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二十二章 钥匙(下)

第二十二章 钥匙(下)

        “哥哥走了。”

        小萱草挣脱卢氏的手,她并不排斥这个熟识的大娘,也知道关系重要,但就是忍不住冲动,一直跑到门口才停下来,终跟不上少年速度。

        最后只看着纪伦高大的背影——在萝莉小萱草看来高大——消失街角。

        她又低下首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有些小忧伤:“妈妈喜欢的一首唐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囡囡好难过。”

        卢氏噗哧一笑:“你这娃娃才几岁呀,伤春悲秋。”

        不过这个丫头聪慧而重感情,卢氏就神情一动,过去对卢胜悄声:“咱们有儿子,但还没女儿,对小萱草是知根知底,以这丫头孝顺,还有那纪伦和丫头的亲近,如果养这一个女儿,以后也有个伴……养了怎么都不会吃亏。”

        卢胜冷着的面孔抽搐了一下:“这种事你不用和我说。”

        这样的一幕不多也不少,小镇居民正用最原始的抱团来重整恢复元气。

        …………

        街道清冷,但一路无事,偶遇匆匆去往避难所的镇民,都是年轻男女,很少有老人,听他们议论着帝国军连夜在林子里搜捕的接近,以及小镇避难所终召集的事,有人看到了纪伦,认出来,对他鞠躬致敬:“感谢你,术士。”

        纪伦不认识来人,点首含混应付过去,告诉避难所也没几个战士,才会召集所有人:“请做好战斗准备。”

        镇民们面面相觑。

        纪伦回到家,花盆底下摸出钥匙,推门进去,玄关处许多细小布置都没变化,鞋架上没有多出来女式鞋子,一楼还保持着自己离开的样子。

        “妈妈没回来么?”

        又去二楼,刚踏上二楼地面,就怔在那里……有人。

        主卧室的门开着一条缝,轻轻推门进去就嗅到水汽和茉莉香,侧面浴室门口出来一些脚印,不是拖鞋印记,是个足弓弯弯的娇小脚印。

        落地窗帘是拉开,阳台上有一个女人,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黄花梨木圈椅上,面对着漆黑铸铁栏杆外面的小花园。

        背影看去,她的个子有些玲珑,肩若削成,一身新换的白色睡裙质朴但浆洗得干净整洁,显得女主人的温婉惠质,湿润的墨色长发披在身后,沐发后还没有干,散发着皂角的水汽与茉莉花的清芬,亲切而熟悉——还没看到正面,一下子就知道了这是母亲,她喜欢的茉莉花味道。

        他过来的脚步声应能让人反应,但那女子怔怔望着花园发呆。

        纪伦不由慢下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雾气中朦胧,天色有些晚了,路灯照亮小小花园,一个年轻的女子牵着小男孩、小女孩在花园里玩耍捉迷藏,一个军装男子远远立在篱笆外看着,面目不清,这时转首去和身后的一个大男孩说着,男孩立正敬礼,掌心有个枪弹洞穿的创伤。

        景象一晃,又只是黑夜雾气。

        女子还在呆呆看着那边,纪伦一颗心提了起来,快步绕过去,按开了阳台的灯。

        突打开的光线有些刺眼,女子本来交叠放在小腹前的双手,抬起来挡住眼睛,丝袖如两片云朵滑落,露出雪白皓腕,手指葱嫩,还有仰起而变得更修长的细腻脖颈,都是素洁干净没有多余妆饰……都说脖子和手腕最能看出女人的年纪,这刻纪伦分辨不出,有些不太确定:“妈妈?是你么?”

        她闻声怔怔放下遮挡的手。

        “是她。”

        纪伦见此松了口气,握住女子双手,自己蹲下去,甲叶发出铮铮响声。

        这盔甲声响让女子有些受惊,光着的双脚缩到裙裾下。

        但纪伦紧握住她的双手,就这样一身戎装,半跪在这茉莉花前,目光平视她的眼睛:“妈妈,是我。”

        这个安坐在阳台椅子上的睡裙女子,还是梦游一样的神情,她似乎没想到在家里会遇到这样一身盔甲的男人,直到目光落在少年青稚的面孔,似乎在回想些,终于轻轻点首。

        “妈妈不用害怕,儿子回来了,家里安全了。”

        而母亲并没有显出太多惊喜,只是一下一下抚摩着他的脸颊,在想着什么,没有说话。

        纪伦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独居太久了的反应,想起那些大人对于食物的饥饿眼神,掏出三个袋子,打开来:“妈妈,这里有食物给你……还有你喜欢的梅菜饼。”

        她这时终有了点反应,慢慢咬着吃,眼睛月牙一样弯起来,闪亮着满足的光,双脚伸出裙裾,十颗细白脚趾微微翘起,似乎第一次吃到冰淇淋的小女孩。

        “你还光着脚……要受凉。”

        主卧的鞋柜也空荡荡的不像是一个女性鞋柜,又找到之前医院里那双实用的护士白鞋,胶底无根,布面松紧口的尺码适应是很方便,托着她的双足给她穿上,却刚刚好,修短合度。

        她咬着一个饼,怔怔看着少年,又低首,看看自己脚上的白鞋,这看上去是舞鞋……本能习惯站起来,起身动作带起雪纺睡裙的裙裾褶皱,卷着雪堆似涟漪,侧转半圈的裙裾飞扬,小小的阳台都一下安宁下来,似乎响起了几个孩子拍手与欢笑声,男孩,女孩,围着母亲奔跑游戏着……

        “对,这样就好了。”

        纪伦满足地看着她,享受这一刻刺激下的记忆,许多与母亲关联的孩童印象都重新找回,直到欢声笑语幻觉淡去,重逢喜悦平静下来,他才回醒丝丝异常:“妈妈怎么不说话?”

        她试过新鞋子后重新坐回椅子,不说话,抱着少年的头,让这孩子靠在她的腿上……这个动作又勾起记忆,但忽视了现在纪伦的身高。

        纪伦靠在她的小腹上,叹了口气,这在和任性固执的小孩子打交道一样,但直觉母亲并不是自己的记忆障碍,而是某种难以描述的东西阻隔交流,就尝试获取更多的信息:“如果不能说话,点头或者摇头,可以么?”

        她点首。

        “玄关没有鞋子……你没有出去过么?”

        她摇首。

        “可是,之前你不在家里。”

        她皱眉认真地想了想,递过来一把青铜钥匙,钥匙一入手就很沉重。

        “是哪里的钥匙?”

        这个问题复杂到就没法用是否来说明了,她牵着少年的手去到车库里,轻车熟路,打开白炽电灯,推了推沉重的铁艺置物架,她的力气做来有点费劲,但还是努力地推。

        纪伦明白了她是想去地下室……或也许是地道,自觉上去帮忙推开厚重铁架。

        铁架推开后的地面上是铸铁门盖,直通地下,纪伦和前一次那样拉开铁环掀起,女子就按住他的手,嗔怪看了他一眼,拿起钥匙,插入了铁架后面的墙壁……阴影中有道缝隙,隐形锁孔。

        轰隆隆——

        震动在脚下地面传来,门盖剧烈折叠变形,翻滚打开了,显出里面的石质台阶。

        “难怪,之前这下面有点诡异……”

        纪伦试着探足,这次没有了冰冷毛骨悚然的感觉,但还是有些不确定,回首看她:“妈妈要我下去么?”

        她双手还握着那枚青铜钥匙插在锁孔中,面对这疑问,她在裙下伸出脚踮起,小小白鞋在地面薄薄的一层积灰上划动,沾染了灰,同时也写出一行字迹:“儿子,这是你父亲给你的财产,去吧,它就在里面。”

        这是母亲到现在为止唯一完整而逻辑的表达,纪伦留意就发现,车库积灰上有许多这种留下的模糊痕迹,从歪歪扭扭到整齐清晰,重重叠叠地相互覆盖,而形成积灰的不均匀,她为表达这句而练习了很久……奇怪是,既如此重要而且长久准备,她在拿出青铜钥匙前又犹豫。

        而现在写完这句,她就用尽了所有力气,身子软软无力。

        “妈妈!”纪伦一惊,抱住她。

        青铜钥匙脱离她的手之后,就在锁孔中爆发出白色电光,有点是避难所石桌那种灯光照射效果,她睡裙上盛开一朵朵的茉莉花,在裙裾尾处,第一时间瓦解,化点点雪白花瓣。

        接着旋转上溯到腰间、胸口,短暂视觉冲击过去,白光一片,接着区别于避难所的是——她整个人也化点点雪白花瓣,连着钥匙一起消失在地下室里。

        纪伦双手一空,目瞪口呆看着这超自然一幕,已能接受那些怪物的非人化,但母亲身上也出现这样,还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和冲击!

        正这时眼角光影一闪,猛回首:“谁!”

        角门里有个小小的光影消失。

        纪伦一拍武器匣,双刀弹在手中,放下面甲。

        “轰!”

        就在这时,车库灯光一黑,脚下地面颤动,整个楼房都在颤抖,即将崩解。

        “发生了什么事?”

        轰隆隆砖石坠下,天花板塌陷,就似乎是医院那次死亡坑埋重演。

        大门闭合,只有地下室里石阶散发淡淡纯白,一亮一亮在呼吸,又似乎是母亲的祝福,却因地震突如其来而变得扑朔迷离。

        “进去了,还能出来?”

        纪伦瞬间产生怀疑,记忆障碍又连遭死亡的经历,本能怀疑周围一切,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是一咬牙跳了进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