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45章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3)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45章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3)

    按照大会安排,大会由孙志主持,会议议程第一项,颜如玉分析发行形势,总结上半季发行成绩。第二项,骆千帆作为优秀发行员代表发言。第三项,由颜如玉宣读一周前制定的新奖惩制度。最后由尚云峰总结讲话。

    颜如玉做完形式分析报告,轮到骆千帆代表发言。颜如玉重点推介了骆千帆,很给面子,几乎把他说成了挂职锻炼的干部,顺便感谢尚云峰把人才派下来帮助发行部开展工作。尚云峰听了心里舒服!

    骆千帆走上主席台,他特意穿了西装打了领带,连头发也好好收拾一番。

    骆千帆礼貌很周到,先冲主席台鞠一躬,尚云峰面带微笑。又冲会场鞠躬,会场里人山人海,一水红马甲、小红帽。虹东区发行站的发行员们率先鼓起掌来,引得全会场的人鼓起掌来。

    “尊敬的尚总,尊敬的颜主任、孙主任……”骆千帆举止稳重,侃侃而谈,有三分气度。

    骆千帆的发言内容很低调,把自己定位成发行界的小学生,不说成绩、只说目标,少说经验、多说努力,少说个人英雄主义,多说团结互助合作……颜如玉和尚云峰听得频频点头。

    发言行将收尾,尚云峰低声问颜如玉:“他的讲话稿你修改了吗?”

    颜如玉摇头:“没有,他自己写的。”

    尚云峰很赞许:“一份发言就能看出水平来,这小子不错。”

    此时,坐在角落里的徐如意紧紧盯着孙志和他手里的茶杯,血压蹭蹭往上飙升,就等着孙志一声令下,什么时候摔?快摔啊,摔杯为号啊!等什么呢他?

    几次眼神交流,孙志毫无反应,没把徐如意急死。

    实际上,孙志此时心神不宁,他一直在琢磨尚云峰刚才的那两句话——“孙志,你什么时候能不在背地说人坏话!”“你难道在发行大会上也有什么特殊的小安排,要给我惊喜?”

    我安排人闹事难道尚云峰真的有所察觉?我揭发颜如玉挪用公款他为什么不信?

    偷眼看尚云峰,尚云峰面带微笑,时而赞许地点点头,时而低头跟颜如玉耳语,自始至终,他俩从来没有往孙志这里看过一眼。

    越是这样,越是不安,孙志的眼光落在徐如意他们身上,这帮人眼睛瞪着,只要他一声令下,徐如意他们拽出横幅就赶往主席台上冲——问题是,“事情闹大了,万一尚云峰怀疑是我主使的怎么办?他所指‘特殊的小安排’是不是这个意思?”

    徐如意都不耐烦了,屁股都快离开椅子了,眼珠子瞪着眨也不眨:你倒是快摔杯子啊,闹起来,闹得越大越好。怎么还不摔?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擦你个先人,你要坐到什么时候?

    可是,孙志把目光收了回去,杯子也放回到桌子上,没有任何摔杯或者碰掉杯子的迹象和打算。

    骆千帆发言快结束了,他突然略略停顿,很谦恭地望着尚云峰和颜如玉:“各位领导,就在此刻,当全体发行人员厉兵秣马、整装待发之际,我们虹东区第一发行站站长左青竹正躺在病床上,她很希望能尽快康复,尽快投入到火热的发行中来,不幸的是,她突发重病,此刻正躺在医院里,未能前来大会现场,她拜托我录下一段视频,要通过视频对报社、对发行部、对颜主任表达感谢。尚总、颜主任,我可以现场播放这段视频吗?”

    尚云峰点头:“左青竹这孩子我认识,得了病我很难过,放吧。”

    “谢谢尚总。”

    骆千帆冲工作人员招手示意,主席台两侧电子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左青竹躺在病床上的情景。

    这段视频是骆千帆上午刚拍的。左青竹看上去脸色很憔悴,她说:“各位亲爱的同事,当你们全身心扑在发行工作之时,我却住进了医院,医生说我可能得了大病,具体情况要等复查以后才能确诊。现在青竹只能躺在病床上羡慕你们,也不知何时才能与你们并肩战斗。

    “我要特别感谢尚总、颜主任,在我入院的时候,颜主任受尚总委托,替我交了6万元押金,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

    “我还要特别感谢孙主任,我听说这些钱是颜主任从孙主任手里借来的报款,谢谢您孙主任,这些钱我会尽快还给报社的。

    “我虽然生病了,但是我没有感受到无助,我在这里祝愿同事们互帮互助,创新求进,多订报纸,为虹城都市报的发行事业多做贡献。”

    短短的一段视频播放完毕,千人大会议室里响起了掌声,尚云峰也鼓起掌来,只有孙志傻了眼,闹糊涂了——“6万块钱不是拿给了王富贵,怎么会莫名其妙成了看病的押金?”

    扭头看看尚云峰和颜如玉,颜如玉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孙志脑子里乱成了糨糊。

    同样傻眼的还有坐在会场角落里的徐如意等五个被开除的发行站站长。此时的他们完全崩溃了,交头接耳。徐如意年纪最大,火气也最大:“怎么回事?那6万报款孙志根本不是借给王富贵,是他娘替人交了住院押金!那些报款都是咱们的,交上去的话就不会被末位淘汰!!合着孙志用报款讨好颜如玉和尚云峰,最后专坑咱们五个人?”

    “先等等,看孙志接下来怎么办!也许他自有安排。”

    “好,先等等,等他摔茶杯咱们就闹起来!”众人强压火气,继续盯紧孙志和他的茶杯。

    孙志的茶杯一会儿端着,一会儿放下,一会儿放在嘴边,一会儿拿在手里摩挲,就是没有掉下来的意思。

    大会继续,接下来由颜如玉宣读一周前制定的新奖惩制度。宣读完毕,孙志的茶杯还好端端地端在手里,徐如意坐不住了,浑身上下长满了虱子一般。

    直到尚云峰讲完了话,孙志的茶杯还牢牢端在手里。

    散会了,竟然顺顺利利散会了!众人鱼贯而出,颜如玉陪着尚云峰离开了会议室。

    孙志也想去送,徐如意等人不干了,上前拉着孙志把他拉进了卫生间里,徐如意怒气冲冲:“孙主任,你逗我们玩呢?把我们的报款拿去交押金,还他妈骗我们闹革命!现在好,主任继续当她的主任,你副主任还是副主任,就哥几个饭碗砸了,以后都到你家吃饭吗?!”

    “呸!”孙志啐了他一口,眼珠子瞪得像牛一样,“你懂个屁!事情都他妈败露了你们还敢闹?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那不成!你有吃有喝,我们饭碗没了!雇来的30个人钱还没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