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 50章 借我半张床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 50章 借我半张床

    王富贵骨碌着俩大眼珠子跟进来,说:“是啊,人多呢,用不着你在这儿照顾,走吧!”

    王富贵说着酸溜溜地看了一眼骆千帆,骆千帆真想大嘴巴抽他,替颜如玉委屈,可是不能破坏颜如玉家庭和谐,还得劝她:“颜主任,你快回家吧,我真的没事。”

    颜如玉知道骆千帆顾及她的颜面,只好说:“那你好好养伤,我明天再来看你。”

    与骆千帆告了别,颜如玉也不理王富贵,独自走了。王富贵连忙跟上去,“等等我,我坐你车走……”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左青竹特别忧伤,说:“这世界真不公平,颜主任这么优秀竟然找了这样一个老公。”

    老凯不以为然:“男人丑点没什么,说不定他家里特别有钱。”

    胡菲菲讥笑老凯:“又没说你,你人丑心虚了吧?”老凯嘎嘎大笑,根本不往心里去。

    左青竹说:“王富贵才没有什么钱,都是颜主任供他花钱,真不知道颜主任是怎么想的。”

    ……

    骆千帆的病房里还住着另外一位病人,那病人被吵得翻来覆去睡不着,护士进来对骆千帆他们说:“你们别都守在这里,病房里最多留一个陪床。”

    胡菲菲说:“你们都走吧,我留下来。”

    左青竹也要留下来。老凯对宋小胡子说说:“炭哥,瞅见没,咱们俩多余!走吧!”

    老凯、马玲和宋小胡子都走了,最后剩下胡菲菲和左青竹。胡菲菲不想左青竹留下来,说:“左站长,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左青竹不明所以,跟了出去,不大会儿红着脸回来,说:“千帆,我突然想起来明天站里还有事,就让菲菲姐在这儿陪你吧。”

    骆千帆看胡菲菲,她一脸得意。等左青竹走了,骆千帆问她:“你刚才对左青竹说了什么?”

    胡菲菲咯咯直笑:“我对她说,你答应跟我交往,要做我的男朋友,让她别当电灯泡。小姑娘‘哦’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成全我了。”

    “嘁,你捡了好大的‘便宜’!这连张床都没有!”

    “我乐意!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困了?困就睡吧,我在床边趴会儿就行,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没少趴在桌子上睡,全当忆苦思甜。对了,刚才医生嘱咐说,你还要再吃一次药,要不然伤口会很疼。你等着,我去给你打壶开水来。”

    胡菲菲拎着茶水壶出了门,骆千帆身体十分虚弱,胡菲菲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胡菲菲没有喊醒他,把茶水放在桌子上,坐在左边望着他。许久,微微叹口气,头枕在胳膊上也眯一会儿。

    半夜,止疼药的药劲过了,骆千帆被疼醒。看胡菲菲趴在床沿上睡着了,半侧着脸。骆千帆心里一软,情不自禁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胡菲菲头动了动,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骆千帆强忍着伤口的疼痛,想从另一侧下床,身子一动,胡菲菲突然醒了,腾地坐直了身子:“呀,别动!有事喊我啊,我给你倒水吃药。”

    胡菲菲急忙起身倒水,却突然身子一晃,手扶助床沿才没有摔倒,另一只手掐着大腿,表情很痛苦:“哎哟,腿麻了。”

    “你坐下来歇着,我自己来就好了。”骆千帆已经下了病床,开了灯,胡菲菲想帮忙,双腿麻木走不动,疼的“嘶嘶哈哈”的。

    骆千帆说:“得了,别逞能,先躺下来,我自己能行。”骆千帆让胡菲菲躺下来,用没受伤的右手给她捏捏小腿,又松松大腿,好长时间麻劲才过去。

    骆千帆自己倒了水,吃了药,说:“跟着我在这儿受罪有什么好?”

    胡菲菲说:“我乐意。”

    “到天亮好几个小时呢,你还是回家睡一觉吧。”

    “我不走,我要走了多不仗义?”

    “那你睡床上,我趴会儿!”

    “那更不成了,你是病人,我是照顾病人的,是你照顾我还是我照顾你?要不然你借半张床给我吧……”

    “什么?”

    “什么什么?借半张床给我!瞧你,我女的都不怕,你大老爷们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我睡觉不老实!”

    “我睡觉也不老实。”

    胡菲菲扶着骆千帆睡下,她去关了灯也躺下来。

    医院是一米多宽的病床,两人挤一张床实在太局促,至少有一个人侧睡才睡得开。起初,骆千帆面朝窗户侧睡,胡菲菲面朝门侧睡,背对背,彼此似挨着似不挨着。

    过了一会儿,胡菲菲转了个身平躺下来,胳膊挤着骆千帆的后背。骆千帆心跳得厉害,除了乐天,再没有别的女人靠自己这么近!他突然极其渴望转过身去,面对面,然后拥抱在一起。

    这混账思虑在黑夜里野蛮生长,如脱缰的野马决堤的洪水纵情狂奔。直到临床的病人起夜按开了病房里的灯骆千帆才稍稍冷静了些。

    他突然觉得对不起乐天,如果乐天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看到两人睡在一张床上……

    与此同时,他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乐天受伤了,住进了医院,一个单恋她的男人守着她,也这么跟她睡在一张床上……哎呀,不能想,好心疼。

    临床的病人回来了,熄灯睡觉,病房又陷入黑暗之中。异样的思绪在黑暗中汲取营养,开满了病房。骆千帆不敢动,睁着眼睛毫无睡意。

    临床的病人睡着了,病房里响起他微微的鼾声。又过了一会儿,胡菲菲轻轻地问:“哎,除了乐天,你有没有跟其他女人好过?”

    骆千帆闭上眼睛装睡,不接胡菲菲的话。

    “哎,其实异地恋很难的,你就没想过找别的女人?我问你话呢……小骆骆?”

    胡菲菲折起身子,一看骆千帆闭着眼睛,不免有些失望:“没心没肺,这么快就睡了!”

    骆千帆呼吸均匀、表面平和,其实内心早心潮澎湃了。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呼吸平稳、平稳,再平稳。

    又过了一会儿,他感到胡菲菲转过来身子,往自己身边靠了靠,胸部已然贴在了他的后背上,胳膊搭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都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