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十六章 回家(下)
    房间最深处,宽大会议桌后,一层黑色暗幕阻挡所有流弹和破片火星,这时迅速扁平一圈扩张,染红了所有暗影诡刃……整个二楼,化作黑色地狱。

    一个老者面无表情,发号施令:“杀光敌人,一个不留!”

    日全食太阳下,更多幽影产生,它们只是一停留,就接受到了命令,低声嘶鸣,直直扑了上去。

    “噼啪”扑至士兵身上,士兵身上往往有着白光,有些幽影炸开,化成了脓液一样的雾气散去。

    但这些幽影虽远比不上幽影武士,似乎永无穷尽,紧接着下一个扑了上去,这次渗入了士兵身上,士兵发出了惨叫声。

    “帝国万岁——”接下来,又是一团爆炸,火光将周围幽影炸的粉碎。

    听着连连的惨叫,少尉怒喊着,砍向一个幽影,幽影尖叫一声,模糊的面孔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四下分散,但几乎同时,军刀上的毫光,渐渐熄灭。

    只几个呼吸,周围士兵的声音就少了许多,少尉咬牙拉响手雷:“为了帝国——”

    啪!

    沉稳脚步声响起,上校在走廊角落出现,一楼密集枪战还在继续,却没能阻挡上来,这时随手一枪击飞了少尉的手雷。

    手雷本砸不远,但现在,它突破黑暗,砸进会议室,“轰”爆炸,灼热的钢铁碎片溅射,无差别扑向所有人。

    会议室里最后的枪声顿时稀疏下去。

    一颗子弹唰得透入,直奔少尉眉心,少尉这瞬间,感觉着死亡,但这子弹斜擦着少尉的脸颊过去,血光飚出的轻微刺痛。

    枪声停止了,但里面至少还有三四个老兵。

    隐隐星光,在上校背后浮现,他没有亲自杀人,脚步不停穿过大门,里面黑幕一震,苍老声音:“是纪大人你亲自来对付我……真是荣幸……”

    “前辈……天下崩乱,诸侯林立,唯卢侯是潜龙,还请前辈能弃去成见,共同锻造更有力的术士组织。”上校站住脚步,诚恳的说着。

    沉默,似乎在思考。

    上校静默一下,又说:“至少请不要再协助这些反贼了。”

    许久,只听到一声叹息,黑暗一阵翻滚,渐渐淡去。

    上校看了一眼,命令:“少尉!”

    “是!”少尉正色:“集火!”

    整排的枪口对这房间深处扫射,隐几声惨叫声响起,不多时就清扫完毕。

    黑色的暗幕消失,走廊和房间里的地狱图文逐渐淡去,最后士兵们拖出来几具身穿法服的尸体。

    少尉看一眼,迅速点数,松了口气:“报告上校!二楼敌已肃清!”

    “救治伤员。”上校嘴角微微一翘,道:“还算圆满,我……”

    在这时,心弦突然一颤,沉吟了片刻:“我要回去一趟,你清扫周边。”

    “是,上校。”

    不久,对过来的军人说着:“姜山,送我去高州,还有,我交代过的那些事可以办了。”

    “难道是?”

    上校点首:“家里,终于有变化了,我等了十五年了。”

    …………

    “轰!”

    纪伦第一感觉是身体在下坠,随即听到大风在耳畔隆隆响,脸割的生疼。

    几乎是在睁开眼的霎那,他斜下出枪。

    嘣!

    火星迸裂,碎石激射,霸王枪深入岩壁达两尺,枪身被压的弯曲如弓,足足1.2秒后才绷直,他借着反弹之力,蹿身而起,稳在枪上,一只脚的前脚掌顶着岩壁,双臂向两侧张开,在颤抖枪杆上保持了平衡。

    双臂剧痛,灼烧和撕裂结伴袭来,俄顷之间,疼出一身细汗。

    纪伦知道自己的手臂拉伤了,这是情理之中,甚至情况已远好于他的预料。

    忍着疼痛观察周遭情况,看清后,心里一沉。

    正想的那样,他再次来到这莫名的世界,并且接续了上次断崖飞坠的时间线。

    当初选择‘断崖速降’,本是有相当把握。

    他对自己的枪术很有信心。

    虽不知道这信心怎么样来,可这门本领于他而言已达到运用时随心所欲、分毫不差的水准。

    对灵甲套装同样很有信心。

    纪伦刻意调整了灵甲布局,强化了以双臂为主的局部特性,且霸王枪也做了改动,大幅提升了韧性。

    而随着飞坠过程中发生穿梭,一切都变了。

    本应在1秒内出枪,但依他现在观察判断,他晚了至少1秒!

    重力加速度,多这1秒就是多向下坠落百米以上,居还能成功锚定、且手臂一只都没有拉断,他深感庆幸。

    纪伦细细品味自己的新变化,借此减轻疼痛,发现自己有着微妙的变化,更多力量在身体内抽发,仿佛自少年一夕之间成为壮年。

    他还察觉到了‘自愈’的特征——那种刺痛酸痒。

    情绪渐宁,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当下。

    此刻他所在的位置,上距崖顶百多米,下离崖底几百米,宛置身山鹰的巢穴。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跳已出了小镇所在,视野中,雾气浓度仅是深秋晨曦前程度,仿佛只要朝阳升起,它们就会散尽。

    崖下是广褒的山野,沟谷纵横、林木稀松,视线尽处是平原旷野,后者给他的感官不好,以他难释其源的认知进行判断,那里即便不是沙暴荒漠,也是生命难存的戈壁。

    这情形顿使纪伦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感觉,念头一起,他当下尝试施术。

    还是那个简单的术,咒语‘玛鲁’,纹则是一个圆环。

    在这一过程中,随即便见一颗鹅蛋大小的光球出现在画纹的虚空中。

    舞光,持续照明8小时,光球散发略刺眼的白光,没有热度,相对位置可调控,最远距他不能超过3米。

    “为什么在人间屡试不应,这里一次成功?法则不同?灵能浓度高?还是别的因素……”

    “哗!”

    有碎石自上滚落,打断了思绪,仰头观瞧,见十多个帝国士兵正在进行索降。

    纪伦当即掷剑,半空中无处变向,一个士兵惨叫落地,趁着这机会,大喝:“猫爪!”

    身上微微有点白光,猫爪,飞檐走壁,在涉及平衡、攀爬、潜行状态时,保持正常移动速度。

    才完成,索降的帝国士兵面向崖壁蛙跳,其中4人因绳索锚定点,率先接近纪伦所在位置,他们在距离纪伦3米左右位置停住,等待战友,其中一人探手摸向腰囊,那里插着飞刀。

    纪伦向下发力,压弯枪杆,之后借其弹性跃身而起,躲过飞刀,落下后脚踩枪杆,再度弹起,这次就有米许高。

    四个士兵见他在这样情况下蹦床,不由一惊,纪伦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发力,第三次弹射又高又疾,猛扑向帝国士兵。

    “小心!”附近的3人不约而同提醒。

    下一瞬,这帝国士兵见纪伦扑起,他立刻蹬踏,摆荡横移,及时躲开了抓捕,明显是以身作饵诱纪伦来攻。

    而让他意外的是,纪伦目标根本就不是他,而是他左侧略高上一处岩壁。

    更让他震惊的则是纪伦在岩壁上攀爬的速度,简直就是一只人形壁虎,连横向爬行都能做到,而且速度非常快。

    以至于跟他同时抵达新落点,根本来不及抽刀,纪伦就到了,他只能是腾出一只手,可他一出手,才发现再次被纪伦欺骗,纪伦根本没打算攻击,纪伦目标是他系于腰腹间的安全带。

    锥指匕挑断安全带,单手抓索的帝国士兵身体一坠,纪伦趁机踩上一脚,帝国士兵再也抓不住长索,尖叫着飞坠向崖底。

    这次呼吸之间的交锋拉开了断崖厮杀的帷幕,距离最近又一个帝国士兵在纪伦夺索之际单手拉锁,蹬踏崖壁,刀劈纪伦现在所抓的长索。

    纪伦在长索借力、并再次磕飞了一枚飞刀,立刻反身重新攀在崖壁上,手中锥指匕的棱锥当冰镐用,攀岩附壁效果惊人。

    “噗!”这一刀,帝国士兵只砍到了空空长索,与纪伦错身而过,纪伦在崖壁上借力再次扑起,刀光一闪,又是断索。

    帝国士兵扑摔而下,下面正是霸王枪,想抓住霸王枪,但只差丝毫没有抓住,上身在枪杆上碰了一下,惨叫着翻滚着坠向崖底。

    两个帝国士兵此时均已抽刀在手,飞刀投手正好与纪伦距离不远,且面对面,他大吼一声扑杀过来。

    与此同时,纪伦背后距离较远一个帝国士兵趁着战友吸引纪伦的注意,迅速接近。

    纪伦单手持索,双脚蹬踏崖壁,一副以静制动的模样。

    飞刀投手见此,继续大吼,将军刀舞动,而纪伦背后的那个帝国士兵,则跃身而起,扑向纪伦。

    纪伦仿佛脑后有眼,后背之敌刚跃起,他立刻放弃绳索,贴壁向上。

    此时飞刀投手够不着,背后之敌刚刚击空落足,都距他不远,只不过他在上,他们在下。

    冷笑一声,纪伦割断那背后袭击者的长索,立刻翻身再跳。

    飞刀投手见战友飞坠而下,目眦欲裂,弹身倒跳,同时将手中军刀投掷而出。

    哪知纪伦翻身跳的目标是崖壁,军刀走空,斜插进岩壁,纪伦借力第三次起跳,这次的目标就是飞刀投手的长索,而飞刀投手刚结束倒跳,想再躲已来不及,惨叫着贴着崖壁一路翻滚磕绊坠向崖底。

    连杀4人,总计用时没超过15秒,崖顶有帝国士兵观望,可惜崖壁远算不得平整,想要看真切并不容易,还是通过长索松飘摆荡才意识到连损人手。

    “割了!”上面有人立刻命令,不愿让纪伦有长索可利用。

    “噗”绳子顿时落下,而纪伦早有准备,伸手一捞,两条就抓在手中——其中之一就有安全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