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二十六章 卷轴(下)

第二十六章 卷轴(下)

        纪伦和卢胜站在镇前。

        黑暗褪去,黎明降临,天刚蒙蒙亮,帝国军出现了。

        雾气阻挡视野,这使得烟火传讯的间隔低于500米,但靠多人参与,纪伦及时得到了信息,镇北,30人。

        随着战争,迷雾已消散,小镇内,或者说,所有代表了秩序和法则的人工造物,都清晰的显现了出来,包括镇子外围或田地间的棚舍。

        旷野、林地,就处于雾气中,所以高空俯瞰,就是一副小镇被浓雾圈起来。

        这三十人中,有一个穿着一套盔甲,戴着罩面盔,左手持着小圆盾的军官,看上去很是威武,却不是校尉。

        “敌人的校尉呢?”卢胜看清楚了,却更疑惑了:“你把他杀了?”

        “不,没有……等等!”纪伦皱眉,突想起地下室内黄医生所化的校尉:“也有可能。”

        卢胜不由无语,良久才说:“这样就好办多了,我们有十五人,结合着你,杀光他们不难。”

        “是不难,但是可能有损失,我们还是按照原来计划办。”

        “对了,我还想实验下一些术法——我最近得了些有些恐怖的术法。”

        这的确是纪伦的想法,他在回来的路上已想清楚了,简单杀戮并不能解决问题。帝国士兵个个状态良好,即便杀死,夺其铭牌,也只是添堵添乱,治标不治本,几次过来重新唤醒,认真斗,他就是再锋锐的宝剑,也得磨损严重,帝国军背后有国家支撑。

        指望帝国军放下屠刀,不现实。

        让自己不掺合这件事,同样不现实。

        纪伦看着帝国军,隐含冷意,虽自己失去了记忆,但现在渐渐恢复,能想到的就是一次次被杀。

        在医院里被杀,在镇上被杀。

        “我无路可走,你们也是!”

        在晨光下,这三十个帝国军涌入,一路上根本没有受到拦阻,到一处胡同之处,军官迟疑了一下:“上!”

        一组甲兵毫不迟疑冲入,刚刚进去,就听里面的兵器声,以及惨叫声,这军官不惊反喜,直直冲入。

        一进去,就看见一具死状凄惨的甲士尸体,身下暗红色的血正汩汩流淌而出。

        紧接着,阴暗的光线里,一股杀气直扑而来,还有空气破开的呼啸声。

        军官冷冷一笑,不闪不躲,军刀斩出!

        只听“啪”一声,火光四溅,卢胜踉跄退了一步。

        “反贼,你变的太弱了。”

        “当年你能杀死校尉,现在连我都不能战胜,你还能坚持几次复苏而不消亡呢?”军官冷笑一声,直接就压了上去。

        卢胜连退几步,一直被人压着打不能还手,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只是远处吹了一声口哨,卢胜自知其意,立即转身。

        军官虽知有计,却毫不迟疑的追了过去,似乎根本不以胜负为念,只要杀死一个就是一个。

        纪伦这时一声命令:“放火!”

        数十镇民神色紧张,这时听令,手中一晃,已点燃了外面早已堆好上油的柴草,顿时“轰”,四面火起,纪伦布置许久,这火很是凶猛,瞬间就烧得一片通红。

        “冲出去!”帝国军再有死志,这时也不由冲出。

        “射!”只听一声号令,连连弩弓声,帝国士兵才冲出,就连连惨叫声,卢胜看了一眼纪伦,虽自己有十五人,但都非常虚弱,有的甚至失去了战斗力——这时用火用弩,才发挥所长。

        就在这时,火中突出来一个人!

        军官叫一声,只一出手,一个民兵就飞出去,中了一刀,鲜血飞溅,奄奄一息,这军官还想再砍,突觉得后背传来剧痛。

        “法术袭击!”这个念头刚一起,被一股激烈感觉代替,一股汹涌澎湃大潮在脑海中泛起,这大潮驱赶记忆,生平记忆,很多早已遗忘记忆都被翻了出来。

        儿时的情趣、少年的荒唐、入伍的宣誓,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负伤,晋升时的得意……快速又全面的人生回忆,每一份精彩的瞬间,都浮现而出,然后被冲碎、淹没、归于黑暗。

        卢胜看到的是又一番景象:一道黑光自帝国军官的心脏位置透出,形成龟裂扩散涟漪,同时血管浮凸呈黑色,焦黑的身体迅速变成飞灰,向上飞散,就脚下有热空气在涌动。

        单纯是视觉并不算什么,眼前的情形最大不同是它所透露出的气息,这是一种比面对洪水猛兽还要令人害怕、又难以名状的感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感觉,属于灵魂本能,几乎不受意志控制。

        一瞬间,给纪伦的感觉,眼前一切都瓦解了,浑身发软,脑袋一阵眩晕,接下来就是喘息,嘴里喷出的仿佛是黑烟,充斥着一种令人厌恶的灼热,好半天才淘换干净,才有了吸到氧气感觉。

        “这代价昂贵。”纪伦心有余悸的想。

        这是对才获得的术法的感想。

        这时,这时大火已经烧透,熊熊烈火,烧碎一切逃生希望,纪伦看着这些,没有说话,正待救火,突一声闷雷。

        纪伦抬首看去,就见远处黑云而动,如浪席卷,没有多久,整个镇子上空,就乌云密布,暗如黑夜。

        “术法?”纪伦自语。

        一般而言自然,不会这样激进,可说这天象是术法所为,又太具颠覆性,让他不愿去相信。

        闪电蛇窜,啪!

        一声炸天裂地的轰鸣,紧接着是大雨落下,雨势大的宛如天河决堤,天地间只剩雨声。

        站在一处屋脊上的看到,镇中起火的区域,火头压了下去。

        大雨只持续了5分钟左右,风大作,乌云很快散去,露出颜色较浅的云层,风渐停,阳光自云隙间洒落,一道道、一束束照耀而下,并随着流云不时变幻,在天地间形成非常吸引人的美景。

        纪伦赫然发现,小镇仿佛焕发生机,各处房舍都虽没有古旧向着簇新转化,但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普通的小镇呈现在他眼前,到处都散发着刚被刷干净的光泽,虽然仍旧是冬季,却可以在草木中看到星星点点的浓绿,一如阳间的云雾镇的冬日景象。

        帝国士兵完全没了影踪,就似乎他们从来都不曾存在。

        “有意思……”纪伦几步奔行,一个飞纵到了僻静的后巷中,走两步,在似是而非的街道上观察。

        “嗨,纪伦!”过了一个街道,听到身后有人喊。

        扭身看去,见是个跟他同龄仿岁的少年,一身学生装,衣服左上口袋附近别着校牌,云雾中学。

        “出门是你爸喊我,说你忘了回去了。”

        纪伦不知该怎么接话,回以微笑,少年说着:“马上就是第一节课,我得多看看书,那家伙跟我不对路,抽查总爱点我名,走了。”

        纪伦点点头,看着少年脚步轻快的先行而去,目光一处:“父亲大人……”

        十多分钟,看着眼前这座宅邸,纪伦心中沉甸甸,很是复杂。

        熟稔度讲,他对眼前这宅邸感觉要比母亲宅邸浓厚很多,且感觉上也有明显差异。

        那面给他的感觉是魂牵梦绕的思念,而这里,除了管教约束有关的种种情绪,以及敬仰、钦佩、甚至孺慕,还有长久居住的了然,门窗位置、物件摆放,哪里缺角、哪里凸起,都了若指掌。

        显过去的大部分时光自己都是在这里度过。

        离地1米的基座,4米高青砖院墙,顶端有琉璃瓦的挑檐,黑色的双开大门,狮子吞口的叩门铜环,雨檐下挂着两盏灯笼,上书黑字,纪府。

        府门关着,但随着纪伦靠近,门就自动敞开,进入到前院,脑海中立刻有记忆被唤醒,沿途一切令熟稔又陌生。

        怔怔的看着,转过一处,院内就是个五脏俱全的训练区,亭台楼阁的园林艺术被器械、障碍、跑道、功能设施替代,看起来有些老旧,但养护不错,错综复杂但并不让人觉得凌乱,而是整洁。

        就在方形沙坑前,沙坑主要是用来练习格斗术,看到坑中明显精选过、颗粒几乎一般大的白沙,一些记忆很快被唤醒。

        突然之间,一个身形挺拔背影出现在纪伦的视线中,几乎是本能,纪伦立正敬礼,嗓门洪亮:“长官,预备役士兵纪伦回营,请指示!”

        只是纪伦再看时,一切都是空空:“是幻影?”

        纪伦喃喃的说着,等完全清醒过来,却是置身于一个房间中,这房间的风格朴实,简单,却带着肃杀。

        只见墙上到处挂着兵器,又或裱糊装框的奖状,还有专门用于盛放奖杯勋章柜台,而最引人注意,是隆而重之盛放的谕令策卷的展台。

        几乎是本能,纪伦就想摸了上去,但才接触到,“轰”一下,一片满带凶煞的红光浮现,出现兵刃交击,甲胄之声,中心星火一样的黄光出现,一道长吟在耳侧响起,纪伦直接倒飞了出去。

        这一记很是沉重,嗡嗡嗡了片刻,纪伦才醒了过来,发觉展台的玻璃已经粉碎,一卷红底黄字的卷纸,也支离破碎。

        “什么东西?”纪伦喘息着,眸子却带着寒光,就伏下身去,并不接触,向字迹看了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