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61章 正牌女友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61章 正牌女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10日下午,骆千帆等人随着旅行社飞去了海南。【愛↑去△小↓說△網w  qu 】

    颜如玉因为受伤取消了行程,剩下的六人任命了一个临时团长。下了飞机,骆千帆就向临时团长请假,不参加“大部队”的活动。团长嘱咐一番安全问题,并约定了返程集合的时间和地点。

    乐天的飞机一个小时后到达,骆千帆在行李提取处取了箱子原地等候。

    半年多没见到乐天了,以往,每一个等待团聚的日子都异常兴奋,可今天不同,昨晚的事情令骆千帆心存愧疚。

    临来之前他特意去买了一件珍珠项链带在身上要送给乐天。一副项链花了三千多,交往了几年,第一次送过这么贵重的礼物。尽管如此,也难以抚平内心的不安与自责。

    他莫名其妙紧张不已,既盼着跟乐天见面,又怕见到她,怕她扑过来闻到他身上左青竹的味道。

    一想到左青竹,他脑子里就乱糟糟的,她颤抖的身体、告别的泪水,以及对命运的控诉都让骆千帆屡屡走神。

    柳城飞来的航班到了,行李提取处涌来了许多人,骆千帆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打起精神在人群里搜索乐天的身影。

    乐天身高超过接进一米七,瘦高的身材、美丽的面庞,一般场合都能轻易脱颖而出,可是骆千帆找了半天也没找见。

    这时候身后一个悠悠的叹息:“唉,黑夜给了某人黑色的眼睛,他却只用来喘气……”

    骆千帆转身,乐天亭亭玉立站在身后,美得要命。骆千帆激动不已,把她抱在怀里,乐天闭着眼睛,在他耳边说道:“我好想你……”

    忘我的拥抱亲吻凝固了时间,褪去了人潮的颜色。

    许久,骆千帆放开了她,乐天却画风突变,说:“等等,刚才亲吻的时候,我应该把小腿翘起来,再来一次……”

    骆千帆突然心里偷偷一疼,她总是这么调皮,她若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回想起每一次调皮的瞬间是否都会痛不欲生?

    突然,乐天从骆千帆的肩膀上捏起一根长长的头发,挑衅地望着他:“这是怎么回事?”

    骆千帆心里暗暗“咯噔”一下,转瞬便装出十二分的镇定:“这个,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一共交了七八个女朋友,她们每天都来找我,你让我想想昨天晚上我跟哪一个在一起……”

    乐天握起粉拳轻打,笑着说:“算你老实!这头发是我的。”

    走出机场,正值傍晚,漫天晚霞之下,热带风光扑面而来。骆千帆问:“饿不饿?”

    乐天一手搂住骆千帆的胳膊说:“我要吃海鲜……”

    ……

    两人先去预定的宾馆放下行李,出去吃了海鲜,又去沙滩上散步。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深夜11点多了。

    好几年了,两人大多数的相聚都是在宾馆度过的。见面时流汗,分手时流泪。两人相拥许久,乐天突然说:“脚疼吗?我来给你洗脚吧。”

    说着兀自离开房间找服务员要了个盆,接了热水放在床边,把骆千帆拖过来坐在床边,骆千帆不让,说:“不成,脚臭,你坐下来,我给你洗!”

    乐天霸道地按住骆千帆的肩膀:“坐下,必须我给你洗。”说着,已帮他脱了鞋袜,把脚泡进了水里。

    好熟悉的场景,只是角色互换了。

    四五年前,二人第一次到宾馆团聚的时候,骆千帆给乐天洗过脚。

    那是骆千帆大一国庆节,乐天去虹城大学看望骆千帆,在虹城玩了三天,白天逛景点、逛街,晚上送她回宾馆。每次乐天都不许骆千帆留宿,赶他回宿舍。

    骆千帆急得不轻,总是死皮赖脸、斗智斗勇赖到深夜,第一天分别的时候赖着说,“你不好好让我亲亲我就不走”。骆千帆得逞了,抱了好久就是不松开。

    第二天,骆千帆说在学校洗澡不方便,赖在宾馆里洗个澡,死缠烂打、使出浑身解数央求乐天脱了上衣。俩人抱了很久。骆千帆还想更进一步,她坚持不让。

    第三天,白天又玩了一天,晚上回到宾馆已经很晚,也很累,乐天坐在床上按摩脚,骆千帆问脚疼啊?她点点头。骆千帆说我帮你洗洗吧。

    他就专门找来盆子打了温水放在床边,让她坐在床上帮她洗脚。她开始不肯,说她的脚就连她爸爸也没有帮她洗过。骆千帆硬把她的脚泡进水里,说:“不一样的,人生很长,路很远,以后你这双脚是要陪我走一辈子的。”

    乐天心都化了,伸手摸着骆千帆的头。骆千帆抬头看,她眼睛里闪着泪光。气氛渐渐变得幸福而又有些伤感。

    洗好以后,两人和衣面对面侧躺在床上,枕着胳膊对视良久,乐天问骆千帆:“你想什么呢?”骆千帆苦笑,说:“明天你就走了,我有点儿舍不得,下次见面又得几个月。”

    乐天就抱了骆千帆,亲吻他,骆千帆也回吻她,抚摸她,脱她的上衣,又脱了她的裤子,她都没有拒绝……

    那是乐天的第一次,也是骆千帆的第一次。分别的时候,乐天在火车站哭得梨花带雨,骆千帆心疼不已,说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

    时过境迁,数年匆匆。乐天认真地撩水洗脚,抬起头来望着骆千帆,问道:“还记得你第一次给我洗脚的时候说过什么吗?”

    骆千帆说:“当然记得,我说,‘人生很长,路很远,以后你这双脚是要陪我走一辈子的’。”

    乐天突然十分伤感,说:“你知道吗?每次想起这句话都让我流泪,让我日夜都想你,我也要帮你洗脚,你以后会不会日夜都想我?”

    骆千帆心中大恸,去拉起乐天来。乐天抖着手上水,惊叫着已被骆千帆抱在了怀里。

    骆千帆好后悔,昨天晚上他还拥抱着另一个女人!

    骆千帆说:“你不必这样的,纵然你什么都不做,我也只爱你一个人。再做做你父母的思想工作,来虹城安家吧,我会多多的挣钱买房,我不想每天只在梦里相见。”

    他的脸上滑过乐天的眼泪。乐天哭了,她说:“我在机场捏着那根长发开玩笑的时候,那一刹那你很惊慌,我还以为你变心了。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骆千帆抱得更紧,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爱过别人,以后我也只爱你一个人。”

    骆千帆悄然偷换了概念,这是他第一次对着乐天说谎,心堵得发慌。

    乐天说:“我信你,我只是怕我们分别太久你会变心。”

    ……

    两人玩了四天,拍了很多照片。爱情驱除了骆千帆心里的杂念,荡涤了心灵,让骆千帆觉得:除了乐天,爱谁谁,全都是过眼云烟。

    最后半天,两个人没有出去玩,躺在宾馆的房间里抱了大半天。

    不管相聚的时刻如何疯玩,即将离别的时刻乐天总是以泪洗面。骆千帆先把乐天送上飞机,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