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二十三章 少尉(上)

第二十三章 少尉(上)

        自角门进入,一股阴寒潮腐风从内中吹出,仿佛下面是潮湿通风的水道。

        纪伦拉下面罩,沿石阶一步步走了下去。

        一派幽深,潮雾迷蒙,感觉是置身地牢的走道中。

        呼!呼!呼……

        石壁上,火把一对对亮起,由近及远,雾气淡了许多,依旧存在,就是风吹不散的纱丝雾。

        上面的震动渐渐变小,而眼前是长到看不到尽头的通道,高3宽4,比他预想中的要宽敞,方石堆砌,顶部和地面则是横置的条石,地下水充裕,石壁湿漉漉,地面上还淌着一层薄薄的流水,顶壁条石缝隙也在沥沥的滴水。

        风声呼啸,单听风声,感觉似乎到了群山中的罅隙风道中,可楼梯这面尽处,是以方石堵死的,根本不通。

        火光摇曳,映衬着石上的水迹一片油腻,仿佛随时都会被点燃。

        纪伦心忖同时淌步而行,保证自己始终有一只脚是与地面接触。

        同时,他的甲具发生着细微的变化,增厚、光泽尽敛,质地改变,有了颗粒状的凸起,似乎是粗砂面。

        前行了几分钟,最前不见尽头,但纱丝雾中出现了一个蹒跚前行的身影。

        “来了么?”纪伦手一动,按上了剑。

        再靠近,雾散开,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味,仔细看去,却是一个男人,并没有穿白衣,而是穿着睡衣,赤着脚,微弓着背,双臂下垂,丢了魂一样,最令人心颤的是全身散发着一种幽光,让人不寒而栗。

        “是黄医生!”

        纪伦的记忆力非常好,略一思忖,就知道了其身份,靠近了些,见黄医生喃喃的说着话,话语含糊,但靠近了,突转过身,对着纪伦:“你说,父亲会不会不爱孩子?”

        听到这话本能,纪伦的小腿迅速绷紧,整个人向后退,却见他并没有动静,良久,才又靠近,仔细的观察对他视而不见的黄医生及周围。

        “没有动静,偶遇?”

        纪伦思忖着与黄医生擦肩而过,继续向前,通道应该没那么长,之所以显得长,他觉得跟在病院五楼遇到的情况一样,始终小心,脚不离地,这样无论有什么突发情况,他都有相当把握做出及时有效的反应。

        路终有尽头,一间地厅,圆形拱顶,长窗如花瓣,以拱顶中央点为核心,向八方比邻并列,玻璃彩绘,描述的是古老的战争,刀兵相见、车马纵横,有光字窗后透出,经由彩画,将斑驳光影洒落在地上,在空中形成僵死的光柱,让厅中的景致显得呆板。

        纪伦留意到了这些,但他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中央供台上。

        这供台像是演讲用的小讲台,又好似半截石柱,立在地厅的当间,顶端扣着一个水晶罩子,上着锁。

        地厅最外围有三阶向下的环状石阶,当他进入,淙淙的水声响起,最底层石板平地开始漫水,穹顶的光也有所变化,花瓣玻璃窗后光芒迅速转暗,中央的半圆形凸起裂开缝隙,一束光而下,将供台笼罩。

        看上去很美丽,纪伦皱了眉,看了下后面,在后面,走廊有着动静了。

        “啪,啪,啪!”幽暗的走廊和大厅形成对比,渐渐,大门出现一个武士。

        “黄医生?”

        “不,不是!”这站着一个帝国校尉,与之前见过的不同,他的军服是红色,金色的纽扣,扎着宽大的武装带,穿着铮亮的马靴,他的头盔面甲也很独特,面甲不是普通帝国士兵千篇一律的肃穆型,而是一张笑脸,额上方还有个斜前凸起的金属角支起。

        纪伦的目光很快落到武器上,一把异化的军刀,刀柄更长,刀身前半部分刃弧波折,增宽一寸,前端以刀背切角收尖、形成锋锐。

        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重屠。

        接着又闪过一段信息:配重屠、披血袍,帝国勇士。

        校尉双手拄刀,凝视着一步步接近的纪伦,开口:“我听说过你,你不该与帝国为敌。”

        “大言不惭,你能代表帝国?不过是假借公器。”

        一句话彻底说恼校尉,一声低吼,凭空一道血光如雷灌下,命中头盔上的金属角,随即肌肉蠕动、骨骼铮鸣,一股血腥气息自他身上散出,形成明显的涟漪状风圈,将周遭的尘土吹的飞散。

        与此同时,纪伦踏下的脚步略重,发出‘噔’的一声,随即身上有水波般的金光流转,金光掠过护臂、胫甲、以及武器,甲具变得厚重,武器散发冷冽光芒。

        咚咚咚!

        校尉发起冲锋,明明只是普通体格身量,要比当初救囡囡时遇到的帝国士兵冲锋更有气势,每一步奔踏,都如同擂鼓,脚下的地面也被捶击的鼓面般震颤着,给纪伦的感觉,迎面而来的不是一个奔跑的人,而是一辆全速突进的重战车。

        锵……

        拖刀,刀尖在柏油路上犁出一条沟槽,火星飞溅,并且形成热熔燃烧,看焰光,绝不仅仅是点燃沥青就能造成。

        纪伦阔步向前,步子较前既没有减慢、也没有加快,步宽一致、节奏分明。

        双方离着还有四米多远,校尉猛撩刀而起,伴随着一溜熔岩和火星,艳红刀芒如同新月般脱刀飞出,斩向纪伦。

        校尉动,纪伦也动。

        校尉挥刀,纪伦前突,刀芒的炽烈和锋锐,视若无睹。

        校尉的确没能料到眼前这单薄消瘦的对手战斗风格是刚猛霸烈,但他身经百战,瞬间便从纪伦的动作中体会到了其无畏直取,当下稍后纵,转手腕令长刀斜劈而下。

        他的反应快,他的动作疾,可他还是晚了半拍,纪伦比他更快!

        刀芒是硬扛的,束身软甲被切割熔毁,随即皮肉翻卷,鲜血迸流,创口焦糊,这是付出。

        抢进,阳手刀,他要校尉在刹那间选择。

        这个刹那根本不足以让人进行周详的思考,校尉基本上是凭借本能在应对,只有这样才能快,才能来得及。

        确实很快,校尉的攻击的确及时拦住了纪伦的突刺,假如纪伦的目标真的是他的心脏的话。

        目标不是心脏,并且这也不是一次突刺,真正目标是校尉持刀的手腕,用以攻击的是锥而不适匕!

        这次变招堪称行云流水,迅疾的校尉都来不及做多余反应,挥落右臂就正正的迎上了锥指匕尾端的三棱锥刺。

        “噗!”似乎是挥动大锤,结果锤杆撞上了锐利铁钎。

        三棱锥一瞬间在校尉的腕上穿刺出一个血洞,而这仅仅是左手造成的伤害。

        纪伦的右手是阴手持刀,反握,匕刃向外,他没有用刃,而是用锥去捅刺,锥在拳眼方位,这样用是阳手的杀招,目标是校尉挥击左拳后露出的肋侧空当。

        “噗!”同样得手,入肋,伤肺,鲜血飞溅。

        除此还有一记膝顶加蹬弹。

        这个动作只达成了一半,它启动就比双手攻击晚了半拍,跟校尉后纵是一齐发动,膝顶未能顶实,但随后蹬弹,却实实在在的蹬在了校尉的胸腹之间。

        锋锐入肉不响,起腿蹬踏有力。

        嘭!

        这是当胸蹬踏所发出的声响。

        这一脚力道不小,可对校尉而言不算什么。

        纪伦在意的也不是这一脚的威风,而是锥指匕的拉扯,一在腕,一在肋,锥刺入肉,这一蹬就等于反向豁扯,洞穿伤,瞬间严重了一倍。

        校尉右手废,左肋被开出大创口,抬臂牵动伤口,呼吸呛血,气息立刻紊乱。

        一蹬之下,两人分开,纪伦再次扑进。

        重屠脱手,校尉噔噔噔双脚连动后退,同时左手向着自己受创肋侧一拍,噗!张嘴就喷出一口血雾。

        血雾出口即化火,烈焰翻卷、光芒乍起,正迎向再次突进的纪伦。

        闯!

        纪伦径直闯入火焰中,刚出烈焰,就听左侧呼啸有风,校尉的一记鞭腿已踢至。

        继续突进,以肘封膝!

        纪伦的甲具,护臂和胫甲都有着弧尖延伸,也就是说,曲肘或曲膝,都会形成一个延伸出的尖头铲,这肘铲正好顶在校尉膝盖骨,铲尖甚至点在了骨头上。

        左肘封膝,探身抢进,右边阴手刀划向校尉颈部。

        校尉松开摁肋伤的左手,斜上去推纪伦挥动的左臂,右拳捣向纪伦的面部。

        纪伦趁着右手推抹的劲道拧身,把后背亮给了校尉,同时一腿弓,一腿后探。

        校尉推开了纪伦的抹颈一击,但右拳走空,鞭腿尚未完全落地,而纪伦拧身,切换重心,弓腿蹬、探腿弓,贴身靠!

        这一击贴身靠力道极大,校尉站不稳,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当啷!”

        直到这时,因手腕严重受创而脱手的重屠才跌落地面。

        然后才是‘嘭’!的一声,校尉摔倒在地,摔的很惨,这个震动让他呛咳出一口鲜血。

        纪伦毫不迟疑,在校尉落地1.6秒就抵达了新位置发动了攻击。

        “啊!”

        这样紧逼,校尉眼一红,完全无视攻击,两条手臂直插腰腹。

        而在这时,纪伦在这个时候单膝跪倒,使得动作看起来就是一次飞身铲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