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二章 起雾时分(下)

第二章 起雾时分(下)

        ————

        “喵……”

        这一声猫叫很轻,很幽,纪伦豁睁开眼,无声坐起,心砰砰直跳,大口喘息着。

        “我不是死了么?”

        刚才痛苦迅速扩散,抽搐,惨叫变成哀鸣,只觉得眼前世界变暗,这感觉真是太清晰了。

        喘息里,习惯探手去摸自己的腿,腿上神经向大脑传递温热的信息,纪伦瞬间怔住,看了下去,见的是很普通的腿,但正因普通才怔住,良久,纪伦才哼了一声。

        腿有知觉。

        8岁车祸,自腿根以下完全失去感觉,7年过去,肌肉就算有着护士按摩,都渐渐萎缩,而现在,看上去很是正常,这是梦?

        记忆,很多事想不起来了。

        “我似乎不一样了。”

        “又似乎回到了家。”

        纪伦敏锐的感觉到这心情,沉思片刻,赤着脚下了床,心想几个舒展身体动作,念头一起,本能就做了。

        随即蹙了下眉,暗忖:“这套路,又来自哪里?莫非我卧床多年,还能练习这些不成?”

        疑问才一起,又放下了。

        此时疑问太多,深究只是自找麻烦。

        窗外白雾霭霭,景物难辨,屋子里雾霾纱网,如烟如丝,墙壁潮湿,角落甚至能看到水珠,空气中有淡淡霉味。

        撮嘴吐了口气,白色呵气,很浓。

        衣橱里只有一套叠整整齐齐的病号服,鞋子只找到一双拖鞋。

        “很好,衣服是纯棉,舒适,拖鞋是皮面,高档还保暖。”

        纪伦不打算在房间里久滞,一种直觉告诉自己,这只会等来惨烈结果——没有道理可言,就是知道。

        扯过床单围系在腰上,深吸口气,拧把手开门出去。

        走廊静悄悄,雾霭浓厚。

        虽每隔一段距离,有一盏灯,但在雾中,这光很是幽暗,纪伦警惕仔细观察。

        入目是陈旧洁净的器物、门户、走廊,都沉浸在昏暗光中,看不真切,身后数米就是廊道尽处,一扇装了铁栏的窗,窗外同样一片蒙白,有光透射进来,使一小片区域内的地砖反射瓷光。

        与他所在房间斜对,紧挨走廊尽处墙有道门,无窗,挂着特护病房牌子,密码锁,门扉紧闭。

        过去推了一下,连最细微震动都没有,感觉是厚重石壁而不是门。

        沿廊道前行,两侧病房门错开,而非正对,门都敞开着,床铺整洁、物件有序,只是雾气充满着全部。

        “房间很是相似,或者说,太相似了。”

        这判断一出,他再次对自己有些惊讶,仅仅路过扫了一眼,就细致记下了房间中的光影,迅速对比分析得出答案,真是见了鬼了!

        而且,因视觉受限,感官变得灵敏起来,似乎有些血腥……

        纪伦循着气息,来到墙前,伸手摸了摸,黏糊糊,他一下抽回了手,手上有点猩气带红。

        “是血!”

        纪伦暗暗一凛,寒毛都立起来:“首先要清楚,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理论上来说,想要清楚这个世界,最好方法是观察周围细节。”

        想到这里,纪伦注意集中到了铸铁护栏上,每间房窗上都有装,门上小窗也有,足材足料、坚固异常,且安装手法来看,明显防内而非防外。

        他看下四周,将床单撕成布条,熟练编织布绳,同时默数步子。

        步伐间距相近,节奏强烈,走出千步,前面有了变化,他看到廊道一端的尽处,以及很可能是通向楼梯间一个敞口。

        回去再看,离出发点不过20多米,雾气越来越重,隔些距离眺望,只能看到一些窗外隐隐轮廓。

        再向前,护士站出现半个角,这里明显是管制高的病房专层,出入口唯一,就在护士站对面。

        不知道什么原因,护士站有点阴暗,只是一瞟,纪伦眸子一缩。

        血痕,一条非常长血痕,自走廊到护士站,粗看上去,就似是有一个沾满鲜血的人,被拖行入护士站。

        “再观察下!”纪伦暗想。

        “……三只小猪,找呀找……”歌声自前面传来,儿歌、童音。

        在这个相对密闭走廊中,突然之间有这歌声,纪伦吓出一身汗,仔细看去,没有护士,没有医生,没有病人,只有一个小男孩在那里用彩色水笔涂鸦。

        “这里怎么有小男孩?”纪伦觉得自己刚刚还没有看见,抿着嘴,他谨慎的上前靠近。

        近些,发觉这护士站没有人,并且湿漉漉,带着腐朽味,墙皮都已剥落,且有些明显有着撞击抓裂的痕迹,带着某种红色。

        除此,工作站已被小男孩变成了学龄前活动室,那些画虽抽象,他扫了一眼就辨出了许多,太阳、男人、军人、怪物……

        画画的小男孩在自得其乐,看身形大7岁左右,正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手中彩色水笔片刻不停,不时还会笑出声。

        纪伦突觉的一股特别感觉涌上心,亲切,但不止这些,很复杂。

        “这是谁?”纪伦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去打搅。

        穿过走廊,壁灯不亮,笼罩在黑暗里,只有前进才能看清。

        转到了幽暗口,突灯光一暗,随之又立刻恢复。

        就在这一瞬间间,纪伦视网膜上,留下了一个黑影,几乎同时,小男孩突然说着:“爸爸不许你出去!”

        头都没有回一下,手中的彩水笔也没有停。这些细节纪伦全都留意到了,但是更让他一凛的是,虽刚才黑暗只瞥到一眼,但纪伦基本能肯定,曾经位置有个浑身血污的人。

        纪伦这时已经站在双扇的厚重木门前,索性尝试开门,推不开,拧门把手,拧不动,再用力也纹丝不动,似是石壁。

        “需要一个说法?可我记忆障碍啊!”

        冥冥中知道不能停留,含糊说着:“肚子饿了。”

        停止了哼歌和作画,小男孩回过来,面无表情:“已准备去外面吃了?”

        纪伦暗蹙眉,感觉这话有问题,模棱两可:“找找看,听说外面有些只是看起来好吃。”

        “找到了,可不可以给我带回来一份?”

        “当然。”纪伦答应的爽快。

        嘿嘿!

        小男孩神情有了变化,露出了笑:“谢谢哥哥。”

        纪伦笑着点点头,搭在门把手上手一用力,有了反应……出入口双开木门有贴纸,上书一个大大5,是最高层。

        当下再不迟疑,一路向下,直奔一楼,别的楼层门连推的欲望都么有,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抵达一楼,纪伦才推开门,就后悔了,眼前倒不黑,灯光将眼前照得雪亮,但视线中又出现了‘丝纱雾’,薄纱丝网一样,漂浮在半空。

        它们运动着,翻滚着,似乎这里的空气流动很不错,可自己一点风都感觉不到。

        纪伦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行走时衣服摩擦声,甚至能感受到带起空气而产生的微凉。

        定了定神,才发觉,这里空空,设施都没有,就刚装修但还没有运营。

        “一幢老楼,现在简单翻修等待重新启用,可五楼是怎么回事?”纪伦深吸一口气,摸了摸,通往外面大厅打不开。

        不光是大厅门,所有门都打不开,纪伦看上大门北墙,目光顿时一凝——这是楼层示意图。

        主要是一楼格局和性质标注,还有张包括庭院和设施在内病院2D图,按这图看,这幢楼只有四层。

        “没有五楼!”纪伦心里一寒,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刚才黑暗里还算平静,现在却隐隐有着动静。

        纪伦一咬牙,重回二楼,开门,雾气!

        三楼,雾气!

        四楼,雾很淡,更关键是廊道里有灯光,行了几步,鲜活感觉不经意有了。

        是这里。

        进入,走廊静谧,看房门排列这层是病房区,出入有两个,以中段护士站为分界点,左右走廊各一,1-3楼都是这样。

        这层病房门都是关着,但突然之间,又是灯光一暗,不过没有立刻恢复。

        这一瞬间间,纪伦突闻一阵血腥,就着昏暗的等光,只见左面病房,一个病人架在了支架上,一个手术刀切下,整块皮撕了下来。

        白墙上,猩红的血点喷了上去,几乎溅满了整面墙壁。

        纪伦心砰砰连跳着,连忙侧过,但又闭住了呼吸,只见右面病房,看不出里面,只见一个人拼命撞着门上小窗玻璃,玻璃丝毫无损,接着,一个医生,挥着不锈钢斧头,在后面朝病人砍去。

        瞬间,飞溅在玻璃上,不仅仅有血,还有肉。

        只是一切,都似乎是哑巴剧,没有声音。

        豆大的汗渗了下去,纪伦继续手工活,床单布条编织的布绳左小臂已密密的缠满,现在是右手,不过不是布绳,是布带,拳击绷带的裹法。

        护士工作站在中间段,对面是药房和休息室,门一左一右,中间墙上挂着此层的示意图。

        路过,扫一眼,心中有了计较,去水疗室。

        虽刻意不去看这些,但周围隐隐有了变化。

        “噗噗!”

        “啊!”

        “救命!”

        “放过我!”

        纪伦耳畔有非自己制造声音响起,虽还显得遥远,可的确听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