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59章 送别宴 离别情(1)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卷即将结束,十几万字下去了,该为读者送上点福利了。求推荐票,求点赞,求打赏)9号晚上。

    四五个小时后,左青竹就要乘坐凌晨的火车返回老家。

    她做了许多菜,有凉有热,有炒有炖,十分丰盛,把空调开得暖暖的,只等骆千帆到来。

    这次赴约,骆千帆多少有些忐忑。两人住得不远,他走着去的,一路横跨虹城大学。校园里,不断有小情侣们说着甜言蜜语擦肩而过。

    他不禁想起这三个月来跟左青竹之间的交往与经历——替她出头得罪孙志;替她报出气惩治余德阳;给她租房子,以及在她的出租屋里尴尬听房……最后一晚离别晚餐,见面之后她会说些什么呢?

    骆千帆如约而至,见左青竹与往日很明显不同——穿了一件米色的冬款裙子,很性感、很漂亮。认识左青竹这么久,她从没有这么穿过。

    “你今天好漂亮。”

    左青竹微微红了脸,帮他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快坐吧,饭菜都凉了。”

    “太丰盛了,就咱们俩个吃怎么吃得完。合租的那俩呢?”

    “她们都不在,只有我们俩。”左青竹说着,把上次没喝的好酒拿了出来:“我要走了,这瓶酒我陪你喝两杯。【愛↑去△小↓說△網w  qu 】”

    “你不是不喝酒吗?”

    “今天特殊。”

    左青竹依然没有学会开酒的本事,请骆千帆代劳才打开的。左青竹给骆千帆斟上一杯,又给自己斟上一杯,放下酒瓶,端起酒杯,红着脸说:“今天我就要走了,我很珍惜和你一起的这段日子,真心祝福你和胡菲菲能一辈子恩爱幸福。”

    骆千帆好尴尬,坦言说道:“嗐,我跟她不是男女朋友,不说这个……”

    左青竹并不意外,微微一笑:“其实我知道的,以前就听赵凯说,你女朋友在柳城,叫乐天,胡菲菲只是一厢情愿而已。那就衷心祝福你和乐天白头偕老。”

    左青竹找骆千帆碰了一下杯,一仰脖,白酒下肚,可她很少喝酒,辣得直往嘴里扇风。

    骆千帆笑了:“我还以为你深藏不漏,看来的确是个新手,少喝点,喝慢点。”骆千帆把杯中酒喝了。

    左青竹并没有罢兵歇马的意思,又给他倒上,给自己杯子里也斟满了,举起杯子说:“很多事情都是要学的,这三个月你给我的太多了,也教会我很多,我应该感谢你,可你是天空中翱翔的雄鹰,适合在广阔天地里自由驰骋,而我只是地上的一只蝼蚁,不知道该拿什么报答你,这杯酒我再敬你……”

    左青竹的声音听起来很伤感,让骆千帆微微动容。他没说什么,碰杯、喝酒。

    左青竹第二杯酒喝下去比第一杯从容了不少。她第三次给两人满上了酒,把酒杯端在手里:“这顿饭以后,我就要走了,也许这辈子再难见面,我……算了。”

    左青竹想说什么,没说出来,端起酒就要喝,被骆千帆拦下来。他这才觉得今晚她脸上的笑容都是装出来的,送别的晚宴藏不住她一肚子的凄苦。

    “左站长,别喝这么快,空肚子很容易喝醉。先吃点菜,时间还早……”

    “别喊我左站长好吗,喊我青竹。”

    “好,青竹……你是不是有烦心事?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左青竹摇头不语,又咕咚一口把酒喝了。

    三四杯酒下肚,气氛竟然慢慢凄苦起来。骆千帆本想高高兴兴送她走的,可他脸上的笑容和轻松驱不散左青竹的烦心事。

    左青竹左一杯右一杯地喝,骆千帆只好陪着,不大会儿,一瓶酒下去了多半瓶,左青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酒意渐浓。

    这么下去还怎么上火车?骆千帆抢下了她手里的酒杯,故作轻松地说:“别喝了,再喝就醉了。你做了这么多好菜,我还机会吃呢。这条糖醋鲤鱼做得好,别我一个人吃,你也吃!”

    “帆哥……我喊你哥可以吗?”

    “嗯,那当然好了,那帮家伙都是喊我骆驼,还是帆哥听着顺耳。”

    “帆哥,你相信命运吗?”

    骆千帆不知道该怎么怎么回答,他知道左青竹接下来会说什么,她十六岁为了给妈妈治病,订婚,用彩礼的钱作为妈妈的医疗费,那笔钱正慢慢成为套在她脖子里的枷锁,正因为这个,她回家就要跟一个毫无恋爱基础的人结婚。正如老辈人那样,先结婚,后恋爱,或者先结婚,然后永远没有恋爱。

    “帆哥,其实,我这趟回老家就要结婚了,那个人我一共也没见过几面,我不了解他,他也不了解我,我好怕,怕嫁过去之后才发现他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动不动打我、骂我,或者像王富贵那样好吃懒做、吃喝嫖赌……你不知道,在老家那穷山沟里,结了婚恐怕再没有机会出来了,村里的妇女有的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那座山,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的,一辈子那么长,随便哪届领导在你们老家画个圈,用不了几年就能崛起一座新都市来,别那么悲观。”

    “不可能的,你别安慰我!你知道吗,有一段时间我好恨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大胆一些,像胡菲菲那样敢爱敢恨?为什么我不告诉家里我要退婚?我可以退还彩礼,哪怕我多给他们一些钱;为什么明明是个牢笼,还非要我跳进去?可是爸爸妈妈说,如果那样做会被十里八村戳脊梁骨的,会被人骂忘恩负义,还会说我在外面学坏了,让父母在乡里抬不起头来……”

    左青竹的声音从满腹的声讨,滑落为对命运的屈服,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听不见了,代之以无声的哽咽。骆千帆的心颤抖着,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左青竹继续喝酒,又喝了三五杯,骆千帆没有拦着她,陪着她一起喝,一瓶酒快要喝完了。左青竹抬起头,擦擦眼泪看着骆千帆,眼神充满了迷惘和惆怅。

    “帆哥,我就要走了,我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怀念那些难忘的日子,在发行站你替我出头,把桌子都掀了,孙志欺负我的时候是你救了我,余德阳欺负我的时候还是你在我身边,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就会记得,我还会永远记得你的笑容和自信……”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