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四章 界的隔阂(下)
    自己身体上,是淡红色,具体情形,就是太阳表面热流消散。

    而这些散到空中后,并不会融入虚无,而是水中的油滴一样,在缓慢又或激烈空气流动中汇聚。

    呼出的气中,也有这种,但不多。

    其次,他还看到一种相对来说更具运动的深灰色。

    这些往往勾勒出一个抽象又有残缺的人形,并且重复一些动作。

    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人留下的残影。

    在他这个房间中,最具条理性且清晰的光影,就是一个护士光影,开门进来,在床侧左右干活。

    当纪伦发现了这些,脑海中一下闪现一道灵光——将这种观察法运用到特护病房的开门密码上,是不是可行?

    休息差不多了,一骨碌自床上起来,持镜出门,就见走廊中亮起了灯,且有了清晰声响,包括隐隐的笑和尖叫,但没有儿歌。

    五楼的封闭,在感觉中,似乎也消退的差不多了,压住心中的急躁,纪伦来在特护病房前,通过镜子观察。

    确有深灰色的人形走过来,输入密码。可因光影自身缺失,所以并不能一次就让他观摩到密码输入的全部动作。

    纪伦耐着性子观察,并且进行一定程度推敲,最终,确信这门密码设置逻辑正如自己想的那样。

    时间已过去了差不多十分钟,就在附近已有隐隐动静,纪伦终忍不住自己上手进行操作。

    通过小圆镜发现,自己散去的光气,可以轻易熔断那些光影,那些光影很长时间都不能恢复,自己上手,这里已有赌运成分了。试个两三次不成,那就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了,已耽搁太久。

    事实证明,他的推断是对,密码是852743,自键盘摁键布局分析,竖着顺序,先中后左,最后一个数字玩个小花招,跳到右下角3而不是左下角1。

    一次成功,“啪”,门开了。

    开门,纪伦就将目光投向窗户。

    在纪伦想来,特护病房,入驻这里的病人怕是全天都得有人守着,多半连下床都办不到,没必要安装针对内部防护栏!

    没有护栏,那就直接从这里索降,逃出医院。

    可现实是,一片铁光,有护栏。

    且目光由远而近,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糖盒,就集邮展一般,其中以小熊图案居多。

    无话可会所,小圆镜、小熊图案盒装糖,都与这特护病房有关。

    时间不宽裕了。

    现在,目注巨大且结构复杂可调控病床上的小人,只怨自己心怯手松,步子看的还不远,把持还不强。

    小人,小脸蛋有些婴儿肥,睫毛密长卷翘……看体态八岁,看神情气质,透三四岁小孩子容易见到的纯真和稚气。

    这小女孩睁开眼,开口:“弟弟,你怎会过来?”

    纪伦现在严重怀疑在这个世界,眼睛是否真发挥作用。

    在他看来,两人的相貌明显缺乏同一血脉的相似,眉眼、面部轮廓、甚至头发特征都不一样,且以体格体量比较,他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沦落到弟弟份上。

    他的相貌、小男孩的相貌、及眼前这小女孩,完全是三个区域。

    “也许是一群变态医生兼疯狂科学家收养幽禁当违禁实验孤儿,辈分不安年岁排,而是以入院先后?”

    不过当前第一要务显不是自己念头,而是跟这小女孩的交流。

    “我要离开这里,走前来看看你,很抱歉没能带礼物给你,有机会我会补上。”

    说话时,纪伦感觉到脸有点发烧,他在给这样一个小女孩画饼,仅仅因他推测这小女孩也是重要角色,尽管他现在还不知道她重要在哪里。

    说话中听,效果立竿见影,他明显感觉到小女孩看他目光中有了温度。

    小女孩声音柔弱:“爸爸说外面很危险。”

    纪伦尽量将自己代入角色:“我不怕,我要亲眼去看看外面样子。”

    “可在外面要怎么生存?吃什么?住哪里?”

    “咦?直指重点,这心理年龄真是不低。”心中评价,纪伦说:“我能干活,不会可以学。”

    “你会回家吗?”

    “回家?”纪伦一听到这词,就感觉心中一震,眼前一黑,甚至产生耳鸣目眩,怔了许久才回过神,看了一眼,外面天色暗了许多,差不多是傍晚光景。

    “这又是怎么回事?”心中惊疑,嘴上就说着:“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是,我会回家。”

    “那你可不可以将阿吉带回去?阿福独自留在家里太孤单了。”说着,小女孩自被子里拿出一只布熊。

    “没有阿吉陪着,你也很孤单。”

    “我习惯了。”

    “这样,如果条件允许,将你也接回家,好不好?”纪伦清试探的说着。

    而这小女孩的神情,明显不相信纪伦。

    “我会努力,会让你看到。”纪伦说着,看着小女孩一笑,于是就从特护病房出来事,怀里多了布熊阿吉。

    “原来阿吉的作用是这个!”用小圆镜观察,他体表散发能量,因布熊的存在都被吸走了,只剩一层半透明光膜。

    没有如油如丝如云的能量散开,特别是当自己屏住呼吸时,但情绪激荡又或剧烈运动时,布熊吸取就不足以维系了。

    只是下一刻,灯光就熄灭,眼前变成一片漆黑,纪伦本能的靠在墙侧,感觉周围全部是黑暗,听到某种电流滋滋声,以及某种难以言述动静——呻吟、叹息、呢喃、呼啸。

    白墙泛黄、漆皮翘起、地砖磨损、灯光变暗……陈旧加速,成为陈腐,这个过程快到几乎肉眼直见。

    雾气弥漫,变得污浊,干冰一样在地上涌动,空中也有,似是网罗了太多蜉蝣的蛛丝网,给人一种不洁。

    现在没人砸门、又或疯笑,可惊悚有增无减。

    “快离开,真的快离开!”

    黑暗消失,灯光再起时,纪伦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进行最后一次行装整理,之前因发觉了利用小圆镜,有些太心急。

    被套撕扯成了布条,打了绑腿,还做了交叉背带及武装带,病号服实在太松垮,行动起来很不方便。

    有了这简易武装带,钢管斜背在背上,活扳手和小锤子拴绑在大腿外侧,并跟腰带吊挂。

    布绳密密的裹缠在左小臂上,能起到不错的防护,且从腕内侧伸出的布条能够兜拴绑缚住小圆镜,这样一来,就能看手表一般的使用小圆镜,而把手空出来。

    眼见就要收拾完毕,床侧突“噗”了一声,灰雾翻涌。

    “什么人?”纪伦刚偏转想要看清状况,眼角就见一抹寒光刺了过来。

    急忙仰身,动作太猛,脚没能跟上,幸距墙不远,后背直接靠在墙上,止住仰倒的身形。

    同时,寒光也显出了真形,不锈钢刀具,形似手术刀,但无血槽无刀锷,不是兵器也致命。

    一刀又快又疾,可手法在纪伦看来很业余,他甚至有意识到利用自己未能及时收回的腿拌了对方一下。

    “啪!”袭击者重心失稳,收不住,刀具刺入床侧墙体,没入一半。

    反作用力加上没有刀锷,袭击者握刀手指前滑、抹在刀刃,皮开肉绽,深可见骨,但袭击者不顾手伤,硬推硬拔。

    嗤!

    刺耳声中,刀具带起一道泥灰横出,斩击纪伦面部,本就受伤手指直接因此断落了一截。

    这时纪伦已看到了这人,侧排扣护士服、雪白护士帽,是费护士!

    费护士咬牙切齿,舌黑、牙黑、唇黑,黏稠污浊口涎流淌,能闻到刺鼻恶臭,几乎可以将人直接熏晕。

    眼睛没有巩膜、虹膜、瞳孔之分,完全就是黑色,但在瞳孔,闪烁着一点光。

    “混蛋!”看清袭击者面目,纪伦就觉得心中的怒火点燃。

    每每想起费护士,他都会生出亲如家人感觉,这个怪物竟假扮费护士,真是可恶到极点。

    借着后背靠墙的反弹,纪伦上身前推,与之前后仰连贯,就似一个先伏后起的不倒翁。

    这样的借力让纪伦回势极快,后仰是躲,回弹已是攻,左拳外崩,直接砸在费护士的右小臂,挡住凶狠横斩,同时右肘正顶在费护士胸上颈下。

    “轰!”墙反弹,腰腿力,及体重惯性,这一记肘顶,护士身后是床,小腿被床拌阻,一肘击倒。

    纪伦趁机蹿到了床侧,顺手将钢管抄在手中。

    护士被击倒后,立刻拌扯纪伦,无果,翻身而起,再次扑杀,还是那种蛮冲无回的作法。

    纪伦目注护士眼睛,眼角余光则注意着肩部,第一时间就能通过肩部晃动判断大致动作。

    护士冲来,纪伦闪身躲开,随即用钢管抽在后颈上,喀嚓!骨裂声响起。

    护士就此扑倒在地,颈部曲线拧折突兀明显,可就是这样,它挣扎着爬了起来,脑袋耷拉乱晃。

    纪伦抢步上前,下手愈狠辣,继续打了下去,护士连连中招,屡仆屡起,很快被打的脑袋变形,包括脊椎在内骨头断了不知多少,立都立不住了,没有毙命,还挣扎着想要起身。

    直到纪伦用钢刀扎进心脏,大量黑血喷涌而出,这才渐渐不动。

    纪伦拄着钢管坐在床上大口喘息。

    气都未完全喘匀,想到前前后后几次折腾,时间越来越急迫了,就带上了护士的刀,匆匆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