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 49章 好白菜啊,猪啊
    骆千帆长出一口气,脱下外套把颜如玉裹住了。可是再看自己全身上下,连颜如玉的身上全是血了。骆千帆这才感到左臂的剧痛,而且头昏眼花。

    胡菲菲冲过来,看到伤口脸都吓白了。她身上穿着蝙蝠衫,脱下来帮骆千帆包扎:“走,快送去医院。”胡菲菲和颜如玉搀扶着骆千帆上了颜如玉的车。

    骆千帆上车前冲那几个保安喊道:“哈哈,兄弟们,好样的,谢谢你们!快报警,我们是虹城都市报的记者,明天来采访你们。”

    “好啊!”几个保安一起叫好,然后继续猛揍徐如意他们。”

    ……

    骆千帆流血过多,坐上车就感到头昏眼花、昏昏欲睡。

    他后来有些迷糊,只能听到胡菲菲和颜如玉不断喊他的名字。他还在想:奇了怪,电影里那些人流那么多血都没事,自己受这么点伤就受不了?再后来失去了知觉。

    他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一点半,伤口早已缝合包扎好了,病床边围着许多人,胡菲菲、左青竹、老凯、马玲、宋小胡子、颜如玉。颜如玉身上还穿着骆千帆带血的外套。

    颜如玉和左青竹眼睛红红的,看样子都哭过。一问,果然,颜如玉是连吓带心疼,又感激骆千帆,泪水就没断过。左青竹也是,一听说骆千帆受了伤,到这儿就哭。

    倒是胡菲菲忙前忙后,一会儿找医生,一会儿找护士,忙完了守在骆千帆旁边发牢骚:“瞧瞧,他们俩哭,我没哭,好像咱俩感情不深一样。”

    骆千帆笑了:“你最够义气了。”

    老凯特别感慨:“骆驼这一刀值了,要有三个女人守在我旁边,把我剁成馅儿我都愿意……”话没说完,被马玲一脚踢在了屁股上。

    宋小胡子说:“你小子命大,没伤筋没动骨,差一点儿就砍断了你的大动脉。”

    “人抓到没有?”

    “哪能抓不到?我们去的时候三个人都快被打死了,被你拍了一砖的那小子,脑震荡!徐如意故意伤人,得判好几年。孙志也抓了,教唆!”

    宋小胡子说着望了望胡菲菲、颜如玉和左青竹,俯下身子小声问道:“要不要打电话告诉乐天?”

    “别!没什么大事,别让她担心了。”

    宋小胡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是啊,有她们仨在旁边伺候你,要我我也不告诉乐天。”

    “得了吧!还有啊,我爸我妈那边也瞒着点儿。”

    “放心,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正说着,病房门一开,闯进来一个人,胖子,蒜头鼻子,大眼珠子骨碌骨碌直转,狗看到他都能吓一跳。是王富贵,来找颜如玉的。

    王富贵进门四下踅摸,先看到病床上躺着的骆千帆,又看到床边眼睛红肿的颜如玉,龇牙一笑去拉她的手:“老婆,你没受伤吧?这么多血?”

    颜如玉脸上扫过三分厌烦、七分尴尬:“我没受伤,是我同事救了我。”她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骆千帆。

    “哦,谢谢啊。”王富贵不疼不痒、漠不关心地冲骆千帆随口说了声谢,又问颜如玉:“是谁要砍你?你告诉我,我饶不了他!”

    颜如玉说:“人已经抓起来了,派出所在审。”

    “哦,那就好。你放心,他们放出来我也饶不了他,看我不大嘴巴子抽死他。哎你这穿的谁的衣服,你的衣服呢?”

    “我同事的衣服,我的衣服被撕烂了。”

    “衣服撕烂了?什么意思?”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被人撕烂了,是人家把衣服借给了我。”

    “被谁撕烂的,怎么回事?”来人一下很紧张,把颜如玉拉出屋门问道:“他们怎么你了?他们有没有那个你?”

    “王富贵,你想说什么?”颜如玉一脸怒气,她差点死在徐如意的手上,没想到王富贵还怀疑她失身。

    王富贵面色软下来:“我就想问问,他们有没有……那个你?”

    “你给我滚,别在这儿待着,看着你都烦!”

    “瞧你瞧你!我不是关心你吗?他们到底有没有那个你?”

    颜如玉彻底受不了了,一把推开了王富贵:“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告诉你王富贵,要不是看着爸爸妈妈的面……”

    “又说这个,又说这个,好好好,我不问了好不好?别生气,别生气啊?”王富贵软下来,腆着脸陪笑,“既然没事,我送你回家吧,已经很晚了!”

    “你自己回去吧!我不走。”

    “都半夜了……”

    “半夜我也不能走,人家救我受了伤,我要走了还算人吗?”

    “话不是这样讲,大不了明天给他点儿钱,请他吃个饭……”

    “滚!别在这儿碍眼!”

    “又急了,都要结婚了,公众场合你倒给我点儿面子。”

    ……

    两人在走廊里,女声高,男声低,骆千帆左青竹他们都听明白了,没有一个不替颜如玉惋惜,老祖宗的那句话发人深省:“好白菜都他娘被猪拱了”,可是他们都是局外人,感情上的事情谁能说三道四?

    骆千帆对左青竹说:“你请颜主任回去吧,我没事,皮外伤而已。”

    左青竹点点头,出门对颜如玉说:“颜主任,既然你先生来接你你就跟他回家吧,这里有我陪着就好了。”

    颜如玉面色很难堪,说:“青竹啊,还是你回去吧,你明天一大早还要处理发行站的事。”

    “没关系颜主任,我等会在这儿休息一下就行,您快回家吧,看您的衣服还没换呢。”

    “是啊老婆,我送你回家,你看看,衣服这么脏,快回家洗洗。”

    “你别乱喊,我不是你老婆!”

    “那不早晚的事吗……好好,我不喊了,走吧走吧。”王富贵去拉颜如玉的胳膊,颜如玉一把甩开,转身进了病房。

    不等颜如玉开口,骆千帆笑着说:“颜主任,你别担心我,我伤口已经不疼了,你快跟你先生回家吧。”

    “他不是我先生!千帆,我先回家换身衣服,等会儿再来陪你,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

    “别别!你别来了,你看,这么多人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