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六章 兽性(下)
    ————

    这杀戮立刻引起五个人的注意。

    其中两人的注意,之前抽搐的男医生吸引,这时才拦截,已慢了一拍。

    桌子一侧有个人留意纪伦时间只比起疑两人稍晚一点,是第三个发现纪伦身上散发的生人能量,可它站位和姿势不利,需要站起来并拧身,才谈得上奔扑。

    它尝试,它落空,仅仅慢了半拍。

    纪伦跃出,目光扫过开顶的人,见它的身体还在动弹,但却爬不起来,失去了判断力量——果大脑也是弱点,没有大脑指挥,自然连最基本判断也没有。

    这时,正面挡住纪伦去路是一男一女,都颇壮硕,看上去是保安和清扫阿姨,这两人背后就是门,纪伦奔冲可以说是冲着它们。

    保安双眼放出摄人的血光,咆哮张开双臂,宛超级门卫。

    清扫阿姨见纪伦躲过了慢半拍拦截,就适时一扑!

    清扫阿姨扑,纪伦也扑,扑的更猛,更高、更远,且他是举着椅子一起。

    刹那,清扫阿姨自纪伦身下与之交错而过。

    一瞬间,纪伦飞来巨石一样,以椅子前导,重重砸在了保安身上。

    保安再健硕也经不住这样“一体投掷”,直接砸倒,纪伦借椅子四腿着地,双手分别撑着椅子,身体前翻,自保安的顶上越过,松手弃椅,夺门而逃。

    开始到脱出,不及5秒,连过七人,看似凶险,也确惊险,但皆在算计内。

    纪伦注意到了两个被男医生抽搐尸体吸引人,也注意到了一个人站位,拎着椅子就是为了通过助跑冲击,压制一人,那当他躲过一开始两个已起疑的人,并且击杀其一个时,真正有威胁,只有背着门、站位最佳的两人之一。

    机会稍纵即逝,抓住了,就成功了。

    虽外面走廊中满是黑暗,让人感觉就算用灯光都无法洞穿,但纪伦还是一下冲了过去。

    怔了几秒,剩余六个人都气疯了,到嘴的最美味肥肉溜走了,它们立刻不管不顾的追,且发出了长啸。

    随着这啸声响起,但凡听到的人全部嚎叫。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纪伦很容易看见,在电梯旁开餐医生出现在走廊上,看到了自己,兴奋冲来。

    纪伦本就打算靠近通道出入口上三楼,见到这一情形,小松一口气,要是医生就近上楼拦截,那才最糟糕,院长室在三楼的一侧。

    挣命时,纪伦全力而奔。

    通道口附近的房间里冲出一个人。

    纪伦并不减速,仅在最后时调整步伐,塌腰弓身,让过人一条手,肩肘撞上它的胸腹,将它撞飞瞬间,手臂向上一动,刀光一闪,直接在其腋下切开大豁口,当即黑血泉水一样喷出。

    贴身靠减速,拐身冲进了楼梯间,折转身,自腰间抽出钢管穿过了老式门把,随即右手持刀,左手拉楼梯扶手,迅速爬楼。

    纪伦爬到二三楼的折转处,这些人已到通道口,奔行在去前两个人直接撞门,结果门把手被钢管卡着,一撞没有撞开,再撞没有撞开,后续更多人赶到,见此,一窝蜂冲上。

    “轰!”

    洞开的门,让人收不住,滚成一团,一个个起身,谁都不肯让,纠缠着,一时裹足难前。

    纪伦趁机冲进三楼,迎面怪啸着奔来一个女护士,抓准了时机,飞甩活扳手,正砸在女护士即将落地的胫骨上,虽未砸断,令其滚摔,纪伦从其身上跨过。

    第二批拦截是两位,医生和病人,纪伦飞起小锤子砸扁病人的鼻梁,医生则以左臂架住一爪,同时肩颈硬扛一爪,反手挥刀抹断半个脖子,而且因是正面,黑血喷了一脸。

    医生跌在地上,黑血飞溅,虽不死,迅速使它失去了活力,而纪伦也不好受,抓出的爪痕火辣辣疼,麻烦的是对方连砸带抓,肩颈结实砸了一掌,现在不但有种缺氧的眩晕感,右臂半麻,连带着脚都不利索了,人威力比他预想的更大。

    而接下来又是一个守门员——又一个保安。

    “可恶!”纪伦讨厌这种以逸待劳还强壮的家伙,擦碰一下都有危险,一旦缠住,十有八九就得丧命。

    保安十分稳健,叉开着腿,微弓着身,将走廊堵严严实实,不管自己哪里跨越,其长臂都能抓到。

    最后一段路,冲!

    眼看着距离保安越来越近,借着附近照明,他都能看到对方瞳孔里自己身影——立刻,刀投掷而出。

    保安反应不慢,紧急用蒲扇大手在面门一挡。

    嗤!

    刀穿透手掌,没入其额半寸,黑血顺着鼻洼流淌。

    而保安丝毫不在意,一只手一下就将刀拔了出来,眉都没皱一下。

    可是面前没了纪伦的身影,左右看都没有,直到他回首,才看到纪伦已在十几米之外。

    原来纪伦是利用自己身形,在掷刀后,一个铲腿自保安胯下滑过去,动作完美,一气呵成,保安受刀吸引情况下,硬没能察觉。

    院长室的门已在望,果是密码门锁,现在只剩祈祷密码正确,及内有出路。

    重心后置,奔行改滑步,顺手拉门把手再次减速,停在门前,立刻就紧张的连点,输入密码。

    同时,左侧走廊中,充着大量身影,脚步声密集,最近的自是保安,不过保安堵门不错,速度还不成。

    330724!

    咔,门敞开!

    纪伦正要进入,左眼余光看到一抹光亮,本能向后一仰。

    “噗”

    刀自面前飞过,钉在了门侧框架上,没入三分之一,这正是不久前,扎穿保安手心的那柄。

    纪伦右手开门,左手握着刀把拔出。

    “谢了!”说着冲保安一笑,进了房间,上锁关死。

    手握住门把手推了推,感觉到振动,心中一懔,没有保护,这门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破开。

    与此同时,脸一直面向房间内,迅速扫看。

    房间内的灯是亮着,窗外眼瞅着就要黑下来,可窗玻璃照样照不出人影或房间中的景象。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窗子上没有装护栏。

    是出路!

    一瞬间,纪伦心情一松,重重的吐出了口气,但索降的话,布索拴在哪里?

    房间里无床,无沙发,只有木椅茶几,办公桌虽大,没有明显外露桌腿拴缚,兜拴则布索长度不能满足……

    纪伦不光注意到这些,事实上房间里还有位不能无视的存在。

    小男孩。

    人踩在椅子上,哼着歌,用一把工艺刀修剪墙上挂着照片。

    照片是一张合影,左面的人已切掉,只剩中间的小孩,和右面穿着军服的男人,这男人头发灰白,身形和手的情况来看,应是个中年人,可面目是模糊,无论怎么样都看不清。

    至于小男孩切下来那位,纪伦觉得是院长李承斌。

    第一声砸门声,已从背后传来,力道很大,簌簌落灰。

    小男孩玩的很开心,哼着歌,修饰着照片,似乎没有察觉到纪伦,也没有听到猛烈砸门声。

    纪伦不由咽了一下口水,移开目光,上前抄起办公桌椅子,重重的砸向落地窗玻璃,轰一下,玻璃出现裂痕,纪伦大喜,他可注意到,有防护栏的玻璃,怎么砸都不会破。

    “轰”又一记重重砸在玻璃上!

    两下砸碎,随即用椅子划去底部玻璃尖刺,完事随手一丢。

    冷风和寒潮空气自破窗中涌了进来,虽后面又一下重重撞门,还是让他有种解脱就在眼前的幸福。

    小男孩这才注意到,问:“你要出去玩了?”

    “对,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小男孩撇嘴:“脏兮兮,乱糟糟,不是好孩子,我才不要跟你。”

    “洗一下、整理一下就没有问题,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外面玩?”

    “不,我是好孩子,要在这里等爸爸。”

    纪伦不再多言,迅速在房间里寻找,笔墨纸砚用处不大,装饰品很精美,用途还不及笔墨纸砚,当下本能随手抓了一些。

    “啪”门出了一条豁口,木屑崩飞,几乎同时,眼前一暗,灯灭了。

    房间灯光虽熄,还有月光,再看四周,发现院长室不再干净整洁富丽堂皇,心一凛,连忙冲向了窗。

    “快离开!”纪伦抓向小男孩,但落了个空。

    “轰!”这时门上掉下一根木板,保安破门而入。

    飞刀投掷!

    保安这次有备,手臂护住脸,飞刀仅是扎进了右小臂。

    就是这一点时间,一个身材健美、动作灵巧的女护士自保安身侧蹿行到最前,后来居上,向着纪伦扑过来。

    背对落地窗的纪伦,借着外面天色的光一扫,不由毛骨悚然。

    不但小男孩不见,而且它玩弄照片也并不存在,甚至墙上挂的压根不是大大小小的相框,而是一副油画。

    这时不由多想,架开对方双臂,随即主动往对方怀里一贴,猫腰从腋下躲到身后,贴上后背,双臂从后面锁住肩,用力一推,就和她一起冲出了落地窗。

    肉垫缓冲,无法索降的纪伦,想出了的办法。

    可才飞出窗户,只听一声惨叫,就觉得紧扣双臂一空,女护士瞬间化成了黑色碎纸一样灰片,崩散开,感觉就是擒抱的只是一堆草灰。

    “啊!”纪伦落地,紧接着天旋地转,接着就是眼前一花,等醒过来,紧张向四周看去。

    没有人,没有面饼一样摔扁在草坪上,而趴在湿漉漉柏油路上面,连着时间也有变化,虽大雾弥散,不见天阳,但结合雾浓度和天光亮度,认为现在大约午时前后,而不是跳楼时的夜幕降临。

    而不远处,就是医院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