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三十七章 星桥(上)

第三十七章 星桥(上)

        “噗!”剑划过男孩脖子,却撞在一层透明阻隔上。

        男孩整个人跌退,踉跄几步,拉开纪伦的追杀距离,它手中画笔白光刷了一道又一道:“只靠武功,比得上我?你的剑,在这里对我是没有伤害,反是你……ava-grah!”

        法术,剥离!

        画笔过去就是一片空白,某种它画中太阳的光照,天上云雾哗的到过,纪伦身上盔甲瓦解并且落地,只剩下一身连体衣。

        “哈哈,哥哥你这表情真是有趣。”

        “你明白了?武功还是需要法术才有力量,镇卫队本身就是真君的卫队,它们的盔甲,就是来源于它的权限,你,我,纪相思,我们三个都拥有调整改变它的权限,现在只剩你我两个了。”

        “只是,我有时间研究和掌握,而你没有……连破防都不能,别说姐姐了,你连盔甲都保不住,你也就剩下剑了吧……”它大笑着:“剑还是我修好,我会给你一柄能杀我的剑?我清楚剑的承受上限,力量交锋不断侵蚀,你猜剑会什么时再一次折断呢?”

        纪伦并不理会,瞬息之间快速挥剑连斩男孩防御,鲜血灌注的烈火之剑,力量就是力量,它必须得到对消,法术防御也还是几息之间就变薄到几乎不见,男孩脸上再度紧了紧,喊起来:“一切都是计算好,你的力量不足,你会先死!”

        “也许。”纪伦挥剑,透明防御“轰”的一下破碎,在它脖子上擦出血痕。

        小男孩捂着脖子,精神上终于坚持不住,一脸阴霾,掉头就跑向医院大楼。

        “借一下你的弩,谢谢。”

        纪伦踢飞了一个卫队战士面前的帝国甲士,在战士目光中,顺手摘走弩弓和箭袋,冲进了大楼……

        就和小女孩说的一样,它害怕与纪伦正面,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纪伦相信小女孩……或者说姐姐的判断。

        …………

        “帝国万岁——”

        最后一声怒吼在院子响起,尸横遍野,血流漂橹,帝国军甲士全部杀光,小镇卫队战士也只剩下一半,没有再动手。

        卢胜停步在医院大楼的十米,看着里面二个兄弟同室操戈的一幕,而单手按胸,单膝跪在地面上……冷面队长的这个反常背后,似乎有悠久而传统的意味。

        “您将在鲜血的祭坛中复苏。”卢胜顿首说着。

        走廊里,两个身影在高速飞奔,不时交错而过的鲜血、法术,天花板一盏盏白炽灯闪烁,任何一瞬都让人感觉到它们会在下一秒炸开,但没有。

        “是抽取力量?”纪伦能感受到,小男孩在疯狂抽取大楼里力量,无时无刻不攻击着自己,而纪伦也不时地射出一箭又一箭,箭上燃烧着烈焰,对撞抵消小男孩法术,而一旦突破到近身,就几乎是撵着它攻击。

        一剑又一剑,刺出了火星与灼烫。

        纪伦习惯了病房里一夜夜的折磨,一天天的孤独,忍耐着伤口的痛苦,甚至享受着生命苦难中微妙的生机,这一路跑来,逐渐感觉到,力量在一次次使用中恢复,逐渐磨合、适应、运用。

        挥剑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力量一次比一次强,直到……

        “够了!游戏就到这里……我不想再玩了。”

        五楼一个房间里,小男孩停下脚步转身,房间里没有灯光,这是个十平米左右的病房,别的都没有多大差异,差异的是四面墙壁、地板、天花板,全都画着画,这时,这些画都亮起了黑光。

        小男孩艰难地深吸一口气,身上伤口笼罩着黑光,渐渐愈合。

        纪伦同样进了房间,他已失血很多,但终将它逼到了这个死角。

        小男孩紧张后退,伸手敲了敲铁栅栏,嘭嘭——它也同样出不去,但看到有趣景象,于是手指玻璃窗下面一动不动的卢胜:“看吧,他们也不会救你,这是传统,哥哥……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的血能流多少呢?”

        “武功这种原始方式,太过悲哀!”

        “不得不承认你很顽强到出乎我的意料,但你这是用生命在与我对抗……何苦?你失去的血,带着力量已洒落在医院里,和过去七年一次次死亡的洒落还不是一样?实话说还得感谢哥哥,正是哥哥你的血,养大了我!”

        “看,这些颜料的主体,就是你的鲜血,否则弟弟我还未必能活下去。”

        “不过终究尘埃落定,胜者为王,现在是你用生命为我做出最后一份贡献的时候了。”

        纪伦没有言语,这个身体失血过多让他视野模糊晃动,举起弩弓,扳机咔哒一声,没箭了……又举起剑,金红色火星已点燃了剑锋,高频震荡的链锯,烈焰滚滚劈下——

        咔!

        长剑折断,扔掉,这已经是第三次折剑,都习惯了。

        男孩脸色微松,笑起来:“你看,我说过,计算过这剑的上限,无法承受我力量最强的主场……而你的血没有了承载武器,你还能破防?”

        “这房间没有别的武器了,我是不会给你公平决斗机会……你没有武器,而我还有法术,你死吧!”

        纪伦冷笑:“我也有法术。”

        几乎是同时,空气中多出了一阵低微念诵声,是自两人嗫嚅着的嘴唇中发出,听起来很虔诚,仔细一听却使人不寒而栗。

        “轰!”

        几乎同时,两人的背后,都显出了一个虚影,这二个虚影几乎是一模一样,色泽却有些不一样。

        一个白色透出红光,只有双眼里带着冷漠。

        一个黑中透出红色,带着狰狞之色。

        几乎同时,两个虚影都是一击。

        “轰!”淡红和暗红色大量雾气出现,整个房间顿时炸开,纪伦硬生生撞飞了开去,重重落在了门上,鲜血在空中吐出,但下一个瞬间,纪伦一个翻滚,又扑了上去——果然,存在在小男孩前的防御没有了。

        翻滚,踹踢,擒拿,各种贴身肉搏招式都招呼,伤势对于两人来说并不一下致命,都有修复,这就变成了力量的对抗。

        “啪啪啪”

        小男孩身上伤口涌出黑血,它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

        这个过程只维持了半分钟,而就在两人相互的血都交融在一起,力量最激烈时,轰的一下红光在房间里发出来,一道彩虹迷幻但单色艳红的虹桥,在两人之间联结……桥接了。

        “星桥……不!”男孩大喊起来。

        “让它完成,我们都会死!”

        可来不及了,直接对撞,男孩的力量,纪伦力量,共鸣而产生僵持,整个雾气世界都一下震动着……巨大力量在拖着整个世界,大船到港,向某个锚点靠过去。

        这一刻,雾气陡一下变淡,充满阳光病房隐隐出现。

        原来这里对应……并非虚拟不存在的五楼,是纪伦自己的病房,医生护士在门外走廊脚步声清晰可见。

        纪伦还是首次在清醒下感受到切换,且用这世界里视角去看阳光病房。

        这时费护士推门进来,疑惑看着房间隐隐出现的雾气:“奇怪,大晴天又起雾……小郎睡着可不要受凉了,关窗。”

        “谢谢你……费护士……”

        纪伦感激母亲一样照顾自己的费护士,灵光一闪——现在似乎处在雾气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夹缝,随着星桥降临,某种规则交流形成桥接,而发生时空扭曲,在这样桥梁上形成某种重叠。

        现实中,小男孩是没有身体,它已死了,只有纪伦才有身体。

        这一瞬,纪伦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女孩纪相思的法术都无法击败小男孩,她付出自己,替身救出纪伦,说:“现在只有弟弟你能杀了它”

        一个人最大的渴望追求,往往是最大的弱点。

        不能指望一个小男孩幽魂懂得‘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它一直在渴望着哥哥纪伦的身体,这让它无法逃避必须要面对这一步,若是没能在雾气世界里杀掉纪伦,而给纪伦贴身拖到现实世界,那一切将翻转……现实里同样力量,幽魂怎能对抗一个术士?

        “啊!哥哥!”

        “你以为这样你就赢了?”

        “你什么都不懂,这样的话,它会苏醒,然后我们都会死!”

        “不,与其让它苏醒,不如让我获得这个身体!”

        透明水束缚住了两人,小男孩挣扎着扑了上去,冲向了纪伦身体。

        “轰!”肉体上出现一个光罩,将小男孩弹了出去。

        “不,不可能!”小男孩呆了呆,脸上露出绝望:“不!你的灵魂都应定住,这是我定下的星桥规则,你不能动……”

        “……你不能动!你的灵魂难以凝聚——不,你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我自己也无法告诉你……或者只能说,你忘了,我是哥哥。”纪伦缓慢地掐上它的咽喉,摸索它的后颈脊椎,扳动它的脖子:“我力气比你大,笨蛋哥哥,蛮力哥哥……最近还是记忆障碍的哥哥,也许就是这样,我的灵魂太简单,没有什么可以涣散?”

        “不,哥哥……”小男孩在嗬嗬挣扎吸气声中,发不出声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