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二十八章 注射(下)

第二十八章 注射(下)

        “守义。”纪伦笑着向这个唇上已有些微黑容貌的青年打招呼。

        虽说只长他1岁,但费守义是正月生日,而他是腊月,年头年尾,两人实际上差着近两岁,17岁已将将步入青年的行列,且体格健壮,纪伦目视,差不多有178的个头,150斤,在高州,即便是成人,也少有这样的体魄。

        纪伦笑,侧对费护士:“午饭多添1人份,还有,菜色以能解馋的肉食为主。”

        “好。”费护士应了一声,去安排饭菜,老张远远的候着,纪伦身侧不能缺人,这是规定。

        纪伦对费守义:“我早就嘴馋了,正借招待你的名义犒劳一下,这里饭食味道还是不错,当然,比不得箬叶山鸡。”

        箬叶山鸡,勾起了费守义的回忆,不由眉飞色舞:“当初手艺太粗糙,后来改进了好几回,还加入了佐料,保管一吃难忘!”

        “我已留口水了。”

        “哈哈!”

        两人聊起了一些往事,又谈到小学的同学,直到这时,费守义才说:“我要离开了,就是记挂着你,几次过来,都被医院拒绝。现在见你这样,我心里也就安然了。”

        “离开?去哪儿?”

        “去申侯的军校,我相信,挽回帝国者,就是申侯!”说着,费守义还握了握自己的拳。

        “申侯!”纪伦略一思忖,想起了某位争议人物:“就是‘千骑卷平冈’的那位申侯?”

        “对。”费守义说着:“申侯治军素有威名,第三骑师是帝国最骁勇善战部队。吏治秉公执法、刚正不阿,敢于向列强说不……”

        纪伦静静的聆听,带着几分疑惑:“我记得申侯是帝国将军吧?”

        费守义显然没能听出纪伦诟病申侯军人干政意思,声情并茂的叙述申侯英雄了得,上马治军、下马治民,国之干城……

        最后,他悲愤说着:“就在几天前,南江租界米畜开枪杀人,十三个学生横尸街头,伤者过百,南江官吏不闻不问,警察甚至助纣为虐。要是申侯治下的浙西,就绝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

        纪伦明白了。

        “守义,申侯所办军校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费守义换上了眉飞色舞的表情:“要说这军校可不得了,开办以来,创下了很多第一,它是第一个可借贷就读的军事院校……”

        能者万能,偶像无错。

        在费守义的认知里,跟申侯相关一切都是优秀,这军校也是。

        纪伦显然不这样认为,他本来想用‘道听途说之言不可尽信’来规劝费守义,只是看着费守义年轻,仿佛燃烧着火焰一样热情的眼,想了想,觉得这样不合适。

        正暗自思量,就听费守义说着:“……你腿好了,也来吧,我们一起!保家卫国,为帝国而奋战!”

        不得不说,费守义言论是很有感染力,因他自己信的深、信的诚,言辞发自肺腑,且情感饱满。

        只是……

        看着眼前这位热血青年、同窗,纪伦心有感触:“这事费叔怎么说?”

        “这个……”

        纪伦又说着:“你不会是打算留笺投军吧?”

        “我……”

        只看费守义的窘样,纪伦就知道被自己猜中:“报效国家,这一目标是终点,那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显就是你选的路。当你在这样一条路上奔时,是否介意借用路旁的一辆单车?”

        “不介意。”费守义:“你是说我父亲就是那单车?”

        “还有我父亲。”纪伦说着:“我们是一家人。”

        “可是……”

        纪伦笑:“看来你是探过口风了,也对,卢侯和申侯虽不是一处,但他们,还都是帝国诸侯。”

        费守义一脸赫然。

        “想听听我的看法?”

        “你说。”

        “我觉得你的选择是不错,在两个点上,实干、抓枪。”

        费守义很开心,眼睛放光:“对,空谈无益,文人误国。”

        纪伦笑,没有纠正。

        在他看来,帝国衰败,可不仅仅是文人之错,且用词也不对,想了想,说着:“我不觉得费叔会阻挠你成军官。求学之事,费叔和我父亲,都能给你帮助,前者绝不会害你,后者相对专业。”

        这话,费守义是听进去了。

        “这会不会给大人添麻烦,被人诟病徇私舞弊?”憋了半晌,他这样说。

        “你觉得长辈需要我们指点分寸?”纪伦向后一靠,淡淡说着:“对了,饭菜来了,我们边吃边谈。”

        午饭吃的很尽兴,其实菜式并不多,也谈不上多精致,但情绪、气氛都不错,这饭吃的舒心。

        费守义听从纪伦劝告,而纪伦则记住了申侯,看着费守义远去,纪伦沉思,自己在医院里一呆就是七年,和现实已经脱离了很多。

        “帝国摇摇欲坠,天下诸侯林立。”纪伦想了良久,看见护士又过来,突哑然一笑,自己想多了。

        李医生的针显然是躲不过,晌午刚过,人就到了。

        …………

        病床

        熟悉的医院雪白的天花板,鼻端是消毒水的味道。

        暖融融阳光穿过窗,空气中淡淡的清香,床柜上插着一束花。

        注射相对疼,只是纪伦目光深深的注射这红的发亮的药液,觉得它似乎就是燃烧的鲜血。

        给纪伦注射了甲号药剂,李医生将费护士拉到一边,叮咛:“多费点心,有异常一定要叫我。”

        事到现在,费护士也意识到了这注射的药剂很不寻常,这让她愈发的心疼纪伦,以至于情绪上脸,又不愿影响到纪伦而强作欢颜。

        反是作当事人的纪伦,情绪平稳,还有闲情逸致听收音机。

        注射后十分钟,身体有了明显感觉,发热,很快就热到血液都已沸腾,但神智却越来越模糊,突然之间,眼中的一切视物崩碎。

        在费护士看来,纪伦是突昏过去,在那个刹那,她甚至看到了纪伦眼珠映出星光一样的流彩。

        …………

        亮起瞬间,纪伦睁开眼,耳侧同时响起了水声……

        小山脉,一条河流侧,矗立着黑色山岩。

        风的声音咆哮、哭嚎、哀鸣、嘶喊,一种并不算震耳欲聋,又无处不在。

        黑色雾气,在空中横飞成烟,在地上蹦跳起雾。

        “欢迎来到地狱。”纪伦轻声自语。

        自己收集的地狱,排在首位的从都不是景致,而是贫瘠。

        灵力在这里珍贵的宛沙漠中的露水。

        纪伦看了一眼千米外小建筑群,那应就是选定的目的地——休息站。

        才行出百米,十几头怪物就出现在附近,它们凶狠相互撕咬争夺,又迅速发觉和盯上了他。

        它们并没有直接攻击,而是接近到二十米,将他包围在中间,随纪伦行进而行进。

        狩猎三步曲,观察、试探、进攻。

        除了已知强敌,它们基本不会放弃它们发现的任何目标。

        “烟狼?”纪伦看着,这种似是雌狮多过像狼,形体十分接近雌狮,爪子也极具猫科特色,只是脑袋是牛头梗,尖嘴头、深嘴岔,皮糙而厚,无毛,但有将燃未燃的烟火覆满表皮。

        右手张开,霸王枪在手中浮现,握住了枪杆。

        这进步让他满意。

        在握枪时,烟狼已展开试探,它们中几只接二连三突进,见没有反应,愈得寸进尺,跃跃欲试。

        再前行了百米,纪伦突身子一动,冲锋突刺!

        “噗!”长枪入肉,一枪入喉,直灌两尺,顺势而拔,身后蹿过来烟狼,凑巧迎上这反拔。

        “啪!”烟狼颅骨坚硬,术士以之头盔面甲,可现在,它被重枪尾端棱锥直接插入,砸碎!

        纪伦握着枪杆前部右手,横推,枪刃一闪,推进一只烟狼张开的血盆大嘴里。

        重枪枪头刃锋而背厚,既锐利又有份量,加上烟狼自身的扑击,黑血飞溅,枪刃枪尖逆着其嘴岔不但切断了下巴,连前胸都豁出一个巨创。

        紧接着纪伦抬枪。

        “噗!”原在左侧,现在自后背发起攻击的烟狼扑空,枪尖刺入了胸腹,拉开肚皮,开膛破肚。

        前后右左,一气呵成,5秒,杀四狼!

        纪伦好整以暇收枪,目光盯着贪狼群中最壮硕的那头。

        是头狼,它显没能想到这次战斗可以这么迅速的见分晓,发出刺耳的嚎叫,纪伦没能从其中听出情绪,就是觉得难听,且有着铁片刮擦黑板的特质,烦人的很,于是左臂生成臂弩,箭矢上弦。

        头狼见此立刻逃窜,呼嚎着发出命令,狼群四下里逃散,远远呜咽嚎叫,却不肯真正散去。

        纪伦没有进攻,休息站越来越近,情况不算糟糕,行到那幢半塌的土楼前,翻身爬上,进入一个房间。

        这总共三层土楼是一家汽车旅馆,自病院所在的山上下来,曾在这里小憩,现在这屋子垮塌了几分,也没有正常的路,但对选择这里栖身而言却并非坏事,至少有安全加分。

        白昼结束,风呼啸,但在减弱,空中飞的不再是黑沙,而是白色,他以为是雪,接住了在手里捻,发现是飞灰。

        没有星辰,但有微弱的天光,稍远点漆黑中有绿色的幽光时隐时现、游荡徘徊,这是烟狼的眼睛。

        再晚一些,静谧降临,这种静谧是整个世界寂静,让人感到不适。

        这时,纪伦觉得被烟狼惦记也不是没有好处,有它们的脚步做伴,至少不会觉得太过孤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