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54章 女上司家难念的经(2)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富贵转身又追骆千帆,咬牙切齿,大骂不止:“你玛勒格比,上次在医院我就觉得你们有事,狗男女!”

    骆千帆也被激怒了,他太冤了,心说你个龟生王八养的,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冤枉好人。瞅你那一张脸,看着都恶心,也不知道颜如玉什么把柄抓在你的手里,一朵鲜花插在臭****上!

    “王富贵,你别得寸进尺,我什么也没干!”

    “放屁!”

    王富贵恨不得咬死骆千帆,椅子、茶壶、水瓶、茶杯、电脑键盘……逮着什么扔什么,骆千帆左躲右闪,一不小心被键盘砸在身上,摔得按键飞散。

    骆千帆真火了,眼一瞪,回身揪住了他的脖子领:“你是不是找挨揍……”

    王富贵一愣,此时颜如玉从地上爬起来,拉住了王富贵的胳膊:“王富贵,你闹够了没有?!”话音未落被王富贵一脚踢在肚子上,颜如玉哎哟一声,再次摔倒。

    骆千帆实在忍无可忍,一拳打在脸上,把王富贵放翻在地,王富贵身子一拱,还要起来,被骆千帆按住了头:“别动,你妈的,还让人说话不?颜主任,你怎么样?”

    颜如玉被踢得不轻,捂着肚子勉强坐直了身子。

    此时门口早已聚拢了很多人,有发行部的工作人员,也有楼下的记者编辑,胡菲菲也出现在了门口,看到这个情景,进来搀扶起颜如玉。

    颜如玉欲哭无泪,指着王富贵气得浑身哆嗦:“王富贵,你要不要脸,你非要往我身上泼脏水你才满意吗?茶几上有水果刀,你扎死我算了!骆千帆,你放开他!让他冲我来!”

    骆千帆犹豫着放开了王富贵,王富贵从地上爬起来,他大眼珠子叽里咕噜直转,一眼瞅见茶几果盘上的水果刀,他可真是个滚刀肉,蹿过去就要抢刀,幸好胡菲菲站在茶几旁边,抢先拿到,顺手从窗户扔了出去,窗户下面是个池塘。

    王富贵气得直呲牙:“好好好,你们都穿一条裤子!骆千帆,你敢打我,算你狠!大家都来看,这个骆千帆人模狗样,光天化日调戏我老婆,你们都看看他的裤子,我进来的时候他俩正脱裤子呢。”

    “你胡说八道,这是茶水!”

    “呸!骆千帆,你说怎么办吧,赔钱,1万!不,10万!”

    骆千帆差点儿气吐了,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奇葩。

    颜如玉脸色煞白:“王富贵,你给我滚出去!滚!”

    “我滚?哼,我走了方便你们乱搞是吧?姓骆的,必须赔钱!否则的我早晚玩你老婆!姓左的那个是不是你老婆?还是这个姓胡的,你等着,我一定毁了她们……”

    骆千帆快气炸了,管他什么家务事不家务事,拖一把椅子就砸,王富贵抱头逃出了办公室,站在走廊里跳着脚骂:“姓骆的,你必须赔钱,老子耗上你了!”

    骆千帆抡椅子砸出去,王富贵像耗子一样蹿到了远处,继续开骂:“骆千帆,这笔账完不了,让你老婆洗白了等着!都来看啊,骆千帆勾引我老婆颜如玉!”跑一路喊一路,整座大楼里听到的人都议论纷纷。

    颜如玉委屈至极,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众人想劝不知道从何开口,胡菲菲示意大家散了,回身关了门,办公室里只剩下颜如玉骆千帆胡菲菲他们三人。

    颜如玉哭了好久抬起头,红肿着眼睛向骆千帆道歉:“对不起千帆,你多次帮我,还救过我的命,没想到王富贵这个变态……”

    “你别这么说,他误会了!”

    “误会?你以为他真的是误会吗?情况清清楚楚,他看得明明白白,他故意要闹的!”

    胡菲菲气道:“还有这样的人!你难堪他很有面子吗?”

    “他挖空心就想抓住我的什么把柄,然后控制我、要挟我、逼我听他的话,强迫我跟他结婚。”

    胡菲菲更糊涂了:“结婚这样的事情还能强迫吗?颜主任,我说话直,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抓在他的手里,即便是,也不能用一生的幸福作为代价……”

    骆千帆也有同样的疑问:“我也一直奇怪,不是我背后说王富贵的坏话,高、富、帅他一个字都占不到,是个无赖,给您提鞋都不够资格,您为什么……”

    “我为什么找他这样的是吗?唉……”颜如玉双眼无神,满目哀伤,顾影自怜,让人看着都心疼。许久,颜如玉终于吐露心声:“我没有任何把柄抓在他的手里,但我欠人情。很小的时候,父母被一个喝了酒的人开货车撞死,我就成了孤儿,后来被送到福利院,吃了很多苦,多亏了一对老夫妻收养了我,成了我的养父母。

    “老夫妻我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好,关心我,供我上学。五年前,老夫妻相继去世,临死之前,养母在病床上眼含热泪要我答应她唯一的愿望,嫁给他的娘家侄子,答应了就算报了他们的养育之恩,不然死不瞑目,我为了让二老安心,就假意答应下来。”

    “他娘家侄子就是王富贵?”

    “没错!王富贵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也看到了。他从小过继给养父养母当儿子,非常娇惯,长大以后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也不去好好找一份工作,就吃我养父养母的老本,老本吃完了,靠我挣钱养他。

    “现在他住在老房子里,我又买了一套房子自住。他盘算着把房子卖掉,然后住进我的房子里,我坚决不同意。他还三天两头跑来找我要钱,只要我不给,他就去打着报社记者的名义四处敲诈勒索,勒索成了就花天酒地,勒索不成就打电话给我!

    “可是我能怎么样呢,养父母是我的大恩人,一辈子修桥补路的大善人,我虽然对王富贵厌恶透顶却不能不管他。以前我还谈过一个男朋友,被王富贵找人打了一顿,腿都打断了,说人家第三者插足……”

    颜如玉说完黯然神伤,骆千帆听了百感交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绞尽脑汁想来想去想到的也只是“造化弄人”那个词儿。

    胡菲菲不管这一套,她连连摇头数落颜如玉:“颜主任,你是旧社会过来的?哪还有这样报恩的?恩是恩,仇是仇,要我说,你养母也没你想的那么好,说不定他们收养你的那天就居心不良,这哪是养女儿,分明是她家养的童养媳!你放心大胆该找对象找对象,王富贵敢干涉你就报警,找宋小胡子把他给抓起来,我认识几个律师朋友,实在不行打官司……”

    “是啊,菲菲说的对!什么年代了,打官司,断绝关系,反正也没有血缘!”骆千帆也是这么想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