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十一章 交战(上)

第十一章 交战(上)

        看着披甲持锐的战士,有人不但有弩,还带上了矛。

        “队长!”纪伦低声:“我有意见。”

        卢胜转过身来。

        “对诸位武勇,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不过你们形成队阵,我怕是插不下去,反形成了妨碍。”

        卢胜伏着身,继续前进:“你有什么想法?”

        “谈不上想法,我只是觉得,既要多杀敌,就不应跟大队硬拼,引诱、分割以创造局部上风,代价小、杀的快,积小胜为大胜。”

        卢胜不吭声,就听着纪伦继续着:“给我副弩,再给我长矛,我想自由战斗,可以当吸引敌人入埋伏的先锋!”

        “可!”卢胜毫不迟疑。

        这样痛快?

        压下心中疑惑,纪伦接过一弩,有着五支弩箭,又想了想,带着一根长矛,点了点首离开,几步疾走,就放慢了脚步,自己选择的伏击点,是护送囡囡去商店时所经过的一处空地。

        这地方乍看开阔,实际上出入口只有两个,都有着各种阻碍,寻常时不显,紧急时刻可以迟滞行动,对奔逃大不利。

        看着纪伦远去,一个战士暗问卢胜:“队长,你信任他?”

        “谈不上信,但他有着卫甲,意味着获得了认同。”

        战士立刻一震:“这岂不是等于是说……”

        “不。”卢胜直接打断:“现在还不能肯定,而且就算肯定,也未必是……你别忘记了医院……”

        “现在别想了,战斗吧!”

        战士的眼神有点黯淡,又振作:“明白!”

        …………

        纪伦钻入,环顾四周,这是个十六平米房间,里面家具陈腐,带着腐败气息,这不是关键——光线昏暗才是!

        潜伏角落等待,果听得“啪”一声,两个甲士一前一后进来,一个甲士站在门口不进,目光扫看。

        “甲士看上去都身经百战,虽数目还不算大。”

        面对甲士搜索,纪伦隐藏在暗处未动,但当一个甲士侧面时,纪伦突就一闪,手中剑光一闪。

        这甲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觉后腰处一凉,力量顿随着喷涌的鲜血泄去,接着,纪伦就是一扑。

        又一个甲士反应很快,几乎同时扑来。

        纪伦一动,恰避开了甲士刺出的长刀,就在擦身而过时,带出一蓬鲜血。

        步法精髓就在这一线,不过反应再快,这时间,门口甲士组长,都完成了动作,号子含在嘴里,只是一吹,尖锐报警声就穿过,几乎同时,拔刀防御,只要拦在门口,别组赶到,就可围杀。

        但纪伦人扑出,左手持弩,只听“噗”一声,弩箭射出,弩虽射不远,但在这三五米距离,重甲都抵抗不住。

        只听一声惨叫,弩箭没入其胸,这甲士组长应声而倒。

        纪伦踏着尸体,又扑了出去,迅速消失在附近房屋群中。

        顷刻间连杀三人,战斗结束快捷,一面倒的过程,让赶来的甲士有些惊惧,但也彻底引起了甲士重视,一个甲士举起了一只号角吹响,低沉号角声远远传出。

        在镇上清理的甲士,顿时向着这方向汇聚过来,附近奔跑中甲士,甚至有一队举着短盾。

        纪伦继续奔着,毫不停留,用摇动把手,齿轮转动,弩弦重新上完,拐过一个转角数米,他立定身,提气屏息,持弩待发一对手臂稳如磐石,没有一丝颤动。

        第一个拐过转角甲士看到纪伦瞄准情形,用右臂护住胸大喊:“小心!”

        这时第二个甲士也过了转角,这才是纪伦选中目标。

        得到战友示警这甲士已有了防范,可人力有时而穷,只听“噗”一箭,避不开,防不住,钉入胸口,没入三寸,应声而跌下。

        纪伦在扣动扳机就立刻扭身,不多看一眼,前面就是伏击圈了。

        后面一批甲士,都是最近的小组呼应,看上去十数人,有的落后相对远,但还在赶来。

        这时纪伦看起来就要被追到,有两个甲士距离都小于三米,其中一个甲士已怒吼一声,就是一个虎扑,就要扯着纪伦的腿将其拉倒。

        但只听有人命令,声音冷冷:“射!”

        “噗噗噗……”这一队甲士,后面的八人,应声摔下,身上虽只有一个伤口,都是在致命之处!

        这不是纪伦射击,是后面埋伏的八人,箭无虚发,每支致命!

        “两方面都是精锐!”纪伦感受着这冷酷的杀戮,暗暗想着,精锐之战,生死就在一错位之间,谁也没有第二次机会。

        后面还有数个甲士。

        只见卢胜自一堵墙后,突扑出,持剑斩下,而这甲士颇了得,及时出刀、架住卢胜这一剑。

        这一剑刚猛,甲士又仓促出刀,刀剑相交,火星四溅,甲士刀刃一个豁口,且刀背一下子就砸到了肩上。

        甲士在追纪伦,冲势太足,根本不能及时收住,此刻再遭猛击,登时踉跄,侧摔了出去。

        这一摔让他躲过卢胜顺势削斩,只见血光一闪,铁盔连带一片头皮,甚至一层头骨都削了下去。

        只是在卢胜后面,四个战士也扑杀出来,冷着脸,刀剑直刺。

        削去头皮的那个,根本没有来得及抵抗,只听“噗噗”,长剑穿入胸腹,顿时就毙命当场。

        只看这番表现,纪伦就对卢胜战力有了一个直观了解,不过自己后面还有敌人——甲士总三人一组,早就明白他们有三人合击术。

        纪伦立刻转身,换重心至后,改奔行成弓步,双脚在土地上前滑,上身转后,入眼,就看到甲士意识到遭到埋伏,立刻三人结组,不过,这时自己目标点已到了。

        丢弩,伸手,取下早放在栅栏上的长矛。

        手腕一振,长矛一层尘土尽去,露出铸铁灰黑枪身,纪伦双手持枪,转身一刺。

        这甲士身壮不失灵动,是组长,追纪伦时就一直压阵,发现遇伏,当即大喝:“合阵!”

        纪伦这一枪,就是要破阵。

        长矛突刺,甲士放弃躲避,挥刀斩击,试图砸开。

        锵……

        金属发出尖锐刺耳长音,相伴是飞溅的火星。

        刀斩在长矛侧杆上,不能令偏移,长矛一闪,枪尖就自后背透出。

        这枪尖是一大一小两个枪尖十字交融而成,从顶部看是一个十字锥,四条枪刃流透着残酷,漫说血肉,指厚钢甲也会被这透甲锥结构一击洞穿。

        洞穿后,左臂抬、右臂压,改成前推,长枪竖起,枪刃寒光一闪,带过一个侧面的甲士,脖颈一切,人头飞出,血洒长空。

        纪伦毫不停留,身随枪动,横扫又一个甲士腰身。

        面对这种抡圆横扫,这甲士终有些反应时间,不敢用军刀接,原地纵跃不能躲过,迅速索性直接仰躺。

        纪伦一枪扫空,继续旋枪,改砸击。

        尚未来得及起身这甲士在电光火石间,选择顺滚。

        “噗!”

        纪伦处轴位,砸不中,立刻右臂抬杆、左臂压枪顺推,形成大枪斜杆横划,甲士横滚是怎么都快不过枪。

        “啊!”一声惨叫,枪刃直接在腰腹之间切过,内脏飞溅,除脊椎没断,能划开的基本都划开了。

        去又回,反手随手一划,脖子也断了。

        整个过程就左右扫雪一样,不含半点火气,连杀三人。

        连着甲士在内,所有人都有些眼直,虽身经百战,但纪伦这样的人,在军中都算得上是高手。

        甲士射杀八人,又连杀五人,剩下二个已分开,再没了机会。

        只见这二个甲士相看一眼,不退反进,一人就含起军哨,尖锐哨声而起。

        “杀!”卫队战士三人一组,一扑而上,乱刀砍下。

        对军队来说,任凭你多强,只要你没有超出人体极限,一旦个人被合围,就死路一条。

        只听噗噗噗连声,这二人立刻惨死当场,鲜血飞溅。

        “也不过一分钟!”

        “撤,转移战阵!”卢胜只扫了一眼,立刻命令:“途中上弩!”

        这命令毫无错误,经过这一场,纪伦对这些甲士和战士有了更清认知。

        帝国军强调配合,三人合击是精华,防御待援时,背靠背互相掩护,很能拖延,还具备反咬一口的力量。

        帝国军敢以小组单位,四下杀戮,就是因哪怕遭遇卢胜等人,也能防守待援,军哨一响,用不了太久,支援就会到位。

        而卢胜也是精锐,都有正确决断,那两支精锐对抗,其实胜负就在一线之间,谁有更多人,谁就是胜利者。

        想起一个战士:“唯战而已!”

        纪伦甚至还能想到,卫队就剩卢胜几个,不是偶然,面对帝国军的人数,坚持到现在已非常不易。

        当以目前的情势看,也挺不了几次了,人越打越少,没了配合,没了战术,没了信心,没了希望。

        相对,纪伦看到了甲士的英武、以及袍泽之情。

        战到现在,其实甲士本来是有机会逃掉,其中一个就是负了伤,可选择吹军哨,继续战斗。

        纪伦很清楚敌人意图,用命换时间,希望可拖住敌人。

        这甲士很快战死了,纪伦觉得心中一片冰寒,他想起了这些甲士的口号:“为了帝国!”

        真感到了这些甲士的信念。

        就是说,在作战意志,及团队凝聚,己方没有任何优势。

        总战力、后勤……每一样都处劣势,局面不是一般恶劣。

        但是这次,哼,纪伦眸子闪着寒光,没入了阴影和雾气中。

        “呜……”

        传来号角声,很快别小组赶到,只见到一地甲士死尸,中间校尉抵达,只是低首一看,立刻言简意赅命令:“全队集中!”

        “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