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60章 送别宴 离别情(2)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福利,求赏)左青竹内心充满忧伤,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闪回。

    骆千帆也是。第一次到发行站报道,左青竹在门口写了个招聘的公告,问他:“你是不是来应聘的……”

    生病的时候在社区诊所挂水,左青竹骑着自行车去接她,被医生误会俩人是情侣,分别的时候反复嘱咐骆千帆,这个药一天两次,这个要一天三次……

    尤其那次两人在出租屋里吃饭,两侧的租客此起彼伏的嘿咻,左青竹带着耳机躲避那声音,脸红得像块红布……

    以及,左青竹被余德阳骗去了虹西温泉酒店,险些让余德阳奸计得逞,是自己和胡菲菲两个人把她背回了家……

    再没有比左青竹更和善的女孩子了,可是她就要回老家嫁人了。命运啊我擦你妈,你就是个王八蛋!

    左青竹缓缓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骆千帆跟前,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饱含深情。她的脸被酒精烧得红红的,遮盖了所有的矜持。

    骆千帆心提了起来,他虽然喝的不多,但今天与往日不同,几乎是空肚子喝,酒精在肚子里搅动,一种莫名的感觉在他身体内部撞击着,蓄积着原始的萌动。

    他觉得:今天的左青竹娇艳如花、那么动人。

    “帆哥,你说我漂亮吗?”左青竹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

    “漂亮——”骆千帆觉得口干舌燥,身体内部似乎就要火山爆发,那种难言的冲动不断冲击着他干涸的心灵。

    “你知道吗?这些天我好恨胡菲菲,她不让我见你,我好想见你,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见到一个人。我快要走了,我不想一切都在今天破碎,帆哥,我想……”青竹的声音有些颤抖。

    骆千帆抬头看着左青竹,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你说,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抱抱我……”

    骆千帆的心一抖,不由慢慢站了起来,望着左青竹。

    “抱抱我!有些话我从来都不敢说,反正都要走了,索性都说出来,帆哥,我喜欢你,抱抱我……好吗?”左青竹又一次声音地颤抖着说道,声音里充满了哀伤和恳求。

    骆千帆仍旧没有动。

    “我就要永远离开你了,难道连我最后的这一个要求也不肯满足……”左青竹的眼圈又红了,“我不奢望得到什么,我只想最后感受你温暖的怀抱,在我回到山沟里以后,把你的记忆留得更久一些。”

    骆千帆的脑袋早已嗡嗡直响了,他不是柳下惠,更不是金刚罗汉,跟左青竹相处的点点滴滴的记忆在他体内随着酒精发酵、激荡……

    他伸开双臂轻轻揽住左青竹的肩膀,左青竹身体一颤,接着就扑进他的怀里,双手用力抱住他的腰,将红红的脸埋进他的肩膀,身子紧紧贴紧他的身体。【愛↑去△小↓說△網w  qu 】

    骆千帆的鼻孔嗅着左青竹的气息,耳廓摩擦着左青竹的头发,也不由自主无法自发地拥紧了左青竹。渐渐地,他有些呼吸困难,心跳加速,感官和视觉的刺激下,有一股强烈的力量在蠢蠢欲动。

    骆千帆有些紧张,除了乐天,他没有跟其他女人如此亲密过。就连跟大学里的樊星也没有如此靠近。罪恶感驱使他拍了拍左青竹的后背,想要推开她,但是,左青竹却将他抱的更紧了,身体贴的更严密了,面孔伏在他的肩头,嘤嘤啜泣着,身体禁不住地颤抖……

    骆千帆又尝试想推开他,但是徒劳,左青竹颤抖着说道:“帆哥,让我报答你,别推开我,别……”

    这是左青竹与命运能做的最大抗争,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怜。

    骆千帆浑身的血液沸腾了,身体似乎要着火,呼吸急促起来,左青竹也是,呼出的热气喷到骆千帆的脖子上。突然,左青竹抬起了头,一下子翘脚吻到了骆千帆滚烫的嘴……

    “帆哥,我爱你……爱你……给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回忆吧。”左青竹含糊囫囵地呢喃着,轻轻扭动着火热的身体。她的身体越来越软,骆千帆彻底懵了,终于,一股不可遏制的本能让他崩溃,也将左青竹彻底融化。

    他内心一声狂吼,双手一用力,将左青竹的身体抱起进了卧室,放躺在她的床上,随着青竹的一声惊呼,骆千帆的身体压了上去。灵与肉的原始本能将他拖入无底深渊……

    凌晨一点,骆千帆把左青竹送上火车。

    隔着车窗,左青竹笑着哭泣,像个泪人一样。火车一声长鸣,带走了左青竹,骆千帆颓废得像被抽去了满身的血……

    左青竹走了,她的生活会不会因为今晚的一夜疯狂被山沟里的丈夫每日叱骂?若干年后假若相见,她会不会变成一个粗糙的村妇,大庭广众之下也毫不畏惧地给孩子解怀喂奶?

    走吧,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骆千帆打车返回,坐在出租车上,他执拗地打开了车窗,不理司机关窗的提醒。司机猜测道:“看来是你送人的,伤心了?”

    骆千帆依旧不理。他突然想起乐天,很奇怪,没有丝毫的愧疚,只有生活的喟叹。又想起胡菲菲,彼此经过彼此的人生,谁在谁的青春留痕?

    路过虹湖大桥,骆千帆让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一愣,没停:“兄弟,我不知道你送走的是谁,不过你千万别做傻事,想想你的父母……”

    “我只是想下来走走,不会跳湖的,而且离家不远了……”

    冬日的凌晨月光如水,格外凄冷,骆千帆驻足许久,一路心烦意乱走回家里。

    后半夜,骆千帆睡得支离破碎,一会儿梦见左青竹又回到虹城,两人抱在一起又亲又吻;一会儿梦见他回到了老家,一个陌生的男人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而她只能无助地哭泣;一会儿他又梦到了胡菲菲,胡菲菲撅着嘴质问他:“你装什么圣贤?还不是为了左青竹背叛了乐天?”一会儿乐天也来了,哀怨地说着:“你的心里装着整个世界,可我心里只有你,你要走了,我的心就空了……”

    乐天说完,转身而去,骆千帆情急之下,伸手拉她,一翻身险些跌下床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