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八章 荒弃之所(下)
    一幢门前草坪上有颗大树的宅邸出现在视野中,纪伦立刻确认,这就是他的家。

    灌木篱笆墙,藤萝缠绕铁架的门框,没有院门,屋门锁着。

    纪伦略一思忖,就自距离屋门不远处的窗台下左数第二盆花的花盆下面找到了房门钥匙。

    门一开,嗅到了熟悉味道,是混合了家人气息,以及茉莉花花香。

    纪伦一恍惚,就记起,母亲从不用香水,洗衣用的皂角是一款老牌子,且全家都使用一种药皂洗手擦身,再加上母亲对茉莉花情有独钟,因此家的气味相对浓郁有特色!

    “真有用!”纪伦紧握了下拳。

    就想过借‘家’的刺激,找回记忆,至少找回一部分。

    现在看起来是有成效。

    这成绩有点让他上瘾,他迫不及待想要寻找下一个找回记忆的突破点。

    没有刻意去选择方向,就信步而行,他进入第一个房间是间卧室,只看家俬式样及摆放,他就能确定这屋子是属一位成年女人,且是独居。

    房间中除气味和一盏床头台灯让他觉得熟悉,并无共鸣。

    二楼还有三个房间,杂物间中双人大床让他感到熟悉,现在看这里,当成了一个杂物室。

    的确找到一间小男孩特色明显的房间,理论上应属于他,可看了没有多少感触,就在参观别人家孩子房间一样。

    这情况让纪伦失望,甚至有点恐慌。

    这是一个没有成年男人存在的宅邸,也就排除母亲改嫁别有子女这种可能,他对房子本身也是熟悉,甚至知道备用家门钥匙藏在哪里。

    可他自己的房间完全没有感触,这真是见了鬼,就算他8岁就一直住病院,也没可能一点印象都没留下。

    推开二楼最后一间房,是间粉红色的儿童房间,住在这里的孩子应没有超过三岁,带有护栏的婴幼儿床,床的正上还吊着小布仔和星星床铃。

    曾住在这里的孩子不会拥有毛绒玩具,因对很可能逮住什么都撕咬嚼吃吞咽稚儿来说,那种满身卷毛的泰迪熊是不合适。

    他也确实没找到小女生所言的一只能配对的布熊。

    这房间的家俬不仅陈旧过时,还缺乏打扫,床都是拿白单罩着,这跟小男孩那屋的待遇明显有区别。

    回到一楼,纪伦来到一个半隔间,喝了一杯水,才渐渐冷静下来。

    “书房里有相片。”书房墙上,看到了一些挂着相片,其中的成年女性他一眼就认出正是母亲。

    可照片中,与母亲在一起男孩子面容模糊,就他在医院院长室看到的被小男孩‘加工’照片中的中年军官情形一样。

    “怎会这样?”

    纪伦终于不淡定了,翻箱倒柜,很快找到了一些照片,甚至还找到了一本小相册,可无一例外,里面男孩子面部是模糊,不管是几岁。

    女婴的照片,同样模糊。

    带着几分颓然,他靠坐在椅子中,目光不经意间被一叠找照片时翻出信笺吸引。

    “未寄出的信笺。收信人是我?”略一迟疑,纪伦拆信开始阅读。

    娟秀漂亮的小字,字形折转圆润,格式工整,反应书写者的温婉性格和循规守矩的特点,与房间装饰的整体风格也相合,朴素、简约、秩序、有些沉闷及清淡。

    信的内容主要是记述琐事和思念之情,其中一些段落是这样:

    “……亲爱的,妈妈知道你很快就会回来,可还是忍不住想你,时时刻刻,你不在,这个家我都不愿意回来,空的让妈妈难受……”

    “妈妈的暖脚,今天下雪了,雪龙超人又回来了,跟去年、前年、还有大前年时一个模样,一点都没变,可是你不在,龙超人也无精打采,晚上风呼呼,妈妈心里害怕,脚冰凉……”

    ‘儿子,妈妈实在是太想你,心已随你而去,只剩空空的壳,不想吃饭,难以入睡,就是想见见我的宝贝,爱你……”

    不知不觉,纪伦泪流满面,不仅仅是因字里行间透出的母亲对他的思念之情,及那信纸上斑驳的泪痕,还因结合信笺的内容以及零散记忆,他感受到,不准探看,信笺物品一概无法寄送,思子心切、越来越忧伤的感情。

    “啊……”纪伦抬起首,似乎就要把泪水忍住。

    就在同时,小镇中雾尽消失,太阳已落山,但在天形成了大量火云,整个天空,以及小镇都红光笼罩,仿佛蒙血。

    “帝国军来了!”

    书房窗被一股风刮开,惊慌失措的呼喊、伴随着惊呼尖叫传到了纪伦耳中。

    “帝国军?!!”

    本能,纪伦心里生出了厌恶,似乎立刻认定是敌人,只略一思忖,就直奔厨房,厨房的工作台有一套厨刀,干脆连刀座一起拿了。

    这还不行,这些厨刀用投掷还行,格斗武器是不行,他从厨房这边的侧门出来,直奔车库。

    家中无成年男人,没有合格的工具房,那里甚至成车库的一部分,但有逛一圈的价值。

    在角门前,纪伦才推门,就一恍惚。

    车库中有间地下室,他幼时玩耍时发现,据母亲说是废弃不用储物窖,他想探索,因为年幼,入口被一张长条铁货架压着,始终没能如愿。

    现在想来,按照女性收拾家习惯,那里很有可能找到钢筋、铁管。

    实际上小男孩房间是有棒球棍,而医院遭遇让他对钝器很不看好,想法是刀刃跟铁管组合,短矛,劈斧、战镐,都行。

    不再管零星的记忆苏醒,一脚踹开落了锁的角门,车库仅有一排窗户,开的高而且小,位置靠近顶檐,血色天光透过这小排窗照射到对面墙上,不但没给房间里带来光,还令阴影区域更黑暗。

    就在这黑暗中,纪伦看到有人影一闪,同时,他就觉得怀中一空,用手隔着衣服一摸,毛绒熊阿吉消失了。

    “谁?”纪伦毫不迟疑,一伏身,自左手拎着刀座中抽出一把剔骨刀,手一翻,熟练捏住刀尖,将刀座放下,探手去摸灯开关,目光始终盯着阴影区域,随时准备投掷飞刀。

    拨动开关,灯没有亮。

    纪伦背靠角门所在墙站了一会,待眼睛适应阴影区域的光亮,这才小心翼翼排查着下去。

    靠墙有厚重铁架,上面摆放着物件,拐角有张小工作台,一侧是一人高铁皮柜,看积尘已经有些时日没用了。

    纪伦寻思着,贴墙,变换角度观察,下面也看了,没有人。

    就在这时,眼角看到角门光影一闪,纪伦追出角门,四下扫看,没有人,也没有可疑痕迹。

    回到车库,意外有了发现。

    “是剑!”

    一把装在硬皮鞘中的长剑,绷簧抽出,寒意森森。

    这是柄纯手工打造的剑,双面对称双血槽,剑脊厚重,宛一根通条,从握柄的配重物直至剑尖附近,麻花十字剑锷,剑柄扁,便使用者确认刃的方向,还缠了防滑皮绳,可以说即拿即用,都不需要改动,连配重物都不用调,他用指试过了,平衡性很好。

    纪伦通过小圆镜细细观察一遍,才执剑在手。

    剑比他预料的沉重,换成病院冒险时,是无力玩这武器,现在则不同。

    有了这利刃,来车库的目的就算圆满完成了,不过剑尖指的方向,就是地下室,看一下心中有数也好。

    挪开铁架,扯住门盖上拉环用力一拉,灰尘中,斜下石台阶显出来。

    纪伦眉蹙了蹙,他原本以为会见一架竖梯,或仅仅是陡木楼梯,没想到是石质,石阶的地下室,对这幢宅邸档次而言,显得过分了。

    就在纪伦打算拾阶而下时,突脚停止了,一种毛骨悚然感觉在心中泛起,不由心中一懔,这感觉,记得是在病院水疗室打算探水池时出现。

    纪伦停步,迟疑下,就放下盖板,挪回铁架。

    在车库拿了一小盘绳索挎背在肩上,将齿轮、项链藏于小男孩间,收拾利落,想了想又带了千元现金,从后院翻墙而出。

    后院墙外,是一条方砖铺就小巷,院墙对面是一排宅邸后院,基本都开有后门。

    巷中少人行走,野草顽强生长在墙根或砖缝中,再加上本来偏僻,看起来更是荒凉一片。

    小镇中土地并不金贵,宅区多此结构,他很熟稔,应是小时经常跟小伙伴在这地方玩耍。

    他翻墙出来,十几米外一扇后门被推开,鱼贯出来四个男人,持着武器,看到纪伦,最年轻的眼睛一亮,正要打招呼,最年长制止。

    这一脸胡茬瘦高男人给三人嘀咕了几句,随即冲纪伦点点头,四人顺着小巷小跑着离开。

    “一盘散沙的民兵乡勇,对帝国军人……我救不了你,只能尽力为你复仇。”望着远去,纪伦叹口气,向着巷子一处行去。

    自己又记起一些有用的信息,一条路线图,自己他家到小镇东的商店。

    幼时,货品琳琅满目的商店,就是美食山和玩具集散地,路是为此而记牢。

    这次他过去,除想获取一些生活用品,主要是希望能获得小镇地图,刚过遭遇老者的十字路,远远就看到前面路上,突有着甲士涌出,虽只有上百之数,但脚步层叠,兜鍪上一枚枚长缨闪动着寒光。

    纪伦顿时,无声一伏,藏在树后,眸子同样透出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