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三十章 突入(下)

第三十章 突入(下)

        “啪!”

        全拆了这大门,突然之间雷鸣电闪,大雨倾盆,雨滴比冰都要寒,在激起水雾,有几分水疗室的寒意。

        “快进去。”

        这样的寒雨已不能直接伤害到有甲护身的纪伦,但雨水成线成幕,久了也受不了,当下进入侧建筑。

        “咦?”

        “里面反没有这样寒意逼人了。”

        大门拆光,给自己的感觉,阴沉笼罩明显减弱了。

        就在这时,侧建筑门口立刻冲出两个浑身炭黑的人,遇到了雨,似乎变成了油一样,自燃冒着烟,但这两人自己却毫无直觉,神情狰狞挥动着大铁锹。

        长枪横扫,一个人脑袋砸碎,后面一个行动更迅疾,可未等它显威,一枪已扎穿了咽喉,击断了颈骨,火光散去,软软耷下一条长舌。

        在这里,纪伦不敢大意。

        “咦,这是锅炉房!”

        一番思忖,纪伦隔着墙对锅炉下手,一枪下去,立刻有滚烫热水宛高压水龙沿枪喷射,即便有所防范,仍旧躲的十分狼狈,再看甲胄,飞溅了点,就腐蚀的嗤嗤作响、白烟直冒。

        锅炉中除了沸水,还有有怪物。

        “杀了我!”这煮熟且只有上个身子的人,看起来是病人,一面向前爬,一面艰难的求援。

        “这里果是地狱!”第三次说出这样的话,意义不同,纪伦一枪刺下,枪锋直没脑壳,结束了对方的痛苦。

        整座病院设施齐备,水电热都是自给,除锅炉房,拥有柴油发电机组的供电室,以及包括一座贮水塔的水房。

        还有就是仪器室占据房间最多的是感染科,座落在病院一角,背靠山崖,门前还有小花园及院墙隔着。

        给纪伦的感觉,严谨而健全的科室设立机制,更是正规医院而不是精神疗养院。

        “医院建筑,探访时间早九点到晚九点!”纪伦暗暗念着,感觉时间虽还有,却不能浪费了,一咬牙,继续冲入。

        “病院主楼的与众不同!”

        在纪伦视角下,它黑灰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升腾,还呼吸一样进行着能量交换,从地底喷涌出来的大部分灰黑都被它吸入,而它呼出的是铁灰色的光,给人污浊的感觉。

        主楼绝非通过取巧破坏瓦解,它是一个整体,它时时刻刻都在吞吐,破解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征服。

        纪伦踏入主楼,眼前又一黑,又转亮,能看见时,当即倒吸一口气凉气,此时在周围,有几个病人。

        这些病人,神态麻木,而大厅有灯,但黯淡、又或时明时灭、及滋滋漏电,让人毛骨悚然。

        有电无暖,寒意刺骨,纪伦根本没有理会那些黝暗中目光,阔步走向服务台,那里有楼层地图,他要再温习核对一下。

        衣上满是鲜血的一个病人从角落里向纪伦爬了过来,开始时很慢,甚至让人怀疑它随时都可能倒毙于半路,可等接近5米左右,突然扑蹿过来,直接跨跃,向着纪伦切近。

        “噗!”纪伦一跃,落地正好踩在背上,砍刀一挥,就斩掉头颅,浓黑腥臭的血流了出来。

        此杀戮并没有吓退,相反,吹响了厮杀的号角一样,有两头浑身冒着黑烟怪物迅速的冲过来,可尚未接近到纪伦5米,就见长枪二点,“嘭嘭”,头颅炸裂,甚至没机会用惨叫表达一下心中情绪。

        要知才出来纪伦遇到一个它们同类在电梯门附近进餐,可是夹着尾巴做人,很低调的远远躲开,哪知现在它们连拼上一招半式都没有惨死当场。

        听到风声呼啸,看完地图纪伦回身用臂盾挡住一把劈斧,踢飞一柄不锈钢刀,迎着一名高举骨锯的医生冲了上去。

        “杀!”空间小,在内厅不能展开,择了开山刀的纪伦与之对砍,只见火星一闪,对面骨锯硬是断开,医生动了下,就分成两片。

        “杀光一个不留!”

        纪伦顶着怪物的攻击凶狠快速的砍杀,人仰马翻,一飞一圈,一倒一片,刀光落下,“噗噗”入肉声不绝于耳。

        五分钟,一楼血流成河。

        十分钟,走廊里除纪伦,已再没有一个站着。

        来回一遍,确认没有活物,纪伦才喘息着休息,静立10分钟,向着二楼进发。

        才踏入楼梯间,纪伦就又觉得眼前一黑,但转眼,立刻醒悟,只见密密麻麻的黑钉射了过来,铺天盖地一样。

        纪伦头盔内的目光看去,不由头皮发麻,这哪是钉子,是一条条毒虫。

        “防护!”

        火焰流溢,毒虫射来,就烧爆,炸出一团团黏稠体液,将甲胄表面糊的一片腥臭脏污,有些还没有死,就拼命向甲胄中钻。

        这打击令纪伦手忙脚乱了一番,若非甲胄亲自设计、结构严密、无论与当下又或古代甲胄都有极大区别,这波攻击就会吃个大亏。

        “嗡!”

        攻击紧跟着就到,是会飞大蟑螂,每一个个头都有拇指大小,令人恶心的是,这些蟑螂直接在他的甲胄表面排卵。

        “轰!”电气光云,蟑螂毒虫虽绝大多数都被烤焦电糊,但架不住更多毒物前仆后继。

        第三次是红眼睛的老鼠,仿佛受了糊在他甲胄表面的脏污和虫卵的刺激,舍生忘死的扑上来。

        对这种以量取胜的自杀小队,纪伦还真就没有特别办法,火焰点燃,当火焰寂灭,污秽蚀痕留下了清晰的印记,包括他的甲胄上,甲胄受损了,短时间内无法修复如初。

        “混蛋,前面武士可杀之,但这二楼,没有术法就是死路一条。”杀光了它们,才发觉二楼个楼层已经变成了虫房,到处是丝、茧、蛹,虫子密密的扑在地上、爬在墙上,乱窜蠕动,以至四壁都是在漾动,虫子如全面漏雨的破屋般噼噼啪啪不停的掉。

        而即便是这样的环境中,仍旧有敬业的医生和护士,以及哪个楼层都不会或缺的病人,他们本身就是会移动虫巢,距离最近的护士,见到纪伦,嘴一张,立刻有大量的黑虫水龙一样喷射了过来。

        “这样的医疗的环境真是让人亲切!”纪伦以臂盾护住喷虫的正面,一道赤火喷出,半空遇到虫,就一点火星迸放,这时亿万火星飞舞,壮观绚烂到让他都忍不住颤栗。

        病人也在起火,它们的行为举止不尽相同,有的张开手臂、似在迎接这毁灭,有的则极力躲避,有的惊声尖叫,还有的癫狂大笑,当也有死都要攻击的战士,就有一个冲到他米许才扑到于地,烧成骨架。

        最特异的就是房间中,一个巨大茧烧的炸裂,纪伦看到了内中已下身身体化蛾,只有脑袋还保持人首的怪物。

        “你吓到我了,也恶心到我了。”纪伦冲着已经在燃烧,却一脸痛苦的狰狞叫喊的怪物这样说。

        蛾子,纪伦知晓之前一入楼梯,狂风骤雨的钉虫是怎么来的了,这和马蜂一般有着尾针的蛾子,这就是钉虫的发射员。

        这遭遇让纪伦愈发的警觉,且很快受益,一只巨大母蟑螂,拖着巨大肚子出现,这母蟑螂并不厉害,可拱卫它的几只蟑螂个个不凡。

        这几头蟑螂可以说是半人半虫的典型,翅鞘软翼如同披风,节肢外壳甲胄,相对纤细但有力的腿上生着稀疏的针毛和尖锐的壳刺,爪和脚如人般分有五指,极其灵活,它们是人立,它们的战斗技巧已经基本脱离了王八拳范畴,看着是军中格斗技,凶狠。

        它们一见到纪伦,立刻围杀了过来,纪伦向后疾退,过了门后突止步,这反冲正是他的习惯,瞬间完成,反手就是一刀。

        正面追击的虫人,面对这样刀光躲不开、也没有躲,胸膛壳甲一顶。

        “吭!”刀刺坚壳,火星溅、刀尖崩,未能入。

        口中发出锐啸连音,虫人继续用自己的胸顶着刀推进,纪伦在地上不断向后滑。

        再度到了门框附近,纪伦跺步。

        这动作幅度看似不大,地板踏碎龟裂,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跺步的反力,形成了寸劲。

        长刀寸进,坚甲破开,污血飞溅,这时虫人已推出数米,纪伦收刀,随即旋身一刀,直接斩掉了这虫人的脑袋。

        虫人的尸体尚未完全倒地,又一头虫人已跃空扑下。

        纪伦长刀斜挑,虫人在空中振翅,令纪伦一刀走空,四爪连攻。

        纪伦以臂盾左格又挡,虫爪在臂甲表面切下铁屑,留下道道凹痕,手中光一闪,砍刀变成了重枪,枪尖顺着它的腿根内侧飙入。

        枪尖挑着惨叫的虫人,纪伦持枪攻向又一头虫人,这虫人整个人箭矢飞射而出,身体距离地面不足一米高度。

        纪伦一刺不中,枪杆回拉,大枪竖起。

        贴地蹿飞的虫人一头撞在纪伦立起的枪杆上,倒飞出去。

        “死!”纪伦低喝,枪尾三棱锥直接洞穿了虫人,连杀了这数只虫人,毫不迟疑的杀了母蟑螂。

        “杀光一个不留!”虽有时间限制,纪伦还是清理了一遍。

        一楼有了明显的改观,房室也好、走到也好,都渐渐有了医院样子,虽显得陈旧、沉重、阴郁,可感官上变得容易被人所接受。

        二楼,也有了类似变化,黑气盘踞,粼粼漾动,偶尔还藏头露尾的似乎能看到点,真去盯着又一无所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