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二十四章 少尉(下)

第二十四章 少尉(下)

        “啊!”

        校尉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欺骗了,纪伦根本没有被咳血蒙蔽,而是利用了他的将计就计。

        双拳落空,更糟糕是他的姿态无法躲过纪伦凶狠铲腿。

        “轰!”这一脚蹬在校尉的脑袋侧面,校尉就拨动的钟表针一样,整个身体都在地上猛列的移动了一下。

        即使如此,他仍旧可以做出适当的反应,借势滚身站起,且甩动右臂,鲜血从他的腕部伤口被甩出,然后化一条火链,袭向起身的纪伦。

        纪伦根本没有完全站起来,他就以低伏之姿,探腿扫校尉双脚,血火链从他身体上空斜射而过。

        刚刚站起身的校尉被扫到脚踝,再次摔倒。

        这次他没有咳血,而是落地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左脚踝骨伤的比想的要重,此时一受力,立刻不堪重负,身子就是一晃。

        就见纪伦野兽一般蹿扑了过来,扑的非常低。

        他躲闪不开,也没准备躲闪,而是探双手从两侧环插纪伦的两肋。

        纪伦的攻击先一步发生,阳手臂刺、阴手锥刺。

        校尉的攻击紧随其后,带血的左掌击在纪伦右肋,除拍击和震击,还有燃烧,右手的攻击更胜一筹,手腕严重伤势反成了优势,只见骨处完全断裂,只连着一点筋肉和一层表皮,变成了骨锥。

        “噗!”尖刀刺入,避开骨锥,校尉再次摔跌出去,纪伦在敌人的心脏口,听到了他想听到那一声。

        9秒,你死我活,战斗结束。

        双臂向身体并拢并来回蹭动,半晌才压灭了两肋火焰,而目光始终注视着校尉。

        他终于令校尉重创。

        校尉没有再挣扎,他甚至都没有多动一下,仿佛完全体会不到身上疼痛,他只是望着胡同。

        “轰!”

        校尉身上红光渐渐黯淡,“嘭”,爆成一团电光,电光闪过,一个人出现了。

        “还是黄医生!”

        黄医生似乎想说什么,但嘴中似乎还是校尉的声音,混着血,低声了一句。

        纪伦敏锐,他听到了,说的是:“帝国万岁!”

        随着低沉的呼唤,他眼中有火焰般的光芒一闪而过,而体表又泛起一波波的红光,水一样荡漾流转,几秒钟之后,红光消失,但周围多了层透明的光焰,热浪般扭曲着周围的空气。

        下一刻,光焰消失,出现了一个铁牌。

        “这是少尉军衔!”

        铁代表着意志、秩序、强硬,血代表着激情、力量、忠诚,两者合一,就是铁血,这就是军衔。

        看见这铁牌,似乎又唤醒了自己的一些记忆。

        “是,以帝国之名……”纪伦不由看去,突然之间看见一个军装男子立在前面,而自己不由自主立正敬礼,接过了这铁牌。

        “轰!”

        天崩地裂震鸣让大脑瞬间一片空白,随即生出大坝决堤感觉,泄洪!

        能量喷涌而出,这时在看自己,整个人都同篝火一样发光发热,透明熊熊火焰形成一道焰柱直上天空。

        “不!”

        …………

        医院·病房

        一声呻吟,躺在床上的身体,突一震,大量排汗,刺鼻的药腥味,被子都捂不住。

        费护士只一看,就立刻发现纪伦又一次‘梦迷’了,急忙叫人去找医生。

        来的不光是李医生,还有黄医生。

        一进屋,李医生就蹙起眉头,他没有直奔病床,而是走到拿起费护士刚换下被****的床单,看了看,又嗅了嗅,才目光看向病床上的纪伦。

        这时黄医生已经查看了体温、脉搏,还翻开纪伦的眼睑看了看瞳孔,随即对费护士说着:“生命征兆稳定,情况并不凶险,保持床铺干燥,上氧,挂点滴补充生理盐水加营养液就行。”

        李医生抿着嘴,但没有发作,见费护士离开病房,才说着:“药力都被排出了,得再进行注射。”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出现排斥?”

        李医生冷冷的说着:“这是大人考虑的事,现在,我们只要继续注射!”

        话才落,针筒取出,上药,扎入静脉。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有没有想过纪伦的承受?难道牺牲还不大?”

        “这是为了帝国!”

        “一切都由大人来决断。”李医生注射完,转身离去,黄医生望着远去的背影,暗叹一口气!

        …………

        大厅内,侧壁水兽石雕吐水,坠落到下面半碗状镶嵌于石壁上的水盏中,这些水是发光,蓝白的光,清亮柔和,看着很棒,它们很快自水盏中溢出,汇入到地面的水流中,使得地面的水也渐渐变得发亮,进而整个地厅都映出漾动的水光,而水花飞溅中,有透明的水团,形成人形,正是纪伦。

        “轰!”

        就在这时,一股森森寒意在他体内滋生,激的他连打几个冷颤,并且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不适感。

        “出了状况。”近乎本能的,纪伦生出了这样的念头,随之,紧接着,他眼中的万物迅速变化。

        亮光变成了黄昏,雕刻扭曲、石板沙化,一股夹着腐味的风怪啸掠过,只见水池渐渐污浊,且十分冰冷。

        “不妙!”纪伦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不过并不觉得遗憾,他甚至觉得,这寒意来的恰到好处,即便已得到的这部分,都丰厚有些过量,从而成一种巨大的诱惑。

        这是对意志的考验。

        可是、真的是甘美!

        甘美,难以言喻的甘美,携带着知识进入,只一瞬间,似乎自己就经过了多年军官的训练。

        “道术、军技,以及纪律。”刚才这显是件坏事,但它带来了一个好效果,就是将他从甘美中拉出来了。

        “不过,似乎冲击没有那样大?”

        收拾情怀,清理战场,检点装备。

        这场战斗,可以说是用物资扛下来,回想初见地下室入口的情形,他很庆幸选择了相信直觉。

        换成几个小时前,他或会觉得这份收获真是恰到好处,现在觉得有些多余。

        “这些知识,这些术法,我似乎也有,只是支离破碎,不及它完整。”纪伦暗暗想着,自己在之前,似乎就有着这些本事,才能一次次战斗中获胜。

        这些记忆,只能使自己找到了系统,简单的说,这就是一本用于印证的辅助,可以说性价很低。

        “在这里!”

        拉开肩,只见一个肩章烙印直接镶在了肉中。

        皱眉思考下,臂弩和箭矢消失,他双手撑地,等站起身时,甲具已有变化。

        束身软甲的表面宛如烤漆般多了层油光水亮的膜,硬甲只有保护脚面、踝骨和膝盖的胫甲,以及保护手背、手腕和肘部的护臂,武器是锥指匕,这差不多是灵甲体系最简约的武装。

        先前就隐约有被窥视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愈发的浓烈,且不仅是窥视,还有恶意。

        纪伦决意尽快离开这片区域。

        踏步出去,只见长长的廊道已然消失,结构看起来很简单,就是十多米通道接一个地下室,地下室看起来普普通通,潮腐很重。

        自地下室出来,外边的雨已停了。

        “咦,我的住宅似乎发生了些变化。”一扫过,没有任何人,母亲都不见了,只是看过去,车库和工具房发生变化,地下室与主屋地下室接通,在车库中留有暗门。

        工具房与车库比邻但相通,包括工作台在内的各种器物一应俱全,似乎是有家有男丁的样子。

        纪伦行到前院,见主屋正门延伸通往车库、街道、及后院的碎石路,车库又成了坡道,老树都向路移了移。

        有门道、有照明、有炊烟。

        照亮回家的路,且壁炉的火焰可以令家保持温暖,在这个小镇只有萧瑟的冬日,暖意变得格外诱人。

        天空依旧是浑浊的暗红色,没有结冰,但寒意刺骨,街上起了雾。

        纪伦知道,这是冷雾,是环境使然。

        纪伦忍不住打个寒颤,随即将灵甲调节了一下,增厚1厘米,并且扣上了面罩。

        天空是浑浊的暗红色,雨沥沥的下着,街上没有一个人,能见度不足5米,街对面的一切都隐没在漆黑中,耳朵能听到的除雨声、就是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和心跳声,凛冽森然之意笼罩四周,仿佛随时都会有扭曲的怪物自漆黑中扑杀而出。

        纪伦大步流星向前,同时摆弄着左腕新的脉搏计时表。

        这表并非是检测心率脉搏,而是利用脉搏来计时。

        又一次到了门口,纪伦再次见到卢胜是在地下整备厅,包括卢胜在内四个武士正在披挂,见他进来也不出声,只是沉默点首。

        “这是你要的情报!”

        见了面,卢胜简单的交给一份文档,内附俯瞰图,以及不久前特别侦测所获得的地形地貌图,及详细说明。

        纪伦在认真看过文档,结合信息,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

        这是南、东南及西南,都是蛮荒。

        有两处非同寻常的地点,一处是旧镇,另一处是疗养院,还有公路网络,他当初从疗养院所在的云雾峰下来,就见到了这公路网络一部分,一段高速路,及一个休息站。

        “帝国军每次来多少人?”纪伦问。

        卢胜答:“百人吧,近期差不多都是这个数,上次已杀散了六成,现在最多还有四十人。”

        “不是四十人,最多还有三十人,修整后我们就能杀光它们。”

        “然后,我们去医院!”只看见了俯瞰图一瞬间,纪伦涌起明悟。

        始于医院,终于医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