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三十八章 星桥(下)
    阳光下的病房

    费护士哼着歌,关了窗户。

    现实肉体隐透出了白红色的光,渗入了纪伦,直接作用在小男孩上,它脖颈的脊椎变形、错动、裂纹,年幼青稚面孔,出现了哀求涕零的表情,正是人之将死,其情也哀,这表情使得纪伦有了些记忆——这是弟弟!

    曾经多乖巧礼貌的弟弟,偶尔还会哭着跑回家求哥哥撑腰。

    但他闭上眼睛,就浮现躺在手术台上的四五岁小女孩,可爱小脸上压抑着的痛苦,她呐喊着:“它已经不是我们的弟弟,不是了……”说

    你是对的,纪相思。

    “你不是我的弟弟纪列……我只有一个姐姐纪相思,而我们已没有弟弟了。”

    纪伦睁开眼睛,双手一用力,“啪”的一声。

    “轰!”

    纪伦身体双腿抽了一下,雾气回到床前,迅速自鼻中吸入,迅速消失。

    费护士长回首,见得就是洁净的房间,阳光照着柜台上花瓶,插着花朵,小郎正安静躺在床上睡觉,被子下半面没有盖好,两条腿露在被子外……也不知道是哪个粗心的护士小姑娘!

    她掖了掖雪白的被子,离开。

    哗!

    雨后彩虹弯曲桥梁消失,纪伦眼前一黑,阳光下病房一模糊,视野变得雾气一片,接着,看见了走廊。

    走廊每隔一段时间,有一盏灯,在雾中,这光很是幽暗,紧挨走廊有一道道门,无窗,挂着特护病房牌子,唯一的区别是,门扉都开着。

    里面没有医生、护士、病人,也没有血。

    整个医院大楼在震动,走廊白炽灯光熄灭,地板变得陈旧,墙壁爬满蛛网、水渍、苔藓,天花板出现裂纹……

    “纪相思!”纪伦顾不得这些,直奔手术室,抵达了手术室,墙变成了透明,瓷娃娃一样小女孩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放弃了挣扎。

    医生和护士丝毫不觉围着,仔细切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已变成半透明——双腿就要消失。

    “呼!”纪伦狠狠撞了上去。

    门撞开,眼前一黑,没有出现在手术室。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地铁站,灯光雪白,运行路线图和站名标示牌空空,雾气填充着小广场,没有别的人等车,只有小男孩缩在长椅上,嘤嘤哭泣,身上没有了黑气,似乎是半透明的影子。

    这种公共设施,纪伦习惯绕了一圈寻找安全口,不过都是石墙,回来蹲在这个小男孩面前,看着熟悉面孔,缓缓开口:“你恢复从前了?”

    男孩哭着不说话。

    纪伦又说:“这是哪里?”

    男孩继续哭。

    “都不肯说话,告诉哥哥,为什么……变成这样?”纪伦顿了顿,问:“是爸爸的原因么?”

    小男孩抬起首:“不,爸爸不是坏人,他爱我们……不过爸爸最喜欢的还是我。”

    纪伦说:“是你,一直是你。”

    “可是我现在……恨他。”孩子小脸上,露出了一丝期盼:“他还是没来,我都这样努力了……没能成最强的孩子,他就不来看我。”

    纪伦:“……”

    男孩身影也在慢慢淡化,火车响声在雪白空间尽处响起,纪伦看着,雾气尽处,是一片虚无,就明白离别的时间到了,他还是缓缓说:“那就别想爸爸,多想妈妈。”

    “她……”

    孩子神情一暗,在怀里掏摸着,拿出来一条银色丝质的发带,两端缀着素净的白玉片,带着茉莉花形。

    孩子吐了一口气:“我没有什么可回报了,请把这个送给苏细眉……哦,是妈妈……别告诉她是我送的,别让她知道我死后的这些事……”

    纪伦没有接过发带,平静看着男孩双眼,说:“她不问,我不说。”

    “谢谢,还有纪相思……”

    “我会一辈子照顾她。”

    “一辈子……好远好长……哥哥,你能宽恕我的罪么?”

    “你没有罪,但我不宽恕。”

    “……那哥哥,你能唱歌么?”

    纪伦沉默了下,说:“要听什么歌?”

    “三只小猪。”孩子露出笑容。

    顿了顿,纪伦嗓子里好像堵住了一样,张开口困难,最后还是发出声音:“三只小猪有个快乐的家……猪妈妈爱猪娃娃……猪妈妈她说的是……OEI~~~OEIOEI~~~三只小猪说WEI~~~WEI~~~WEI~~~三只猪宝宝滚了一身的泥……猪妈妈非常生气……”

    “唱得……好。”

    男孩眼睛睁开着,神光黯淡下去。

    纪伦双手一空,火车声音轰隆隆过去,看不到列车,但是有地面震动和车轮声,风声呼啸,混杂含糊人声,这辆透明列车带走了男孩……它的模样是什么,它从哪里来,它的终点是哪里?

    一切都不知道,也许,只有死亡真正来临才会知道。

    地铁站消失,纪伦睁开眼睛,医院病房的天花板出现在视野中,怀中有些异样,伸手摸了摸,一条纯净的银色发带握在手中,下一刻,目光看见的是最后。

    手术台上,医生在切片,但不是小女孩,而是小男孩。

    “好疼……哥哥!”

    似乎是最后一声,小男孩消失了。

    “轰!”

    整个医院震动着,摇摆着,手术台附近医生和护士渐渐消失,小女孩坐起来,一下失去平衡地晃了晃,她看了眼自己消失的双腿,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抱我走吧……”

    纪伦抱起她出去,三四岁的小女孩,精美瓷娃娃一样,却没有了双腿,只剩下半个身子时,真是太轻了,披着纯白被单,洁白无暇的羽毛一样,纪伦都无法用言语形容这刻的心情……

    纪伦只是奔着,这时几步就奔到楼梯口,轰一下楼梯塌陷,直跳下去……小女孩缩在怀里,乌黑长发披散在空中,身上没有少女时的华丽装饰,也不见了那顶雪白遮阳伞,红豆发链和塑料小熊挂件还映在满头青丝中,她手里还抓着两只布熊,一只比了比纪伦的下巴:“阿福这么胖,都要比姐姐重了。”

    纪伦搂着她的双手紧了紧,逃到三楼,轰隆隆落石在身边砸下,一楼、二楼的天井完全是砖石,成了出不去的废墟,他转向走廊……跑到院长室,窗口没铁栅栏,还保持着上一次玻璃破碎的状态,直接抱着小女孩冲出去……

    哗,院长室塌陷,土石飞溅。

    半空中挡住杂物,又一个侧仰翻身变成后背朝下,“嘭”一声重响,无法调整姿势的纪伦在地上摔了个结实,不过大概死得多了,已摔出了经验,两眼一黑瞬间,记得举起小女孩……

    “出来了……”卢胜目光有些不同,带着战士守着,看看晕过去的纪伦,看着怀里流泪的小女孩,又看看医院华彩楼宇的崩塌:“带回去吧!”

    “咳咳……”

    纪伦醒时,灯光温暖照着房间,眼前是小女孩,有些用过的碗碟。

    “卢胜把我们送回来了。”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一只手结实有力,一只手透明单薄。

    看了上去,她情况有些好转,透明双腿重新出现,却无法恢复凝实。

    “这是肉体映射的不可修复损伤……手术其实发生在很久以前,只不过我在这里的时光停留在那时。”小女孩说着,摇首:“现在不用了,放开姐姐的手……我要走了。”

    说罢,小女孩目光复杂看了看阳台外,不再征询纪伦看法,她自己松开手,身影就一下淡化。

    星光点点,消失在纪伦面前。

    房间重新变得空空无人,只留下了清雅纯净的茉莉花香。

    纪伦怔怔了会,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又变成一个人了,默默转身,去清洗着碗碟:“下雨了啊!”

    接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这是他首次沉睡过去,不在医院,不在悬崖,不在战场,而在房间。

    …………

    “轰!”

    卢胜七八个武士,站在了一处山崖上,远远看去。

    上天浓重的黑云密布,大雨直泻而下,风呼啸着,一个闪电落下,把天地照得雪亮,几乎同时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又陷入一片无边的黑暗里。

    所有人都看见,在闪电的瞬间,一批怪物露出惊怖的神色,一部分突僵立着,随着雨点化成灰灰,余下四散而逃。

    “它们完了!”

    卢胜木头一样看着,后面战士都目瞪口呆,一阵风吹过,他们都打了一个激灵,才意识到刚才可怖的那一幕并不是梦。

    “队长!”

    “它们完了,这本是真君的家园,哪容得它们猖狂,只是真君沉眠,才给了它们窥探之机。”

    “现在,真君快苏醒了。”

    “天威震动,洗涤万物,也许一时它们还没有死光,但没有多久,此处就会恢复成真正的家园。”

    “我们付出这样多牺牲,终于等到这天了。”卢胜看着身后七八个武士:“多少人倒在这路上。”

    “可现在,一切都要过去了。”

    “可最终还没有决定,我们只要耐心等待,不需要多久。”卢胜最后说着:“回去吧!”

    “下面,不再是我们的战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