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十二章 交战(下)
    浓厚雾气虽有些消退,但还是阵阵翻滚,不远墙都显的模糊

    “我们开辟新战场依靠的还是雾气,正因有雾气笼罩全镇,所以敌人才分组出击,要不直接碾压就是了。”

    “其次就是我们选择在房屋密集处作战!”

    “这可大大抵消敌人的规模。”

    “这是非常明智的战术!”

    纪伦问卢胜:“帝国军有没有探察行踪方法?猎犬?”

    “有,战貘。”

    战貘,这个词第一次听到,但纪伦听懂了,在仓库中,他的随身物品都被吞噬了,里面就有小圆镜。

    但它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换成更有利存在——护目镜,或盔甲面罩。

    所以一早就观察到重重杀气在凝聚。

    “战士长,我愿竭尽所能,斩杀为祸镇子的帝国军,不过我有自己的计划。”

    卢胜点点首,并不意外:“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这样的话,卫队一些内部待遇你就无法享受了。”

    “嗯,合情合理。”

    这时战场埋伏点,房屋紧凑,道路虽四通八达,但都是小路,让个人通过没有问题,可在这样道路上,无法展开,兵力难以发挥,卢胜就可一夫当关。

    9人,分三路,每路三人,最前沿是主战位,中间对付主战位过来敌人,最后一人是后备。

    这战术和帝国军异曲同工,不过有一个战士还在伏击场收集食物,因此有一路是两人,卢胜跟一位战士在这一路。

    至此三组就是各自为战,约了一个集合点,但没人觉得会用到。

    “再见!”纪伦这个方向是这个区域最典型窄巷。

    两侧都是侧墙和高墙,巷宽不及三米,施展不开,纪伦用的是刚才回去在兵库寻找到的锥指匕。

    这武器是可运用更多变,缺点是不能随意切换。

    双手都灵活,臂力相差无几,甚至左臂更有力。

    前面,甲士在突进,在距离纪伦几十米停了下来,一个什长排众而出,问:“陌生人,你为什么要站在反贼这面?”

    “因我有亲人在这镇上!”纪伦回答着,几个甲士列成阵,徐徐逼上,只是由于胡同,展不开。

    听到纪伦的回答,甲士眼中有着怒火,什长脸上大怒,简短的说:“反贼,就得死——上!”

    话才落,两个甲士在突进。

    “废话!”纪伦窜几步,纵身而起,横踏墙侧,从顶上越过,落下时,避开对面一剑,只是一贴,就见寒光一闪,以锥指匕刺入对方侧肋。

    甲士痛叫时,纪伦已再次横闪,躲开一刀光,从其背后以贴身一靠,将其顶飞出去,甲士踉跄着,还想站稳,只见后面的卫队战士,长刀所向,顿时一刀枭首,头颅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纪伦以阴手架住正面甲士长刀,前突,曲臂显肘,寸劲,崩!

    正在向军刀施力甲士组长,觉刀上传来大力,沛不可挡,军刀一下子震开,等他想再度发动攻击,对手与他错身而过,一怔神,就觉后心剧痛。

    原来纪伦与之错身,以阴手刀刺入后心,鲜血泉喷。

    左手直刺,目标前面甲士。

    这甲士仗着刀长,狞笑着与纪伦对扎,未曾想纪伦一贴,竟然贴着刀锋贴近,手腕一缠,藤绕树一样,在右臂上一切,腕筋血管顿时切开,鲜血直喷。

    军刀脱手,甲士嚎叫抽身想退,纪伦右手以锥直捅,在胸开个大洞,甲士当下身软,摇摇欲坠。

    纪伦上前,锥指匕一划,鲜血飞溅。

    “我来!”盯着纪伦的什长,不由脸色微变,沉不住气,这地方狭小,无法展开出去,刀贴着盾移,刀尖微微下指,就要雷霆一击。

    纪伦身影自原地消失,几乎贴在墙上,壁虎一样,在什长身侧,锥寒光一闪。

    什长反应非常快,手中盾一砸,就迅速后退,试图拉来差距,不想尚未稳住,纪伦已冲过来,埋身一靠。

    “噗!”

    在什长侧肘以下,出现了一道血口,心脏鼓着血喷出,这下再也稳不住向后跌去。

    纪伦一脚蹬其裆,第二脚踩肩,自其顶跳。

    火长两个甲士,这时再想抽刀已来不及,纪伦锥寒光一抹,靠近甲士的一臂立刻血光飞溅。

    架住迎面一刀,直刺入****,只听“噗”,这甲士本能弓腰,惨叫才发出,又顺势在颈一刀,鲜血飞溅。

    “噗噗!”已受纪伦攻击的什长和一个断臂甲士,就见乱刀砍下,被卫队战士砍杀,配合的甚是默契。

    而敌人也是身经百战,纪伦抹喉时,动作稍老,也是“噗噗”两声,虽身体微转,避开要害,还是连中两创。

    刀光所至,虽有甲胄,也破开了口,血口飞溅,纪伦顺势一贴,又挂在墙上,一下踢中后面甲士下颌,落地后折身猫腰突刺。

    “噗”,尖刺一刺入心,这一下,这人闷哼,身体顿时软倒。

    紧接着又以这甲士身体为盾,推进数步,抽匕旋身,绕到又一甲士组长斜侧。

    这甲士组长见他突出现,顿吃一惊,想要拉开距离,发现攻击已至,一咬牙,就是一刀,企图同归于尽。

    未料到纪伦这攻本就是虚招,见已应招,立刻一侧一点。

    以锥正面架住长刀,自是以弱击强,但侧面一点,刀光顿时一偏,突进埋身其怀中,用手一推,短刃在其胸腹间连捅,只听见噗噗。

    这时,甲士嚎叫着蹬墙,凌空而斩,已完全不顾甲士组长,见着刀光而下,纪伦折身而出,余光看见一刀所下,组长头颅就飞了出去。

    “杀!”血光中,甲士紧跟一个扑刺,眼看就要及身,纪伦突跃起,空中左右踏在窄巷两侧墙上。

    甲士这一击落空,扑在前,把背亮给了高处,纪伦扑下,扎进后颈,随即一拔,鲜血飞溅。

    这时,一个卫队战士越过,顶上。

    不到2分钟,帝国甲士连死11人,一时间心胆俱寒

    环视一地甲士尸体,纪伦伸手,激烈喘息,自家知自家事,这一番战斗消耗极大。

    就在歇息时,雾气流动着,隐隐有人影,帝国军进一步赶到了。

    “正面人数突增,有人自两侧穿屋越脊而过。”纪伦心中一惊,察觉到有帝国甲士自小路两侧穿房跃屋,正面敌人明显增加。

    “有敌增援!”他大声示警。

    “死战!”

    “你退!”

    两个卫队战士高喊。

    这时,已有帝国甲士从小巷两侧房顶上出现,直接跃下,切断两个卫队战士后路,还有几个在屋顶上呼喝奔行,追杀纪伦。

    纪伦奔着,刚出得小巷,看见一脸茫然短戟战士。之前就是他奉命在后方收集粮食,没想到现在才找过来。

    “快!”纪伦喊着,冲短戟战士指了个方向,随即便越过了他,短戟战士一怔,追着纪伦一起。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了二声惨叫。

    “你带路。”纪伦跟了上来,急促吐出几个字。

    “是!”短戟战士带纪伦三转两转,冲进一间民宅,通过一扇暗门,进入夹墙。

    “只要战貘不来,就不会被发现。”短戟战士贴在了夹墙上,低声的说着,两人陷入沉默,过了一小会,听到有动静,少顷远去。

    短戟战士正要说话,纪伦及时对他进行噤声。

    半晌,又有动静传来,并再次远去,消失。

    纪伦这才问:“有收获?”

    “两份。”

    “所以你得活着。”

    短戟战士有些苦笑:“大家只是别无选择。”

    “我知道。”纪伦沉声,又说着:“为什么敌人不用弩?”

    “有弩的话,只怕没有几分钟,我们就全灭了。”

    “因他们是帝国军,都有规矩,这营没有配弩。”短戟战士也问着:“你为什么这样……”

    “我是为了亲人,在对帝国立场是一致。”纪伦说着,已喘息回力过来,估计帝国甲士已前往别的区域搜寻:“出去吧,这只是个躲避的场所。”

    就自夹墙中出来,看着十米外就朦胧胡同,眸子寒光一闪:“我们继续!”

    “正面对抗,我们对上五个就得死!”

    “但我们还可以游击。”

    只是才踏出了几步,纪伦凛然站住。

    雾气中,一下刀光而至。

    “铮……”刀剑接触声,人影倏中分……冲来的一个甲士扑在地上,身上只有一个伤口,却是在致命之处,鲜血飞溅而出。

    “敌人还没有远去。”

    虽现在只有一个,那是敌人不确定自己在那个具体点,短戟战士的脸一下就有些灰白,握紧了戟。

    交战声虽短暂,就有近处发出了尖锐军哨,却并不直接攻击。

    “反应很快!”

    “已经发觉了单兵与我的差距,故不再添油战术,而是盯着,集体围杀,或者派遣强者前来。”

    “这样就非常不好对付了。”

    瞬间击杀一个甲士,纪伦并没有喜色,站在那里,态度凝重,只听着下一声军哨,眼前雾气里,就隐隐有帝国甲士逼来,其中就有骑着战貘。

    “是战貘骑士!”

    “帝国军中的精锐!”

    “步骑联合,要不是路狭,只一个场面我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