的事情可就多了……”骆千帆说完挂断电话。

    余德阳像被抽干了血,浑身僵硬,颓废得像查出了癌症一样!

    ……

    余德阳挨了他老婆一脚碰得头破血流,他老婆的气儿消了!签下这份不平等条约,余德阳以为骆千帆左青竹他们也该既往不咎了,哪知道这才是骆千帆的第一步计划。骆千帆说过的,一个给人下药的混蛋,他决饶不了……

    第二天,余德阳来到单位,郑策划慌慌张张进了他的办公室:“余总,不好了,骆千帆说好的跟我们一家合作,可是他跟太平洋也签了一份合同,1000份报纸,同样的回报方式——在报纸上刊登婚纱照,而且他们还在合同中特别约定:‘凡是太平洋和抬花轿都有婚纱照刊登的时候,太平洋刊登的版面或者位置必须优于抬花轿。’余总啊,这样以来,咱们抬花轿可能永无出头之日了,您快想想办法吧……”

    没等他说完,余德阳的茶杯已经摔在了墙上。他抄起电话打给骆千帆,头上的怒火烧得比“三昧真火”还“昧”!

    “骆千帆,你个王八蛋!说好的独家‘见证’,你为什么还要找太平洋合作?还讲不讲信用?”

    骆千帆哈哈大笑:“余德阳,跟你这样不要脸的畜生讲什么信用?合同上哪条哪款规定我不能跟太平洋合作?你要能翻出条款,我双倍赔偿你们。”

    “好,算你狠!既然你跟太平洋合作,我们拒绝支付报款!合同作废!”

    “作废?你试试看!讲法律咱们有合同,不执行合同,我看你抬花轿能开几天?讲话语权,老子干的是报纸,你怎么跟我比声音大?合同你执行也得执行,不执行也得执行!”

    “骆千帆,你不要欺人太甚!人总要讲信用的!”

    “又跟我扯信用!你在家里骗你老婆乱搞男女关系,在外面你道貌岸然、满嘴谎言欺骗无知少女,你还有脸讲信用?去你大爷!对了余德阳,说到这里,我还还是让你活得明白点儿:其实在跟你谈判之前,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太平洋,你在发行站看到的那份协议书是假的,专门钓你的,傻了吧?

    “另外我还要感谢你,我带着你跟我们签的那份合同去找太平洋,谈判太顺利了,三言两语1000份报纸到手,人家比你聪明多了,只提了一个要求,都发婚纱照,太平洋的位置要更醒目!

    “你是不是气得冒火,是不是头发昏眼发花手发抖脚发飘?这就叫儿子作恶多端,老子替天行道。乖乖执行合同吧,如果你洗心革面做好人,明天下半年我可以考虑免费给你做一个长远的策划,让你出头,如果你还打左站长的主意,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骆千帆挂断电话,余德阳再次颓废地堆在了椅子上,就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脑袋嗡嗡直响,鼻子流血不止,滴到了衬衣上。

    郑策划吓坏了,连忙去找卫生纸帮他止血。总算止住了,郑策划问余德阳接下里怎么办。余德阳一脸将死的表情,许久憋出俩字:“凉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