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小说(辰东) > 第292章 贱男春受委屈

第292章 贱男春受委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骆千帆所顾虑的是,郭云帆曾说与尚云峰是好朋友,不知道他们好到什么程度,是工作上的互惠互利,还是有其他什么关系。

        无所谓了,死马当活马治,如果他们两人真的关系密切,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再找其他报社的同学、朋友发表。或者直接把稿件递交给纪检委。

        数年后,骆千帆曾多次反思那天的决定,他想到郭云帆、尚云峰关系密切,却没想到他们的关系如此密切。

        那天他像一只羊,脑子一热,闯进了狼窝。

        &&&

        骆千帆拿着u盘去找尚云峰,他正在办公室。骆千帆举着u盘开门见山:“尚总,我有个稿件想请您过目……”

        “噢?什么内容?”

        “反贪打黑题材,类似于上次崔建设的报道。”

        “是吗?好!来,快把稿件拷到我电脑上。”尚云峰说完让出电脑,骆千帆忙将u盘插在电脑上。

        正在此时有人敲门,是尚云峰的客人。尚云峰陪他到沙发上坐下谈事情。骆千帆拷好以后,又在他电脑上把文档打开,只要尚云峰坐到电脑前一眼就能看到。

        一切就绪,骆千帆告辞退出。

        刚出门,见贱男春怒气冲冲迎面而来,看上去像要跟谁打架,手里拿着一份辞职报告。

        他看到骆千帆,叫声“骆主任”,那么大的个子竟然委屈得要哭。骆千帆忙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平静了好一会儿说:“我不干了……”

        骆千帆不在的这三天,“贱男春”采访了一件极小的事,却受了一次极大的委屈。

        三天前,“贱男春”接到一起爆料,城南虹河岸一家汽车4s店给人修车时,操作工人不谨慎,车子冲到虹河里。

        “贱男春”赶到4s店时,落水的银色轿马刚被吊车吊出水面。岸上和远处的桥上站了很多人,有4s店的员工,更多的是看热闹的。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突发新闻。“贱男春”先掏出相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问看热闹的哪位是车主?

        “贱男春”拍照的时候,4s店的员工就看到了,连忙向一个年轻人报告,口中喊着“郭总”。

        郭总气势汹汹跑过来把“贱男春”拽出人群,火气十足:“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拍照?你把相机给我!把照片删了!”

        这边一乱,周围看热闹的全围了上来。

        “贱男春”并没在意,这种事见得多了。他掏出记者证解释道:“我是虹城都市报的记者,这是我的证件,我想……”

        “贱男春”话还没说完,姓郭的一把把记者证扯过来扔得远远的,指着“贱男春”大骂:“谁让你来的?我们不需要你采访。”

        “贱男春”也火了,报纸不是你家办的,你说不需要采访我们就不采访了?转念一想,为这么一个边角料小稿子不值当跟他们发生冲突,于是压压火,把证件捡起来说:“我怕你们,我不采访了好不好?”

        “我让你把照片删了,你听到没有?”姓郭的不依不饶,追过来一把揪住贱男春前胸的衣服。

        “贱男春”人高马大,姓郭的矮一截子。“贱男春”低头看看他说:“放文明点儿,再动手我报警了,记者有正当采访的权力。”

        “去你妈的权力,打他个****的,你也不问问,这店是谁开的?”

        姓郭的一声令下,又围过来四五个4s店员工,其中一个大个,探手卡住了“贱男春”的脖子,另一个则过来翻“贱男春”的包找相机。

        “贱男春”立刻感到呼吸困难,他怕对方人多势众吃眼前亏,没有反抗。那人把翻出相机,将照片删了。卡脖子的大个子这才松了手。

        “贱男春”感到脖子火辣辣地疼,点指他们:“不管你们的后台是谁,等着看报纸吧。”

        姓郭的很不屑,撇撇嘴指着“贱男春”的鼻子说:“小子,我把话扔在这,你的稿子要是能见报,我郭字倒着写。你记住了,我叫郭仲明,这店就是我开的,记住了吗?”

        “贱男春”不以为然:“不要太张狂,咱们走着瞧!”

        “贱男春”不是虹城本地人,大学毕业年背井离乡只身来到虹城,举目无亲抬头无故,如今采访受了委屈,憋了一肚子的苦。

        回到报社跟副总编夏繁天一说,夏繁天大怒:“他们怎么这么嚣张?好好写稿子,刊发!我看他有什么后台,我看什么人敢包庇他们。”然后安慰“贱男春”一番,又带着“贱男春”向尚云峰作了汇报。尚云峰同样很支持,要“贱男春”好好写稿子,逼4s店道歉。

        有两位总编撑腰,“贱男春”很兴奋。当晚写完稿子、提交,看到稿子被编辑上栏他才回家休息。

        第二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到报摊买一份虹城都市报,一看,傻了,稿子没刊发。又过一天,还是没发。

        “贱男春”沉不住气了,一打听,原来4s店给尚云峰打了电话讲情,尚云峰把稿子撤了。

        “贱男春”这下傻眼了,找夏繁天诉苦:“夏总,我们的报道果然没见报,人家嚣张是有道理的。真窝囊!那么多人看到虹城都市报的记者挨打,咱连个屁都不敢放!我窝囊也就算了,没什么,我有靠山啊,我是虹城都市报的人,我拿报社当家,我相信我的家人会给我出气,所以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人家,等着看报纸吧。看什么?报纸上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夏繁天心里也难受,看似是一件小事,其实不然。一家报社如果不能让记者有归属感,终要离心离德。一家报社如果在外面挺不起腰杆,报纸跟电线杆上贴着的小广告也就没什么区别。

        但夏繁天也没办法,这是“一把手”尚云峰的决定,她也爱莫能助,只能安抚“贱男春”一番。

        当天晚上,“贱男春”在报社楼下见到了尚云峰,他竟然跟打“贱男春”的4s店老板郭仲明等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看上去像是刚喝过酒的样子。

        “贱男春”备受刺激,一低头想绕着走,偏偏被郭仲明看到了,喊“贱男春”:“嘿,那小子!你不是挺牛的?你的报道发在哪儿了?我还等着看呢。”

        “贱男春“忍无可忍,冲过去要打郭仲明,被几个人拉住了。郭仲明哈哈大笑:“还想咬我?来啊!我看你就是我叔叔的一条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