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四十三章 破诏(上)
    “回去吧!”

    对护工老张和勤务员苗轻云下了封口令,纪伦也不管两人会不会说出,一路沉默回到自己的病房,直到他看到了玻璃瓶里换了一束火红鲜花,医院里没有这种花。

    院长李承斌西学背景出身,很是严格遵守一些规定,认为鲜艳颜色对病人会产生压力。

    “谁送的?”纪伦问。

    听到问话,在旁边打扫收拾的费护士笑了笑,她还不知道纪伦已知道苏细眉病逝的消息,语气轻松:“一个年轻少尉,是大人的亲信,没有留名字……但说是大人指定的一束花,还传话……你穿过了雾气,没有辜负他的希望,今晚他在那里等你。”

    “让他等着吧。”纪伦低首,看着一束火红的鲜花,很是刺眼,就把它拔出瓶子,面无表情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又插回去。

    费护士屏息看着这幕,不敢说话,她并不清楚今天发生什么事,只是相处久了隐隐知道,这个鲜花锦秀的家庭背后,是一种巨大沉重的付出。

    …………

    医院楼顶天台

    站在上面,很平坦开阔,视野一览无余,蓝天,白云,不远小镇绕山而过,宛若玉带,映着正午阳光,波光粼粼的金红,风光甚好。

    但这时,阳台上气氛严峻,六七个士兵在擦除地面上旧有花纹,用一种特殊的金红色颜料填补上新花纹,并且在大楼四面装设避雷针的金属接地线上拉线,同时背包里取出许多工具,架设新一道道金属支架,组合起来,似乎是一座钢铁桥梁。

    而中年男子……或说纪江上校,就在阳台上的一个白色圆形区,察看了地面上一道道花纹——地砖纹路,但更微妙,这时在中间浮现一个铁碑——他缓缓点首:“比预计的还要好……孩子很出色。”

    姜山少尉默默计算一下这白色区域位置,就是对着下面的纪伦房间,而且一处还有两个区域,某个粉红色对应着原那个小女孩的房间……现在花纹破碎。

    一个黑暗色则是早就空白一片,或者说根本就没画上去过,那孩子在入院不久,就死掉了。

    但不知为何,上校还坚持着画上去,这些法术,姜山不懂,不过他不需要知道多余,只要知道执行上校命令,为卢侯战斗,为帝国奉献。

    这时,几个士兵陆续完成作业,迅速收拾东西,跑过来敬礼:“上校,灵纹预设完成,星桥阵地就绪,与地底铁碑对接完成,作战部署完毕,随时可以向目标发动进攻!”

    太阳正移到天顶,光线将避雷针投下影子缩短到了四个角落的墙侧,纪江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铁碑虚影,说:“我命令——立刻行动。”

    滋——幽蓝电光进入四个墙角避雷针,直通大地,纪江坐下来,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股力量凭空显形,姜山和几个士兵都是神情敬畏远远退开,由梯子回到四楼的最后所见一幕就是这样……

    这个在上次帝国战争以来,一次次冒着巨大风险不断向着更高冲击的男人,又踏上了新的阶梯。

    他失去了太多太多,又必因此得很多。

    姜山有理由相信,义父一如既往会成功,在明天黎明前,走下这天台时,帝国当世最强的男人将会诞生,足整合术士,以此汇聚更多曾经陨落神明的力量……

    当帝国的神明并不眷顾国家时,就只有凡人自救组织,支撑卢侯完成统一。

    复兴帝国,驱逐外辱。

    …………

    “轰”天塌陷,一瞬化成了水雾,一座金属桥梁横亘其上。

    电光中出现中年军人身影,他一出现,光线在夜空里照射,雾气涌动,背后黑暗中投过视线,怪异之物在大地上奔跑,笑声震上桥梁。

    “术士……术士……”

    桥梁下面,剩余的怪物云集,但下个瞬间,医院大楼四角出现一座金属吊塔稳住桥梁,啪——钢索拉伸,发出嗡嗡的震动,绷紧瞬间,风吹过去,宛鬼魂的呜咽叹息,透明声波扩散出去,怪物顿了顿,本能开始迟疑。

    这桥组件迅速活动,沿着每一座吊塔之间来回转折,不断向下形成一片通途,有些怪物试探着涌上金属桥面,立刻就遭遇幽蓝的闪电抽打,分崩离析。

    中年军人往下走去,阶梯的踏面很宽,脚踩着还有余量,踢面也很高,每阶比寻常高出一半,有点不是给人类使用,长长坡面让它每隔十几步就设置一个平台……每过一个平台,都有一个赤红军功章飞起,镶嵌在中年军人的胸口,每个都在散发着灼热的红火。

    而他身体也随之扩大一圈。

    到的最后桥梁尽处,他整个人就似乎是沐浴在盛会篝火中的神明雕塑,立在医院废墟上空,深深吐了口气。

    眼前所见,虽说是废墟,却也一片原野,带点星光,山间里,满目是丛林、偶已有着开小小的白色、红色花朵,给人感觉清澈。

    “真君归位,污秽自清。”中年军人叹息着,一挥手。

    “轰”

    一道巨大的闪电扑下,下面雾气中一片震动、翻卷、炸开。

    瞬间清空了几百米区域内怪物,更远处怪物摄于力量,疯狂奔逃,发出了瑟瑟的叫声。

    啪——

    就在这时,突这力量激起了反应,“嗡”的一声,一张纸在风中飘舞,已扭曲不堪,一只手将它接住,展开铺平,是一幅画。

    画上有大大太阳,英武的军人,和一行字:“父亲,我一直期盼你的到来。”

    纪江默默看了良久,将画纸折好,一团烈火升起,将它烧成灰,随风而去。

    随着这举动,整片医院废墟的瓦砾砖石下,同时爆闪出一团团火焰,成百、上千,一张张画纸,承载着多少日夜的思念,这瞬都失去了最后凭依,在无人能见的幽暗废墟底下化成了灰烬,湮灭。

    而铁碑,随着中年人的接近,“嗡嗡”作声,模糊鎏金文字,一瞬间火花闪动的噼啪起来,周围隐隐出现模糊龙形!

    “臣纪江拜见旨意!”纪江身是大鲁臣子,这时叩拜行礼,礼完,又取出一封红底黄子的卷轴。

    才一取出,同样虚空中红黄之色噼啪,隐出现一条赤蛇盘踞,隐有角包,爪包。

    两股力量同源又有区别,只是赤蛇坚实,稍一迟疑,就扑了上去。

    “轰!”金红光刺破迷雾,横扫向纪江,纪江连退数步,咳嗽几声,只是旦夕之后,一切火焰重新收敛,而铁碑上的鎏金文字已几乎不存了,只有着剩下深入石质的烙印。

    纪江稳步来到铁碑之前,又掏出一只红泥信封,取下上校肩章相合,顿时激发出一股橘黄色的火焰,对着黝黑铁碑一按。

    噼啪——

    铁碑内部电光再度激出,蹿入金属桥梁,引导到四座金属塔中。

    而这一下的力量空虚,红泥信封骤炸开化一个模糊猛兽,发出狮子吼声,扑上去,顿时铁碑炸开,原本坚不可摧的钢铁结构,迅速斑驳、裂开、崩塌,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洞穴。

    纪江举步而入,身上再度有着淡红焰光照亮地道。

    脚步声隐没,地道里红光逐渐远去,只有洞穴黑色开口继续敞开着,似乎是鬼域对着黑暗天空张大了嘴巴,发出了冷笑。

    …………

    迷雾小镇

    小镇还是沉浸迷雾中,不过恢复了平静,纪伦一路走来,街道两侧房子,多了些灯光,带着些温暖,带着些祥和。

    经过雾气缭绕十字路口,有人拍了下肩。

    纪伦回首看,很久不见了的那个老人,头发银白,衣服一丝不苟,脸色板正:“你最近不错,帝国军不再出现小镇上了。”

    “只是想做些贡献。”纪伦说着顿了顿,看着面孔,回忆出一些费守义的祖父,纪府管家费宏:“老管家。”

    “啊,小郎这想法很特别,贡献……我们每个人确实都在付出贡献……”费宏顿了顿,浑浊的眼珠看着纪伦,缓缓:“希望你能理解你父亲的一些做法。”

    “老管家常来这里?你这话更应对弟弟说。”

    “偶尔来一两次看看,说起你弟弟,也远远见过一次,已不在了吧?”这老人浑浊眼珠中透出一丝亮。

    纪伦神情不变,远远有风声阵阵传来,星光把人映得忽明忽暗。

    费宏目光落在面前少年身上,分辨着神色,最后叹息:“他也是一心为……算了,责任来临时,你会担起来了,你就是那种人……和你父亲一样。”

    纪伦没有回答,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互动结果让老人有点失望,费宏没有办法单方面再说下去,挥挥手,几步越过街口转角:“帝国前途,族群命运,大厦将倾牵动所有人,除担起或者死亡,我们都没有别的选择……就算不为了你父亲,想想你的母亲苏细眉,想想你的姐姐纪相思。”

    纪伦沉默跟着过去,这次终看清了老管家费宏的消失,身影是化星星点点消散……和怪物、帝国甲士消失都不一样,倒和母亲苏细眉一致。