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三十五章 手术台(上)
    “出于患者的利益,手术不可避免”

    纪伦冲过,就前面走廊敞亮,雪白的墙壁上刷着这样的字,而在而在对面,手术室的灯亮起,可以看见,一个小孩躺在手术台上,而医生和一群护士准备手术。

    “李医生,你果然复活了。”纪伦一眼就看见了里面的医生是谁,这时李医生回头一个笑,手术室的门徐徐关闭。

    “住手!”纪伦纵身直扑上去,但只见手术室前走廊房间大开,涌出了大批铁面具,杀了上来。

    “去死!”

    “啪!”

    靠的最近的铁面具发出了一声惨叫,黑血四溅,尸体倒地。

    纪伦却没有得意,这时数个铁面具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纪伦冲势不减,紧接着可以清晰看到,周围突显出一片残酷而美丽的光!

    “噗噗噗!”刀光轻易而举切进了铁面具的坚韧皮肤里,带出黑血喷射了出来,最可怕的是,每个铁面具都在要害刺出了一条深长的创口,且穿透了过去,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心脏。

    “杀!”接着,纪伦面无表情,一道蓝光射出,打的并不是铁面具,而是周围五米范围的地面,顿时起了一层薄冰!

    薄冰一出现,余下铁面具都又是一滞,这时,刀光再闪,丝毫不带滞涩的掠过了余下抵抗在门口的铁面具。

    黑血飞溅中,纪伦一侧身,硬是在门完全关闭前,冲进去,抵达之后,没有丝毫停留,刀光一闪。

    “噗!”李医生持着手术刀的手,突然之间飞出,黑血却流的不多。

    见纪伦冲进来,周围护士并不阻挡,李医生被斩了手,却并不喊疼,反露出了诡异的笑,嘴动了动,没有声音,却能通过唇语辩认:“你终于来了。”

    “啪!”纪伦心中沉一下,知道事情不妙,但下一瞬间,本在手术台上绑着的小男孩,睁开了眼。

    这是令人心颤的一双眼睛,散发着绿色幽光,充满着邪气,让人不寒而栗,纪伦刚要说什么,精神一恍惚,一股深深疲惫感袭来,纪伦头一点,就沉了下去。

    …………

    雪在下着,灰暗墓园里厚厚一层,黑色大伞下,年轻女子一身黑纱长裙,牵着男孩和女孩来到一处墓地前,小小的墓碑上贴着长眠者姓名……名字,生卒年,照片。

    名字是模糊,生卒年是非常短暂儿童,照片也是模糊,正迷惑死者是谁,这时一晃,变成了自己,写着……纪伦。

    什么?

    黑色大伞正收起来,来吊唁家人的成年女子在安慰着哭泣小女孩,小男孩左手牵着成年女子,右手牵着小女孩,在中间抬起眼睛,看着自己:“我们已经阴阳两隔……哥哥你为什么还要一次次打扰我的生活?”

    死的是我?我才是鬼?

    纪伦悚然一惊,他想起来,家里有个人死掉了,不,应就是弟弟……

    …………

    “不,假的!”纪伦拼命睁开眼,回醒过来,想起身,却动弹不得,再一挣扎,发现自己躺在了手术台上,而手脚包括身体,都被绑住了。

    “起!”

    手术台突起了电光,噼啪连响,绑住的绳堋开了些,却没有断开。

    “哥哥……别挣扎了。”眼前出现了小男孩,鼻子里流出了黑血,他擦了擦:“当年进入手术台,就中了我的术。”

    “哥哥,你真的很强大。”小男孩的手痴迷的摸着纪伦的手:“看,里面流淌的,是鲜血。”

    “而非和我们一样是污秽。”

    “为什么真君和父亲,一样都偏爱你?”

    纪伦沉默。

    小男孩没有多问,双目赤红,只是一顿。

    “轰!”李医生和护士发出一声惨叫,化成了雾气,一旦化成了雾气,小男孩立刻眼睛亮起,徐徐吸取。

    这吞吸,让纪伦想起了家里地下室技能:“你……是什么鬼怪?和地下室有什么关系?”

    “它只是火光下一片扭曲影子,怎么能将我纪列,与那种低贱之物相提并论?纪伦哥哥你忘了……我们身上都留着同样的神圣之血,帝国需要我们,家里也需要我们,但只有一个人,而我才是爸爸最爱的孩子。”

    锵!

    小男孩在雪白托盘上拿出一副手术刀,甩了个刀花,柳叶弯弯的锋刃晶光一竖,对着纪伦切下:“别怕!哥哥,我品尝过,不会很痛……这样以后我们,就各安其事了。”

    手术刀当面一切,额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似乎是竖着的眼睛,流出了血泪,滴答,滴答,滴答……什么东西在体内流逝。

    竖眼一开,纪伦的视野更清晰起来,盯着对方看,分析出并不是怪物,也就是真的弟弟,却没有愤怒和绝望的情绪,面临背叛与死亡平静漠然态度的接受,仿佛习惯了一样,连他自己都有点奇怪,这时只是平淡叙述:“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妈妈知道了会难过……还有你姐姐,你是忘记了她们,还是说想看到她们的哭泣?”

    “……我是爸爸的好孩子,只有爸爸会懂我,一切都是为了帝国……”

    小男孩沉默了下,这样说着,他似乎知道一些纪伦不知道的事情,继续下刀,就是这时,纪伦怀里的玩具娃娃突浮现出现来,喊了声:“弟弟——”

    “啪”男孩吼声:“纪相思!”

    玩具娃娃消失,雾气移形,裙裾放在冰冷手术室中,隐见玉腿修长,少女双手合握一柄纯白太阳伞挡住,某种巨大力量在冲击。

    这刻纪伦仿佛看到了母亲张开双手保护自己的背影,但这个叫‘纪相思’少女又并非母亲那样女人……也并非自己先前见到的那个病床上小人。

    而是一个十五岁少女的背影,带着白色淑女小圆帽,黑色柔顺的长发笔直垂落在肩,两缕发束挽着一个发结产生了动态,发结别着个笑容可掬的橙黄小熊圆牌,缀下银色丝线上穿着一颗颗亮晶晶的红豆,她喜欢红豆,她喜欢笑,她喜欢书,她喜欢为弟弟而打架。

    而自己也似乎回到了年幼时,跟在她身后的记忆,本能喊出来:“姐姐!”

    “纪玥,你怎么敢?这是我和他的决斗,不关你的事!”

    “我不叫纪玥,我叫纪相思,妈妈给我取的名字,我要保护弟弟。”

    “我也是你的弟弟。”

    “不,你已经死了。”

    一句话激怒了小男孩,“轰”一声,凶厉血腥的黑气冲出,浓郁得仿佛是要化作水滴出来:“住口,死的应该是他!”

    少女“唰”一下,自伞柄机括抽出银白刺剑,挺身突刺,白色大伞时隐时现闪在半空中,有时可以让她拽住伞柄,有时伞盖在她脚下出现,每一次都提供借力。

    噼里啪啦交锋的声音在电光火之间响起,始终看不清小男孩拿着的武器,根据推断看来是一种细小的杆状,动作是挥舞,那可能是法杖、鞭子、画笔……

    明晃晃的白色光团遮挡了视线,不知为何,纪伦感觉到这团光与自己很有关系,而且少女在与男孩交战中,出现了一种力量流失现象……它在夺取少女的力量,这是什么现象?

    “呵呵,纪相思……哼,我好心让你在医院安养,你却背叛了我!”

    “感觉到失去力量痛苦了么?这不过是将我所品尝的滋味,让你们也品尝一下——剥夺的一干二净!”

    “哼,要不是李医生心怀异谋,我怎么会死?”

    “不过要不是李医生心怀异谋,我也不会在你一次次死亡中获得力量。”

    “我是掠夺者!幻影者无法对抗我,纪相思,现在当面告诉我选择,服从我,或者去死!”

    “你做梦——”

    少女娇喝,她的打法非常凶狠,丝毫没有小萝莉时的软软可爱,但保护弟弟,保护亲人的决心,纪伦完全感觉到了,他想起来了更多……

    “你不是我的对手!”小男孩怒吼,下个瞬间,就看见少女喷出了血,在半空中,却是一句:“替身!”

    小男孩愤怒而惊恐大叫:“你敢——”

    纪伦精神一恍惚,小男孩不见了,手术室门在空空摇晃,而自己站在了手术台前,恢复了自由。

    取代自己躺着是一个四五岁小女孩,青色的洁布覆盖她小小身体,只有细幼雪白肩露着,她脸色苍白,身体又变成了小人儿,白白软软的精致瓷娃娃模样,睫毛无力垂落:“弟弟……刚刚你都……看到了,我的力量还是不足,它的邪术又变强了,现在只有你能杀了它。”

    “别说了……我来救你!”纪伦虽意识到了少女与现在萝莉是一个人,但还是难以对一个小女孩叫姐姐,变出了匕首,就是一切。

    刀切了上去,但绳子却毫不接触,接着,手术台又出现了虚影的医生和护士,不是李医生,而是别的不认识医生,就要对小女孩动手术,柳叶弯弯的刀锋有些晦暗不明,连着小女孩的形体也是……

    纪伦一伸手摸向她肩,落了个空,直接按到了冰冷手术台上,这才意识到——她和医生护士其实都不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