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十章 帝国军(下)
    纪伦站着,感觉脑里有些乱,不过不觉得小女孩在说谎,她年龄还不足编出这样谎言。

    那这里必有玄机了。

    “哥哥,我找到了食物!”小女孩又打断了纪伦的思绪,看到小女孩拿出了小筒,这是刚才自甲兵衣袋里拿出。

    小筒打开,里面是一块糯米糕饭团。

    刚才还有水壶,不过小女孩就来不及拿了。

    小女孩将饭团捧到面前,“哥哥,吃了,伤快快好。”

    纪伦看到了她吞咽口水,立刻意识到食物对小镇的镇民而言恐怕很珍贵,至少她很饿!

    “你留着吧。”纪伦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样罗莉,母亲被杀,现在还想着自己,这实在让人感慨。

    “不,囡囡不饿,哥哥你要跟坏蛋打架,你需要。”小女孩还是捧着饭团。

    “我不久吃过,肚子很饱,你留着吧。”

    “可是你受伤了。”

    “不要紧,真的。”

    “谢谢哥哥。”小女孩开心,想要吃,想了想,小心翼翼把脏掉一层啃去,在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手绢,郑重包好,放进了包里,还拍了拍,对纪伦:“哥哥,你饿了,就跟囡囡要。”

    纪伦有些感动、又有些难过,就转了话题,问着情况。

    “……坏蛋找到了我们,爸爸缠住两个坏蛋,让我和妈妈逃到卢伯伯里,结果门口还藏着一个坏蛋……”说着,小女孩又哭了起来。

    纪伦紧握了拳。

    这话感同身受,自己的母亲也住在这里,这些甲兵隔时间就来一次,一想到囡囡母亲被杀惨状,他就五内俱焚。

    纪伦平息下了情绪,他注意到囡囡在讲述往事时,提到了‘卢伯伯’这个人。

    “囡囡,你觉得卢伯伯怎么样?”

    “卢伯伯专门打坏人,但胡须很扎人。”

    “你知道卢伯伯住哪里吗?”

    囡囡用力点首。

    “我们去找卢伯伯不好?”囡囡再次点首。

    经过这一番歇息,纪伦感觉自己状态又好些,帝国军攻入小镇,她跟着自己非常不安全,他打算为囡囡找个能庇护她的安全屋,而且也想看看这个‘卢伯伯’,如果可能,他是想把镇上还在反抗的镇民联合起来,只有这样,才有一线可能胜利。

    一看见甲兵烧杀,想到母亲和许多无辜的妇儒在镇上,只一瞬间,自己就恨不得立刻冲入甲士之间杀个痛快!

    只是,却不能这样卤莽。

    小镇中黑烟滚滚,偶尔还能看见翻卷的火舌,甲兵在放火烧房,隐隐听见声音:“去死吧,反贼!”

    “为了帝国!”

    就才一接触,纪伦已不止一次听到这种口号,充满凛然杀气。

    有惊无险的穿过一条主干道,纪伦有些意外,他原本目标——镇东商店,就在他的面前。

    开门是位中年人,纪伦发现这人看他的神情有些古怪,但看着小女孩,显很是熟悉,二话没说,就引着入内。

    在空空货架间绕了一段路,中年人打开一扇货柜门,又内里将货柜后挡板横向推开,向下楼梯显现。

    中年人就送到这里,下面虽是显得幽暗,但没有太多选择,下了楼梯就是一条通道,30米,尽处是一扇单开的铁门。

    铁门打开,就令人吃惊。

    “这是地下兵营?”

    超过三千平米的巨大场,建筑用材看,很有年了,石墙石柱石地板,承载了岁月的痕迹,照明用是火把,墙上、柱子上,有专门插火把的铁套。

    巨大的场地并不空,而是摆放着三百张以上小桌,每张小桌都有一套甲具和武器排列,桌上的装备,纪伦自然也留意到了,他发现这些用具款式、尺码、用材、色泽,都有着差异,让人一看就知道,这都是量身定做,而非批量产品。

    还注意到了一些细节:空气流通不错,良好通风往往也意味着更易尘霾,但这里很干净,似乎有专人清扫。

    甲具武器都不新,但保养很不错,似是日日擦拭。

    桌是石桌,厚重古拙,左角有油灯,与石桌一体,造型美观,与石桌反差很大,近乎本能,纪伦看了过去。

    接着才反应过来,看向桌上亮着灯的区域,而亮着灯,必桌后有人。

    “油灯亮着22盏,都在一个区域,其中14盏随时要熄灭,但盏中并不缺油。”

    “8盏灯是正常亮度,桌后都有人!”

    一扫过,整个场面就入了眼,发觉这些人,都一个个认真细致武装着自己,神情冷峻,对自己和囡囡,不理不睬。

    “卢伯伯!”囡囡打破僵局,很有礼貌向一个中年男人打招呼。

    这男人桌子在这个区域最前,看情况是队长。

    中年人抬起首,看了一眼,就直接:“囡囡,去内屋找你大娘。”

    “哦。”囡囡应了一声,随即问:“卢伯伯和叔叔是要去打坏蛋?”

    “嗯。”

    囡囡对纪伦:“哥哥,你也要去吗?”

    “这是个好问题。”中年人笑了起来,站起来,看着纪伦,口气淡淡:“你,镇里官员的儿子,要站在哪一方?”

    这句问出,身后专注武装自己的七个人都停了动作,目光灼灼看过来,甚至感受到了隐隐的杀气。

    “是战士!”纪伦心中给这些人评了分,认真断然说:“我当然站在镇民这一方。”

    这些战士收回了目光,点了点首。

    中年人就没有这样的情绪变化,神色淡淡,没有感情起伏:“我们拭目以待。”

    又指了指自己,介绍:“卢胜,云雾卫队战士长。”

    “纪伦。”

    云雾卫队?没有听说过,但纪伦立刻就记下。

    卢胜点点头,对囡囡:“去吧。”

    囡囡很懂事,对纪伦摆手:“哥哥再见。”

    “再见。”看着囡囡沿着路到了里面,里面隐有着灯光,纪伦心情就有些复杂。

    接下来卢胜的话给了他一些小惊喜:“与帝国军作战,你可以为自己选一套装备,一套属于你的合身的装备。”

    “听起来很不错,具体要怎么选?”

    “这里有三百具,都属精良武甲,你随便选个桌子,点亮灯就是了。”

    纪伦一凛,问:“这灯要怎么样点燃?”

    卢胜神情一动,看了看,说:“自是用念。”

    “谢谢。”纪伦就近选张第二排小桌,双目注视着灯芯,尽量集中注意,心中默想一下:点燃……

    过了半晌,灯火没能亮起。

    卢胜看了过来,脸色已有几分阴沉。

    纪伦眼角余光注意到了这细节,立刻意识到点灯,怕需要仅仅是某种基本信念,而不是力量,卢胜现在很可能觉得他缺少诚意。

    再次向卢胜求教?

    不,纪伦觉得自己至少还有一个办法。

    这对他而言并不算困难,只需要想想母亲可能受到苦难——才这一念,情绪中,一股对帝国军的怒火就产生,而桌上的灯顿时亮起,光芒比别人的都亮,焰团是淡红色。

    这变故,顿本来武装自己的战士,都看了过来。

    “有不对之处?”

    还没有来得及想,下个瞬间,却产生了纪伦没有预料的变化,这灯光一照,首先是桌上盔甲和武器就分解,接着,自己身体衣服、剑、小镜子,甚至三枚甲兵铭牌,都立刻分解了去,一点不剩。

    这个过程十分快,他还没有来得及制止,只剩身体了。

    不过这尴尬很快消失,贴着肌肤,一件连体衣出现,很厚实,有1.5厘米,并不会让他觉得重,相反,几乎感觉不到。

    试了试,发现弹性佳、透气也好,面料和织法从未见过。

    接着,又体现变化。

    连体衣上,出现了山文甲,特殊的造型和结构布满全身,每一个单位都小,不比米粒大多少,看起来是编织品而不是甲胄。

    沿着他的双腿螺旋攀附而上,所过之处,板甲生成。

    与卢胜他们的甲具比,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同一个档次,连他自己都被这甲胄惊艳到。

    卢胜看待这件事的角度显然跟他不同,就听说着这话:“没想到你,愿意出这么大的牺牲!”

    纪伦心中一惊:“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以后你自会知道。”卢胜没有回答,这时,七个人已全数武装。

    “云雾卫队,致礼!”卢胜退了两步,拉下面甲,拔出长剑。

    “是!”都穿着甲,虽才七个人,只一排列,瞬间列阵,随着整齐的动作,一片铿锵声响起,拔出长剑,向某个存在行礼!

    “以真君之名,给予帝国军制裁!”

    所有人齐声:“谨受命!”

    下一刻,脚步踏在地上,发出整齐的声音,接着,就分散取用着弓弩,长矛,甚至别的武器。

    “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武器。”卢胜扫了一眼,淡淡的说着,看着他们列队而出,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纪伦不由一凛,跟着一行人出了地下室,卢胜一行就立刻翻身进入了侧处隐蔽处。

    弓弩已上,左右中三组,形成交叉火力!

    看着这些动作,纪伦不但没有觉得安全,多了些恐惧——这样精锐,300多张桌子,现在只有八个人。

    那对面的帝国军,有多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