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二十九章 突入(上)
    灰雪簌簌有声,寒冷加剧,纪伦将甲胄转成皮毛,确实有效果,但随夜深,忍耐这个概念终还是出现在感官中。

    烟狼同样在与寒冷斗争,能听到它们的脚步声在变得更密集。

    就在纪伦不堪忍受,考虑是不是动起来时,惊悚感突兀而起,“呜哦”短促而微弱的声音,此刻听在耳里如炸雷,这声音很耳熟,狗狗受伤时会发出声音,但这里没有狗,并且声音也略不同,一种戛然而止的味道。

    烟狼的脚步声迅速减少,这让纪伦意识到死亡在不远的黑暗中接二连三,可自己什么都看不到!

    终于,脚步声消失了,飞灰在簌簌落着,偶会有一股风路过,纪伦一动不动,呼吸几乎停止。

    十分钟,一头生物自顶上水泥板上跳落,向着所在的方向吐了吐蛇信一样带着分叉的舌头。

    这生物差不多有两米,前提是弓着身、佝偻着背,且腿是反关节,它肯展身或平躺,至少有两米五。

    它有着大略人形,脚大爪大、身形精瘦,没有鼻子和眼睛,嘴很特别,不但嘴岔深、并且下颌可以左右打开,而且就算闭合时,也像是个铲子,情形就似鲶鱼嘴的上半部分再加个蒙着皮肉的虫螯。

    它的皮是灰色,表面流转着一层透明的光,就是这光,起到了一定的隐形,他敢肯定,就算是在白昼,一旦超过20米距离,稍不留神就会漏掉它。

    生物吐着信子,四下游走,它的脚掌生有肉垫,行走起来悄无声息,有一刻,它距离纪伦不足1米。

    就在纪伦几乎要厮杀时,生物一扭头,向着西北方向迅速吐着信子,飞窜了出去,一跃十米,直接从三楼高度落地,声息皆无,再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又过了半小时,他才令自己的呼吸恢复正常。

    过了子夜,温度回转,越来越频繁的叫声出现,这意味着夜猎的正式开启。

    黎明来临,清理一族陆陆续续出现了,他看到比猫更硕大的老鼠、与大蚱蜢般体量的蚂蚁共同享用烟狼残骸。

    天亮,纪伦站起身活动肢体,没有继续向上,而是穿过道路,返回镇上。

    镇上,天空还是黑黑,但空气里有一种冷冽的清新。

    围墙似乎修缮过,但镇外宽阔的原野上,长满各种灌木丛,耕地得不到很好的照料,和当日有点回光返照不一样,现在镇子还是很冷清,沿途几乎没有见到行人。

    回到了自己住宅,踏入一步,灯光就亮了起来,似乎在欢迎。

    洗了个热水澡,回房间换衣服时,意外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个小小熊,下面还压着张便笺。

    纸上的字迹显得稚气,笔划一丝不苟:“小弟,阿朵一直是我的护身符,现在送给你,记得要带在身上。”

    默然片刻,纪伦将便笺夹入相册,放入床头柜的抽屉中,对这位比他年长1岁,但感觉更是妹妹的亲人充满好感。

    但对又一位,感觉就有些复杂了。

    一封信,从门缝中塞进来的,纪伦进门后就发现了,现在在客厅中又细细的读了一遍。

    字迹潦草,上面写着:“昨天你错过了我们的会面,让我非常失望,但今天你回来,让我们决定,父亲最爱的是谁!”

    纪伦没有搞错,‘决定谁才是父亲的最爱’这话意思是要跟他一决高下,他本能的觉得,在娶妻生子的问题上,纪江隐藏着一个重要的秘密。

    歇息了个小时,基本恢复,纪伦离开家前往超市仓库,临行前没有忘记在姐姐的房间留下一盒糖及便笺,小小熊阿朵也珍重带在了身上。

    超市仓库后门的开门暗号还是那个,只是应门换成了卢胜。

    纪伦打量着卢胜和士兵,换话题:“武士长,你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

    卢胜带着几分自嘲:“这已很好了,如果没有你的物资支援,我们现在更是苟延残喘。”

    说着,细细的看了看纪伦:“你有些特殊,术士我也见过,来这里,鲜有像你这样还能神采奕奕。”

    “我先前很狼狈,昨天在休息站废墟中糗了一夜,险些被夜煞发现,午后回家休息个小时才过来。”

    卢胜惊异:“你可以在野外熬过一夜?还能避过夜煞搜索?这真是不得了,不过现在你还是出发吧,白天更安全些。”

    “你说的没有错!”纪伦离开镇子,直奔病院。

    甫一进入山区,纪伦就察觉到了明显的环境变化,真正是一步之外天差地别。

    这里风也不算大,温度适中,且整体环境呈递进改善效果,最外缘是荒秃的石山,有了泥土,再看到了树木,这些树木是焦枯干朽,但越向内情况就越好,爬到半山,就已达到了常态水平,不敢说枝繁叶茂,也称得上郁郁葱葱。甚至就空气,都是湿润清新。

    沿着山道继续向前,雾气出现了,一如纪伦当初离开时的那种,不算太浓的薄雾,但因天光黯淡、以及林木茂密,并不能看到林木深处的情况。

    再次站在那生锈的病院大门前,纪伦有种被迫故地重游的无奈,这里整体环境给他只留下两个标签:诡异、恶意。

    纪伦发自内心的不喜欢这里,并且有种发乎本能的畏惧,或这跟他在这里死亡太多次有直接关系。

    深吸一口气,纪伦上前一步,手搭在生锈大锁上。

    才摸了上去,锁“咔哒”一声开启,随后连带整个锁链,都自内部散着光芒,分解消失。

    吱!

    大门发出刺耳的声音,开启了。

    纪伦没有直接进去,侧眼看见不远处的路牌,字迹已经模糊,但仔细看,还能看见上面的字。

    “医院建筑,探访时间早九点到晚九点!”

    纪伦脑海中突想起姐姐的警告:“别进去,你现在来这里太危险了。”

    他摸了摸胸甲左面,小小熊就放在内袋中。

    纪伦的眼界比过去高明了许多,早就看出这小布偶不简单。

    “我也知道危险,可我再次深陷此地,只能前进。”纪伦低声自语,深吸一口气,进入病院。

    踏入的瞬间,眼前一黑,又徐徐转亮。

    “似乎和外界完全不同。”

    在医院的路径上看去,天色阴沉,空气中潮气很大,且有着明显的霉腐味,透着一股暴雨将至的味道。

    灌木、树木凋零,野草生长兴隆,足有米高,且是墨绿色、蚊蝇乱舞、且草叶摇动,也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在乱窜,给人感官很不好。

    稍远点建筑群更是遭受了大火一样,充斥着烟熏火燎,门窗不是玻璃碎裂,就是干脆黑洞洞。

    纪伦轻哼一声,没理会自行关闭的大门,警惕看着四周。

    突然之间,脚步一定,果一声野兽低吼自草丛里传出,紧接着扑起一人,看起来似乎是个病人,但身上满是蚊蝇蛆虫,向他冲来,身上黑气浓郁,离着尚有十米,怪物就一挥手,身上蚊虫“嗡”变成虫云,向纪伦扑来。

    “防护!”浓烟升起,没有扩散,而是棉花糖丝缠绕把自己团团裹住。

    虫云砸在烟雾上,轰然有声,噼里啪啦的掉落。

    怪物趁机抢进,纪伦不给它靠上来的机会,一枪刺出,正中怪物。

    “轰!”出乎纪伦预料的爆炸自怪物发生,虽有防护,推出两米远,才稳住了自己身体。

    这时定睛看,不由冷汗直冒。

    怪物固粉身碎骨了,周遭毁的一塌糊涂,数米一株大树上镶嵌着怪物碎骨、甚至牙齿,这些色泽青黑、散发着腥臭,显一旦被这样的破片切入肉体,承受的不仅仅是切割或贯穿。

    “哼,杀光了你们。”

    纪伦冷笑,没有直接闯入,上次狼狈自这里逃出,这回未必就得鬼祟行事。

    且自己完全没必要急急火火的去求一个结果,完全可以拿出耐心和毅力,慢慢清理,莫非屠戮殆尽,还能自行再生?那也得有灵力才成。

    “杀!”

    荒草下物种丰富,有硕大的鼠和蛙,还有蛇和蜈蚣,一个个头角狰狞、五彩斑斓,让人望而生畏,要是冒失在被荒草几乎挤成小径道路上前行,毒物不断扑出,危险且不说,光数量就不堪其扰。

    至于带着蚊蝇蛆虫的病人,也不时惊起,只是纪伦吸取了教训,果断远距离刺杀,却基本没有多少危险。

    “轰轰轰!”这些病人不断发生了爆炸,自大门到主楼楼门百米距离,道路草丛硬是引导炸出了十米宽的道路,到了门后回首再看,心中不免生出几分豪情。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不急着进主楼,大步折返,行到病院门前,化枪为偃月刀,吐气开声,用重刃狠砸铁栅门。

    有着力量,又有着术法,铁栅门粗大铁条硬是被他一刀斩断数根!

    “锵锵锵!”纪伦就在这里跟大铁门作战,火星乱飞乱溅,加上两脚,终令两扇大门飞出。

    “哈哈!”

    纪伦拄刀而立,胸膛起伏、呼吸急促,心中有种打破樊笼的快意,自己承认这有些傻,可很享受。

    “嗯?”情绪稍平复,他有些发现,行到破烂铁栅门前,用刀尖一挑,铁栅门突软化,变成一股发光的铁水,沿大刀而上没入其中,纪伦顿觉武器沉了几分。

    “还有这好处?”纪伦眼光炙热的回头再次看向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