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53章 女上司家难念的经(1)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53章 女上司家难念的经(1)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12月上旬,天越来越冷了,冬雨连绵让人烦心。

    发行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虹城都市报的发行量虽然比去年大有突破,但相比虹城晚报来说,还差着两三万份。可以说虹城晚报的霸主地位虽有动摇,但尚在其位。

    尚云峰找颜如玉谈过几次,颜如玉布置下去,发行收尾要再烧一把火,争取再有突破。左青竹早上分发报纸的时候做动员,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可是那些发行员们都嘻嘻哈哈的,也没人听她的。

    对这些发行员们来说,每个人的发行量都超过了去年,圆满完成了任务,也都多挣了三五百块,很不错了。

    骆千帆伤愈复出,把住院时人家送的水果、牛奶、各种营养品挑出五六箱来送去了发行站。发行站里只剩下左青竹,见到骆千帆高兴得不得了,让骆千帆坐下来,又端茶又倒水,嘘寒问暖:“真对不起,每天都想去看你的,又怕胡菲菲生气。不过胡菲菲经常发短信给我……”

    “给你发短信,说什么?”

    “说的内容很多,比如说你的伤情好转,说你们在一起喝汤,在一起吃饭,还说她陪你到医院检查、陪你散步。这不,刚才还发了一条,说你就要上班了,还嘱咐我替她照顾你。胡菲菲人不错,你受伤这段时间多亏了有她在,你可不要辜负她。”

    骆千帆啼笑皆非,却并不辩解。他把带来的东西交给左青竹,挑最值钱的两箱嘱咐她自己留下,剩下的分给其他发行员们。”

    问起发行情况,左青竹把尚云峰和颜如玉的要求说了,骆千帆感慨道:“有虹城晚报这个强敌,领导们寝食难安。不过,发行收尾阶段靠发行员们恐怕难以突破。”

    左青竹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有些思考,不成熟,等回去之后成文,然后提交颜主任供她参考。”

    “你总是有好主意,既然这样你回去写吧,你是做大事的人,一个创意就够我们跑半年的,发行站这边我顶着就成。对了,颜主任最近心情挺郁闷的,你正好跟她聊聊天,说说话。”

    “她怎么了?发行压力大!”

    “不是,是那个王富贵。”

    “王富贵怎么了?”

    “听说颜主任要退婚,王富贵不同意,整天到报社去闹,还吵吵说颜主任在报社有人了,他要捉奸!弄得鸡飞狗跳。”

    “他们俩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觉得颜主任一定有苦衷。”

    ……

    下午,骆千帆去见颜如玉,果然见她面色憔悴,看来,除了工作压力大,后院着火让她身心俱疲。

    清官难断家务事,骆千帆虽然关心却懒得管,也不能管,更轮不到他管,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满面笑容,说明来意,把写好的发行建议书递交给她。

    建议书上提了三条发行建议。其一,开展发行员“四扫”行动,扫街、扫店、扫楼、扫社区,就是让发行人员跑遍大家小巷,跑遍每一家店铺,跑遍每一幢写字楼,跑遍每一家社区,像篦子篦头一样,不留发行死角。

    其二,及时兑现发行奖励。以前发行提成奖励都是发行季结束以后,到第二年初再兑现。从现在起即时兑现。也就是说发行一份报纸,只要报款到账即刻兑现发行提成,提高发行人员的积极性。这一条属于激励举措。

    其三,借力发行。让人放出风去,就算你是虹城晚报的发行人员,或者根本不是发行人员,只要你订到了虹城都市报,同样可以找到任何一家虹城都市报的发行站开发票、交报款,当场兑现提成。骆千帆特别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各个小区、写字楼物业公司的保安,如果你能订到虹城都市报,可以到任何一个发行站开区发票,领取提成。

    建议书写得很详细,理念、操作方式、执行细节都非常到位。

    颜如玉看了无限感慨:“真想跟尚总说说,推荐你做发行部副主任,把你永远留在发行部,就怕夏繁天总编舍不得你。你放心,你的建议我立刻向尚总汇报,只要批准,立即推行。”

    正事谈完,颜如玉给骆千帆倒上一杯水,放在了骆千帆的面前,关心地问:“伤口还疼吗?”

    骆千帆摇摇头:“没事了,不疼了。”

    “让我看看,唉,你要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受伤,我都没好好谢谢你。”

    颜如玉绕出办公桌,来到骆千帆的身边,示意骆千帆把袖子撸上去。骆千帆左臂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颜如玉看了又心疼又内疚:“这么长的疤,都赖我……”

    颜如玉很自责。她一转身,胳膊不小心碰到文件夹,文件夹一扫,扫倒了桌子边的那杯水,“哗”,整杯水全撒在骆千帆的裤子上。

    “哎呀”,骆千帆连忙起身,使劲儿抖裤子,水并不热,可裤裆湿了一片。颜如玉也惊叫一声,“呀,对不起,对不起……”他拿来抽纸半跪着帮骆千帆擦裤子。

    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正在这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了,来人进门就问:“老婆,中午去哪里吃饭……嗯?我擦,你们在干吗?”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富贵——那个大眼珠子、蒜头鼻子的胖子。

    骆千帆站着,裤子是湿的。颜如玉弯着腰,手里拿着抽纸……

    场面极为尴尬。王富贵的大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疯狗一样,拿起手里的皮包劈头盖脸朝骆千帆砸去:“我擦你个****的,你们干的好事!”

    骆千帆急忙躲开,分辩道:“你别误会,水洒了,我裤子湿了,颜主任帮我擦一擦……”

    “擦你妈x的……”王富贵眼珠子都红了,气急败坏地又扑上来,骆千帆四处躲藏。王富贵不依不饶,继续追打。

    颜如玉气得发抖,薅住了王富贵的衣服吼道:“你胡闹什么?!”

    王富贵回身一巴掌重重打在颜如玉的脸上,颜如玉摔倒在地。

    王富贵指着她大骂:“你个臭****,背着我搞野男人,你等着,看我不打死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