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94章 找个替死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骆千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老丈人?媳妇?什么时候找的,我记得还没随过份子呢!”

    贱男春这才说,他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是农村养鱼的,经常跟她爸爸来给韦晨店里送鱼,韦晨就把那女孩子介绍给贱男春认识,一来二去,越处越热乎,俩人悄没声的已经进入谈婚论嫁的年纪。

    贱男春说:“骆主任,这事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女朋友你认识,她一会儿就到,见到之后,你保证会大吃一惊。”

    “我认识?”

    “你肯定认识,哎,来了,你看看认识吗?”

    快餐店门口出现了一个曼妙女子的身影,皮肤微黑,眼睛黑又亮,特别好看。

    “王妃!”竟然是王妃。

    骆千帆的确认识,是老家东庄的王妃,骆千帆小学和初中的同学,她爸爸王侯,外号王猴子。

    “你们俩在一起了!”

    王妃看到骆千帆,脸一红,笑道:“骆,这么巧?”

    “巧!好!你俩在一起合适!怪不得贱男春说要养鱼!”骆千帆这么说的,也是这么想的,王妃虽然二婚,但长得漂亮,家境不错,贱男春无家无业“流浪汉”一个。

    贱男春说:“反正我们俩已经决定了,当记者没啥干头,我跟王妃去帮她爸爸养鱼,他爸有技术,我当记者这几年攒了不少关系,有销路,肯定能做大。以后你吃鱼,我全包了。”

    王妃也说:“以后我们少不了来虹城的,你回老家的时候就去我们那儿坐坐。还有,我们决定这几天就去领证,我爸也见过他了,觉得他这个人虽说大大咧咧,是个实诚人……”王妃说着,很自然地挽住了“贱男春”的胳膊。

    骆千帆真心祝福他们,说:“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送一份厚礼。”

    “贱男春”找来纸笔,非要骆千帆立个字据为证。

    吃完饭闲聊的时候,王妃和贱男春想起一件事,是关于马皇的。

    &&&

    马皇自从被报社开除,并没有离开虹城,当上了一个新兴的大新闻网站驻虹城记者站副站长。

    牌子很响,干的还是见不得光的事,处处敲诈勒索。前几天竟然敲诈到王妃家垂钓中心,说她们开挖鱼塘,占用耕地,而且无照经营,非要王妃的爸爸王侯掏2000块钱,要不然就向有关部门举报,查封鱼塘。

    王侯吓坏了,打电话给王妃,王妃又找到“贱男春”,“贱男春”一听是马皇,半开玩笑地打电话骂了一顿,马皇也很尴尬,解释说第一不知道王侯跟“贱男春”的关系。第二,他们采访也是老百姓的举报。

    “贱男春”很鄙夷,但宁得罪是个君子,不得罪一个小人,“贱男春”就在虹城摆了一桌,请马皇撮一顿。

    当天吃饭的时候,马皇带了俩假记者,除去他们,虹城都市报办公室主任张路也来了。张路跟马皇一直没断联系,有时候还带上记者证跟着马皇一起四处找碴、敲诈。

    张路有记者证,马皇他们没记者证,双方联合狼狈为奸,张路负责亮证开路,马皇负责敲诈,以舆论监督的名义挣黑心钱,事后二一添作五分赃!有外快赚,张路乐此不疲。

    那天饭桌上马皇喝多了,大谈挣钱经验,吹嘘他在虹城如何吃得开。最后话题竟然扯到骆千帆身上,说:“我他妈还有一笔账没跟骆千帆算,早晚要废了他。”

    &&&

    贱男春说:“骆主任,你可要留心马皇,我觉得他就是个王八蛋,记仇,以前你整过他,让他丢了人,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张路,你也知道的,他更不是什么好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了“贱男春“的话,骆千帆反倒眼前一亮,想起他手里的那张酒会的请帖——我何不让马皇替我去参加酒会?

    &&&

    马皇显然没想到,骆千帆会打电话给他,更没想到他能把他约到“贱男春”的住地,还给他一个品美酒、拿红包的机会。

    骆千帆把请帖交给马皇的时候,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又抬头看了骆千帆半天,很诧异:“为什么你不去要我去?咱俩的交情没到这一步吧?”

    骆千帆不客气滴说:“咱俩没交情!一来我不想再与你为仇!以前你为难过我,我也让你丢过人!你不好惹,我的手段你也见过,咱俩斗下去你占不了便宜,当然我也得不到好处,所以我不想跟自己过不去。除此之外,我想请你帮个忙,发稿子,有求于你。”

    马皇问:“发什么稿子?”

    骆千帆说:“反贪的,虹城都市报不敢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

    马皇很不屑,一翘大拇指:“多牛的贪官我没斗过?多大的黑势力我没斗过……”

    “所以才找你!”

    “稿子呢?”

    “还没写完,快了!”

    “反的是谁?”

    “公安局的,这个人应该也是你的仇人?”

    “公安局我没有仇人!”

    “哈哈,别自欺欺人,也没必要掩饰!你不喜欢罗红?他包养罗红你不生气?”

    马皇瞪了我一眼:“你说郭云帆?他不是你的靠山、关系户?”

    “所以我更了解他。”

    “好吧,稿子什么时候能给我?”

    “你真敢发?”

    “有什么不敢的!多牛的贪官我没斗过?”

    “好了好了!完稿以后,我找你!”

    &&&

    马皇告别,骆千帆特意嘱咐他:“参加酒会的时候,红包你拿。如有签到,签我的名字,我怕报社尚总追问我为什么不去。”

    马皇点头离开。

    他走了以后,“贱男春”骆千帆,这么好的事情你就便宜马皇了?

    骆千帆摇摇头:“我怕不是个便宜,是个鸿门宴!”

    “贱男春”不明白。骆千帆这才将李蕊、“高利张”、郭云帆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和王妃。

    “你们俩不知道,我现在过马路都担心被车撞死!”

    王妃担心到不行,“贱男春”也听得直冒冷汗:“你不该说家里有‘高利张’犯罪证据的,更不该把稿件给尚云峰看。”

    骆千帆苦笑:“要不是你告诉我郭云帆和尚云峰是亲兄弟,我现在还蒙在鼓里,说不定给他们兄弟俩玩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妃说:“怪不得你不去参加酒会,换我我也不敢去。不对啊,那马皇顶你的名字去了,‘高利张’和郭云帆的手下会不会认错人……”

    “贱男春”鄙夷地一笑:“认错了最好。马皇要是完蛋了,咱家天天加菜!对了骆主任,你会把李蕊的稿子交给马皇发表吗?”

    “等马皇过了这关再说吧。”

    其实骆千帆比谁都清楚,按照马皇的为人,如果稿子落到他手上,他一定不会拿去发表,肯定拿着稿件大模大样找郭云帆狠狠敲他的竹杠,就像当初敲诈某房管局长一套房一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