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二十五章 卷轴(上)
    “如果是这样,总算能暂时解决帝国军的攻击了,不过就算解决了这批,也不会给我们留太多空闲喘息。”

    纪伦点头,心说:“这帝国军还真是拼,怪不得卢胜等人麻木不仁,死志满溢,就这一轮轮的反复被屠杀,哪怕可以复苏,时间久了谁都受不了。”

    “你们本来有什么安排?”他问卢胜。

    卢胜看向他,说着:“这要看你的打算了。”

    “怎么说?”

    “本来是没有安排,就是坐等,帝国军来了就战。”

    “现在,你让我们多了不少余地。并且两个半成品的隐蔽所已重新开始施工,建成后,能防范普通的踪迹搜查,这样就能迟滞帝国军屠镇的时间。”

    “单纯迟滞是没有意义,必然会被找到,所以看你决策了。”

    听卢胜这说,纪伦愈发的理解镇民的艰难、及其抗争的方式了。

    “原来是这样。”

    思忖,纪伦说:“还是按照我刚才说的计划,杀光这批帝国军。”

    “按照你们所说,就算杀光了这批,隔一段时间,他们还会来,但我有预感,解决了医院,一切都会好转。”

    “不过你们还是继续布置吧,先把这批杀光再说!”

    卢胜表示没有问题,很欣赏纪伦的态度。

    没有因胜利就昏了头脑,2-3小时,15个武士就能复苏一半,最多5小时,所有没有消亡的武士就能复苏。

    “用不用派人斥候侦测帝国军?”卢胜问。

    “不用,帝国军吃了一次亏,派斥候只会被围杀,而且根据你给的情报,帝国军前来是有作战目的,我们不出去,他们必会来攻。”

    “我们人少,到时以镇子为据点反击,可减少损失。”纪伦这样说,计划对进镇猎杀的帝国军进行反猎杀。

    “嗯,不错!”纪伦没有夸夸其谈,卢胜同样满意,给点时间,镇卫队会准备更充分和强大。

    出来,寒潮之气扑面而来,纪伦忍不住打个寒颤,随即将灵甲调节了一下,增厚1厘米,并且扣上了面罩。

    现在掌握了不少知识,知道浊雨会形成寒蚀,虽微弱的难以察觉,但久积成疾,一旦成形,就是极难根除的病症。

    回到了家中,纪伦感受着家的变化,就觉得周围多了温暖,冷意渐化,心神变得更加静平清宁。

    “咦?”

    离家时,房间里灯光全灭,现在一进入,就有连绵的灯火亮起,自己清晰记得,原本离开时,是没有串灯。

    “啊……”

    灯光一起,纪伦就听到了惊呼声,童音,而且不止一个人,一道声音来自客厅,一道声音来自前院。

    快步行到窗前,看到一道背影,自前院冲入雨夜中,纪伦眯起了眼,似乎是病院中那个涂鸦的小孩。

    随后他进入客厅,看到二楼有影一闪,进入婴儿房。

    纪伦上楼打开房门,婴儿房中无人,但窗户开着,夜风将雨水和寒意吹洒进来,纱帘旌旗一样猎猎作响。

    纪伦心有所思,渐渐,觉自己的脸热起来,呼吸有些急促,这是久违了的感觉。

    “姐姐,如果是你的话,这个家也是你的家!”他突然之间探出半个身,冲着雨夜大声,随即将********扔了出去。

    后院垃圾巷中,一个抱着布熊的小女孩站在黑暗中,看着灯火通亮屋宅,脸上水痕流淌,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纪伦此时,就是这个家当之无愧的主人,灯火不仅象征着屋宅有主,还代表着屋主的状态。

    这一点纪伦已感应到了,并且随着他入主屋宅,宅邸根据他的意志发生变化。

    就二楼被当杂物间房屋的消失,这个家以后只属于他、母亲、和姐姐,别人都是外人,一些旧时物件和痕迹,可以舍弃和遗忘。

    还有就是一些细节变化,自己的房间,就不再是熊孩子,玩具都装箱移到了新添的地下室中,客厅、书房、都有变化,建筑材料也变了许多,墙体加厚,门窗多了防暴金属闸门,主屋提升1米,除地下室还多了小阁楼,多了壁炉及供暖。

    后院墙加高,整体的建筑是古堡石质,陈旧透着风雨中岿然屹立的厚重,不会因侵蚀而让人觉得凋敝,与周遭宅邸大相径庭。

    宅锁也被更换,这是为什么扔钥匙原因,他怕姐姐进不了家。钥匙重点在于它代表着认可,而非本身。

    车库动不了,顽固抵抗着他的影响。

    “好吧,有些事确实不是光靠言语就能解决。”纪伦的目光,在沙发背后的一副肖像上。

    这是一幅绘在墙壁上的巨型肖像,蓄着小胡子的青年,身穿英挺帝国军服,眼神透出刚毅,右手持着军刀。

    渐渐,纪伦收回了目光,距离作战还有些时间,他打算歇息一番。

    休憩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纪伦也没有回自己房间,就在客厅,开了壁灯,随意选了一张唱片,是钢琴曲,母亲喜欢听音乐,尤其是唱片,他没有音乐细胞,何况还记忆障碍,他只是喜欢这种氛围,听着悠扬的音乐,将自己放入壁炉旁的老式单人沙发中,佐一杯低度酒,这是享受。

    当然对一个少年而言,这样的情怀似乎有些诡异,但他已习以为常了。

    过了1个小时,纪伦正打算眯一觉,有人敲门。

    他起身去应门,顺手开了客厅大灯。

    门外站着一对母子,做母亲的有30多岁,儿子10多岁,头发都有些卷,眉目略深,样貌中上,就是单衣薄衫,面有菜色,在夜风中瑟瑟发抖。

    看到他,母亲惶恐的倒退了两步,倒是儿子,硬气挡在了母亲的身前。

    纪伦笑道:“您是?”

    女人惊疑而尴尬的磕巴:“你也、也……”

    “没有,我是预备役的术士,你怎么称呼。”

    女人赶忙鞠躬,并且按着儿子给他鞠躬:“我是李清,这是我的儿子张轩,我们住西面17号,实在是太冒昧了,对不起。”

    随即对男孩子:“小轩,快叫大人。”

    “邻里无需多礼,请进吧,我正想了解一下镇子情况,家里有热水和食物,请允许我略尽地主之谊。”

    热水和食物让李清眼睛发亮,张轩干脆忍不住吞咽。

    小心翼翼地进了屋,母子很快被房间里的暖意熏的安心了不少。

    热,是一种福利,母子从楼下的洗漱间沐浴出来,脸色明显好转,身上衣物也变成了冬装。

    镇上的居民,被屠杀次数多了,难免饥寒交迫、家贫如洗,浑身上下仅剩一身单衣,连替换的都没有,李清母子,显就已困顿到了此窘境。

    纪伦上的只有清水和饭团,可对李清母子而言,无异于珍馐美味。

    用餐完,李清母子才缓过来,在纪伦眼中,一丝丝微不可见白光在母子身上亮起,过会,李清才说话。

    前尘旧事,李清已记得不多。

    即便是这样,还是让纪伦觉得所获丰厚,对这片土地的事有了相对清晰概念。

    “云雾镇承平已久,某日迎来大劫,起因是山上的真君观。”

    “一日大军开到,说真君观是邪教妖窟,要伐山破庙。”

    “大火烧了三天,云雾峰被烧成秃顶。”

    “镇上受了帝国军屠灭,只有少数人逃出,她们母子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帝国军追杀,人越来越少。”

    纪伦想着“逃出”,暗暗摇首又点首,随之把李清母子送出,目光回到了巨型肖像,若有所思。

    疗养院。

    因长期病症缠身,对治疗、医院,本能有排斥和厌恶感,现在分析没这样简单,医院可不在山上,回想初醒时听到的费护士和李医生的对话,他是因进山祭拜才大病一场。

    祭拜是因传闻云雾山每年十月十五山中生雾,进山许愿颇灵验。

    现在看,灵异恐怕不是云雾山,而是真君观。

    “观中有什么?影响至今?”

    以纪伦想来,当年伐山破庙,必是有专业人员参与,旧镇都鸡犬不留,很难想象会在观里遗漏能死灰复燃物件。

    自己遭遇的离奇是因何而起?

    纪伦现在已不复当初的惶恐,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已过去,夜色到了一天中最深重的时刻,黎明已不远。

    “哼,快了,一切都要揭露了。”回过神,纪伦身上盔甲浮现,一件件武装不断叠加在身。

    “咦,我的剑变成了军刀。”仔细看去,刀身雪亮,护手采用精金铸造而成,外镀黄铜,刀鞘刻有龙纹。

    “……是少尉的影响?”纪伦冷笑一声,也不以为意,就要出门而去,定了定,回去在桌上,取出食袋,把一个糖盒放在上面。

    离开不久,就有一道小小身影开了后院门,自厨房门进了主屋,参观时发现了纪伦留下的硬糖,小人嘴角露出了笑容,直直上去,进了婴儿房。

    开了门,却有了变化,不复原来,变成了粉色调、拥有大量布熊的手少女房间,那形形色色的糖果盒,也都码放在了专门的壁橱中。

    小人移到床上,躺下,重重吐出了一口气,似乎终于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