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38章 冤家总是要见面的
    骆千帆把新签的两份合同交到了发行部:抬花轿新增1000份报纸,太平洋1000份报纸。告诉发行部工作人员:“其中1000份计在左青竹的名下。”

    发行部工作人员登记下来以后,马上向发行部主任颜如玉作了汇报。颜如玉非常高兴,“骆千帆这小家伙真是个神人!他没走吧,把他喊来。”

    再回去找,早没了踪影。颜如玉赶紧给他打电话,无人接听。

    颜如玉都习惯了,只要是她打给骆千帆,十次有九次打不通,打通了要么“信号不好”,要么他不方便接电话,说不了几句话就挂了。

    颜如玉只好给左青竹打电话:左站长,骆千帆这家伙好像一直在躲着我。你今天无论如何把他给我找来,快要开发行大会了,我要请他当代表作大会发言。我在办公室等他,见不着我就不离开发行部!”

    ……

    经过虹西温泉酒店那件事情以后,左青竹和骆千帆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左青竹的话少了,见面的时候局促不安、心跳加速,不见面的时候又觉得惴惴不安,失魂落魄一般。

    左青竹搬家了,退租了城中村的那间房子,搬进了虹城大学教师家属院。为了对骆千帆表示感谢,特意在新家烧了一桌子菜,要请骆千帆吃饭。

    12点,骆千帆准时赴约,左青竹一见面就提起颜如玉的电话:“千帆你又没接颜主任的电话吧,她打给我了,要你去发行部找她,还说今天要见不到你,她就不离开办公室。”

    骆千帆提起来颜如玉就头疼,“现在发行干得挺好,如鱼得水,可是万一见了颜如玉,仇人见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会不会像邬有礼一样借题发挥、借机找茬?得罪过一个顶头上司,再得罪一个,尚云峰和夏繁天怎么看我?”

    骆千帆把买来的一床棉被送给左青竹,绕开了话题:“天越来越冷了,加一床被子,别冻着。跟你一起合租的两个女孩子呢?”

    “她们俩正好都不在,厨房就归我用了,赶快坐下吃饭吧。”左青竹非常高兴地收下来,请骆千帆就座。她还特意为骆千帆准备一瓶酒。可是她没怎么喝过酒,也不知道怎么打开,很不好意思地递给骆千帆:“我打不开,还是你来吧。”

    骆千帆接过来看了看:“左站长,就咱俩吃饭你怎么还买了这么好的酒?别喝了,等会退了去!”

    “没关系的,买都买了。你帮我那么多次,我该感谢你的……”

    “跟我客气什么,你不喝,我也不是馋酒的人,吃口热饭、喝口热汤比什么都强。”骆千帆说着把那瓶酒放在了旁边。

    左青竹见骆千帆执意不喝,说:“这次不喝,下次来也给你留着,把你同事胡菲菲一起叫过来,她看样子就是个能喝酒的人,我不能陪你喝,就让她陪你喝。”

    骆千帆大笑,“好吧好吧,留着吧。”

    俩人边吃边聊,左青竹旧话重提:“我刚才跟你说的事你可别忘咯,下午一定记得去找颜主任!他还要你准备在大会上发言呢。”

    骆千帆挠挠头:“我真的挺怕她的,左站长,你能不能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我生病了,重病,回老家养病了,不在虹城……”

    “那可不成,你一定要去。颜主任多好的人啊,年轻漂亮又有本事,脾气还好,你为什么会怕她啊?”

    “这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明白!反正我不能去见她……”

    “瞧你说的,你俩难道还有仇?人家颜主任是领导,她都说见你比见联合国秘书长还难!”

    “还真有仇!”

    “真有仇?不可能,颜主任从来没又提起过,而且每次说到你都夸得像朵花一样,不定多喜欢你。”

    “我骗你干吗?我曾经当众办她难堪,让她下不了台!场面可尴尬了,我去见她相当于仇人见面,别看他现在对我挺好、想见我,等见过面,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还有这种事情?”左青竹犹豫了一下,可很快她连连摇头:“不可能,就算有仇她也不会为难你。颜主任不是那种人,接触多了你就知道了,她从不记仇。人怕见面,树怕扒皮,反正你下午一定要去,你要不去,我拉也要把你拉过去。”

    左青竹从没有如此较真过,骆千帆没办法。转念一想:“左青竹说得对,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躲是躲不过去的,要不然下午就去见见她?打也好,骂也好,随她去吧。说到底,那天的事情怪不得自己,自己也是为了报社的形象考虑,没有错。

    “如果她翻脸无情,真的跑去找尚云峰告状,也随她去,反正已经从记者部发配来发行部,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

    “千帆,你真的该好好认识一下颜主任,她这个人真的很好。”左青竹继续劝说骆千帆。

    骆千帆咬咬牙:“好吧!我下午去找她。”

    “你愿意去了!太好了!”左青竹很高兴,和善的笑容能把人暖化。

    ……

    下午上班,骆千帆忐忑不安地来到颜如玉的办公室外。已经打了数十遍的腹稿又在脑子里过了一边:“颜主任,我是骆千帆,首先我要向你道歉……”

    刚要敲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争吵声。女的是颜如玉,骆千帆认得这个声音。男声似乎也在哪里听到过,呀,是了,发行部副主任孙志,那次在虹东区第一发行站,他喝醉了酒要对左青竹无理。

    没错,就是他!

    稍一犹豫,骆千帆没敢敲门,站在门外侧着耳朵听了听。

    里面开始小吵,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就听孙志突然吼起来:“我给你说过好几天了,你为什么不闻不问,非要包庇他们吗?我最后给你说一遍,必须开除他们俩,尤其那个骆千帆,无组织无纪律,就因为我撞破他们的奸`情,他竟然要打我,报社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他们眼里有我这个当主任的吗?……”

    骆千帆一愣:“怎么会说到我?奸`情?我跟谁有奸`情?难道是说我和左青竹。他奶奶个腿,哪有的事?”

    骆千帆强压怒火,继续在外面听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