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十三章 堕崖(上)

第十三章 堕崖(上)

        “分开!”纪伦想到这里,说着,直接顺街而去。

        短戟战士见纪伦将更易脱身西面留给了自己,心中感动,可情况不容推让,于是只是低声:“别出镇!”

        纪伦奔行了一段路,发现身后追来只有两个战貘骑士,且对方明显在故意驱赶、好让他多耗些体力,遂选择一处街宅,三蹿两纵、左蹬右踏,跃上屋顶,单膝跪地喘气。

        两个骑士相视一眼,顿浮出杀气,并不勒坐,反驱之,冲到屋宅前,只一拍战貘后臀,战貘就已会意,嚎叫一声,曲腿发力,腾空而起,高度甚至一度超过半跪在屋顶的纪伦!

        纪伦之前就注意到战貘与其说是在奔,不如说是在跳,且后腿肌肉群发达,超出前后肢极多。

        当时就想,战貘肯定很习惯人立而起,用前蹄对目标践踏。

        心有戒备,逃上屋顶更是有计划、有准备,此时见到骑士驱骑上房,冷笑一声,只见自砖瓦下一抽,就出现一杆长矛,向前一送。

        “不!”这陷阱太突兀,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矛尖一闪,“噗”的一声破开战貘外皮,直入胸。

        这时矛虽入肉,并不深。

        可战貘跳上,冲正盛,惯性强大。

        纪伦双手紧攥枪杆,半跪微蹲,重心放后,用力一顶。

        哗!

        纪伦脚下砖瓦飞溅,犁出一道泥沟,足有两米。

        而矛尖直刺入内,不但穿过了战貘,还透出战貘骑士身体二尺,哀嘶惨叫中,战貘和骑士自空中直摔而下。

        同时,纪伦借豁挑战貘,将矛斜扫。

        对面正是又一个趋骑上房的战貘骑士,这骑士后发、并且战貘跃更高,落脚点是屋脊。

        他左手牵缰,右手竖刀,身子紧贴在坐骑,刀光一闪,错身侧砍,却落了个空。

        “错位了!”战貘骑士瞬间一寒。

        驭骑上房成功,战貘落点也在预想区域内,惟一问题是,目标不在预想区域内。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长矛一扫,自骑士侧后斜挑而至。

        “不能挡!”骑士很清楚,反手挥刀根本没有把握拨开,刹那间,身体一侧,就在了坐骑一侧,只余条腿半跨在坐骑。

        “噗”血光飞溅,锋利枪刃自坐骑头颈斜扫而上,直接扫切过,皮肉带着血刮下去一大片,头骨都切开一片。

        “嗷!”战貘受此重创,吃痛顺势低首,猛后腿一蹬,就要倒立。

        骑士自也不好受,朝下险些翻出去。

        纪伦趁机收枪,左右腿更换,面对着战貘骑士,撤臂收回的长矛,就对着一击!

        轴位转移,就转个身,配合收枪出枪,一击已落下。

        这时战貘刚刚结束尥蹶子,一对后蹄重重踩在屋脊两侧,碎瓦飞溅,枪自右侧凶狠的灌入胸腔,直破而入。

        刺、转、抽!

        十字锥才抽出,连着肉块抽出,鲜血飞溅。

        战貘遭此致命,哀嘶声中,腿一软、向着骑士所在那侧倒去。

        骑士一看情势不对,急忙蹿出。

        倾倒的战貘,顺着瓦片向下滑落,纪伦也顺坡自房顶跃下。

        下来看了过去,见深刺一枪,豁出巨大创口战貘居一时还没有死,生命力顽强,联想到了病院中那些“医生”!

        而战貘骑士同战貘一起自房上摔下,此刻向街道方向而去,吹响了军哨。

        先杀谁?

        这时不及细想,纪伦对着战貘就是一枪,只听“噗”一下,直插心脏,拔枪,又挥着而下,重重砸在头颅上。

        “啪”脑浆飞溅,这战貘眸子灵光终维持不住,熄灭了。

        “你就这样杀了战貘!?”

        “那又怎样?”纪伦脚一挑,一把落下长刀就激射上去,自背而入,没入其中,这战貘骑士艰难回首:“战神会诅咒你!梦神会诅咒你!你会武运衰微,你会永陷梦魇!”

        纪伦冷笑:“你很有语言天分。”

        说话间,纪伦又对刚才一对战貘骑士补矛,下一刻,听到镇上杀声渐平,不由一寒,微微咳嗽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

        自病院到小镇,逃亡、连场战斗,他的精力、体能反复压榨,不堪再用,但是还得继续奔去。

        镇上处处飘起灰雾,宛有生命,一切都隐没在雾里,只有尖锐的军哨时隐时现,跟随在其后。

        不到10分钟,甲士越来越多,但并没有攻击。

        纪伦侧听着,隐听到了这样一句话:“这就是那个术武。”

        术武?

        忌惮?

        估计忌惮多少有一点,但战貘骑士都无法对付,自立刻放弃,更多是召集全队,进行雷霆一击,仔细看去,有不少人是挂了彩。

        衣甲破碎,血色染驳,但笔直肃立。

        且哒哒蹄声,一批战貘骑士赶了来,这时帝国甲士拥着一个人抵达,显是高级指挥官,只看了一眼,就问着:“就是此人么?”

        转首,一个什长回答,身带几处创,血水流出却毫不动容:“就是此人,杀得我们二十余人。”

        “跟上,围住,不容此子再有喘息之机。”校尉眉微锁又展开,身经百战,遇到这样的高手虽不多,却也不是没有。

        “是!”甲士列阵而出,军序整然。

        “帝国精锐!”纪伦心中想着,脚不停,继续向南,他这时并没有计划,只在尽可能的拖时间,争取恢复。

        然后?

        在他想来就是死战。

        帝国甲士不肯再添油,要一举解决,出现这样局面,这点早就想到了,没想到的是规模有60人,隆重让他受宠若惊——这是全部剩余的军队了吧?

        帝国军觉得这种隆重应有,这次空前四十损失,很大程度上是拜眼前这人所赐。

        纪伦继续向前,很快,他站住了脚步:“南路断了!”

        路的确断了,断的突兀,裂开了深深的悬崖,小镇似乎是一座浮空的岛,而这里就是深渊之门。

        虚空中隐有着大雾,近90度的断壁,呼啸的风吹过,让人觉得渺小,让人感到了心悸。

        “到绝路了么?”纪伦笑了,回过身,缓缓拉出一个侧马步,单手持枪,枪尖斜搭在地上,一只手端在肋侧。

        一面展风猎猎的旗帜下,帝国军不疾不徐压过,停在十五米处,中间是一个骑在战貘上,头盔顶上插有一根红翎的骑士。

        “原本听说有个术武,我吃了一惊,原来不过将魂,这样实力,就掺合此地,甚不明智。”

        纪伦抿着嘴,将矛尖直指。

        红翎骑士一怔,现在这局面,话中又有劝降之意,不想纪伦铁了心,不过这种也见多了,点点首,口风一转:“你心思狠毒,格杀战貘,这我自要讨回。”

        “喷雾!”

        话才落下,就见全数骑士围成半圈,一戴缰绳,同时一按战貘顶,战貘奇形短象鼻中,立刻喷出墨绿色的毒雾。

        这种毒雾看上去,似松散但连接的丝棉,形成氤氲的雾团,风吹不散,而就围了过来。

        纪伦探手自地上拾起一小石粒,向雾中一弹。

        小石落地,缠了些雾丝,且周遭还有颜色相对浅些毒雾,情形有些是挂下一片蛛丝网,或扯掉一块棉花糖。

        “粘附很难缠,之前两个骑士在战斗中没有用。”

        “我明白了,这对战貘负担很重,而且还要列阵喷出。”

        见到战貘明显有些萎靡,想及骑士揉按战貘动作,纪伦明白了,骑士操控,不能瞬发,且对战貘来说,是不小负担。

        现在,是由于自己被围困住,才可以进行。

        才思考着,雾气就扑了上来,纪伦顿觉身体一粘,似乎陷入了蜘蛛网,而且顿时觉得难闻气味扑至,身体微微颤抖,力量迅速在消退——是毒!

        越来越模糊的视线中,就见来将微微点首,语气带点惋惜:“可惜了一个将魂——杀!”

        这话毫不迟疑,下个瞬间,呐喊一声,帝国甲士云涌而上。

        “杀!”纪伦呐喊一声,扑入其中。

        一刀光破风,纪伦长矛倒卷而上,格住刀,这甲士一声闷哼,踉跄而退,寒光闪过,又有三个甲士砍来。

        纪伦左脚顿地,身体前俯,突呐喊一声,枪刃一扫,血光飞溅,前面两个应声而斩断,及至第三人,突手一软,虽砍到敌人已无力斩断。

        鲜血飞溅中,这甲士一愣,刀砍下。

        纪伦身一翻,已感到一阵剧痛,铠甲破开,一抽一刺,又杀得了这人。

        “哼,两军相争,无所不及,借尔首级一用!”见着毒雾产生作用,敌人力量已枯竭,就踏出一个什长,以一双红眸死死盯着纪伦,只听一声,合身扑上,手中长刀直斩。

        纪伦向后稍退,矛光一闪,这什长小腹上已传来剧痛,发出了惨叫,只是纪伦一拔,第一次竟拔不出,是真正力竭了。

        抬眼看去,周围围着是一群惊讶但杀气逼人的甲士——很明显,在毒雾里能支持这样久,实在出乎预料。

        “杀!”又一个什长低喝,接着,数个甲士呐喊着扑上,纪伦连连后退,深深看了看帝国甲士,持枪侧身跳下。

        风呼啸,纪伦向崖仰望,就在这一瞬间,模糊的视线里,山崖校尉身侧,似有一个人影,正俯视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