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91章 最危险的时候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91章 最危险的时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司机也紧张起来,一调头迅速开往市中心。【愛↑去△小↓說△網w  qu 】跟着他们的奥迪也跟着掉头,而且越追越近。女司机越发紧张,不断问着:“咋办呀,咋办呀?你得罪谁了?”

    嘴上说着,脚下猛踩油门,出租车很快来到市中心。

    下车以后,骆千帆立马进入最繁华的虹福广场,躲到了二楼,隔着栏杆隐蔽了身子,观察着大门口的动静。不大一会儿,两个穿黑色t恤的男子跟了进来,在一楼中心广场来回搜寻。

    他们搜了半天,没发现骆千帆,其中一个打了个电话,两人随后跑了出去。

    骆千帆长出一口气,从后门出商场,打车回家。不敢在家多待,慌忙将李蕊的三本笔记本用包装了,又收拾了常用的东西带上,急匆匆离开家。

    刚出楼道,就见小区门口两辆车很嚣张地驶入小区,裹挟着杀气直奔骆千帆家所在楼栋。

    一种不祥的预感压迫而来:一定又是“高利张”的人。他们怎么找到家里来的?

    翻过头来想一想,“高利张”要跟郭云帆狼狈为奸,就是找一个老鼠洞也找得到。

    骆千帆只好悄悄避开两辆车,斜刺里穿过小区中心公园直奔小区侧门。回头望,家里的灯已经亮了,妈的,那些人一定正在翻箱倒柜搜寻“高利张”的犯罪证据。

    &&&

    来到宋小胡子家,往他家沙发上一倒,回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越想越后怕。

    是真的害怕,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害怕过,更后悔: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却得罪了黑白两道两个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若再追究李蕊的死因、替她出头,就是与他们为敌,他们哪一个都能轻轻松松捻死我。最要命的是,得罪了他们我无处遁逃,就算我能逃得掉,我的家人也逃不掉。

    怎么办?怎么办?向纪委举报郭云帆?网上发帖子揭发郭云帆?还是认错、放弃,夹着尾巴做人?就算认错,郭云帆和高利张会饶了我吗?

    骆千帆后悔,悔不该说手里有“高利张”的犯罪证据,何况,准确地说,这根本算不上证据,这只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可怜小姐的一面之词,采信度极低,发到网上说不定会被说成是猎奇的网络小说。

    尚云峰曾说,舆论监督就像一条狗,咬人的狗不露齿,我为何如此莽撞?

    找来李蕊的日记本,李蕊专门写给骆千帆的一段话让他难以释怀:

    “哥,在我最暗无天日的日子,是你如灯塔一样,给了我希望和力量,我多么希望能早认识你几年,那样,也许所有的际遇都会不一样,也许我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公主,而你是那个任我撒娇的王子。唉,我是没这个福分了,每次想到这里都感到无边的痛苦……

    “是蔡鹏和‘高利张’害了我!砸碎了我所有的梦!哥,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愿意你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我觉得只有你有能力、有力量把‘高利张’绳之以法。”

    我哪有能力、有力量做这些?

    骆千帆陷入了无尽的踌躇与彷徨,进退失据。我该怎么办?

    骆千帆太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朦胧睡去,一闭眼又看到李蕊七窍流血挥手告别:“哥,再见!”

    一翻身,郭云帆和“高利张”站在眼前,面露狰狞:“我弄死你!我弄死你!我弄死你……”

    猛然惊醒,却见宋小胡子站在面前:“骆驼!你出门躲躲吧,我听同事说,高利张正满世界找你,咱不能拿鸡蛋碰石头!”

    骆千帆陡然觉得他像曾经的李蕊一样茫然无助!

    不过,骆千帆不是李蕊,他不会任人宰割,他狠狠地想:既然高利张竟然如此逼人!躲不起,那就只好奋起反击了!

    他冷冷地瞪着宋小胡子:“宋炭!你可是警察!你都怕了?我决定了,我就要拿鸡蛋碰碰石头!”

    尚云峰说得对,咬人的狗不露齿。

    骆千帆决定先稳住郭云帆。

    第二天一早,他给郭云帆发了个短信:“郭局长,昨天晚上喝多了,说了什么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过,我还是请您尽快调查‘高利张’,虹城有他,对警方的名声不好!”

    发这条短信是要告诉他,我骆千帆还不知道张若水就是“高利张”,在我心里,他郭云帆还是白的,跟“高利张”没关系!

    然后又补发一条:“郭局,我要出去散散心,报了个旅游团,正在前往云南的路上,等回来我再请您喝酒,当面赔礼道歉。”

    发完短信,关机,把卡也卸了,怕他监控。

    然后骆千帆跟报社请了假,然后找到白露,把事情告诉了她,让她陪乐天回柳城躲起来。白露机灵,办这种事情小事一桩。

    骆千帆到一个朋友开的宾馆闭关三天三夜。这三天,他夜以继日写出6万字的报告文学《一位“高利贷患者”的非正常死亡》。

    以往他写任何一篇文章从没有如此投入过,直到写完,脑子里没有一刻停止沸腾。

    他把李蕊化名“小红”,从她美好的大学写到被捕、自杀,泣血声讨郭云帆和“高利张”张若水。

    文中骆千帆写道:小红至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多次报警都找来了“高利张”,至死也不知道其实“高利张”背后,虹城公安局副局长郭云帆撑着一柄巨大的保护伞。小红去世的当天晚上,郭云帆和“高利张”在“时光掠影”高档会所觥筹交错,高利张设宴预祝郭云帆即将升迁……

    稿件写好,又是天光见亮。拉开窗帘,东方朝霞满天。

    &&&

    每个晴朗的暗夜退去,景色都美得令人发指。可在骆千帆的心里依然充斥着阴霾,不知道何时退去。

    他把稿件复制两份,一份拷在u盘里,一份发到邮箱里加密。

    带上u盘,骆千帆打算去见总编尚云峰。上次虹城都市报刊发虹东区副区长崔建设暗贿古董的报道时,尚云峰表现得够爷们儿,够气魄,扳倒崔建设也为报社和尚云峰赢得了巨大声誉。

    多家报社请尚云峰前往讲课,尚云峰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现代传媒在反腐报道中的角色研究》,名利双收。

    骆千帆在想,如果这次尚云峰能再硬气一回,敢刊登《一位“高利贷患者”的非正常死亡》,斗一斗郭云帆,一定还会在虹城掀起滔天巨浪。

    第291章最危险的时候

    司机也紧张起来,一调头迅速开往市中心。跟着他们的奥迪也跟着掉头,而且越追越近。女司机越发紧张,不断问着:“咋办呀,咋办呀?你得罪谁了?”

    嘴上说着,脚下猛踩油门,出租车很快来到市中心。

    下车以后,骆千帆立马进入最繁华的虹福广场,躲到了二楼,隔着栏杆隐蔽了身子,观察着大门口的动静。不大一会儿,两个穿黑色t恤的男子跟了进来,在一楼中心广场来回搜寻。

    他们搜了半天,没发现骆千帆,其中一个打了个电话,两人随后跑了出去。

    骆千帆长出一口气,从后门出商场,打车回家。不敢在家多待,慌忙将李蕊的三本笔记本用包装了,又收拾了常用的东西带上,急匆匆离开家。

    刚出楼道,就见小区门口两辆车很嚣张地驶入小区,裹挟着杀气直奔骆千帆家所在楼栋。

    一种不祥的预感压迫而来:一定又是“高利张”的人。他们怎么找到家里来的?

    翻过头来想一想,“高利张”要跟郭云帆狼狈为奸,就是找一个老鼠洞也找得到。

    骆千帆只好悄悄避开两辆车,斜刺里穿过小区中心公园直奔小区侧门。回头望,家里的灯已经亮了,妈的,那些人一定正在翻箱倒柜搜寻“高利张”的犯罪证据。

    &&&

    来到宋小胡子家,往他家沙发上一倒,回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越想越后怕。

    是真的害怕,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害怕过,更后悔: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却得罪了黑白两道两个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若再追究李蕊的死因、替她出头,就是与他们为敌,他们哪一个都能轻轻松松捻死我。最要命的是,得罪了他们我无处遁逃,就算我能逃得掉,我的家人也逃不掉。

    怎么办?怎么办?向纪委举报郭云帆?网上发帖子揭发郭云帆?还是认错、放弃,夹着尾巴做人?就算认错,郭云帆和高利张会饶了我吗?

    骆千帆后悔,悔不该说手里有“高利张”的犯罪证据,何况,准确地说,这根本算不上证据,这只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可怜小姐的一面之词,采信度极低,发到网上说不定会被说成是猎奇的网络小说。

    尚云峰曾说,舆论监督就像一条狗,咬人的狗不露齿,我为何如此莽撞?

    找来李蕊的日记本,李蕊专门写给骆千帆的一段话让他难以释怀:

    “哥,在我最暗无天日的日子,是你如灯塔一样,给了我希望和力量,我多么希望能早认识你几年,那样,也许所有的际遇都会不一样,也许我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公主,而你是那个任我撒娇的王子。唉,我是没这个福分了,每次想到这里都感到无边的痛苦……

    “是蔡鹏和‘高利张’害了我!砸碎了我所有的梦!哥,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愿意你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我觉得只有你有能力、有力量把‘高利张’绳之以法。”

    我哪有能力、有力量做这些?

    骆千帆陷入了无尽的踌躇与彷徨,进退失据。我该怎么办?

    骆千帆太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朦胧睡去,一闭眼又看到李蕊七窍流血挥手告别:“哥,再见!”

    一翻身,郭云帆和“高利张”站在眼前,面露狰狞:“我弄死你!我弄死你!我弄死你……”

    猛然惊醒,却见宋小胡子站在面前:“骆驼!你出门躲躲吧,我听同事说,高利张正满世界找你,咱不能拿鸡蛋碰石头!”

    骆千帆陡然觉得他像曾经的李蕊一样茫然无助!

    不过,骆千帆不是李蕊,他不会任人宰割,他狠狠地想:既然高利张竟然如此逼人!躲不起,那就只好奋起反击了!

    他冷冷地瞪着宋小胡子:“宋炭!你可是警察!你都怕了?我决定了,我就要拿鸡蛋碰碰石头!”

    尚云峰说得对,咬人的狗不露齿。

    骆千帆决定先稳住郭云帆。

    第二天一早,他给郭云帆发了个短信:“郭局长,昨天晚上喝多了,说了什么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过,我还是请您尽快调查‘高利张’,虹城有他,对警方的名声不好!”

    发这条短信是要告诉他,我骆千帆还不知道张若水就是“高利张”,在我心里,他郭云帆还是白的,跟“高利张”没关系!

    然后又补发一条:“郭局,我要出去散散心,报了个旅游团,正在前往云南的路上,等回来我再请您喝酒,当面赔礼道歉。”

    发完短信,关机,把卡也卸了,怕他监控。

    然后骆千帆跟报社请了假,然后找到白露,把事情告诉了她,让她陪乐天回柳城躲起来。白露机灵,办这种事情小事一桩。

    骆千帆到一个朋友开的宾馆闭关三天三夜。这三天,他夜以继日写出6万字的报告文学《一位“高利贷患者”的非正常死亡》。

    以往他写任何一篇文章从没有如此投入过,直到写完,脑子里没有一刻停止沸腾。

    他把李蕊化名“小红”,从她美好的大学写到被捕、自杀,泣血声讨郭云帆和“高利张”张若水。

    文中骆千帆写道:小红至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多次报警都找来了“高利张”,至死也不知道其实“高利张”背后,虹城公安局副局长郭云帆撑着一柄巨大的保护伞。小红去世的当天晚上,郭云帆和“高利张”在“时光掠影”高档会所觥筹交错,高利张设宴预祝郭云帆即将升迁……

    稿件写好,又是天光见亮。拉开窗帘,东方朝霞满天。

    &&&

    每个晴朗的暗夜退去,景色都美得令人发指。可在骆千帆的心里依然充斥着阴霾,不知道何时退去。

    他把稿件复制两份,一份拷在u盘里,一份发到邮箱里加密。

    带上u盘,骆千帆打算去见总编尚云峰。上次虹城都市报刊发虹东区副区长崔建设暗贿古董的报道时,尚云峰表现得够爷们儿,够气魄,扳倒崔建设也为报社和尚云峰赢得了巨大声誉。

    多家报社请尚云峰前往讲课,尚云峰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现代传媒在反腐报道中的角色研究》,名利双收。

    骆千帆在想,如果这次尚云峰能再硬气一回,敢刊登《一位“高利贷患者”的非正常死亡》,斗一斗郭云帆,一定还会在虹城掀起滔天巨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