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58章 设个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骆千帆心里堵得慌,想起那天王富贵报复自己走错门的事情,心中忐忑不安。

    宁得罪十个君子,不得罪一个小人,王富贵是个十足的无赖小人,被他盯上没自己好果子吃。何况他在颜如玉的办公室说过,就连左青竹和胡菲菲也不会放过!真要被他算计了,她们得多冤?

    不行,出发去海南之前,必须把这家伙搞定。骆千帆思谋着对策,陷入沉思。

    骆千帆和左青竹一直在医院陪床直到深夜。晚上10点,左青竹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神色慌张,悄悄趴在骆千帆的耳边说:“不好了,王富贵来了。”

    “在哪?”

    “刚才我路过楼梯口,看他在楼下导医台,正问颜主任住在哪间病房。”

    骆千帆眉头一皱,一拉左青竹的手:“跟我来。”

    “干吗?”

    “跟我来就是了。”

    两个人远离了颜如玉的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站在一上扶梯就能看到了地方。

    骆千帆一眼瞅见扶梯上的王富贵,他装作没看见,故意侧对着楼梯,提高声音对左青竹喊道:“你别逞强,王富贵什么都干得出来。”

    王富贵刚下扶梯,听到声音扭头瞧见了骆千帆和左青竹,急忙闪身躲在一旁静静听着。

    骆千帆继续说道:“你没瞧见颜主任被打成了什么样子?颜主任他都舍得打何况你我?反正我是有点怕他,那天他带人打我,要不是走错楼层我现在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

    “我准备了两万块钱,他真要拿刀子逼住我,我就把钱给他,破财消灾。他是个无赖,我这条命判不起!你记住,他万一找你的麻烦,你就让他来找我,我把钱给他,希望他放咱们一马。”

    左青竹云里雾里,不知道骆千帆在说什么,疑惑地问道:“真要那样吗?报警不好吗?”

    “不行,不能报警,像王富贵那样的人少不了狐朋狗友,抓他一个,其他人还会报复,只要他别太过分,破财消灾是最好的办法,不要反抗,也不要报警。”

    王富贵躲在一旁听了,乐得大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该着自己走运!”

    王富贵继续听墙根,就听骆千帆又说:“左站长,等会我就回去了,今晚辛苦你在这陪一下颜主任。你上次还问我家住几楼,你记住,是9楼,青花公寓9栋906,不是10楼……”

    骆千帆说完跟左青竹俩人回了病房。王富贵够头望望,犹豫一番,没去病房,直接调头下楼。回家弄了把水果刀直奔青花公寓,藏在了9栋黑乎乎的楼道里。

    约摸11点,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楼下,骆千帆下车上楼,王富贵拽出水果刀悄悄跟在了身后。

    骆千帆掏出钥匙打开楼门,刚进门,王富贵猛扑过来,冲进了房间拿水果刀逼住了骆千帆:“孙子,还认识我吗?”

    骆千帆靠墙站着,惊慌失措:“你……你要做什么?”

    “你跟我老婆不清不楚,你以为我能饶得了你?简单说吧,老子最近穷得只剩下手里的这把刀了,找你借点钱花。”

    “哥,我哪有钱啊!刚参加工作没几天,工资还没发……”

    “放屁!拿钱,不给钱老子捅了你……”

    “别别别,有话好说,我去找找,你等着……”骆千帆躲避着水果刀,慢慢蹭进了卧室。王富贵黑着脸,握着水果刀跟进了卧室。

    骆千帆在床头柜里翻了翻,翻出两万块钱来。王富贵大眼珠放光,扑上去一把抢过来:“算你识相!不许报警!敢报警,我一帮朋友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宁。”

    恐吓完了,王富贵把钱装兜里抽身走了。骆千帆扒门口望了望,确认王富贵的确走了,把门一关,拨打110报警:“110吗,唉呀民警同志,不得了,我家被人入室抢劫,那家伙手里拿把刀,吓死我了……抢走了两万元……我家住在青花公寓9栋906,那家伙刚走,快的话兴许还能堵住!

    “对了,我是虹城都市报的记者,身上正好带着录音笔,刚才我们的对话我录了下来。民警同志,还有个细节,那人我看着眼熟,十多天前,我们楼上有三个人破门而入打砸抢,他就是那个领头的……对,没错,就是他……”

    骆千帆挂断电话,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从兜里掏出录音笔,回放听了听,王富贵抢劫的那番话听的特别清晰。

    又打开笔记本电脑,百度查了查相关法律条款:一般抢劫,判处三年以上,入室抢劫,十年以上。王富贵,对不起了,你这样的货,在社会上也是个祸害,进去之后,希望政府能拉你一把。

    骆千帆打开电视,静待警察上门做笔录。宋小胡子和另一个民警来的,这事更好办了……

    ……

    第二天上午,派出所传出王富贵落网的消息。骆千帆前去指认劫匪。王富贵大眼珠子大而无神,透着无尽的恐惧。

    出来的时候,宋小胡子对骆千帆说:“这家伙身上不少事呢!三审两审,主动交代,光敲诈勒索就有七八起。他还聚众赌博、四处****。最严重的就是这起入室抢劫,这是大罪,就算减刑,没个七八年也出不来。”

    骆千帆签字,警方把缴获的两万赃款退还给骆千帆。骆千帆像完成了一桩大事,去到医院,颜如玉和左青竹已经得到王富贵被抓的消息。

    颜如玉躺坐在病床上,她身体恢复了些,脸上也有了血色。骆千帆进来,颜如玉对左青竹说:“青竹啊,我想单独跟千帆说几句话。”

    左青竹很乖巧,退出病房,把门带上。

    颜如玉眼望骆千帆半天没有开口,骆千帆心虚。王富贵毕竟是他哥,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婚约:“颜主任,其实……”

    “谢谢你。”

    “什么?”

    “谢谢你,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我好,只是我觉得对不起我的养父养母……”颜如玉说着,泪水浸润而下,如蕉叶流雨。

    骆千帆的心偷偷一疼:“颜主任,据王富贵自己交代,他多次聚赌、****、敲诈勒索,这样的人配不上您。如果您的养父养母爱您,他们一定愿意看到你满脸的微笑,而不是泪水。”

    颜如玉点点头,忍不住呜呜哭出了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