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三十二章 李医生(下)
    “不过,我知道你有许多疑惑。”

    “我可以解答。”

    “我喜欢先打了再问。”纪伦一挥手,就扑了上去。

    见纪伦冲杀,李医生不慌不忙,抬起双臂,突出现了六只手臂,身周已出现火焰龙卷,这龙卷才出现,就听“噗”的一声,短戟已刺入。

    龙卷破开,李医生仅仅说着:“还不错。”

    只见李医生后退一步,只是一点,“轰”,炸开的光云足有十米,纪伦只觉得眼又黑,炸的直摔下台。

    半空中,纪伦翻了身,又扑了上去,只是一点,人已化成了影子,穿了过去,就在龙卷原破开的地点扑入。

    “噗!”这一击,不似火炮开火,而是撞针激发子弹,冷脆而刚性,短戟尖锥寒光一点,就听“轰”一声,纪伦再次跌了出去。

    随后,李医生站起来,摸了一把左胸心脏部位流出的黑色血液,用右手食中二指推了推眼镜,对样子狼狈,但站的极稳的纪伦:“真是不可思议,这样的武功,我记得你小时只受过基础预备役训练,八岁就躺在病床上,怎么有这样的武功?”

    纪伦压下嘴中腥甜:“我本就是一步步才有了现在这样成绩,这武功,是我自己修出来。”

    李医生呵呵一笑:“你父亲是计划的负责人没有错,但我是计划的监督员,是上级派遣我而来,一切情报和变数我都清楚。”

    “虽你的确在这里继续受训练,但这终是虚妄,如果真能有这样武功,你也不会在这七年内死上千次了。”

    “难不成,是神力给你的力量?”

    “我只知道,辛勤而来,踏实安稳。”

    “哈哈,你父亲主持这计划,就是想走捷径,你现在跟我说要老实?”

    “可你知道么?这恰恰是我从你父亲那里获得的最大启示,小富勤苦出,大富天成就,力量也是如此。”

    “而且,以你父亲的军人薪金,能这样用度?我不信你想不明白其中缘由。他是什么?自欺欺人而已。好了,我这也恢复差不多了,再来。”

    “恢复速度比我预料的要快。”纪伦冷冷的说着。

    “这也算不走寻常路的一个好处,不过真的不足,你看,满满的污血——你可知道,我也差不多不堪忍耐了。”

    “看见你觉醒,我真是非常喜欢。”

    纪伦听了这话,突然之间冷冷问:“你不但是监督人,还私下窃取了力量?”

    “真聪明,你猜对了!”李医生说着:“不过,如果说是窃取,其实整个医院,整个怪物群,都在窃取力量。”

    “要不,你当它们为什么这样凶残?”李医生向前,冲纪伦一抬手。

    “轰!”纪伦虽一直都警惕,知晓对方说着说着就会毫无征兆动手,可面对这虚虚的一抓,还是来不及防备。

    只觉得全身一震,力自四面八方将自己包裹,感觉就是被套在一个巨大的透明囊袋中,快速吸走囊袋中的气,囊袋内收缩。

    “刺!”纪伦对着周围一刺,虽刺了过去,但才一收回,立刻又弥补了。

    这囊袋从始至终都是透明,也不能算无形,影绰绰是能看到膜,但这时已经由不得观察,李医生只是一拉,纪伦已拔萝卜一样拔起,满场飞起,不时重重撞在地上——这情形有些是链子球被不断的砸。

    “轰轰轰!”

    虽李医生的武艺实在不怎么样,这样锤击也使纪伦连连闷哼,渗出血来。

    更可怕的是,一种波纹扫过,持续腐蚀就出现了,纪伦不晓得是毒素,又或是方法,这腐蚀能穿透甲衣防护,纪伦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在快速消磨,而消磨工具,就是无数记忆。

    李医生站着笑:“怎么样?灵魂冲击感觉如何?这些记忆虽杂了些,可胜在量大管饱。”

    显在李医生看来,洪水记忆冲击才是最具威力,特别是无论纪伦是不是觉醒,他终是一个少年,阅历浅薄,抵御不了。

    见着纪伦连连闷哼,李医生终于仰天大笑:“你不觉得奇怪?”

    “整个怪物群,连着我,虽有着力量,都是污秽不堪,这就是对篡夺者的惩罚,可你为什么能醒过来,并且干干净净?”

    “这是血脉,你们母亲,其实就是真君的后裔,不过单是真君后裔,也驾御控制不了神力——你姐兄弟三个,只有你成功了。”

    “现在只要杀了你,我就能真正获得这一丝神力,将污秽化成纯粹!”

    “是么?”

    就在这时,连连闷哼的纪伦突眸一张,突拔出了背后的投矛,“噗”的射了出去,这囊袋一挡,却抵抗不住,瞬间穿过,“噗”的一声洞穿,扎穿了脖子,击毁了颈骨,以至脑袋都是诡异的耷拉着。

    受此重击,囊袋瓦解,纪伦跳了出来。

    李医生真的没想到纪伦在身子砸下,思维要应对海量记忆同时,还能又狠又准攻击,踉跄半跪着,用伤了声带破烂的声音:“你的表现,在我预料外。”

    纪伦其实也很狼狈,他跪在地上,喘息:“你的也不错,这水囊在最后一刻前,我没有看出。”

    李医生拔出被他的黑血腐蚀的嗤嗤作响的投矛,扶正脑袋,拧了拧,脸色不善:“你惹火我了,你将遭到打击。”

    “这话我可以原封不动还你?”纪伦站起身。

    “呸!”李医生答了一句,向着纪伦冲了过来,就在过程中,身体膨胀,成两米高,体表出现一层浓郁的黑光。

    不,黑光已不足以形容,应说是光芒,只是黑色。

    “杀!”面对面攻击,纪伦真是丝毫不惧,短戟所至,穿入了心脏,顿时黑血飞溅,皮肉翻卷,污血直流。

    李医生嘿嘿而笑,抓住机会,一手抓住短戟,硬是用肉体迟滞了动作,一手拳击,纪伦抽飞出去,左臂臂骨断了。

    “呀……”

    李医生根本不怕受伤,和一只莽牛一样乱冲乱撞,虽没有章法,但每一次攻击,都见大量石片石屑飞溅,而这些石片石屑丝毫不比爆炸破片威力小。

    纪伦跌出去,算计了一下,李医生流掉的血,怕是已有一个成人重量了,并且这时敏锐看见,哪怕是心脏洞穿,李医生不流血,且终止很突兀,就似乎身体中有个总阀门关闭了。

    “不对!有问题!”

    很快,纪伦目光注意到了,在台上某处,被散碎的石屑覆盖,被肆意横流的污血掩饰,某种根瘤一样东西存在。

    “哼!”纪伦故意装不经意靠近,果然,李医生连忙防护,尽管极力攻砸,可武技的浅薄,让他显得欲盖弥彰。

    纪伦故意装作不知,将李医生调开,突奔过去,短戟一闪,就斩了上去。

    “不!”李医生惨叫着,只是这根瘤比想象的更坚固,短戟斩下,只斩了一半,就无以而进,喷涌大量黑血。

    “不!”懊恼的李医生回援,守在那里。

    “哼,你不过是文职人员,也敢妄想篡夺?”纪伦这时反而冷笑,攻击虽降低了,但通过连贯且相对复杂动作,每次都能给李医生造成实质性的重创。

    其中便包括大腿上深可见骨的创伤,及肩部砍断锁骨、直达肺腔的大豁口,而直到成功的断掉李医生的左小臂,纪伦终确认,现在这种状况的李医生,几乎就是不死之身,没有意义。

    但是,恢复也需要一点时间,纪伦每次重创李医生,获得了喘息,就硬是一点点开辟出一条直通根瘤的凹槽,重重刺入根瘤。

    咕嘟!咕嘟!

    黑血顺着这鸭卵粗的管子不断流出,李医生疯狂挣扎着,呐喊着,一手将根瘤从地下起出,往胸膛上一拍,脸盆大根瘤就轻巧进入身体中。

    “轰!”李医生的身体第二次膨胀,膨足有五米高,嘶声:“不,是你逼我的,杀!”

    显这样也要付出某种代价。

    “去死!”李医生变身过程中,纪伦手上一闪,短戟就变成了战镐,重重敲打了上去。

    “蓬”火星与污血四溅,李医生身体比铁石还要坚硬,战镐砍在肉体上,虽刺入几寸,但手上传来砸击巨岩的反震。

    “去死!”李医生抬起大脚板狠狠踩下,纪伦双腿一绷,人直接弹射出去。

    轰!

    地面出现一个大坑,飞溅岩石激射在纪伦的甲胄上,火星乱飞。

    落地,纪伦立刻又冲上,就对着李医生的大脚板,战镐前端变成了鸭嘴锄,直接落下!

    “喀嚓!”切断李医生的一根脚趾。

    “嗷!”李医生发出疼痛的嚎叫,双手拍击,轰!大大小小的岩石同弹板上的积木,反震而起,在空中跳舞。

    纪伦滚到了李医生斜后侧,鸭嘴锄变成剁骨刀,在脚脖子上刺下,又贴着地面侧滚,躲开扫击的蒲扇大手,弹身跃起,在李医生后腰蹬踏借力,从空中灌击脑后头颅与脊椎的连接。

    这时武器已经重新变回了战镐,镐头刺入其身体,纪伦直接掰断,蹬踏跳跃,从李医生正面倒飞而出,人在空中武器化作臂弩,凌空爆射,弩矢刺入李医生的右眼。

    “刺!”发狂李医生双手再度拍击地面,但凡有其污血的地方,巨大的黑色冰刺应声而出,一大片区域瞬间成尖刺的丛林,落下的纪伦及时砸断一根粗大冰刺,却被小根的冰刺在身上、腿上开了几个血洞。这些污血冰刺饱含能量,成功的破开了盔甲。

    纪伦刚刚站起,就见李医生大喝:“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