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96章 重大转机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96章 重大转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挂断电话,思虑再三,骆千帆不想跟郭云帆为仇作对。他就是一个记者,只想过他自己的小日子,他过够了这种有家难回、担惊受怕的日子,他决定妥协。

    出了宾馆,走出老远,骆千帆用公共电话拨通了郭云帆的手机:“郭局,是我,骆千帆。”

    郭云帆很意外,可转瞬哈哈大笑:“千帆啊,你旅游回来了,出去玩儿得怎么样……”

    话里话外,又关心又亲热,这让骆千帆想起尚云峰的那句话,咬人的狗不露齿。他们兄弟俩一样阴险。

    “郭局,我还年轻,不知深浅,现在知道错了。其实我压根没有张先生的什么犯罪证据,只有李蕊留下的三本日记,我想把它们交给你们,我还想在尚总手下好好干记者,而且以后我当不认识李蕊这个人,希望郭局和张若水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给我一个机会。”

    “千帆,你说什么呢?我都听糊涂了。你没有错啊,你这孩子是个好记者,我很欣赏你。”郭云帆还当他什么都不知道。

    “郭局你别说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只想老老实实过小日子,以后保证为您服务好。我稿子马上销毁!如果您还不放心,我记者也可以不当,离开虹城,躲得远远的,行吗郭局?”

    良久,电话那边再次传来郭云帆的声音,他的语调已变得寒气森森:“这么说,你知道的情况不少?”

    “不不不,郭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想把李蕊的三本日记交给您,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又沉默了很久,终于,郭云帆的语调又变得和蔼可亲:“唉,你这孩子……好吧。这样,晚上8点,你带上李蕊的日记本,到劳动路体育雕塑公园中心广场的长椅边等我,咱们见面再好好聊一聊。我一直都比较欣赏,上次本想介绍你跟张若水认识,老张不像你想的那样。还有,你的年龄跟我孩子差不多,我看到你就想到他。不说了,晚上见面再说。”

    郭云帆挂断电话,骆千帆非但没有一丝轻松,反倒丛生无限悲凉。

    郭云帆太狠了,他压根没打算放过自己,不然不会约在晚上见面,更不会约在鱼龙混杂、治安混乱的体育雕塑公园。不出预料的话,晚上他本人是不会去的,等着自己的一定是高利张手下的打手。

    骆千帆多么希望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

    晚上,骆千帆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前往赴约。他可不会傻着脸去中心广场的长椅边,而是早早地混在跳广场舞的人群里,静静观察着长椅边的动静。

    此时长椅上坐着一个年轻人,看上去像个学生模样,耳朵里塞着耳塞,怀里抱着一本书,正借着灯光看书。

    八点不到,只见至少有五六个人从三个方向向长椅包围过去。

    五六个人把那学生围在中间,扇了他两巴掌,又扯断了他的耳机,把书抢过来,抖了半天没抖出什么东西,随后“刺啦刺啦”撕得纸片飘零。

    而此时,骆千帆像个蹩脚的木头人,混在跳广场舞的男女老少中间,看着那五六个人“刺啦刺啦”撕碎他最后的信任与希望,哪怕这希望如此渺茫而又苟且!

    就像林冲被高俅逼到了绝境,骆千帆此时也被逼到了绝境。

    宁得罪是个君子,不得罪一个小人,那句话太有道理了。“既然郭云帆不愿网开一面,我也只好拼个鱼死网破。”

    我要反击!

    骆千帆翻出一个手机号——虹城纪检委的戴安平。

    上次刊发崔建设暗贿古董的报道以后,负责与骆千帆对接、索要采访素材的就是这位戴安平。后来多次联系,彼此印象深刻。

    虽然戴安平才30多岁,平日里笑呵呵的,并不让人觉得威严,实际上却办了不少大案,公检法圈里称他是“笑脸包公”,信得过。

    拨通电话,直入主题:“我要举报公安局副局长郭云帆为黑社会‘高利张’充当保护伞……”

    骆千帆把他所了解的情况作了大致介绍,又把那6万字的稿件——《一位“高利贷患者”的非正常死亡》也发给了他。

    没想到戴安平非常高兴,他说:“其实我们正在调查郭云帆,你的这条线索非常重要。”

    “真的?”骆千帆像看到了东方的朝阳。

    戴安平说:“的确是这样。崔建设东窗事发以后检举郭云帆,声称被他陷害,还说郭云帆挪用公款赌球、赌博,但证据不足,没有查实!昨天我们又收到一段偷情视频,一个月前拍的,里边男的正是郭云帆,女的身份还有待核实。拍这段视频的人名叫马皇,是个记者。把视频发给我们的自称是马皇的同事。”

    骆千帆非常吃惊,告诉戴安平:“那女的也许叫罗红,虹城都市报跑公安条口的记者,我是她的部门主任。郭云帆跟她长期保持不正常男女关系,在她身上也花了不少钱。马皇之所以偷拍他们,是因为马皇喜欢罗红。但是,昨天深夜,马皇已经被郭云帆、高利张的人捅成了重伤,至今仍在昏迷之中。”

    “这些信息太重要了,你还知道什么?”

    骆千帆想了想说:“郭云帆还投资开了一家汽车4s店,法人是他儿子郭仲明,查处的时候也可以从此入手……”

    这下轮到戴安平吃惊了:“没想到你掌握了这么多的情况。”

    &&&

    放下电话,骆千帆连夜赶写了另一篇文章——《一个调查记者遇害的真相》,把马皇遭遇“抢劫”的幕后真像和盘托出,连同《一位“高利贷患者”的非正常死亡》都发到了马皇所属的网站的编辑部。

    马皇作为他们网站的员工,被“抢劫”受伤昏迷,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网站不知道要贴补多少钱,还要应付马皇的家属。

    他们收到骆千帆的稿件以后,不出预料,他们一定会非常重视,因为一旦认定他们的记者是被人所害,矛盾将顺理成章发生转移,巨额补偿款也不必网站承担。

    最重要的是,记者被捅伤,对树立网站“铁肩担道义”的声誉、形象有百利而无一害。

    骆千帆号准了网站的脉,认定网站一定会站出来,以那家网站的影响力向虹城施压,虹城将受到巨大压力,必将反向敦促查处郭云帆和“高利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