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55章 报复行动走错了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离开颜如玉的办公室,骆千帆搭乘胡菲菲的顺风车。这次坐进车里,气氛与以往迥然不同。

    自从上次那件事,俩人变得陌生了许多,至少四五天没有联系,连条短信也没有发过。

    胡菲菲满脸冰霜、一语不发,骆千帆想要是说点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汽车进了小区,停在10幢的楼下。两人下车,骆千帆想说些什么,可胡菲菲毅然决然关上车门骄傲地上楼,骆千帆望着她的背影隐隐失落。待骆千帆转身回头上楼,胡菲菲却又蹑手蹑脚走到楼洞口,眼望着骆千帆的背影撅起了嘴巴:“臭骆千帆。”

    此时,一辆面包车开进了小区停在了9幢楼下,面包车里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是王富贵。

    骆千帆上楼,王富贵等人下车,抬头仰望着楼层,9楼的窗户由暗变亮,王富贵翻来覆去数楼层,数完了问其他两个人:“是不是10楼?”

    从7楼到11楼都亮着灯,其他两个人数了半天也没搞清楚,附和着说:“是10楼吧。”

    王富贵大眼珠子透出凶狠的光:“哥几个,跟我上,记住,进门就打,打完了再让他掏钱。”

    三个人从面包车里掏出钢管、木棍,瞧瞧四下无人,摸上了楼。

    骆千帆刚洗了把脸,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走到茶几边打开笔记本。正要登录qq,就听楼上打起来了,叮咣五四,乱七八糟,夹杂着女人的喊叫声。

    楼上住着一个脾气暴躁的退伍军人,有事没事就对老婆使用电家庭暴力,不用说,肯定是他老婆又惹到他了。

    骆千帆没在意,继续玩电脑。可是声音越来越大,打斗也越来越激烈,不光女人哭喊,还混合着男人的惨叫。骆千帆听得胆战心惊,真怕楼板突然塌了,从上面掉下个人来。

    他趿拉着拖鞋打开了房门,刚开了个门缝,楼上丁丁当当滚落一根钢管,紧接着惨叫着滚下一个人来!

    骆千帆看到那人,咣当把门关严了:“是王富贵。”

    门外的惨叫还在继续,不大会儿安静下来,骆千帆扒着窗户往楼下看,见一辆面包车飞速驶出了小区。

    骆千帆轻轻打开门,楼道上还静静躺着那根钢管。骆千帆蹑手蹑脚上了楼,10楼楼门开着,退伍军人毫发无损,站在门口拎着一把雨伞骂骂咧咧,里面传出女主人打电话报警的声音:

    “110啊……一共有三个人,一个眼珠子特别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进门就打。我家人倒是没受伤,也没有被抢什么东西,我老公是退伍军人,把他们打跑了……我家地址是青花公寓……”

    骆千帆全明白了,暗自后怕:“王富贵冲我来的,只是走错了门。”

    他急忙拨通颜如玉的电话,把事情的经过说了,颜如玉许久没说出话来。

    ……

    报社再推发行新政:“四扫”行动、及时兑现发行奖励,以及“借力发行”。

    最卓有成效的是“借力发行”,颜如玉跟虹城房产局物业处的处长是好朋友,吃了一顿饭,物业处自上而下面向全市物业公司发了一纸通知,全市的物业管理员、保安都动员了起来,五天下来,成功发行1万份。颜如玉向报社打报告,嘉奖骆千帆。

    不过,“四扫行动”被报社“扩大执行”,没有取得预想效果,尚云峰作出指示:参加“四扫”行动的不再局限于发行员,记者编辑全部参加,抽出一天,承包路段、写字楼,敲门发行。尚云峰对此称赞为:“记者编辑脱掉清高的外衣,低头创业!”

    通知发出来,骆千帆打心眼里表示反对。记者编辑搞发行、拉广告,这从来都颇具争议。作为无冕之王,记者一旦低头求人,就很难再保持中立了。

    果然,记者部都快炸开了锅,至少一半记者拒绝参加。张路王霖跟骆千帆不对付,逮着机会添油加醋,逢人就说建议是骆千帆提出来的,“他去搞发行,也不让记者编辑安生”。

    许多人为此迁怒于骆千帆,骂他乱来,还有人联想王富贵大闹发行部那件事情,嚼骆千帆的舌头根子,说他“一边搞发行,一边搞发行部主任。”

    这些话骆千帆没听到,可胡菲菲每天都被聒噪得心烦意乱,骆千帆是什么样的人他太了解了,替他鸣不平。

    有一天王霖正叭叭说着呢,胡菲菲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臭骂一顿:“你个王八蛋属狗的,才来几天就在背后乱咬人?”

    王霖不服气,刚要辩解,胡菲菲抄起桌子上的茶杯泼他一脸水。王霖是个竹竿子,个子特别高,可是在胡菲菲面前愣是屁也没敢放。胡菲菲走了他才咕咕哝哝去找葛登投诉:“葛主任,她骂我,这算怎么回事?我说骆千帆碍她什么事?”

    葛登虽然是代主任,但没有威信,他从来只会和稀泥:“算了,胡菲菲你最好躲着走,我都不敢惹,惹急了她能骂化你……不好弄。”

    ……

    年终岁末,发行工作结束了,骆千帆每天投递完报纸闲得发慌,专心等待着报社的调令,准备返回记者部。

    抬花轿和太平洋的报款陆续到账,元旦前一天,提成分别打款到骆千帆和左青竹的账户里。算下来,骆千帆整个发行季挣到不小的一笔钱,比当记者挣得多多了。

    先把宋小胡子的提成给了他,宋小胡子很高兴,也很后悔,说:“早知道你小子会兑现承诺我该多订两百份,明年发行一定提前通知我。”

    骆千帆又把好消息打电话告诉了乐天,乐天说:“这些钱距离买下故宫让我当娘娘还差老多呢,修一座泰姬陵也不够,老公你还得加油。”骆千帆哈哈大笑。

    ……

    左青竹看到账户里的钱都懵了,这么多!给发行部打电话才搞清楚,原来骆千帆跟两大婚纱摄影楼的合作算他们俩的,骆千帆从来没告诉她。

    骆千帆人太好了,可是这么多钱我怎么能要,不能占他这么大的便宜。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