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三十四章 415病房(下)
    纪伦抓着计划表就跑出去,照向封死的走廊,通向415病房。

    就在这时,密密麻麻的护士和病人,已挤满了走廊,拼命伸出手扑上来。

    “杀!”

    杀光了器灵,现在这些行尸走肉不过等闲,纪伦本能觉得这415病房很有问题,这时遇到拦截,顿时大怒。

    不是每次遇到问题时都取巧,这一次,纪伦只是一挥,短戟就已经化成了寒光,只是切在了眼前三个病人身上,发出微弱“铿锵”声。

    黑血飞溅,化成数块,没有丝毫迟疑,纪伦一个纵步,短戟顺势就刺在了一个护士胸口,随即狠狠一搅,这护士身体一颤,黑血飞溅,跌了出去。

    “哼,是强化了。”

    初出病房时,就有预感她们会越来越强,现在明证了,但是此时,自己的力量,又何止增了数倍?

    动作,干脆利索,瞬间杀死四个。

    感受着射出黑血,纪伦才想继续扑上,却敏锐的感觉到对面的护士一迟疑。

    这顿时使纪伦一怔,情不自禁想着:“怎么,她们并非变成了行尸走肉,并非失去了所有思考,显她们怕了。”

    “而病人似乎等级更低,它们的意识没有多少了。”

    不过才想着,突护士眼里红光一闪,顿时几个护士就咆哮着,病人群起扑了上去。

    “杀!”对只有本能的野兽,杀起来并不需要动脑子,短戟所至,黑血飞溅,病人一个个倒下。

    杀光了这些,一个箭步冲上,纪伦对着一个护士就是一戟,女护士手里的手术刀,简直是玩具一样飞出去,随后短戟划过,这护士眉心处出现了一道深深血痕,黑血迸溅,整个人撞到了墙壁上,缓缓倒下。

    又一个女护士自纪伦侧方扑来,纪伦腰部发力,只是一脚,就踹中了小腹,女护士直接踹出去,纪伦直接扑上,狠狠砍下去。

    片刻,整个走廊一片狼藉,到处是尸体,纪伦喘息着看着四周,已经没有一个能动弹了。

    “415病房在哪里?”

    “走廊房间找过,到412病房就结束了。”

    正寻思着,“轰”一声,石墙开启,封死走廊打通,出现了一个区域……

    “咦?”

    走廊静悄悄,雾霭浓厚。

    每隔一段距离,有一盏灯,入目是陈旧洁净器物、门户、走廊,都沉浸在昏暗光中,走廊尽处有墙有门,无窗,挂着特护病房牌子,密码锁,门扉紧闭。

    “很熟悉,是我一开始苏醒的区域,特护房。”

    “呵呵!”

    进入了几米,突闻笑声和歌声,平心而论,这笑声和歌声很正常,似乎是小男孩发出,只是在这环境,纪伦都吓了一跳,握紧了戟。

    “原来是病房!”

    与别的密码锁,门扉紧闭不一样,这房间门半开着。

    “三只猪宝宝,三只猪宝宝,有着快乐的家……猪妈妈爱猪娃娃……”房间里一个小男孩,唱着儿歌。

    “是你!”纪伦停下脚步,看这小男孩,他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纪伦的到来,自顾自地跪在画纸上用削尖的彩色铅笔画画——非常巨大的画纸,由许许多多局部的画纸拼接而成,扑满了房间里的整个地面,充斥所有它能够展现的人、物、色、光、暗等等细节。

    用的技法很娴熟,平涂法,叠色法,渐变法,但根本不用素描底稿,直接是画过了无数的熟极而流,先作人物底色的肤黄,再换根铅笔,在肌肤底色上渲染环境色,接着再换铅笔叠色,须发眉眼的深色,衣服纹理渐变,高光留白,背景色留白……由粗糙抽象到细腻逼真。

    之前匆匆没觉得,现在多看了一会,纪伦突然明白——这些娴熟技法,不像四五岁孩子能有。

    但更让纪伦感觉不对的是,小男孩画的太阳并不依照成人套路,而是个红色、忧郁的太阳,天空是弥漫雾气的灰色,军人的肩章风格眼熟,而皮肤上有着古老纹身一样的兽纹,还有这军人在杀戮对付的那些形态诡异的怪兽,之前觉得陌生,现在来看——分明就是自己一路冲杀上来见到的那些怪物……

    “猪妈妈她说的是……OEI~OEIOEI~~~”

    小男孩创作这个作品很开心,信笔由缰,任由思绪天马行空地在画纸上流淌出来,他无需理会任何观众的评判,不时自己就笑出声来,沉浸在快乐中:“三只小猪说……WEI~WEI~WEI~~~”

    “医院建筑,探访时间早九点到晚九点。”

    纪伦突看了看表,发觉现在晚上了,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不得不打扰他的自娱自乐,开口说:“我回来了。”

    “呀,你回来了……”

    小男孩抬首,认真看着纪伦,又一次说:“爸爸曾经说,我画的真好!一定会惊艳世人,对么?”

    “不类凡俗。”纪伦谨慎用词,考虑着对方要做什么竞争,难道要比画画?这好像会比不过……或裁判偏见可以说蓝色太阳不标准,但是只要眼睛不瞎,都能感觉到这幅巨画的美感,整体扑面而来的一种惊人瑰丽与残酷,用已知的人类语言都无法形容它的色彩与协调,似乎是完全脱离了社会之外,没有受到任何条条框框的拘束所污染,在洁净开阔的天穹高处描绘的另一种视角……这男孩,是个绘画鬼才!

    小男孩则是摆了摆手上画笔,不屑:“凡俗……哼……只有爸爸才懂我的作品……我只有这一副作品,但是一副,就够了!”

    “是么?”纪伦有些好笑,但突然之间,后面“轰”一下,走廊里冲过来六七个黑色身影,这黑影快速,让人毛骨悚然,仔细一看,带着铁面具,浑身重甲,几个人包围纪伦,剩下一个抱起小男孩就离开。

    小男孩紧紧抓着画笔,脸色要哭出来的样子,眼神定定望着画:“我的画……我的画——我的画!它还没画完——”

    就似乎是痴迷于绘画的疯狂鬼才,他未完的绝世之作,画纸的最后,也是最新一笔,正是这几个黑色铁面具身影,在画面怪物阵容的一角几笔勾勒,栩栩如生。

    “住手!”

    纪伦必须问清楚这画与怪物对应的规律,四个铁甲人阻住。

    门“轰”的一声,关上,黑门后传来小男孩的惨叫声,铁面具脚步声,在一切逐渐远去消失前,高喊:“哥哥,救我!”

    男孩叫自己哥哥。

    “你们真正该死!”纪伦举起了手。

    铁面具举起了刀,刀发着幽冷的寒光,看起来类似于帝国士兵,冲了过来,只是听着“哧”的一声响,纪伦突身影一转,戟光一闪,一个铁面具似乎就是将身体向戟光上撞!

    整个腰身切开大半,黑血一下子射出来,喷得同伴满身都是。

    只是地面微颤,纪伦瞳孔一缩,只见一个铁面具以难以想象高速对准自己直撞了过来,而又一个铁面具挥刀直刺。

    利用狭窄的空间,一人挤压自己空间,一人拼杀?

    纪伦再一次将手平举了起来,手指轻轻一点。

    “噗!”

    冲上来的铁面具脑袋上,骤多了一点幽深的火!

    铁面具前冲不减,但是在这瞬间,这火突爆炸,顿时爆出混合了黑血与脑浆,飞溅了满个房间。

    只见这冲锋的铁面具脑袋,刹那间就炸掉一半,剩余身体冲势不减,只是失去了正确的方向,“蓬”一声撞上了病房的门。

    铁面具的力量,本来铁门都能撞开,但这时,整个身体碎成一团,门石墙一样的纹丝不动,只是丝丝出现裂痕。

    纪伦一击得手,不退反进,遽前突,两人距离已不足三米,冷冷扣动了左肩上的弩弓,一枚箭激射而出,将最后一个铁面具心脏钉住,钉在了墙上。

    转眼之间杀光了三个铁面具,纪伦却并不开心,皱眉。

    “这些铁面具,比病人和护士强多了,就平民和士兵的区别一样。”

    “但是又不是帝国士兵,给我的感觉本质有区别。”

    “难道医院方面,还能诞生这种兵种?”

    “而且这些铁面具,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在哪里看过?”纪伦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就在这时,“啪”一下闪电,自窗照亮了房间,纪伦看去,才发觉窗外不知不觉,下着大雨,天地间灰蒙蒙一片,雨水在地上溅起了泡泡,偶有着人在楼下平地上缓缓而过,也不知道是哪种怪物!

    纪伦冷静把自己放松,脑海里立即转过了一个念头:“这样大雨,是不是医院又有着某种变化?”

    一念及此,纪伦立即不再迟疑,见门满是裂痕,就转化出武器,变出了战镐,重重敲了上去。

    “轰轰轰!”只是几下,门破开了,纪伦毫不迟疑的奔出。

    “咦?”

    本来这处走廊,干干净净,但是现在看去,走廊墙壁上到处都是血和脑浆,一眼看去,全是护士和病人横七竖八的尸体,连空气里也充满了血腥的气息。

    “铁面具和病人以及护士发生了冲突?”

    见到这状况,纪伦只想了一想,就循着冲突的痕迹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