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五章 兽性(上)
    纪伦出了房间,没有走远,直接溜进某个敞开着门房间,钻到床下歇息。

    他这身体单薄孱弱,就刚才那样一番下来,体能已见底,再要接连发生搏杀,绝对有丧命之险。

    藏好后不久,走廊中传来杂乱脚步声,过得片刻,就见数个人自门前经过,有医生护士、也有勤杂和患者,这些人嘴畔胸前尽是鲜血,手里抓着内脏,不时啃吃几口,同时又吸又嗅,眼睛四下乱扫。

    它们跟费护士有着相似的眼睛,中心的灰红色光,在走廊中黯淡的光线衬托下,让人毛骨悚然。

    借着小圆镜,他看到这些家伙吸嗅,就是自己散发的气味。

    很快,气味就被其吸食的零星散碎,那些不再逗留,吵闹推搡着扑向纪伦房间,享受血食去了。

    “幸有小熊隐藏自己的生气。”

    又藏了一小会,觉得体能恢复了六七成,这才从床底钻出来,扯了床单往身上一披,轻手轻脚向楼层出口而去。

    这时经过,护士工作站周围根本没有涂鸦,有的只是和别的地方一样越来越严重的腐朽,以及血痕。

    污浊肮脏的雾气色泽更深,已是铁灰色,空气中充着恶臭,潮度极大,且阴冷,感觉只需几秒,脸上就能抹下一层水。

    进入楼梯间之后,见到的同样是肮脏和污浊,到处都湿漉漉、水腻腻,硕大的蟑螂乱窜。

    直接跳过四楼和三楼,纪伦的目标是二楼的小会议室。

    现在寄希望于那里的窗没有防护栏。

    刚推开楼门,就见不到两米,一个医生正用一把刀砍着一个病人,这病人半依在闭锁的电梯门,早已死了,砍不过是为了取肉,这门一推开,医生立刻扭首看过来。

    “可怕!”

    纪伦瞬间用上了镜子,侧看了下,发现这医生很强大,身周宛是活物的黑色烟雾缠绕,又在这里独享血食,无尸打扰,立刻觉得很可怕。

    下一瞬间,眸子扫过医生的刀,见着一砍入,连骨都能看断,这实力,自己与之战斗,胜算不超过两成。

    可自己清楚,这种时不能轻易示弱,压住心中惊悸,屏息对视,赌的就是小熊能把自己生人气息掩盖。

    医生瞪了一小会,嘴里发出低声咆哮。

    “有门!”对方很明显兽化了,纪伦瞬间暗松了口气,缓缓倒退着离开,一直退到六七米外,医生才停止了咆哮,重新专注自助餐。

    纪伦继续谨慎退离,直到躲进一间药房,才恢复了呼吸,侧过目,不去看医生熟练的刀削,取出肉片和内脏大嚼。

    但是药房里也没有好多少,血腥味扑鼻、满目狼藉,散落在地上是一副残缺、挂着些碎肉筋腱的骨架。

    污浊的空气让他仅呼吸了几口,就有了呕吐冲动,他用布片在几瓶打碎瓶装葡萄糖注射液中沾湿,捂住口鼻,这才感觉好些。

    药房距离小会议室并不远,只是偶尔在走廊上经过的野兽一样身影、以及各种毛骨悚然的声音,让人心神难宁。

    纪伦努力克制,尽可能让自己心平气和,生怕情绪激动,变成散发吸引人的能量火炬。

    小会议室的门是闭锁,正打算用锤子、钢管破门,突想到服务台得的那串钥匙,觉得不妨试试。

    当下就上前,检查了下钥匙孔,就抽出一把钥匙,插进去,一转。

    “啪”,真就打开了。

    房间里很暗,没有开灯,厚重窗帘都拉着。

    门开后不久,内里撕扯啃食声音停了下来,随后纪伦就看到四点暗红色光在黑暗中亮起。

    他看见,是一个医生一个保安正看了过来。

    这两个攻击性极强,看到他,不管是不是生人,立刻嚎叫着扑了过来。

    纪伦第一时间关门,开灯。

    “只能战,不能逃。”

    几乎一刹那,纪伦就已意识到没有确认逃亡路线的自己,一旦引发激烈厮杀或追逐战,很快就会引来大量这些可怕的人。

    “拼了!”当下就决定迅速击杀这两人,为自己争取些时间。

    其中之一的保安,原就趴在桌上啃食,这时率先扑了过来。

    灯在这时亮了起来,两人发出怒嚎,表达对骤亮不适。

    尤其是冲在前面的保安,它此刻凌空扑起,受灯光晃了眼。

    纪伦毫不迟疑,钢管呼啸着砸在了保安一只手臂上,人则迎面而上,利用空当,安全迅速与保安错身,在错身刹那,钢刀一削,一下割开了保安的颈动脉,连喉管都切断了一半。

    不理会鲜血狂喷着扑地的保安,纪伦脚下不停,迎向绕桌冲过来的男医生。

    眼见就要撞在一起,纪伦探脚从桌勾了把椅子,贴着地面往男医生甩过去。

    男医生被拌的一踉跄,纪伦趁机冲上去,重重就是一钢管。

    “噗!”男医生根本躲不开,被一钢管抽砸在太阳穴上,受击骨裂凹陷,一只眼球都爆了出来。

    纪伦则一脚踹椅子上,受创男医生愈是站不稳,身体前扑,直接将后脑亮在纪伦的面前。

    “打!”纪伦居高临下,连连狠砸,两三下就砸的红白迸流。

    之前断了半个脖子的保安,这时踉跄再度扑过来。

    纪伦反身垫步侧蹬,一脚蹬在保安腰腹间,这人的颈间喷着鲜血退出数米,踩在自己的血上滑倒,由于大量失血使生命和气力一同流失,虽在扑腾,但是就和上岸之鱼一样只剩徒劳。

    返首见男医生果又站了起来,头碎厉害,面部因缺乏颅骨支撑扭曲成了一团,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支配它在战斗。

    抢步上前,心脏一刀,蹬一脚才把刀拔出来,男医生仰面而倒,胸前衣服很快被汩汩涌出的黑血染红。

    “黑血还是它们的能源。”

    “心脏或大脑是致命弱点之处!”有了这个总结,纪伦一口气,随即就就近拉了把椅子坐下,大口喘息,额上渗出了一层汗。

    他懂得运用力量,能通过在短时间内让速度力量都提升一截,可这样对身体负担很大,没法持久。

    且他这身体真孱弱了些,否则计划会更积极些,而不是一心想着逃离。

    稍歇之后,纪伦查探,情况不乐观,这小会议室三扇窗也都装了护栏。

    真就没有例外?

    纪伦的目光扫过椭圆会议桌上尸体,刚才这二个若啃食就是这个家伙,已面目全非,且开了膛,让人恶心欲吐。

    不过这人上衣金属胸牌在灯光下反光,引起了注意。

    上前细看,编号001,李承斌。

    很好,这位是院长大人,编号已很说明问题。

    纪伦觉得细搜一下,看能不能获得些有价值物品。

    实际上他已发现了一个,手表,虽是皮链,也不显奢华,可他一眼断定,这是一只低调而不失奢华的高档货。

    而等到摘表时,惊喜出现了,惊喜来源对方戴表左手小手指。

    本来这位已被啃了手,左手几根手指也没了,大拇指那面的肉更缺失的厉害。

    可纪伦硬是看出小指部位的伤有异,再细观、与断指部位对比,确定小指的断痕是旧伤而非新断。

    他的心中一下就亮堂了。

    “三院长办公室,铭记吾爱330724!”

    院长办公室是一早就被他列为较有可能脱出病院逃脱口之一,现在愈笃定那里就是生路。

    除了手表,纪伦还得到一把带有小小白貂尾钥匙链的钥匙,钱夹一个,皮带一条。

    这位院长大大的三皮品味出色,惜鞋子大了些,不实用。

    就在纪伦查看钱夹中的小零碎时,“嘭”房门撞开,7个人拥了进来。

    纪伦立刻屏息后退。

    这几个人先被血液的腥味刺激,随即就嗅到了更让他们迷醉的生气,你推我挤的争抢吸食,其中有两人很快将注意力落在纪伦身上。

    两人的肢体动作,让纪伦意识到,对方已起疑了。

    7个,其中有两个已起疑,而自己在最里,想要夺门而逃,几乎要经过每一个人所在的区域。

    怎么办?

    寄希望于对方智商低而蒙混过关,还是绝地突围?

    纪伦立刻有了决断!

    当下一跳,踩着凳子直接上了桌,同时钢管横插后腰,上到桌面时,顺手拎起一把椅子。

    起疑的两人,见此立刻弓腰欲扑。

    纪伦猛的向前一晃,做一个奔冲假动作,两人立刻爆发,手脚并用,直接扑奔了过来,带着特有的野性。

    见此,纪伦在桌上进行冲锋。

    只是这一冲,自己身上的能量就再也无法遮掩。

    纪伦早就发现,这些人形,发动攻击时兽态十足,注重首扑,又快又猛,气势迫人。

    他这次就是利用对方这个特征,诱使对方发动,对方扑杀一起,他就能看出落点,这时只是一侧,“呼”险险避过两头人扑击,其中一手甚至碰擦到小腿,不过纪伦是打了绑腿,“噗”一声,就算是这人伸出的锋利指甲,虽拉出一层裂缝,却没能扯住衣服。

    这一刻,纪伦欺身而上,伸手按住肩一按,在这人没有反应过来前,就对着要害,就一刀刺入。

    “噗!”刀尖穿透头骨,在尸脑里一搅,这人遭此重创,还不死,一爪就扑了上来,纪伦拔出了刀,一滩腥臭液体伴随着离开头颅的刀尖而喷出。

    接着,就翻身跃起,堪堪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