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三十六章 手术台(下)

第三十六章 手术台(下)

        纪伦额上冷汗:“你现在哪里?几楼?哪个手术室?我这就来找你!相信我!我能救你!”

        医生和护士们围着手术台,翻开青布露出小女孩赤果的双腿,手术刀切开她的腿上皮肤,血流出来,她忍着痛,婴儿肥小脸上还是三四岁孩童的青稚:“弟弟,你身上有了某种变化,这对它造成了威胁,它不敢与你正面对抗……不能让它完全吸收我的神力,别管我这里,快去杀了它!”

        “不行,救……”

        “别管我了!时间要来不及了,快点去,它已不是我们的弟弟……”小女孩喊着,泪水簌簌落下来:“不是了……”

        纪伦一震,深吸一口气:“是,明白了。”

        转身冲出手术室,木门晃动着合上,走廊里传来他的声音:“坚持住!等我回来救你出去——”

        小女孩躺在手术台上,面无表情看着白晃晃的无影灯,手术刀在深入,双腿的鲜血溅射出来,剧痛让她紧抓着床单,而这一次,她微不可查:“笨蛋,黄花菜都凉了……嘶,好痛。”

        …………

        廊门晃动,人影闪出了走廊,灯一闪一暗,电力不足,洁净走廊与雪白长椅都开始变得黯淡破旧,蟑螂乱爬。

        纪伦大步追上去,推门,石墙一样推不动,撞不开……但透过玻璃,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甲士——是帝国军!

        “是它……是它……”帝国军甲士的声音。

        纪伦一扫眼,看见侧面有消防橱窗,一拳上去,顿时玻璃碎开,抽出了消防斧,纪伦毫不迟疑用手在刃上一抹。

        “噗!”

        手上血流下,斧头有点点白光出现,一斧砍下,只听“哗”一声,斩开了阻隔,冲出去,雾气扑面。

        轰!

        大楼震动,视野一开,前院里帝国甲士,在草坪上散开包围过来,小男孩迎上三个甲士组长,神情镇定:“有请各位帝国军勇士去给我杀掉他——那个双手沾染你们袍泽鲜血、战貘之血的反贼术士。”

        “原来之前都是你!”纪伦持斧,缓缓后退到门口,一夫当关。

        “是我,抢走纪相思小熊的人是我,放上长剑引你与帝国军做对的是我,逼你跳崖的人是我,阻止你拿爸爸财产的人也是我,想不到吧?”

        “亲爱的哥哥,选择有很多种,每一种都不同——这个雾气世界你待了七年,我却比你更早进入、熟悉、权衡,只要做出明智选择,帝国军这一队在小镇里就是我的臂膀……”

        “呵呵,哥哥,不然你以为我一个孩子,血脉被人抽去,在医院里怎么生存下去?”小男孩叹了口气,想起什么,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镇上等待真君的继承人,所以我先获得小镇的承认,再引进了帝国军。”

        “我从此获得了力量。”

        “不靠这个,就靠纪相思那些没滋味的水果硬糖吊命?你送我小熊糖,以为我的食物是那种小孩子的玩意儿?和观音土一样没营养,难怪她身体长不大,我都奇怪她是怎么活下来……”

        “请尊重她!那也是你姐姐!”

        “杀!”此时面无表情帝国军,眼里也闪现出红光,冲上包围。

        “杀!”

        只是一下,纪伦挥着斧砍入甲士头颅,甲士闷哼一声倒下,左右侧面几柄长刀砍来,纪伦反冲,旋起长柄斧,一个甲士组长不顾突进,劈下重刀,斧柄断裂,纪伦弃斧抽剑,几人顿时缠斗上来:“快上!”

        刀剑撞击的冰冷金属声音……

        纪伦且战且退,连杀十数人,但盔甲上也伤痕累累,血流如注,退到门口,眼看就要被迫回医院走廊。

        小男孩似乎很享受受伤与死亡,露出一个得意笑容:“别抵抗了,哥哥,你的确很厉害,但是你战斗了多少时间了?你已经是强弩之末!”

        “最关键的是,你知道你不肯乖乖去死的挣扎有多么的自私?对我们一家造成多大的伤害?”

        纪伦:“……”

        “看来你并不服气,我告诉你,每个多子嗣家庭的孩子一出生都要面临竞争,强者理所当然得到一切,哥哥你明明是我们三个当中最笨、最迟钝、最没天赋……证据就是神力,凡人身体中容纳越多,越难以支撑,所以首先是我出了事,然后是纪相思……”

        小男孩顿了顿,纪伦一言不发裹挟战团向它冲过来,它耸耸肩,拉开距离:“好吧,你喜欢叫她姐姐,她反应都比你强,你这笨蛋几乎什么反应都没有,就是从小一身蛮力,身体不错而已,但这种素质怎么斗得过我呢?”

        “医院病床上躺了七年,孤独沉闷吧?”

        “夜夜噩梦怪物追杀死亡,痛苦绝望吧?”

        “兄弟同根相煎的斗争规则,怒气填胸吧?”

        纪伦一点反应都没有,眼角余光在护目镜里瞥见,顿时一动,折向医院铁栅栏大门而去。

        “哼!真无趣,哥哥你从小就是这样无趣,不能多点好奇心?我想这一切背后应该都是有原因,存在某种伟大目标,我会去找到答案,但你是没机会知道,与其再一次死的痛苦,不如乖乖交出力量获得解脱……”

        “哥哥你现在就死,我还来得及去救回纪相思,送她回特护病房,放心,我已吞噬了她的力量,不会真正杀她,甚至不会再伤害她,纪相思长大了……简直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很可爱,如果忽略亲属关系,你也会感觉心动,不是么?”

        纪伦目光彻底变冷:“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人变成鬼了,心也变成鬼了!纪列!”

        “也许吧,这个世道就是这样黑暗,胜利者想要什么拿不到?纪伦,你沐浴阳光下在乎,深渊里的纪列并不在乎,就好像列强,篡夺华夏神器……我们的名字,是不是很有趣味巧合?”

        “师夷长技以制夷,或帝国悲惨的命运正是在考验我们有多么不择手段付出……帝国的灵魂已腐朽!我们必须用列强的灵魂来填充自己,武装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小男孩神情狂热,眸子里闪动着期冀亮光:“纪列比纪伦更加强大,我也会取代哥哥你的灵魂,负责使用你现实里的身体,负责让你的姐姐幸福,负责照顾好妈妈,负责让爸爸骄傲!”

        “为此变成恶鬼又怎么样,你能理解我么?”

        “你应该理解!”

        “现在你明白了你心中的姐姐,我为什么承认她是纪相思?吞噬天赋能让我成灵界的主宰,我将拥有宙斯的力量,也拥有它那样的美丽姐姐,纪相思将成为我的天后赫拉。”

        “稍微有些便宜哥哥你,毕竟与她结合,本质是我的灵,会用你的现实身体……但没关系,我并不在意分润你一点胜利者才有权享受的滋味,也算我们三人某种意义的重聚,我们将一起继承、延续、壮大我们家族,如果哪一天,我们和纪相思有了孩子,它也许是现实里真正的世界之王……这一切未来可能性都有我来负责。”

        “而你……只要负责去死。”

        “不要不甘心,我才是真正一直不甘心那个,哥哥你从小就孤独封闭,凭什么你笨一点就比我更受到姐姐和妈妈关心?她们怎么不想想谁能给她们更多回报?简直不会做算术……女人都不会做算术……”男孩脸上有愤懑和难以理解,又舒缓冷静下来:“只有爸爸公平对待我们三个孩子……所以我最喜欢爸爸,现在好了,妈妈来不了这里,而姐姐也自身难保,没人会来救你了。”

        纪伦扑在院子大门的铁栅栏前,身周都是帝国军甲士追兵包围,突他缩身一矮趴下,这个反常动作视觉落差让甲士一怔,几个甲士组长警觉:“趴下!”

        扑簌簌簌——

        一阵箭雨穿过栅栏缝隙,雾气中劲弩抵近射击,接连倒下了三个帝国甲士,包括一个甲士组长,直接命中要害扑地不起,还有两个中箭闷哼受伤后退,纪伦趁机跳开了包围圈,就听到一声巨响,院门轰大开,扑进来一个个武士,卫队长卢胜冲在最前面:“谁说没人救他?还有我们!”

        男孩脸色一正:“云雾卫队,我命令你们停下来!你们的剑不能对向我。”

        “你不是它!无法命令我!”卢胜说着,与帝国军甲士战在一起:“而且你还背叛了小镇,勾结帝国军——神子!你忘记了云雾山这些年痛苦是谁施加!你忘记对鲁朝复仇的大愿了!你……堕落了吗!”

        “但他也不是它!”男孩尖声说着,手指纪伦:“他肩上有帝国烙印!你怎么说!你怎么选!”

        场上安静了一下。

        “……但是他的手上没有血债,他为我们而战,他是……我们的人。”卢胜依旧没有表情,只是语气缓了缓:“这不是我怎么选,是你自己怎么样选择。”

        纪伦心中一震。

        此时,院子里队伍分成了两面,纪伦身后卫队战士十五个,小男孩身后帝国军甲士剩下十四个,还有两个受伤。

        小镇卫队武士眼神亮起来,这么多年黑暗,他们还是首次看到胜利的希望近在咫尺,拔出了剑:“为了真君!”

        “为了帝国!”帝国甲士同样高喊。

        “杀!”下个瞬间,两支队伍撞击在一起,这是云雾山几百年宿仇的厮杀,战团自院子里杀到院子铁栅栏外的山坡上,鲜血溅落一地。

        而在纪伦面前,只剩下了小男孩。

        王对王。

        童稚的小脸上神情紧了紧,显缺乏实际战斗的紧张,它后退着,双手抓起一团黑白光球,抽出一根,这次纪伦终于看清了是一根画笔,浓缩的乳白光在里面回路流动,显非凡品。

        男孩拿它挥舞在空气中迅速绘制符文:“你打不过我,提醒你,亲爱的哥哥,我有强大的神力、法术,乃至帝国军交换的最适配法器……这些都是你欠缺!你什么都没有,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会!”

        “但我会战斗。”

        “你说的话,实在太多了。”说着,长刀所向,寒光顿时亮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