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二十七章 注射(上)
    这种格式与诏书相似,做工考究、锦帛为面、珍木为作轴的令函还是第一次见,扫了一眼,就见大略写:

    “……感谢你对帝国的贡献……在追寻帝国复兴的路上,牺牲是必须,也必须加强……假如刀剑和枪炮不及敌人,只有我们血肉来祭祀……”

    心想:“原来随着时代变迁,不用骈四俪六了。”

    再仔细辩认,见支离破碎,一面模糊,只在最后,却有一行字:“……为了获得这力量,以帝国之名、吾之意,特许你如此行事……”

    纪伦眯着眼,看着这个红色黄字蟒纹的卷轴,脑袋里立刻蹦出一个概念:特别许可证!

    不过才看着,几乎同时,远处突传来了一声怒吼,带着一股强大力量感,笼罩着纪伦顶上。

    恐怖感自脊髓冒起,这力量无声侵入纪伦心灵,整个四周变成了红色的溪流,溪流中渐渐出现了一张面孔,模糊不清,只是这面孔突在说话。

    “不!”纪伦数秒间,抗拒着这令人震怖的力量,但这袭击是这样突然,这样恐怖,根本来不及应对。

    只是就在这时,突一声长吟,整个残余卷轴,燃起一团火焰,“轰”的一声炸开,一切都陷入黑暗。

    …………

    医院

    天空蔚蓝,阳光洒了下来,难得晴天,预示着雨季的结束,让人有种霉湿尽去的爽朗。

    纪伦感受着这阳光,未急着睁开眼。

    这次深入,经历颇丰,收获亦不菲,这时需要消化。

    而且他这腿病,随着他的思维敏锐、眼界开拓,心中有了想法,需从长计议。

    这腿病按照医院的说法属于意识性瘫痪,属于精神疾病,但现在看来,根源可能是在术士血脉上。

    自己当年遭遇车祸,构成危急生命的刺激,触发了非正规的觉醒。

    可那时血脉力量积累不足,加上肉体受损,自没办法真正觉醒,甚至导致肉体出现了衰败萎缩之症。

    “不过,这只怕不是唯一的原因。”想到了肉体上突有寒流,纪伦手指不安的动弹了一下:“一切,都很快会验证。”

    “小郎,医生来看你了。”费护士见了微喜。

    纪伦目光一侧,看见的两个白大褂——是李医生、黄医生。

    …………

    李医生和黄医生出门,本来笑容已停了。

    风轻轻吹过,一只燕子自天空掠过,两人并没有注意,只是直直穿过一处凉亭,穿过一处门,经过紫藤花树的走廊,抵达一个房间。

    门口,两个人正站着笔直,看了这两人一眼,并没有阻挡。

    “纪大人!”

    “进来!”里面传来了声音。

    李医生和黄医生进去,就看见一人坐着对面,佩带着上校军肩,这就是纪江,称得上英俊,脸型跟纪伦其实差别不大,尖下巴,最大的不同是眉目。

    纪伦眉目较深,隆眉深目,五官就显得立体,这固是好看,非是东方人典型的那种眉清目秀。

    恰恰是这个纪江上校,用上眉清目秀这样的赞誉,只是人过中年,虽因术士,皮肤上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痕迹,可眼神、气质,已不复年轻,有一种成熟刚毅男人的魅力,尤其有些花白的头发,霜色两鬓,都能为其增添气质。

    这时,纪江神态有些疲惫,说着:“情况怎么样,说吧!”

    “是!”

    “腿部肌肉有着明显复苏迹象,神经反应测试明显。”

    “按装在病房内的灵力反应,短暂36小时内,就有多次规模爆发。”

    这时,相对年轻李医生看了看黄医生一眼,发言说着:“大人,有个情况黄医生忘说了,小郎昨天夜里出现汗液排药情况,两次。”

    神色中透着疲惫的纪江眼中锐光:“具体是什么时?”

    “20时22分,23时51分,乙号药剂。”

    李医生明显有些隐瞒,纪伦的确排药,但第一次排的是一直以来淤积体内的丙号药剂,第二次是乙号药剂,第三次注射,纪伦尚在梦迷,用药并没有排药,而是肉体冰冷。

    黄医生恼怒李医生两次给纪伦注射乙号药剂,他眼中带着怒火,对李医生:“什么,你你疯了?不通过我,就连续使用乙号,你难道不知晓这样剂量意味着什么?突然增量这样大,你还有没有医学常识?”

    李医生冷冷看了一眼:“事实是小郎挺了过来了,且觉醒在即,这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事实。”

    “你……”黄医生气的手抖:“有纪玥的事故……”

    话到这里,黄医生发觉自己失言,压下愤懑,把半句话生生咽回,起身向纪江躬身说着:“抱歉,大人!我感情用事了。”

    纪江没有说话,抽出一根烟,没有取火柴,只是用手指一点,“啪”,一点火星就点燃了烟,吞吐起来,迅速用烟雾笼罩了面孔。

    良久,纪江才说着:“你没错,李医生也没错,我们的初衷,我想不需要赘述,我相信李医生并非出于私心。”

    李医生睨了黄医生一眼,推了推眼睛:“大人,我就是自工作看问题,无论是伤害到谁的感情,也绝非有意。”

    纪江不说话,就是平静看着他。

    几秒钟,李医生鬓角就开始渗汗了。

    纪江开口:“工作态度,以后不要再拿到这种场合说项。”

    两人同时应是。

    点点头,纪江沉默良久,又瞿然开目:“纪伦在噩梦,已经斩杀尉官。”

    黄医生和李医生闻言皆忍不住变色和惊呼,李医生喜形于色:“莫非是圣婴力量苏醒了?”

    黄医生沉着,摇首:“圣婴的力量一直在,不过哪怕通过仪式取了巧,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归根到底,还是那位的力量。”

    “七年,我们可以说上千次引导,都没有掌控这力量。”

    李医生异色目光一闪:“你说的对,不过情况不一样,上千次引导,小郎是受了不少苦,但每次被杀,力量都会流失一部分到附近区域。”

    “这才导致下面医院变成噩梦之地的根本原因,连帝国军都不敢靠近。”

    “不过现在小郎渐渐成熟,可能觉醒的是大人的一项专长,余下的力量固不多,但也容易掌控。”

    “十数年我们计划进展不大,就是万事开头难,神力难以掌控,但只要给我们掌控一丝,就可滚雪球,将散失的神力全部收回。”

    “我在纪伦身上感受到的灵力凝实紧致,结构颇有章法。”李医生试探:“大人,我觉得,应上……甲号!”

    纪江听了这话,肌肉一抽搐,沉默了片刻,纪江重重点首:“可以,我批准了!”

    “大人!”黄医生变色,带着些痛苦。

    纪江摆手:“我意已决。”

    说着,纪江站起身,转身走到窗远眺,神色疲倦中透着几分萧索,但目光却很是坚定,他声音低沉:“我知我不是好父亲,我也知道我必不得善终,只是,我是为了帝国。”

    黄医生暗暗叹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李医生则神情激动:“大人爱国之心日月可鉴,我等定尽职本责,以示追随大人尾骥之心。”

    “那么,就拜托两位了。”

    纪江侧面看窗,看不清他的脸色,只是这样说着。

    …………

    半小时·医院花园

    一个护士穿过,一眼就看见了在花园中正在晒太阳的纪伦,上前:“纪伦是吧,李医生通知你,下午有针剂需要注射,请你过去。”

    推着轮椅的费护士看了纪伦一眼

    “晌午后,我会接受注射。”见护士一脸难色,纪伦微笑着:“你去跟李医生说,就说我犯倔,执意要晒太阳。”

    护士脸色透着古怪,匆匆的离开。

    “小郎……”费护士说着。

    纪伦拍拍手:“我们不说那些扫兴的事。”

    说着一指左侧的花圃:“你看,那面杜鹃、山茶和天堂鸟开的正好,我们过去那面,还有,我想听四邻八乡的事。”

    “好,依你。”费护士想到纪伦青骢年少,除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还要面对家事的无奈,愈发的同情。

    在这华南高州,冬日都不缺花卉盛开。

    现在雨季,阴郁多日,都似乎憋着,今天放晴,一口气开放了极多,姹紫嫣红、馥郁芬芳。

    费护士的嗓音并不清脆悦耳,柔软纯净,不听内容,光是听声,都有种小河潺潺的享受。

    阳光照射在身上暖融融,纪伦微阖着眼,一脸享受。

    这时,却又听得脚步声,费护士停住了话,轻声:“小郎,老张有事。”

    老张就是曾背纪伦入山的那位护工,就在今天上午早些时,他以进山许愿灵验名义,又赏其一些钱。

    “何事?”

    “您一位同窗来探访。叫费守义。”

    “哦。”纪伦略一思忖,想起这人了。他幼年玩伴,管家的小儿子,用旧说法就是家生子,天然有照顾他的义务。

    大1岁,但跟他一同入学,平时总是伴他身侧,他出车祸时,费守义在家养病,管家为此还自责了几次,称守义病的实在不是时候。

    记起费守义,一个人被他关联忆起,费宏,费守义祖父,纪府管家。

    “让他直接来这里。”纪伦思忖说。

    或是因鼻子不是鹰钩鼻,费守义给纪伦第一感官很正,阳刚正气,充满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