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十七章 壁字(上)
    安全带并非他的目标,他主要是观察锁具。

    记忆障碍让他脑袋里没有成形的概念,可一看这锁具,相关记忆唤醒。

    梨形主锁、牛角八字环,然后回想起帝国士兵索降时的情形,推导出最佳的腰腹拎点,这三个概念明了,索降的知识复苏。

    以霸王枪为锚点,纪伦开始索降,他的双臂有伤,短时间内已不足以应对新一轮激烈而又连续的发力。

    追兵来的很快,事实上他们这一波本就是十多个人,除被纪伦干掉4人,余主要是因在上面看不到纪伦,分散设置锚点,以至一部分锚点略远,需要调整中继锚点的位置,因而延误。

    纪伦操控灵甲、部分变形,使绳子通过在腿部盘缠并通过脚来刹车,以此基础,飞速下降。

    而帝国士兵在砍断4根绳索后,确认了他的垂直位置,第二波索降者更是迅速下降,快如猿猴,看起来是真正的索降高手,比他更艺高胆大,采用是倒立式速降,其中一人3次出手,试图砍断他所用的长索。

    幸这一段距离视野无碍,他通过摆荡躲过了危机,可下降速度也因此减缓不少,遂被追及。

    第一个索降者凶猛,仿佛就是同归于尽,一起坠落而来。

    面对这样的军人,纪伦自忖成功躲避把握不足40%,他选择了搏个生死刹那。

    “啪!”在这个刹那,他和军人都得偿所愿,军人成功抱住了他,他毫不迟疑,锥指匕一插,鲜血飞溅,这人右臂肩窝处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创口。

    “啪!”果不其然,纪伦的绳索因突承受两人重量,还有一人惯性而崩断。

    “抓崖!”纪伦及时捞住岩壁,靠脚蹬来减速。

    “帝国万岁!”军人眸子中闪着寒光,右臂伤势令其只能独臂发力,在两人沿壁激烈下滑中,迅速失去擒抱,于是他突松臂,双脚向纪伦身上一踏,恶风顿起。

    这是希望与纪伦支撑不住,同归于尽。

    “哼!”纪伦道法在身,攀附远比想象的强,军人一松臂,纪伦就明白了,微一踏,立刻上扑。

    一脚踏空,军人斜向飞离崖壁两米,向下飞坠。

    “啊……”战斗以来最懊恼不甘的绝望诞生了,不过这样的动作,也使纪伦身子一侧,气流呼啸,使纪伦再也抓不住。

    “刺!”这次冰冷握着的是短剑,锵火光爆射在崖石上,剑插了进去,身形一滞,肩膀要脱臼了。

    才喘口气,脚下空落落,匆匆扫过下方视野,记住壁面裂纹和植物分布,又是咯噔一下……剑卡断。

    糟!

    失重时,本能反应蹬了一脚,踩在悬崖树上,刚刚记住的信息,身形往某个方向扑坠去,崖壁扑面,再次插剑。

    断剑震着虎口留下鲜血,一飞出去就变成黑色,一路洒遍留下长长痕迹。

    “杀,杀掉这术士——”

    上方,传来了呼喝声,一道道身影,虽有着绳子,但快速纵身跳下,山石滑落,草木飞溅,扑簌簌……这幕简直疯狂。

    果一个没有掌握好,后脑磕在一处尖锐山石上,红白色脑浆迸射。

    一个给拌倒了,铁罐头包裹着没有散架,但变成红色笔刷扑过山崖,这出血量不可能再幸存。

    还有一个值得留意的是——其中有人一条腿废了。

    这废腿士兵拉着绳,艰难的爬着,口中衔匕首,两眼死死望着纪伦。

    纪伦之前就已久战脱力,这时根本没打算停留,不断直下,崖壁裂隙和藤木间加快速度。

    见此,废腿士兵大吼:“帝国万岁——”

    仰首一看,那人影脱离位置再次凌空,舍身跳扑过来……锵!

    断剑与长刀交锋,火星飚射,两人都一起落空掉下去。

    废腿士兵脱手长刀,发了疯一样双手死抱上来。

    成年人的高大和力气,却不防他面前这少年人一声不吭身矮缩下,趁着他腿伤防御空开,一膝盖猛顶他裤裆,噗!

    生死急坠,分野也就这么瞬间。

    纪伦单手抽回断剑,一个头槌撞脱甲士下巴,两道人影高低错位分开……纪伦向上背撞一丛灌木,轻质的山文甲没破,但脊背都要断的感觉,看准最后一根藤条拽住了,耳听到人体掉下面噗一下肉饼的声音。

    但没有听见水花声,匆匆扫一眼,崖下面是石头滩。

    剩余士兵追上,都扑了下去。

    “都不怕死?”

    纪伦尚未来得及重新锚定索降点,两个索降者就到了。

    纪伦横向攀爬,险险躲过一人,一人无论怎么样也躲不开,就索性全心全意与其交错。

    “噗”血光飞溅,其人脖颈一丝红线。

    与此同时,纪伦也在飞坠,但他有一次机会,下面11米位置有岩石凸起。

    刹那间,纪伦脚一踏,硬是半空踏了敌人一脚,获得了缓冲,再树熊抱木般擒抱凸起的石头,虽没有短剑,但还有锥指匕。

    火星飞溅,石屑崩飞,成功了!

    但并没有一次停止下坠,自这块被风雨侵蚀的凸石上滑落,只是一按,翻身,先是头下脚上,近乎360度的一次滚翻,代价是下坠21米,优势是双臂终可以勾住岩壁了,且手中锥指匕变成了真正冰镐。

    冰镐入岩壁,拉出两道向下的沟槽,脚膝的锥刺作止刹器,终制住下滑。

    刚喘了一口气,三名索降者最后一名杀到,刚才纪伦已不是在速降,而是反复坠落刹车,下降一举超过他,这给了再次飞降扑击的机会。

    这索降者对自己狠,为了提高突发性,只见刀一挥,自断绳索,速度猛加快,扑向纪伦。

    “噗!”

    这样确实出乎纪伦预料,即便有道法相助,纪伦也没能完全躲开,只见寒光一闪,一只冰镐穿过了大腿,钉入岩壁。

    “去死!”纪伦转动身体,左手冰镐架住索降者一手冰镐凿击,右手冰镐猛的一击,击在脑袋上。

    “啪!”脑浆飞溅。

    索降者一死,所有绳索松了,看着下面绳索一松,随风飘着,校尉脸色铁青,这意味着索降兵全部被杀,扫了一眼,命令:“砸!”

    上面的人并非没有行动,这时已收集些石头,听到命令,立刻推下巨石。

    说是巨石,有些名不副实,实际上是自附近拆下的半堵水泥砖墙。

    崖壁不是水滑梯,它凹凸不平,且陡峭,这使得水泥砖墙很快就与一处处凸起撞击而崩解,弹到了空中。

    这样的巨石,对于紧贴着岩壁纪伦并不能造成直接伤害,可随之而落大量碎石沙土造成相当的困扰。

    重力加速度,便是鸡蛋大小的一块,飞坠数百米后砸在身上也足以造就一片淤青红肿,更何况这并非一块两块,而如飞涧泻落,形成冲刷。

    之后就是第二块巨石,第三块……崖顶的人似乎铁了心要靠这种手段制造麻烦,从开始投掷,就没有停过。

    在这种沙石聚下的干扰下,纪伦艰难的斜下爬滑了近十分钟,才找到一处凸石,躲在了下面。

    这时,双臂伤上加伤,腿伤也不轻,攀爬是不成了。

    向下一看,花白色的盐分渗透内凹崖壁,野生动物****石盐留下的一片光溜溜表面,这导致没缝隙可抓,糟糕的是藤条也到了尽头,差着还有四层楼高。

    “跳!”纪伦一咬牙,直接悬空坠下,风声呼啸,四楼高度非常短暂,开始还能感觉自由落体的加速,视野就一下晃动模糊,噗……

    纪伦一个翻滚,躺在了丛林里,遍体鳞伤,几乎一动也不想动,这回真的感觉脊椎快断掉了。

    终于安全着陆。

    “武器!”

    本能要寻找剑,触手摸到一个小小冷硬金属,带着花纹,转首看看,只见不远处血肉模糊,摸着的是甲士铭牌。

    纪伦缓了缓神,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中找到了剑,多个铭牌也都捡起来,这铭牌确实有古怪。

    纪伦还在甲士尸体附近,找到了抛落盔甲,不过这不是目的,他一瘸一拐的就近搜索,饭团,他现在需要饭团。

    找到了三个口袋,纪伦猛感觉到饥渴,撕开一看,是一模一样的饭团,很小,脏烂的不成样子,发出诱人的香气,隐隐似乎有白光闪过。

    不过对他来说这不是问题,分成小份直接吞咽,且只吃了二个,还有一个被他收入囊中。

    食物落肚,很快就有了反应。

    并不立竿见影,但能明显感受到温热不断滋生,一波波扩散向四肢百骸,伤患就像是淤积在滩头或堵塞了通道的泥沙,在这浪潮中一点点被冲刷带走,呈现好转的迹象。

    脑子里仍旧乱糟糟的,不时浮现莫名其妙念头,不仅打断他的思绪,还让他的注意力难以集中。

    这里干粮似乎非常珍贵,叫人费解……什么时,粮食会珍贵呢?

    就在这时,呼啸声传来,抬首一看。

    只见密密麻麻的黑点在山崖半空,那是高空投坠的枪林,一个激灵,翻滚,一道道铁枪追着身后扎下。

    纪伦紧贴着崖壁站起来,定神看去,面前谷地石滩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枪林,甲士的枪当了标枪!

    暴雨骤歇,落下的稀疏了些,隔着悬崖,敌人似乎黔驴技穷。

    但纪伦毫不迟疑,不顾还在钢枪继续下落,快速冲出枪林,才走了几步,黑影在头顶笼罩。

    一块真正的巨石落下,“轰”一声,重重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