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九章 帝国军(上)
    “射!”

    丛林角落几支箭,几个甲士举刀格档,有的挡住,有的没有,箭射入了铠甲处,血顿时顺着溅出,只是到了外面,就化成黑血。

    “杀!”不过只是瞬间,这几人就结成三角阵,直扑向射箭之地。

    丛林里知道暴露了,只听一声喝,有些人也是不惧,再喝:“射!”

    第二次射箭极近,盔甲再也无法抵抗,只听“噗噗”,前面四个甲士立刻中箭,深入数尺,因声而倒,而后面数个甲士毫不停留,直接杀上。

    “可怕的军用刀术。”纪伦看去,只见数刀同时杀出,并不在招式,而只是狠准,这是纯正军用刀术。

    “噗!”三个镇民立刻惨叫,而后面一个中年人已经丢弓拔剑。

    这时领首甲士眼中杀气一闪,长刀一捅,就自中年人胸口刺入,只见中年人惨叫一声,就此身死。

    只是片刻,抵抗就被清除,铁流并不停顿,有一个校尉命令着:“收拾铭牌,分队清除叛贼!”

    “是!”

    纪伦看见有数个军官检查尸体,收拾铭牌,而甲士分流涌出,宛是铁流,冲入了小镇,接着,喊杀声、哭号声、求饶声、及呻吟声连绵。

    这条道是小镇有数的几条干道之一,帝国军成群结队,颇是势重。

    纪伦虽有些迷惑,自不敢硬敌,转进路南建筑,但总前进方向没有变,他想贴近观察下这些甲兵。

    “火器,为什么这些甲兵没有火器?”观察令人费解。

    军中火器是主流常规武器,冷兵器只是辅助器械,这是他的本能认知,一时间迷惑不解。

    不过甲兵比他预料里更早完成了分队,查看上去,基本上是三人一组,每三组又有一个什长隐隐指挥,拉成网络,以至纪伦在穿屋跃脊行路时,一再遇到搜索的小组甲兵。

    “很严密!”

    “一旦不能迅速杀之,立刻会召唤别组支援。”

    纪伦几次想动手,都没有机会,不过转入了一处,终忍不住了。

    远远看到一个女人,黑发挽成一个髻,齐膝长裙遮不住腿部,看上去是个俏丽的少妇,但这时跌在街侧,一条大腿上鲜血直冒,依旧抱着一个甲兵一条腿苦苦求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不远处同样腿上有伤的女儿。

    甲兵狞笑着,“噗”一声,长刀而入,自这女人胸口扎到背后,见女人还不松手,用内包着钢片军靴狠狠的踢在女人眼角,女人太阳穴眼眶骨直接就凹陷了进去,眼珠都爆了出来,双臂立刻失了力道,翻身仰跌在地。

    甲兵不解恨,用军靴后跟践踏,将女人脑袋都踏的稀烂。

    “反贼都要死!”接着,甲兵看向小女孩,举刀而上,就在这时,一阵风声,一柄剔骨厨刀飞至。

    “噗!”

    刀扎进甲兵的肩,这甲兵惨叫一声,同时也看到了奔冲过来的纪伦,急忙将军刀交到左手,刚抬起来,就看到剑光一闪。

    “啪!”手臂传来剧痛,他本能想再次发出惨叫,纪伦已反手横斩,他就觉脖子上一凉,紧跟着世界迅速变黑。

    “力量变大了!”看着头颅飞出,黑血飞溅,纪伦暗暗想着,在医院,自己这一抹,最多断半个脖子,现在却可一刀斩断。

    未等纪伦跟小女孩说上一句话,三人组中余下二人立刻反应。

    “蓬!”一个甲兵在不远处屋子中,见此情况,直接将一扇落地窗撞碎,公牛一样向他冲了过来,看上去是组长。

    又一个甲兵身材精瘦,是自房门扑出来,这甲兵虽后发,一步就能蹿很远,人在空中,一把飞刀已射出。

    纪伦没有刻意躲避,没有对甲兵下手,而是身一伏,就向着冲过来的甲兵组长扑了上去。

    这一伏一冲,顿时躲过了飞刀,擦过了纪伦的左脸,将一些发丝切断,见敌人不退反进,甲兵组长更是加速,军刀猛斩而下:“去死,反贼!”

    此人手中的刀虽是帝国军刀经典款式,但无论刀宽、刀长、脊厚,都远超寻常,这刀普通人当双手大剑都闲重,此时此刻,这刀更借了冲力,刀光一闪,连空气都被这一刀斩开。

    “有我无敌!”

    “这正是久经战阵老兵的特质。”

    纪伦却早有准备,目光直视着甲兵组长的眼,同时观察着肩,眼角余光则留意着一一个甲兵。

    这属于战斗常态,通过对对手眼神,肩动作判断敌人动作、意图。

    这时,身一转,就微伏侧。

    “噗!”这一刀,刀尖穿过,虽只差丝毫,但带起锐气,在纪伦脸上鼻梁偏左,由上而下,切开一道薄薄口子,血一下子溢出来了,离稍远点看,就仿佛脸被切成了两半。

    不仅仅这样,长刀所向,夹克、裤子,则因有些起伏褶皱,直接刀光撕开,底裤都露出来。

    这凶险一刀,可以说刀再前探一点,就是又一种结果。

    “刀已老!”可以说,军中刀术,本是有我无敌,分出生死只是瞬间,但同样一击不中,在武术家眼里就有了破绽,瞬间,剑光一闪。

    “怎可能?这家伙冲的比我还快,他怎能突刹住?”甲兵组长久经战阵,自是看出了,可顿时一下迷惑,一刀不中,立刻意识到危险,几乎依照战斗本能,直接就是一拳。

    “噗!”

    长剑重重扎入,直接刺穿甲兵组长的心脏!

    紧接着甲兵组长沉重左拳就砸在了纪伦的右脸上,纪伦顿时整个人都趁机倒退了出去,在这瞬间,持剑右手一拧,又是一拔。

    这可不是病院手术刀,这是真正兵器,四道血槽,刺的深、拧的疾、拔的猛,甲兵组长胸开出一个血洞,这一拔,就和侧放的橡木酒桶,桶塞拔出一样,鲜血大股飙喷。

    甲兵组长试图用手去堵,却腿一软,咕咚跪倒在地,随即扑倒。

    “组长!”

    纪伦突刺时,第三个甲兵已纵掠如飞赶了过来,这个甲士发出了一声长啸,既是发泄怒火,也是唤警。

    显这个甲士知晓纪伦很难对付,但同组两个被杀,自己不能退,不过只要再拦截下,就算自己阵亡,也有别组赶到。

    长啸中,这人还没有散乱,当纪伦飞退时,这人已自侧面抵达,顿时就是一刺。

    这甲兵使用的也是帝国军刀,刀身只有拇指宽,轻灵锋锐,突刺极强,只见刀光一闪,狠准,决断,不死不休,这正是帝国刀术。

    纪伦不得不赞叹这甲士精锐。

    可惜,是敌人就得死!

    纪伦脚下一错,上一瞬,纪伦还在倒退,下一瞬,纪伦就已来到甲士一侧,这甲兵大惊,试图转动刀身,只要一转,敌人就废了。

    而纪伦早有准备,手顺着刀向上,将手掌自中指和无名指缝隙豁开,用食指、中指和拇指一步就抓住了甲兵手腕。

    甲兵立刻有着明悟,纪伦早就明白在灵巧和速度,没有太多上风,一旦让自己拖延,别组就可赶到,现在将计就计,以身为饵,吸引自己进行攻击。

    他想明白了,也晚了,纪伦锁拿,铁箍一样难以挣脱,这时两人才一先一后自斜飞和空中追击变成了脚踏实地。

    剑光一闪,在甲兵绝望眼神中,一剑穿喉。

    纪伦踉跄数步,稳住身。

    “5秒!”

    纪伦咕哝了下嘴,喘息着吐出一口血痰。

    “杀人,这样自是难免!”纪伦看了小女孩,站直了身体:“快离开这里!”

    “咦?”

    纪伦感觉心脏一动,伤处出现了痒痒,泡在温水中一样,这种感觉持续5秒,就迅速断绝消失了。

    检查,伤势虽未恢复,足称得上大有好转,已有封口封住了伤口,最值开心的是,掉落槽牙,顶出了新牙齿,远未长成,也可用舌舔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

    “什么产生这效果?”

    时间短暂,远处已有人声,纪伦就要拉着小女孩离开:“快,我们离开。”

    “哥哥,给!”刚才纪伦就留意到了,小女孩在自己搏杀之间,就一瘸一拐自死去的甲兵身上收集铭牌。

    一把抱住了小女孩,迅速穿入一处房舍缝隙,几乎同时,后面响起了警报声,以及甲兵叮当声。

    下一刻,二组甲兵匆匆赶到,雪白刀刃上沾着血,甲上飞溅着红灰痕迹,带着一股杀气。

    “好武功,好贼子!”什长盯着尸体,眼角狭长,眯起眼,脸色冰寒:“两组不要分散,跟我追上。”

    “是!”

    …………

    稍远一处房舍,里面没有人,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带着发霉气味,纪伦就这才放下了小女孩。

    “你腿上的伤……”

    “好多了。”小孩子谎言总是很容易拆穿,不过她会包扎,在自己抱着时就自我包扎了,且水准不低,换成自己干同样活,未必比小女孩好。

    最重要的是现在缺医少药,也不知道怎么样帮助。

    “哥哥,给你!”小女孩捧着铭牌伸着,纪伦就伸手接了,问:“谁叫你收集铭牌和配重石?”

    刚才生死之间,小女孩硬是去摸尸体。

    小女孩擦着眼泪,哽咽却认真回答:“妈妈说,丢了狗狗牌,坏蛋想要再来,就要花多很多时间。”

    “是么?”瞬间,纪伦闪过许多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