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93章 你我都是大傻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整个过程尚云峰都看在眼里,“贱男春“瞪着尚云峰等他评理,尚云峰却醉醺醺地质问“贱男春”:“你是不是敲诈4s店了,是不是采访的时候说,如果不想曝光,就拿钱来?”

    一句话把“贱男春”的肺都气炸了,他赌咒发誓:“天地良心,谁这么说了死全家!”

    尚云峰不置可否,说他会调查清楚,如果记者存在敲诈勒索行为,一定严惩不贷。

    “贱男春”越想越气,一赌气,不干了,这么窝囊,不如回家养鱼种地。

    于是,“贱男春”当即写了辞职报告,准备恶狠狠地拍在尚云峰的桌子上,再劈头盖脸臭骂他一顿,正好碰到骆千帆从尚云峰办公室出来。

    &&&

    “贱男春”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说:“骆主任,你知道4s店老板郭仲明是谁吗?我刚打听清楚,郭仲明就是公安局副局长郭云帆的儿子,你知道郭云帆和尚云峰什么关系?”

    郭云帆和尚云峰什么关系,骆千帆也正急切想知道,他刚把揭露郭云帆的稿件递交给尚云峰,如果他们关系密切,后果不堪设想。

    “贱男春”很鄙夷地“哼”了一声:“郭云帆和尚云峰是亲兄弟!郭云帆是哥哥,尚云峰是弟弟。尚云峰原名郭云峰,从小过继给姑姑家,改姓尚。【愛↑去△小↓說△網w  qu 】论血缘关系,郭仲明该叫尚云峰叔叔。怪不得郭仲明说我的稿子发不出来……

    “对了骆主任,你还记得崔建设的那个报道吗?我也查清楚了,你被利用了。我的朋友告诉我,那时候,郭云帆正跟崔建设争一个什么领导职位,明争暗斗、不分胜负!

    “后来郭云帆了解到崔建设倒卖古董的线索,故意放风给你,鼓动你采访报道。其实尚云峰知道这事比你还早!如果尚云峰跟郭云帆不是亲兄弟,他会冒险曝光崔建设?那可是平级监督,大忌!曝光以后还他妈收买人心,让大家都感激他尚云峰像个家长一样为记者出头。

    “还有,报道出来以后,不是有人把尚云峰的办公室都砸了吗?我们都以为是崔建设找人砸的,其实不是,是尚云峰的策划,他故意让郭云帆找人砸的,栽赃给崔建设,目的就是为了把事搞大……咱们都是大傻瓜啊骆主任!”

    “贱男春”兀自抱怨,骆千帆脑袋“嗡嗡”直响,血液直往上涌。愤怒、震惊、失落、无奈,后悔、伤感、无力……所有复杂的情感全涌上心头,最后都被深深地恐惧取代,就在刚刚,他把一份泣血控诉哥哥的打黑稿件送到了亲弟弟手中,而当哥哥的手眼通天……

    他们会如何对付我?

    不等“贱男春”说完,骆千帆蹿回到尚云峰的办公室,甚至忘了敲门。【愛↑去△小↓說△網w  qu 】尚云峰的客人刚走,而他正坐在位子上盯着电脑……

    他是在看稿子吗?

    见骆千帆进来,尚云峰笑着打招呼:“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哦……尚总,稿子……您看了吗?”

    “还没有,事多,刚坐下,我这就看!”

    “别,尚总,我刚才发现稿子有些问题,我先改改再看吧。要不,我先把稿子拷走吧?刚才忘了留备份。”

    “那……好吧。”

    尚云峰犹豫一下,让开电脑,往沙发上一坐打电话去了。骆千帆一直在观察着尚云峰的行为、表情,他轻松自在,没有任何异样。

    那篇稿件还打开着,停留在首页位置,看不出来尚云峰是否看到了。

    来不及多想,骆千帆把稿件迅速删除,并清空了桌面垃圾箱。

    这时候,尚云峰qq头像晃动,正是郭云帆的头像。头像闪啊闪,闪得骆千帆心惊肉跳:他们聊天的内容是否与我有关?

    尚云峰正靠在沙发上对着电话有说有笑,骆千帆偷瞄他一眼,迅速点开跳动的头像。郭云帆在qq上说:“他不是去旅游了?放心吧,小鲫鱼翻不了大浪,我马上让老张安排。”

    老张是不是“高利张”张若水?谁是小鲫鱼?是我吗?一定是我,三天前发短信告诉郭云帆去云南旅游。

    安排什么?是安排收拾我吗?

    骆千帆内心惊惧:尚云峰一定看过稿子了,他说没看过,无非是要稳住我,才告诉我说没看稿子。

    骆千帆想把郭云帆和尚云峰的聊天记录调出来,可尚云峰已经打完了电话,站起来向骆千帆这边走来,边走边问:“好了吗?”

    “哦哦……好了!”

    骆千帆来不及多想,迅速关掉对话框,同时掩饰道:“哇,你电脑桌面上这么多好文章,都是您写的?”

    尚云峰坐下来,看看电脑显示屏,又眼神复杂地看看骆千帆。骆千帆笑笑,自己都感觉笑得很尴尬,心跳得咚咚的。

    骆千帆告辞想要退出,走到门口又被尚云峰叫住了:“等等。”

    骆千帆的心立时又提到嗓子眼,有种想逃跑的冲动。

    不想尚云峰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请柬:“千帆,这段时间辛苦了,今天晚上替我去参加一个品酒会,不用写稿子,出席一下就行,应该会有车马费的。”

    “好事啊,谢谢尚总。”骆千帆接过请柬退到门外,可一看地址,竟然是上次跟郭云帆请我吃饭的高档会所“时光掠影”,心头又一惊:媒体参加品酒会一般都会有好事,至少会有个大红包,为什么尚云峰不去,反倒安排我去?不会是“鸿门宴”吧?郭云帆、“高利张”会不会在会所里给我下绊子?甚至安排下打手、杀手?

    越想越不安,越看越觉得这请柬是个炸弹……转念一想,朗朗乾坤,他们真敢无视王法、行恶为奸吗?

    品酒会,去还是不去?

    &&&

    中午,贱男春打电话给骆千帆——打的是他暗访的那个电话,常用电话一直关机没用。

    贱男春是喊骆千帆吃饭,在安东和韦晨的快餐店。之所以安排在这个地方,主要是跟好朋友们聚一聚,另外,贱男春说,他要跟骆千帆正式告别了。

    到了韦晨的快餐店,贱男春、李雅、安东、韦晨都在,简单喝点小酒,吃点小菜,贱男春虽然辞职,但心情不错,他说:“骆主任,你不要替我担心,我要去创业了!”

    “创什么业?”

    “你肯定猜不着,我要去当农民,养鱼!”

    “你从北方草原来的,还会养鱼?”

    贱男春说:“我不会,但是我老丈人和我媳妇会啊,他们可以教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