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三十一章 李医生(上)
    三楼·院长办公室

    尸骸枕籍、污血横流,走廊上的灯忽明忽灭,躺在地上电棍啪啦啪冒着电火花,空中弥散烟,焦臭味和血腥味刺鼻……胜利后留给纪伦,就是这样一幅场面,他又一次当了回净楼屠夫。

    院长办公室曾经是自己离开病院的退路,出习惯,他当希望能保有这样一条退路,可现实的情况是这里结构严谨,完全没有作逃脱出口的可能。

    通过巨大的落地窗,他看到的并非是正常楼外景致,而是漆黑中闪耀着寥落星光的虚空,仿佛这幢大楼是漂浮在深邃宇宙中的要塞。

    对这种情况,纪伦没有太过在意。

    细细想来,他能脱出,可非他一人之能。

    现在纪伦已经相信,自己一系列遭遇,都跟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病院,绝对是一个中枢的关键所在。

    深陷其中的不单是他,还有姐姐、弟弟,甚至父母。

    就静静了半小时,有片阴影渐渐浮现,如同渗水沾湿墙纸,初时不显,渐渐就跟周遭对比出暗色来了。

    随后,有烟冒出,灰淡,逐渐转浓,凝而不散。

    净化过的区域并不安全。

    纪伦自己也清楚这一点。

    “四楼!”武装和休息完的纪伦,紧握了手中的臂盾和短戟,踏上了新的征程。

    臂盾和短戟,也不断调整,都有着细节变化。

    臂盾由最初椭圆而改成了条状,在肘端加装了短锥,在手端加装了虫螯电牙,与臂甲连接处也有变化,虽细小,对减震有至少15%的改善,这都是通过实战换回的进益改良。

    同样,弃刀选短戟也是出于实战。

    戟的结构,更利于劈砍,而且制造出的创口更残忍,这是刀所不及,自己所对付的怪物,很少有挨上一记劈斩就失去战斗力,能快速自愈也很有一些,在这种情况下,刀就有些不堪用。

    现在回想,卢胜一帮武士,用的基本都是奇门兵刃,即便刀剑,形状也是非主流,不是波纹锯齿,就是钩刺棱角,不是为了个性,而是为了配合自身战技制造尽可能大的杀伤。

    而自己重枪威力大,也跟异于寻常的十字枪头有着关系。

    提着武器,纪伦上四楼,到了,不由停下脚步,站在那里,微微一凉。

    眼前看见的并非是不对,应说是太正常了。

    四楼实在是太有怀旧感了。

    记得来四楼,就是现在的这种情形,走廊谈不上整洁明亮,也是干干净净,房门都关闭着,似乎是凌晨的病房,静谧无声。

    过道上飘着丝网般的雾气,不高不低,正好挡着人的视线。

    纪伦随手尝试推开其中一间房房门,果打不开,用短戟砍了上去,火星飞溅,手上反力告诉他,他所劈的是一块巨大的磐石整岩,而不是门。

    “封禁!”

    虽这四层表现出一副昨日重现的状态,他已不复懵懂惶然,藏在臂盾之后的左手松开握柄,只是一翻,铜镜便拿在手里亮起,最终背面正中发光,而后正面本模糊的镜面,如同云散见天般褪去模糊,变得清亮,随即便射出白光,这光并不强烈,甚至有些虚,可即便是烈日当空光线充足,也不能掩饰其光柱的存在性,这是它的奇特之处。

    被这镜光一照,门上显出密密麻麻节点,就似乎是无数层交错编织、深度十足的立体织物,可即便这样,它终是有其源头,而这源,又通过一根纤细飞射向远处——是水疗室。

    纪伦通过镜子,目光扫到病房门时,发现透过玻璃,有一个女护士站着,带着诡异的笑容。

    纪伦再看下去,却看见里面病床上,原本病人,已被分尸了,地面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血,不过封闭住了,血腥味并不浓,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尸体还在动弹着。

    “哼,果哪有外表看的干净。”纪伦丝毫不惧,自己才醒时,自然不是对手,但是现在,不过是一把火的事。

    “医生叫你去水疗室。”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自纪伦身后传来,纪伦转过身,看见了一个护士站在自己身后。

    “就去!”纪伦收起铜镜,阔步直向水疗室行去。

    视线一晃,纪伦脚下一踏,“啪”,走廊又恢复了原形,纪伦很快行到水疗室门前,定了定心神,以短戟的尖端前探,推门而入。

    “水疗室有变化!”

    “似乎是更旧了几分!”

    无处不在的陈旧感,时光荏苒的岁月当时让纪伦很震惊,可与现在比,就显得浅薄了,目光一扫,听到水声,看清浑浊池水中扑腾的是李医生,不觉微惊:“李医生,您怎么在这里?”

    李医生顾不得解释,宛不会游泳的溺水者在那里扑腾,弄的水花四溅,“救我,救我!”

    咕嘟嘟……

    水里伸出许多手臂,拉扯着李医生,使他沉入了水中。

    纪伦大步过去。

    “别去!”小小熊说着。

    “我知道,早不沉、晚不沉,偏偏在我进来沉了。很拙劣的陷阱,也有效。我决定把李医生捞回来,或他能回馈些重要信息。”

    话是这样说,纪伦并没有急着入水,盔甲背后生成了7根投矛,护背旗一样,这才跳入水中。

    入水,光浮力差异就让纪伦感受不同,这根本不是水池,是海眼。

    接下来发生的事也证明了一点,不断下沉,深不见底,不久,还能看到水面上房间里的灯光,可到最后,池子所映照的光芒已缩成了星光大小的光点,下面还是没到底,四周黝黑一片。

    不过自水流缓急程度可辨出,这里极可能是一个地湖深潭,有甲在,身体表面套着一层极薄的水膜,这水膜不但能让他呼吸,还隔绝湿寒。

    “来了!”未让纪伦久等,水的流动,就让他知道,攻击者终按捺不住了。

    黑暗中出现了点点光亮,是怪物眼睛反射光球的光,他感觉自己就是夜晚灯钓的渔夫,只不过有点极端,将自己变成了饵。

    或是因这是自己的选择,所以还能笑的出来,纪伦想看看,在这阴暗水域,是一场怎么样欢迎盛会。

    下一刻,纪伦微惊。

    这是一种鲨鱼、深海鱼、食人鲳、大马哈鱼的混合体,这本来没什么,可非要鱼头人脸,尖鼻子加一嘴双层的三角牙,突然从黑暗中露出一张张,还是很让人毛骨悚然。

    “扑上来了。”

    下个瞬间,鱼怪扑击,它们立体分布,一起进攻,进退有序,每一头不贪多,咬中咬不中就一口,就会将攻击位留给下一位,个个如此,形成就是四面八方轮刀卷过来的感觉。

    “好!”这样凶狠攻击,纪伦突手一握,护背投矛就出现在手中,下个瞬间,闪电一样击出。

    “噗!”一支贯入,自鱼怪口处穿入,疼的鱼怪水浪翻卷,带着越来越浓的腥红。

    “杀!”

    紊乱的水、浑浊的水,阻碍视线,可纪伦不慌不忙,连连射出,每一击都精准,动作其实并不大,但十分可怕,每次必命中,命中都击出嘭嘭的沉闷声,离的远些听,还以为是在炸鱼——实际也是,凝聚在投矛上的灵力,一旦射中就会爆炸,结合这巨大的水压下,可以将鱼怪的身体炸开!

    “哗!”连杀数条,纪伦自水中穿出,落到了地上,水在顶上,在空中。

    “哗哗哗!”杀红眼的怪鱼接二连三从水中窜出,宛鱼跃水面袭咬。

    纪伦错步,手中短戟化作片光弧,弧光所至,两头怪鱼黑血飞溅绞碎,还有一头因扑空,自己砸在地上,刚扑腾了几下,就被纪伦一戟刺死。

    “这倒意外之喜。”纪伦低声自语,短戟在空中留下一连串光影,实是因短戟舞动的实在太快,结果就是——舞光!

    只听“噗噗”连声,怪鱼连连杀之,等杀光了,这才发觉自己在岩窟中,地面是湿漉漉岩石,角落有菌类散着微光。

    纪伦心中微动,这地窟中除顶上是水,别的是寻常可见的景致,不算太大,也不复杂,路只有一条。

    沿着水湿的通道前行,不时能见到水流如幕如涧,几分钟,来在一个巨大的地底穹窿,顶高目测能有五六是米,面积过千平米,奇异地底植物繁茂,还有一条小河流淌。

    穹窿正中处,有一石台,离地一米,上面一人,正是李医生。

    李医生穿着白大褂,形态却很狼狈,翻滚在石台上,身上被冷汗打湿,很是痛苦,眼角有眼泪流出来了,看见纪伦过来,就嘶声喊着:“别过来,这是陷阱,快,快离开!”

    纪伦深吸一口气,看了过去,只见李医生笼罩着一层黑气,这黑气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纪伦不上前,也不退去,只是一笑:“李医生,我们能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也是别开生面。”

    “不过说实话,到现在,你还不坦诚,我有点失望了。”

    这话才一落,本来歪在地上、苦苦忍受的李医生停止抖动,皮下鼓囊囊,似乎有很多虫子在内里蠕动,想撑破皮出来。

    不见动作,李医生站立而起,伸手将水湿头发向后一拢,顺势用右手食中二指推了推眼镜,对纪伦说着:“是我将事情想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