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十八章 壁字(下)
    千钧一发,纪伦奔出,回首一呆。

    巨石并不填满崖底,烟尘积卷淹没了石滩,夹杂其中是丝丝绿色雾气,侵蚀席卷,飞虫都啪啪啪掉落……这诡异绿色气浪余波直到碰撞到树林一线,撞上了透明的玻璃幕墙一样,才将将停止。

    稍后雾气消散,石滩上的尸体肉饼已一空,衣服、骨肉、血迹都没有看见半点,只有幽冷的钢铁枪林,竖立在空地上,原躲避的那个崖壁底部凹陷也给腐蚀千疮百孔,人还躲在那里必是尸骨无存。

    “抓住,杀死!”一道道缒索,继续在上面抛下。

    军队的组织,搜集到了绳索工具,而这样缒降,就无需卸甲,只见得更多黑影在上方变大。

    片刻,众多甲士出现在山崖,伴随着盔甲与刀枪碰撞,散开冲入林子:“没有发现敌人……”

    “追!”

    身材高大校尉,扫了一眼,命令着。

    满片的森林,雾气徘徊,没有风,只一路疾奔卷起堆积枯枝落叶,唰唰响,沉闷中刺耳。

    天上没有太阳,通过植被辨别的知识在这里没有意义,好在断崖醒目,它高墙一样的横亘,而自己的目的是绕过它,从别的方向再次进入小镇。

    与小镇法域所显现季节不同,以植被来判断,这片山谷处于春夏交接,新绿很易就能发现,或是因地处山中、又没有太阳,气温并不算高,不会让人觉得冷,湿度适宜,山风偶来,满鼻都是泥土和树木的气味。

    在这样的环境中前进,并不痛苦,让人诟病的就是没有路,效率低下。

    走了个把小时,食物产生效能差不多停止了,伤势愈合几乎察觉不到,可思维的混乱问题更严重了。

    眼花缭乱、恍惚、头晕恶心,宿醉一场又挨了顿打一样,踉跄几步,他扶着一棵树大口喘息,缓缓跪倒,不久呕吐,这一刻,思维是几近停滞,大脑一片空白,就是吐,不停吐,感觉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折腾了10分钟,才觉得好一些,浑身酸软无力翻身滚到,躺着小口呼吸,感觉连一根小手指都困难。

    有趣的是,此刻他脑子里不再是乱象纷呈,相反是放空,巨大反差让人不适。

    又过了差不多半小时,种种不适消退到可以忍受程度了,他站起来,继续行路。

    帝国军没有追来是运气,但这里并不安全,直觉告诉他,这周围有东西一直在暗中窥伺,且不止一个。

    离开时,留意自己的呕吐物,黑绿粘稠物,似乎是某种工业废弃物,很难想象,这些东西是自己嘴里吐出来。

    纪伦蹒跚离去,这处谷地重新寂静,数分钟,雾气渐浓,留下以呕吐物中心一片没有一丝雾气,看起来颇不寻常。

    突然,雾气中扑出一道雾影,这影有着抽象头颅和前肢,后半身干脆是雾,它的目标是呕吐物,飞速直取。

    紧接着,更多雾影出现,它们都具有着强烈意愿,目标均是呕吐物,区别在于,形态的完整度各异,但无一超过最扑出的雾影的完整度,有的干脆就是个隐可见的面孔被雾团包围着。

    呕吐物被这些雾影包围后,很快就沸腾冒烟,墨绿的烟,升腾四散。

    仔细的看,会发现烟中有扭曲的景象,不过紧接着它们就被搅碎了,仿佛有无形的存在疯狂撕扯吞噬,直到所有呕吐物全部化烟消散。

    随后,一团团的雾影拖着长尾各奔东西,这时再看,它们的形象清晰不少,其中一些甚至有了完整体形。

    与此同时,行进中纪伦感觉自己的精神在恢复。

    事实上自从呕吐后,就有所起色,只不过受极端转换不适困扰,不及现在清晰。

    又过了一会,就不止是恢复的问题,而是增益。

    这种增益迅速弥漫全身。

    “不对,这座山周围,或是一个更大的封闭囚牢。”

    一道悬崖,山上山下两个世界,不过现在纪伦并不考虑冲出,他要回到镇子,战斗还没有结束。

    山下是不规则弧线环绕着崖壁谷地,地形奇怪,似乎是一棵大树的树皮给人剥掉了一圈环形……纪伦还没看到全部,只是这么猜测。

    “汪——呜——汪——”

    隐隐狗叫声响起,远方喊声:“嗅到他了……他在这面,追——”

    狗还能下悬崖?

    军犬?

    纪伦还没摸清出路,不打算给敌人锁定围捕,几步冲上树,跳跃解下腰带、臂甲、破碎肩甲这些带血腥物件,都用了力气远远投掷去,错落间距列成错误路线,干扰追犬的嗅觉。

    自己在树上跳跃。

    装粮食袋子没舍得弃掉,这由于不确定自己要逃亡多久,思索——长途追猎中的猎物到底是死于长枪刺杀的几率更高,还是死于饥渴疲累的几率高?

    纪伦想不起答案了,只凭着直觉取舍。

    最后大体只剩下贴身的连体衣,还有带着护目镜的头盔,夺路而逃,这片是山谷环绕,但其实内部还是有岔路死路,密林,雾气,构成巨大迷宫。

    “咦?”

    纪伦突觉得眼内一亮,怔了怔,跳下来,站在地上,只见视线的尽处,在一片陡峭崖壁壁上空,出现一点点白光,照亮了半个侧面——壁上竟出现字!

    字体由盐分析出的结晶,似是鎏金烫出来的正楷,但似是书法家的毛笔漏水了,模糊不清。

    只是靠近了些,只感觉杀戮带来的鲜血一清,化成了点点光雾……消失双眼中,一阵清凉,眼前一亮。

    又不见了白光,似乎是幻觉。

    盐分结晶也重新黯淡,字体消失,似乎不真实,但纪伦身体是有变化,他回想到刚刚看到过,与清凉效果描述相近似的东西……《道法汇元》中记录……

    “法术……锐目!”

    一用,清凉感陡然涌上,视野焦距拉长,隐隐能在雾气中看的更远了。

    空气中,许多细小雾运动变得清晰,树上飘落的枯叶速度变得缓慢,自己的举手投足动作也变得同样缓慢,一切都沉浸在水波中!

    眼睛看向崖壁,捕捉到细小的光暗。

    盐分析出结晶的字迹清晰起来。

    “万分感谢你的努力,小镇依旧在恶化,但这带来了些好转……你是黑暗中射入的一束光,带来了希望……”

    “这句话中的线索,口吻是镇子,谁在指引支援我?且……一束光?”

    纪伦原或许看不出,但这时穿透部分雾气,视野扩大,就看到崖壁、林木、枝叶、蜘蛛网间许多偶然小小露珠,宛许多细小镜子的相互折射,随着视野扩大由孤立光点转向串联,一丝光若隐若现。

    无论是偶然还是设计,这光线没有消失……

    纪伦带上食物袋子,往可能是小镇疾奔而去。

    锵——

    火星在地面飞溅,一个身披重甲、全盔覆面的校尉,宛黑色铁塔,只身在道路尽处的雾气中缓行过来,长刀拖在地上,摩擦溅射出火星,柏油路融化出焦臭。

    跟着雾气,六个甲士,目光巡视树林。

    “呼!”

    纪伦转身靠在树干后面,隐藏着,只有胸口起伏,后有追兵,前有堵截!

    敌人脚步声到这片林子附近时放缓了,校尉似乎判断出这是林子出口,声音在面甲下沉闷传出:“你在这里,躲不了……”

    轰!

    一股巨力撞击大片林木,落叶纷飞,惊起一些飞鸟虫豸,一个躲藏人影在林子一侧窜起,大叫而逃。

    噗——

    长刀穿空,透腰而过,人影切成了两段,惨叫着扑在了柏油路面,血红肠子流了一地。

    甲士疾奔上前,检视:“副尉,是镇民,不是他。”

    “继续搜……快要入夜了,无论他,还是逃民,都要回家,这是进镇必经之路。”校尉冷冷的说。

    染血长刀,吱吱拖地声,似是冷锯锯向骨头的声音。

    血一片流淌到柏油路的两侧,润进树根的枯枝腐叶层,长刀震下的落叶尚未停息,落在树林的枝桠间,有些悄无声息落在一些黑色发丝、面孔、瘦削肩上,覆盖了他的全身。

    这个镇民是男性……

    纪伦绷紧待发的身体放松下来,最坏情况没有发生,现在自己没有布熊阿吉来隐藏,但推测来说,可以认为巨刀校尉感觉没有异化怪物的敏锐,否则也不用猛犬嗅觉追踪。

    不多时,金红色火星消失在视野对面,长刀拖地声音回去,到了来路某片林子时,又是一声巨响:“出来吧!你伤痕累累,又累又倦,太阳又要落山,这夜危险,你撑不过去。”

    “这样简单粗暴的试探。”

    纪伦爬起来,看得出敌人很有信心,可队伍配置上分析,帝国武士数量明显在稀少,这波堵截敌人如果只有这点数量,并非不可击破。

    只是拖刀声音有些奇怪,越叠越高的杀气。

    纪伦觉得不对,不打算与副校尉在平地冲突,扫眼自己周围这片森林,查看了镇民尸体,镇民手里握着一柄普通的自作刀,朴素实用,这是个惊喜,但双眼圆睁的惊恐,没能在校尉巨刃下挥出一刀。

    沉默将镇民的鲜血,涂在自己连体衣上伪装,这血粘稠还没冷。

    实话说,纪伦对此并无多少印象和感情,只是想起母亲,伸手阖上这人眼睛:“虽不记得你是谁,但也许曾帮助过我家,你安息吧。”

    接着,抽出刀:“而我……会为你们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