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65章 奇葩新主任(4)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件事,葛主任,热线平台线索由你来分配,也由你负责跟办公室交涉派采访车。”

    “第四件事,每天的晨会是最没用的会,明天开始晨会不开了,选题也不用报,下午4点的采编会前每个人把手里的稿子编一条短信发给我,写明题目、概要、大致字数,晚上9点截稿前把稿件发到采编系统里!其他时间自由!”

    鲁鸣说完,会议室里至少有十个人拍手拥护,主要是针对取消晨会这一条。

    晨会的存在历来争议不断,总编室当初设立晨会制度是为了督促记者主动寻找选题,怕记者睡懒觉不起床。其弊端在于,记者是个奔跑的职业,坐在办公室开再多的会也写不出好稿子来,白白浪费时间。

    敢于废除晨会是需要魄力的,说明部门主任信任记者。但骆千帆隐隐觉得,也许是鲁鸣自己懒,不愿意早起主持才取消晨会的。

    胡菲菲回来了,买了10个蟹黄包子往鲁鸣面前一放。鲁鸣一皱眉:“在路南那一家买的?这家不好吃,下次记得到马路对面去买!”

    还有下次?有的吃他还提意见,胡菲菲“哦”了一声,坐回到座位上。

    鲁鸣伸手捏了个包子,边吃边望着胡菲菲:“你是叫胡菲菲是吧,不错,家里有钱就能做个好记者。刚才我说到记者两两分组的事情,以后采访两两搭档,互帮互助、相互配合,现在你可以先挑一个搭档,选谁都行,挑吧。【愛↑去△小↓說△網w  qu 】”

    胡菲菲乐了:“鲁主任,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在他们中间挑一个组成一个采访小组对吗?”

    “对!最好男女搭配,以老带新。”

    “我前年进的报社得算老记者吧?好,那我选一个最没用的新人吧。”胡菲菲点手一指王霖,王霖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胡菲菲的手指又从王霖滑到了旁边骆千帆的身上。“就他吧,人缘最差,稿子最少,脾气最坏的一个。”

    骆千帆心里一颤:“鲁主任,不成……”

    “什么不成?成!”鲁鸣一个包子已经下了肚,捏起第二个包子说道。

    胡菲菲眯着眼睛笑得很得意,讨好鲁鸣:“鲁主任,明天我到马路对面给你买包子。”

    鲁鸣说:“好,别忘了带包豆浆。”

    “没问题。”

    鲁鸣把包子塞进了嘴里说道:“其他人自由组合,葛主任你负责统计一下组合情况。谁还有事?……没事散会!等等,我又想起个事:“骆千帆,写建议搞‘借力发行’,让记者挨家挨户敲门订报是你出的主意吧?”

    “哦……是有这么回事,但是……”

    “但是什么?让记者敲门求人发行,亏你想得出来,记者要独立,要自由不知道吗?”

    “我的建议不是那么写的……”

    “少废话,你也去阅览室看报纸!看三天!”

    骆千帆有些傻眼,咕哝着说:“鲁主任,虹城都市报我都看完了……”

    “看完了?那就去看虹城晚报!散会。”

    鲁鸣把“雷锋帽”戴起来,拎着剩下的包子走了。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你们这帮穷鬼,有机会最好先挣钱,谁也别指望当记者挣钱……”

    鲁鸣走了。骆千帆咂摸着鲁鸣刚才所说的话,“有机会最好先挣钱,谁也别指望当记者挣钱”,啥意思?告诫我们不要指望工资生活吗?不靠工资难不成让我们搞新闻敲诈?他可真是个奇葩!

    回到办公室坐下来,骆千帆突然有一种噩梦重来的感觉——鲁鸣跟邬有礼一样,他也瞧不上自己!还得去阅览室看报纸!

    其实骆千帆喜欢看报纸,大学的时候成天泡在阅览室里,可是作为惩罚被逼进阅览室,这感觉可真别扭,阅览室又不是他娘的思过崖!

    骆千帆对鲁鸣的印象差到了极点,但敢怒不敢言。去就去吧,总之要夹着尾巴做人,说什么也不能再顶撞领导了。

    跟他一样颓废的还有王霖,被抢去一个打火机不说,就因为插了一句话,也要去阅览室“思过”。

    ……

    每个人的采编系统都收到了鲁鸣发过来的条口分工表。骆千帆分到的条口还不错:虹东区公安分局,以及下辖的四个派出所。分局距离报社不远,来去方便,算得上好条口。胡菲菲分到虹南区公安分局及下辖的六个派出所,自然也比较满意。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有人笑就有人哭。都市报元老之一的黄国强看到条口分工当时就急了。

    黄国强原来跑整个公安系统,大条口,新闻富矿,现在拿掉了公安局不让他跑了,改跑社区。黄国强当然不满意,在办公室闹起来,拍得桌子啪啪山响:“变天了嘿!老黄我跑了好几年的公安说拿掉就拿掉,这他娘过河拆桥、念完经打和尚,太岁头上动刀子,看老子好欺负吗?”

    同样老资格的韩留洋从来以嘴损著名,看到条口分工也跳了起来:“谁说不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我法院的条口也被人抢走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名叫卸磨杀驴啊这是……”

    正吵着,社会新闻部的大门一开,鲁鸣推门站在了门口:“卸磨杀驴是说我吗?”

    韩留洋、黄国强一个三十八岁,一个三十九岁,是社会新闻部“二老”,他们以前是虹城日报的记者,创立虹城都市报的时候把他们俩调来都市报。调别人来算支援建设,他们俩只能算虹城日报换个形式扫地出门。

    俩人都是“混”字辈的,老和尚撞钟得过且过。黄国强跑公安,韩留洋跑法院,都是新闻超级大富矿,可他们霸占着新闻富矿却总是在等待,等待公安局和法院接送他们前去采访,等待通讯员把写好的稿子发给他们,然后在通讯员的名字前面署上他们的名字。

    懒惰的后果是,虹城都市报连连漏稿——同城媒体虹城晚报今天一个独家明天一个深度,打得都市报落花流水。

    “漏稿”是很丢人的事情,尚云峰早有不满,让邬有礼把他们换掉,重新分配条口,可是邬有礼敢拿骆千帆开刀,却不敢得罪他们俩,拖了许久最终也没下得了手。

    没想到鲁鸣一上任就对他们不客气,昨天指桑骂槐,臭骂一顿,说他们的稿子“闷到罐子里放沼气,拿火一点能爆炸”。今天直接下刀,把条口给断了。

    一般的记者没条口跑热线就能生存,他们俩不成,又懒又横,人缘也不好,把条口切了相当于砸了他们饭碗,能不生气吗?即便鲁鸣站在门口,他们也没有就此收兵的意思。

    黄国强望着鲁鸣,语气略略放缓:“兄弟,你是主任,但老黄我比你大几岁,我喊你一句老弟不算倚老卖老吧?你说我们稿子臭得像屎我们忍了,开会的时候说一不二我老黄也算给面子吧?怎么着?真拿我开刀?公安条口我跑了三年,说拿掉就拿掉了?做人不能这么绝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