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39章 冰释前嫌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39章 冰释前嫌

    颜如玉的声音里也夹杂了怒气:“孙志,你教我做事?我已经说了,事情我必须调查清楚再做处理,要对每一个员工负责。”

    “有什么好调查的,难道我还会凭空诬陷他们?以前我要开除一个人根本不需要汇报,跟你说一下是给你面子。你到发行岗位上才几天,你懂发行吗?”

    “啪!”颜如玉怒拍桌子的声音,“孙志!发行部我是主任你是主任?注意你的态度!你给我出去!不经我同意,谁也无权随便开除人!”

    “好好好,颜主任,颜大主任,你是大领导!您是一把手!咱们走着瞧,看发行部能不能离得了我。”

    孙志气呼呼摔门出来,瞅见骆千帆站在门外脸色顿时一变。

    骆千帆曾拍下他丑恶的嘴脸,所以他不敢把骆千帆怎么样,“吭吭”两声,手一背走了。

    骆千帆等了一会儿才敲门进去。

    颜如玉气得哆嗦,端着茶杯的手都有些抖。看到骆千帆她猛地一震,茶杯差点摔了。她认出了骆千帆:“怎么是你?你找谁?”

    骆千帆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在她心里,自己果然还是那个让他难堪的家伙。

    骆千帆态度谦卑,诚恳微笑:“颜主任您好,我找您来的,我……。”

    “找我干吗?出去!”

    “是您让我来找您的。”

    “胡说,我怎么可能找你,我不认识你,你给我出去!”

    “颜主任,对不起,我们之间的确有误会,上次在饭店里我不认识您,更不知道您是发行部主任,要不然我不可能让您难堪。”

    “好好好,你说的我已经知道了,你走吧。”

    “颜主任……”

    “你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颜主任,真是您找我来的,我是发行站的骆千帆!”

    “你……”颜如玉端着茶杯愣在那里,“你……怎么……会是骆千帆?算了,你先走吧,我改天……也不找你了。”颜如玉有些不知所措。

    骆千帆摇摇头,转身往外走,还没出门,颜如玉又喊住他:“等等……你回来,坐吧。”

    骆千帆又转回来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颜主任……”

    颜如玉局促不安,也不看骆千帆,说:“算了,那事……不怪你,怪我。你先坐一会儿,我出去一下。”颜如玉“逃”出门去。

    颜如玉站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镜子中的她怒气未消,又杂糅着慌乱之色。她深吸一口气:“要淡定!一切都是误会……”许久,她突然笑了,世界真奇妙,这也是缘分。

    再回到办公室,颜如玉像换了一个人,完全恢复了漂亮、大方、自信的女强人形象。

    她面带微笑给骆千帆泡茶:“千帆啊,你吓着我了。我还以为你找上门来羞辱我的,那天的事情想起来手心里还冒汗。那天你做得对,怪不得你当时非让我掏出记者证,你是在维护报社的形象,而我这个发行部主任却在破坏报社的形象,上次净难堪了,都没顾得上道歉,这次向你正式道歉。”

    颜如玉说着,向骆千帆深鞠一躬。骆千帆慌忙站起来躲避,轮到他局促不安了。

    太意外了!左青竹说得没错,颜如玉果然跟邬有礼完全不同,早知道是这样,我也没必要躲她那么久。

    “颜主任,该我向您道歉,那次是我得理不饶人,实在不应该!您还不知道,这些天我都不敢来见您,每次接到您的电话都像接到债主的电话一样,就怕您像邬有礼一样抓我个小尾巴给我穿小鞋,所以每次都把声音憋粗才敢跟您说话,像这样……”

    骆千帆学着憋粗了声音说话,颜如玉也笑了:“这么说,咱们俩是麻杆打狼两下害怕,得了,这也算不打不相识。来,喝茶……”

    俩人聊了一会儿,慢慢聊开了,骆千帆偷偷观察颜如玉,真像左青竹所说,年轻、漂亮、和善、落落大方……

    颜如玉也在悄悄观察骆千帆:小伙子帅气,眼角眉梢藏着不服输的劲头。怪不得夏繁天器重他,写稿子一流,发行也是一把好手,人才不可多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像孙志所说的那样?!

    “千帆啊,我正有事找你,跟太平洋和抬花轿的合作太棒了,左站长把你夸成了一朵花。第一发行站在全市发行站做得最好,订报量一马当先,多半是你的功劳。”

    骆千帆不贪功,忙说:“颜主任别这么说,是左站长我们俩合作的创意,多亏了左站长,她认识抬花轿的总经理,要不是她也不会有这样的创意。”

    “瞧你们俩,左青竹夸你,你夸她,功劳都往对方头上推。既然如此,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向你核实一下,站里风言风语说你们俩在谈对象,有这事吗?”

    骆千帆想起刚才她跟孙志争吵的内容,猜想她话里有话,忙解释说:“颜主任,没有的事情,我有女朋友,在柳城。其实左站长对每个人都很好,特别善良,我到发行站以后,她很照顾我,所以我很感激她,没别的。”

    “这样啊,那就好。发行部副主任孙志你认识吗?”

    “认识,虽然只跟孙主任见过一面,但见一面就彻底认识了!其实我知道颜主任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你这话说得有玄机啊,出了什么事?”

    “我就不瞒您了颜主任……”骆千帆就把那天孙志喝醉了酒发酒疯要侮辱左青竹的事情讲述一遍。“颜主任,我不是背后说领导的坏话,这个人不是好人。”

    “这些事情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骆千帆挠挠头,自嘲道:“我都不敢来见您怎么告诉您?说来也奇怪,人家‘犯太岁、犯天罡’,我‘犯领导’,我上班前一天晚上先把邬主任得罪了,从那以后邬主任非要把我开除,话都说绝了,说他绝对不会让我通过见习考核。

    “后来千辛万苦通过了考核,却被调到发行部锻炼。谁知道怎么那么巧,吃顿饭稀里糊涂又把您得罪了,这还不算,没几天孙主任也得罪了。您想想,就我这斑斑劣迹、神鬼不容,我还敢来跟您告状?我都怕你们到尚总那里歪歪嘴,我连发行部都待不住。”

    “哟,真不知道这背后还有这么多事。邬有礼的事情夏总告诉我了,我和她的想法一致,你没有错,是邬有礼不容人。至于孙主任,你来前他刚从我这里走,这个人……不说他了……”

    颜如玉话到嘴边下半句咽了回去,换了个话题说:“千帆啊,我找你来是要你在五天后的季中发行大会上发言,上次电话里说过这件事的,发言稿准备好了吗?”

    骆千帆很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还没准备。”

    “思路有了吗?有没有想过从哪个角度切入?”

    骆千帆还是摇了摇头:“颜主任,其实我还是个发行的门外汉,既没有经验,也没有资历,比起许多老同志来差得远,我哪有资格在大会上发言?”

    颜如玉说:“发言的事情你就别推了,必须你来,而且要好好准备,其实……”颜如玉说到这里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忧郁的神色,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整个发行部我能依靠的人并不多,还有许多人跟我唱反调,季中发行大会开不好,恐怕发行工作会出大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